手机上阅读

第157章 学生妈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们?

    骗子?

    呵,

    什么叫“们”?还有哪个男人?说的自己好像有很多男人。

    自己争着要去打胎,还不打算告诉他,

    现在还哭哭啼啼可怜的梦里骂他是骗子?

    苏荷现在其实在做梦。

    梦里很奇怪,没什么章法。

    这一觉睡的也不舒服,头又涨,又痛,又疼。

    好像是在一个纯黑昏暗的环境,

    苏荷有一点害怕,但是身边只有商景墨一个人。

    “商景墨,别丢下我……”

    苏荷在那个场景里,当时,唯一的念头就只有这么一个。

    也不知道怎么的,梦里说的话,连带着现实里,也直接说了出来。

    “别丢下我……”

    男人的手在半空中微微僵住,

    眸一抬,漠然地看着床上睡得极其不安稳的女孩,“什么?”

    “别……丢下我,我不想……一个人……”

    ……

    第二天,

    一觉的睡眠并没有让苏荷感觉到身旁男人对自己的注视,

    可能孕妇的睡眠格外沉一些,苏荷醒的时候,男人已经起来了。

    “收拾。”

    商景墨依然保持着昨天会议室里的那种冷漠。

    苏荷以为这一晚他不会回来,忽然看到床头多了一个人,吓了一跳,

    然而这个时候谁也不想去惹商景墨,她只能乖乖爬起来收拾。

    “有什么……事吗?”

    女孩试探的问。

    “去医院。”

    ……

    上城医院。

    苏荷被强行带到了这里。

    昨晚商景墨一夜的冷暴力,害得她身为一个孕妇,虽然一整晚睡的很沉,但是心情一点也不好,睡的也很累。

    结果今天一大早,她又被他叫起来,来到这里。

    苏荷本来就不满,可是一直被甩脸色,坐在这里瞬间就开始就更加不满,

    “商景墨,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检查。”

    “检查什么?”

    “孩子。”

    “……”

    ……

    因为是妇产科,涉及了商景墨个人隐私以及集团的形象,

    商景墨并懒得托人找关系去走绿色通道。而是安安分分的在这里排队等待,

    苏荷被要求只能坐在椅子上等待,

    看着男人挺括的背影,鹤立鸡群的站在人群中,乖张清贵的男人,就在这么像个普通人一样等待排队叫号,还真是让人觉得不容易。

    终于,叫到她了。

    护士还是昨天那个护士,开门出来,一看到票上相同的名字,

    “苏荷——哎,怎么还是你?”

    苏荷这下脸蛋红成红苹果,

    很多人纷纷朝这边看,那个小护士也看着她,

    “昨天你做到一半不做了,怎么,今天还是决定不想要吗?——咦,这是你男朋友啊,好帅啊……!”

    小护士也是年纪小心也大,一般人看到商景墨这一身架势,这一股气场,就算花痴,也是偷偷的犯,哪里敢直接说出来。

    明面上躲还来不及,生怕惹上这么一尊难搞的大佛。

    可是谁知道男人一句话更加骇人,

    “我是她老公。”商景墨脸沉着,语气更是有些阴冷。

    果然,小护士话说完还没一秒,男人矜冷的声音已经透露出不耐了。

    小护士被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冷刺,逼得噤了一下声,

    旁边的苏荷,同样,也不敢造什么次。

    “好,那你们快进来吧……原来今天是来做检查的,既然都结婚了,还是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吧!”

    不知道是为了跟这个吓人的男人刷好感度还是小护士本身就是这么一个人善话也多的性格,苏荷就觉得她特别热心特别kind一脸“我懂你”的表情说着,

    说完,还拍了拍她的肩膀,给她比了一个韩剧里经常出现的“fighting!”

    她确实也很想fighting……

    但是身边的商景墨却怎么……也让人精神不起来。

    ………………

    室内。

    检查过程在持续。

    商景墨因为身份的关系,可以全程陪同。

    苏荷就按照医生和护士的指示按部就班的做下来了,

    直到她躺在躺椅上,医生拿出一根小臂粗的大针管时,一直在旁边看着沉默的男人忽然发话,

    “这是什么?”

    “穿刺。”带着口罩的医生面无表情。

    商景墨瞧着这根大针管,狠狠皱眉。

    “这么粗的?”

    “孕妇穿刺都是这样。”

    苏荷倒是觉得没什么,虽然说,穿刺基本都是给一些非常规孕妇做的,但是她觉得看一看宝宝是否正常也是挺有必要,

    苏荷乖乖的躺在那还在配合,谁知道下一秒,俊美的男人脸色又沉了,

    “起来。”

    苏荷疑惑,不知道他这突然变卦唱的又是哪一出,“为什么?”

