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9章 我又不是拖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年纪倒是不大,警惕心这么高?”

    苏荷立马开始挣扎,“你放开我,放开我!”

    “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不是骗子,是张导。”

    “啊?”

    苏荷这下是彻底的懵逼,

    陆则……不是在开玩笑?

    张导,真的是张威?

    等等……

    对,她想起来了,

    《璇玑》里,陆则演的好像就是男主角!

    女孩这下知道他们不是说着玩的了,张威都联系她了,现在陆则也上门屡次三番的提及这件事……

    难不成他们真的是要让她去演戏??

    “陆先生,不是吧……”

    苏荷快哭了,恨不得掐脸问自己是不是在白日做梦,

    omg,最近怎么这么戏剧化?又是怀孕,又是被找去演戏,

    这太魔性了!

    就因为一个综艺节目,她现在成了娱乐圈,最炙手可热,名导追逐的超级“女一号”?

    苏荷抿唇,忽然想起什么,“那陆先生,您到底是跟着我过来的,还是……真的是散步?”

    刚才还说是偶遇,现在立马就变故,他真的不是跟踪她吗?

    “我在问你电影的事。”男人无视她的话题转移,冷冷看着她。

    苏荷,“……”

    居然失败了……

    正当女孩陷入两难境地,就在这时,假山后面走出一个人来。

    陆则看到来人,脸上的神色微微有些改变,

    商景墨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最近为了照顾苏荷,下班回家都很早,

    结果今天刚停下车,就感觉到假山这边好像又熟悉的气息,

    然而当他看见假山里多出的一个男人时,

    脸色彻底沉了,

    “陆先生这是唱得哪一出?”

    陆则心气高傲,自然不屑这种做撬人家墙角的事,

    虽然聊的都是电影拍摄正常的工作问题,但不知为何,在这种情况下,三人碰面,仍旧是尴尬。

    苏荷站出来,女孩娇俏的容颜唇嘟着,

    商景墨最近态度才刚好一些,她可不敢再惹他,主动解释,

    “我无聊下来散步,刚好碰到也无聊下来散步的陆先生,我们聊的不超过五分钟。”

    女孩矜矜业业的解释,确实对男人怒火的平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不过那也只是对苏荷一个人而已,

    对陆则,他还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陆先生?”

    遇到这种事,难道还要女人来解释吗?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只不过,有个朋友打电话给苏小姐,被误以为是骗子大骂了一顿,我过来澄清一下罢了。”

    陆则单手插兜,说话的语气云淡风轻,

    不过这个理由,显然不能让商景墨原谅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单独出现在苏荷面前,

    何况,对面还是这么一个耀眼的男人,

    两个男人身高都差不多,

    气场强大,苏荷能感觉到,假山内部剑拔弩张,

    她一个一米六几的小女生站在里面,好生尴尬,

    “你朋友?被误以为是骗子?”

    “苏小姐警惕性比较高,把业内口碑第一的导演咒骗子死全家。”

    苏荷,“……”

    苏荷回忆起自己刚才那个情形……

    窝草,怎么真的是张威导演啊……这下脸真是丢到姥姥家了。

    只见商景墨面不改色,只是从黑色的瞳仁深处,卷起了一层难以言喻的阴暗,

    “陆先生,”

    “我以为,我上次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如果说,上次在苏丽的订婚宴上,

    二楼走廊,陆则给苏荷名片,第一次提出让她涉足娱乐圈时商景墨的语气是拒绝,

    那么这次,则是多出几分阴寒意味的警告。

    警告,无论是不要试图让苏荷进娱乐圈,

    还是不要染指他的女人。

    说完,商景墨就直接拉着苏荷的手漠视一切从假山后离开,“哎——”苏荷没反应过来,她不知道别的,只是觉得就这样不告而别把陆则丢下来好像是在不太礼貌,

    “商景墨,你干什么呀,你这是干什么……”

    “我还没跟陆则说清楚呢,就算是拒绝,也不能不告而别吧……”

    女孩被拖着往前,但是男人的步子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苏荷跟在大长腿后面走得恨不得跑起来,累得半死,终于忍无可忍,道,

    “商景墨!”

    “你再说一句试试?”

    “嗷——”

    女孩哪里知道他怎么走到一半就停下来了,

    没看到,直接砰地一声就撞了上去,

    小脸刚好撞到男人肌肉分明硬邦邦的胸膛,苏荷痛死了,赶紧摸摸自己的小鼻子,

    “你凶什么凶!”

    “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在假山下面聊天,就不怕你肚子里的孩子听了不爽?”

    啥?

    苏荷懵了一下,反应过来,气到快要变形,

    “你还知道我有孩子!你知道我有孩子还这么粗鲁的拖拽我!”

