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5章 商景墨,你真恶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小腹一阵阵坠痛,

    那种感觉,就像是整个胃绞在一起,而她的神经,被前所未有的惊恐攫住了,

    “苏荷?你怎么了。”从来都是平静如水的男人,第一次,苏荷在他脸上,看到近乎紧张的神情。

    苏荷蜷缩在车上,浑身热流涌动,疼得青筋也在跳。

    她怕极了,从来没有觉得这样恐惧,

    “商老师……”

    慌乱中,女孩一把抓住男人的手,声音虚弱到不行,

    商景墨一把握住她的手,“我送你去医院。”

    “商老师……”

    苏荷哭了,疼得整个人蜷缩流泪,

    苏荷的世界一下暗了下来,司机在前面开车,女孩一边流泪一边握住男人的手,

    “老师……我感觉很冷……”

    她牵着他的手,柔软的嘴唇和鼻子贴着他的手背,

    商景墨能感觉到她眼眶里源源不断涌出来的泪水,

    那温度,像火焰一样烫伤着他的心,

    他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别怕,”男人手心的温度渐冷,“医院很快就到了,我在,嗯?”

    “可是……”苏荷疼得声音都断断续续,“我真的……好痛……”

    ……

    医院。

    病房。

    医院是苍白的颜色,苏荷平躺在床上,浓密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长而蜷曲。

    女孩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快要和病床上的床单融为一体。

    走廊,

    男人沉默地站在这里,不多久,一行人匆匆赶来。

    是商伟,和郑素园。

    “怎么样,景墨?”

    虽然郑素园不喜欢苏荷,但再怎么说,她也是在商家出的事,

    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他们的孙子。

    男人脸色难看,看得出是克制着才没有发火,却抬脚就要走。

    “景墨——”

    郑素园一看他是这个态度,急了,

    “你先冷静,这件事跟别人无关,收回你刚才在家说的话!”

    刚才,他在别墅里说,以后不会再回家。

    作为母亲,儿子不回家,这她怎么可能能容忍。

    只见原本正转身的俊美男人步子停了,转过身来,没有温度的笑,“妈,”

    他叫这个字,可是这个字里全然没有亲情的温暖,而是淡漠,甚至冷漠,

    “听说我在病房里的时候,你曾经赏过苏荷一巴掌,现在你孙子在里面,你就这么安然无事?”

    “你——”

    郑素园被噎得说不出话,

    都是豪门中人,她也是厮杀踩着千军万马才当上商伟的女人的,郑素园怎么看不出来原本关的好好的狗一下子全被放出来了,

    沈曼妮要放狗害她孙子,她不可能不憋屈,

    但奈何她实在不喜欢苏荷,而且这件事商家爽了婚约理亏,现在更是不好意思和沈家撕破脸,只能咽下这口气,

    “还是先听医生怎么说。”

    这种时候,还是要靠商伟说句公道话。

    母子的硝烟这才停下来,三人沉默,心里却想着各自的事,

    ……

    终于,医生从病房里出来了,

    门口伫立着高大而沉默的男人,

    “商先生,别担心,母子平安。”

    有了医生这句话,商景墨,连带着二位长辈悬着的心才稍微落了下来,

    他们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商景墨就更是十几个亿,几十个亿的交易从他手上经手都可以做到波澜不惊的人,

    可是今天在车上她喊痛,第一次,他竟然产生了近似失措的情绪。

    “只不过……”

    就在这时,医生迟疑片刻,还是开口。

    “只不过什么?”男人瞬间脸色一沉,

    “苏小姐因为受到惊吓,动了胎气,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胎儿有影响。”

    “不知道?”

    这三个字,商景墨听他说出口就觉得搞笑,“你说不知道?那你当什么医生?”