    “走。”

    ???

    苏荷这下就更是不解,

    走?

    走什么,走哪去,为什么要走?

    “为什么要走啊?”

    她直接问了出来。

    说要检查的不是他吗,为什么现在忽然一下子就要走了。

    男人的脸上笼罩着阴霾,苏荷不解,就听见旁边资历颇丰的医生说道,

    “这位先生,为了下一代的健康,最好做羊水穿刺。”

    “而且目前做羊水穿刺的技术都是在b超的监控下做,不是像以前那样“盲穿”,对胎儿而言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出意外的几率还是很低的。”

    解释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说明,羊水穿刺没有它看上去想象中那么危险,

    “几率低,就是说明还是有几率,对吗?”商景墨冷眸一扫,愣是把整个室内温度都扯低了好几度。

    苏荷愣了几秒,“可是这个几率低就是很低啊,”

    “天下孕妇那么多,也没见过有谁就因为零点零几的不安全因素,就不做胎儿检查了吧?”

    但是男人根本不领情,

    “同样的话,我要说第三遍吗?”

    躺床上的苏荷本来还是愣着的,但见他这么说,不管到底是为什么,她都要起来了。

    女孩皱眉扶着床起来,

    “知道了,”女孩脸色拉着,“走就走,你这么凶干什么。”

    男人一言不发,直接把她拉了出去。

    ……

    苏荷一直到上车都觉得很莫名其妙。

    女孩穿着一身长裙,坐在副驾驶座,越想越不对劲,

    “喂,”

    “到底为什么你一看到那个针就不做了?难道你晕针?”

    到底是为什么,好像是那根针一拿出来,他脸色就不对。

    难道堂堂商景墨居然晕针??那也实在是太新奇了。

    男人只是面无表情地开车,

    他当然也知道,羊水穿刺没那么危险,上城医院也是大医院。

    但是只要一想到那么长的一根针要没入她的肚子里,还是怀有他孩子的肚子里,他就本能的拒绝。

    何况还是没有预约过的医生,谁知道他技术怎么样。

    ……

    银滩。

    苏荷直到下车,也没反应过来男人到底在担心些什么。

    就听见他一边拿着手机一边打着电话,随后,大概是叫医生团队来准备什么之类的。

    苏荷觉得有些无聊。

    他在客厅打电话,她就在卧室里玩手机。一看时间,十点了。也不知道小西起床了没有,有些茫然地编辑了一条短信。

    [小西,我怀孕了。]

    ……

    三十秒后。

    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苏荷一看手机上的名字,

    迟疑了半秒,还是接了起来。

    “喂,小西。”

    赫西清脆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担心,“喂,怎么回事?”

    “……我……“

    苏荷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怎么突然就想把这件事告诉朋友。

    她本来是谁都不想说自己默默一个人去解决的,在她眼里,这个孩子是意外。可是不知道怎么一天的功夫,好像就有些迟疑。

    有点后悔,也有点尴尬,

    不过,更多的,还是这么多年来,对赫西那种本能的信任。

    所以才会想倾诉。

    赫西听她的声音,听的出她并不是很开心,起码不是纯粹只有开心,

    女孩皱眉,担心的问,

    “那你打算怎么办?孩子的爸爸……决定怎么办?”

    “他想留下来。”

    赫西直接问,“那你们在学校怎么办?”

    苏荷扶着眉心稍稍叹了口气。

    “我担心的也是这个,”

    “而且我……偷偷打胎,还被他发现了。”

    ………………

    下午。

    上城大学附近一家咖啡厅。

    苏荷和赫西约在这里喝下午茶,窗外是美丽无敌的城市景观,两个女孩儿沿窗而坐,

    她们俯瞰着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欣赏着上城别具一格的美景,

    殊不知,她们在看风景,别人也同样把她们当风景。

    “你说你偷偷去打胎……是真的?”

    苏荷自认倒霉的撇嘴,拿起一杯咖啡,淡淡抿了一口,

    “是的……那天我刚知道,太慌了。第一反应就是打掉,想也不想……而且也不想让商景墨知道。”

    赫西很想给她翻一个白眼。

    “这是你和他的孩子,你想自己一个人决定?何况还是教授那么骄傲的男人?你觉得他能不生气?不暴走?不日了哈士奇?”

    苏荷,“……也是哈。

    “而且既然你们现在已经结婚了,他对你们的孩子又那么关爱,流产对女人身体可是很伤的!你要不要考虑生下来?”

    赫西是旁观者,所以她冷静。

    虽然她也知道苏荷在担心什么,但是站在旁人的角度,她知道那种选择最有利于她。

    名声什么是其次,自己的幸福最重要。

    可是苏荷还是放不开。

    “但是我没毕业啊……我没毕业怎么生孩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