    男人冷笑,“不是要打掉吗?”

    “那你也不能拖我!”苏荷强词夺理,踮起脚尖抬起下巴,红唇咄咄逼人,“我又不是拖把,你拖我干什么?!我是孕妇!孕妇都是很脆弱的!”

    商景墨不说话。

    就听到她说自己不是拖把,男人真是不解她哪里来的这么多匪夷所思的比喻句。

    “那你自己乖乖走回去。”

    “哼。”

    苏荷赌气式的哼了一声,

    女孩大摇大摆地就走到了前面去,才不理睬他。

    ……

    至于演戏这回事,苏荷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

    首先,她是对娱乐圈没有兴趣的。

    其次,她本人现在怀孕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

    就算她成绩再差,她也是金融系出身的学生,总不至于一下子就跨越到表演系去。

    她就权当是张威和陆则一时脑子糊涂了。

    苏荷原本以为,自己接下来,所有的烦恼就会是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可是一个烦恼还没有解决好,另外一个烦恼就已经到来。

    “喂。”

    当苏荷听到这个声音,她是意外的。

    女孩扣着电话的指尖一寸一寸捏紧,

    勉强平静,才平稳住情绪,

    “有事么?”

    是苏长河。

    好久了,她也好久没有见他了。

    他从来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今天居然主动联系,苏荷直觉就是觉得有事。

    “你现在有时间?”

    苏荷脸色冷了冷,大概是知道他要干什么,

    “怎么,你要见我?”

    ……

    监狱。

    苏荷从车上下来,

    监狱门口一股阴风,女孩下来,下意识摸了摸肚子里的孩子,

    都说监狱这个地方对小孩不好,

    宝宝,你可不要受什么影响……

    女孩想着,脸上的神情却愈发显得坚强起来,

    苏荷深吸一口气,

    最后,在一行人的带领下,来到了见面的地方。

    ……

    苏长河坐在这里等待着她,

    今天上城天气阴森,苏荷披了一件黑色的外套,整个人的气质,比起平时,多出了积分内敛很平静。

    苏荷慢慢靠着椅子坐下来,

    整个人身体微微向后倾斜,手放在扶手上,目光沉静,

    “想说什么,说吧。”

    苏长河今日看起来与平时有些不同,

    大概是有些难以启齿,过了几秒,才道,

    “我听说,你上了一个节目?”

    苏荷敲击扶手的指尖微微一停,

    心里冷笑着,果然,就是为了这件事。

    “怎么,”

    “你那对自杀时都不曾来看你一眼的母女,又找你说什么了?”

    大概是女孩这种嘲讽的态度让他不满,

    苏长河脸色开始变化,从一开始的难堪,随即变得隐隐有些愤怒,

    “苏荷,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女孩拢了拢头发,

    “你今天叫我过来,无非也就是想让发个声明,给这对母女洗白是吧?”

    苏长河皱眉,“再怎么说,苏丽也是你有一半血缘的亲姐姐!”

    女孩挺认同的挑挑眉,点头,“是,”苏荷说着,“不过,那也是十岁就想着把我污蔑成小偷的亲姐姐,宁肯自己摔断手也要把我赶出家门的亲姐姐,甚至还不惜找人强暴我,用生命黑我的亲姐姐。”

    “苏荷!”

    “怎么,我说错了吗?”

    纵然是伤心的事情,但女孩脸上的笑意却愈发明亮了起来,

    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显得咄咄逼人,

    “苏首长,有件事,我还没告诉你呢。”

    苏荷说着,脸色有些冷。

    原本,她还想着,自己这位父亲既然已经入狱了,她就没有必要再把那些仇恨放在心里了,

    甚至,在前段时间听说他自杀的时候,她还会感到难过。

    可是今天他的举动……

    却让她再次感到呵呵。

    “你说。”苏长河神态严肃。

    “就在我上紫萱节目的前十分钟,”

    苏荷说着,明眸善睐地看着他,似乎很是期待看到他接下来听到这些事情所会给出的反应,

    “她们要挟我,假如我不按照她们的意思说——你,就会死在这里。亲爱的苏首长。”

    苏长河遍布沧桑的双眼狠狠一震!

    苏荷看得出来在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绷紧了。

    女孩的笑容一寸一寸冷了下来,捏紧自己的手心,勾着红唇,

    “时至今日,你还不惜牺牲我去成全她们的名声,”

    他有没有想过,如果她真的去声明,宋韵和苏丽是洗白了,那她苏荷呢?

    不是又要回到之前的水深火热当中去吗?

    “苏长河,你对我真的太狠心了。甚至不如陌生人。”

    苏荷说完,拎起放在椅子上的包就走。

    “等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