    医生,“……”他心想这男人发威起来还真是恐怖,只能舔着脸,很小心,“我的意思是,具体情况,还是要看检查结果出来……“

    商景墨眉锁着。

    医生见他没有再说话的打算了,于是朝他身后的商伟和郑素园点了点头,“那我先去看检查报告了。”

    “你去吧。”

    商伟说完后,医生就走了。

    走廊里只剩下三个人,商景墨高档的皮鞋刚上前一步,就觉得身后的人也跟了过来,

    男人的步子就这么原地停下。

    郑素园被商伟拉了一下衣袖,

    “既然没事,我和你妈先回去了。”

    商伟可能是意识到商景墨不想让他们进病房,所以及时拉住郑素园。

    男人没说话,而是“咔”的一声,直接开门进屋。

    身后的郑素园,看到这一幕,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这下好了,”中年女人咬牙恨恨道,“这下景墨以为全世界都要害这个女孩子了,他现在把我们都当成敌人了!”

    郑素园说着,精致妆容的脸掩盖不住怒气,

    “这个沈家的女儿真是没脑子,幸亏她没嫁给景墨。”

    商伟没表态,但那样子,差不多也像是默认,

    “不管是沈曼妮还是苏荷,都不适合当商家的女人。”商伟平静地说着,眼睛看向病房内,声音偏冷,

    “不管这个女孩生不生这个孩子,都不可能进我们家门。”

    ……

    病房内。

    苏荷醒过来的时候,那种痛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她觉得胸口是温暖的,但后背却有丝丝明显的凉意,

    她皱了皱眉头,意识一觉醒,浑身就像有电流窜过,

    有什么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印在她背部敏-感的肌肤上。

    苏荷猝不及防舒服地哼了出来。

    商景墨听到了这个很微小的声音,动作停了下来,慢条斯理地坐了起来,

    嗓音嘶哑,

    “弄醒你了?”

    “嗯……”

    苏荷睡意慢慢消散,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趴在床上,身上不着寸缕。

    外面天色发灰,她听到雨声,这样的时间,大概属于黄昏。

    女孩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他刚才在做什么,立马把自己的小脸蛋压在枕头下面,脸颊发烫,

    “你……刚才在干什么?”

    “翻身。”男人起身淡淡地说。

    “嗯?”苏荷没有明白,

    “翻身。”

    商景墨重复,声音性感的让人头脑发热,

    “我要吻你。”

    如果是以前,这个霸道的男人肯定是一把用力的抓住她肩膀就把她翻过来,

    可是现在,因为她的身体,他却连碰她以下都小心翼翼。

    苏荷一下子羞涩起来,“你干嘛……好尴尬。呃……”

    话没说完,更深的亲吻就从后面落在了她的脖颈上!

    那温度烫得惊人,苏荷的心快要跳出来。

    病房里很安静,安静的只能听到男人的呼吸,和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苏荷紧紧皱眉,“不行……”

    “说行。”

    “不……”

    苏荷紧张,门没锁,她怕被别人看到!

    可下一秒,男人直接强势的把面对自己,

    彼此坦诚地相对。

    “说行,小荷。”

    男人视线朦胧,酿着醉人的情绪,诱惑着她。

    雨声嘀嗒,嘀嗒,

    男人和女孩四目相对,呼吸相闻,感受着彼此的起伏,

    ……

    雨没有停,但商景墨终究还是要去看苏荷的检查报告。

    索性,女孩的检查报告一切如常,看完报告以后,男人又专门找人给苏荷定了爱吃的晚餐,

    一切都安排妥当,高雅的男人才单手插兜走到走廊里,

    商景墨拿着手机,神态清冷,等待电话接通。

    “喂?”

    “林权。”

    “嚯,西边的太阳就要上山了呀,您个大忙人最近不是都在专心谈恋爱嘛?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商景墨面无表情,“是在谈恋爱不错,但总有阿猫阿狗来捣乱,你去收拾。”

    “我呸!!”林权听了,大声啐骂,“我他妈一个单身狗天天被喂狗粮已经很崩溃了!!现在还要处理你的破事儿,每天都跟猫猫狗狗打交道我特么还有时间谈恋爱吗!!妈的!!”

    商景墨才不会怜惜他,“不去?”

    “不去!”这一次,林权出奇的有骨气。

    “好。”男人也不怕,“以后有局有美女,再也不叫你。”

    “诶大哥你别——”

    商景墨这么说,他立马就萎了,

    别的不提,单说这美女。只要是有商景墨的地方,就绝对少不了美女,

    商景墨身边美女一多,他身边儿哥几个当然也少不了惠及。

    “说吧,这次是谁!铁打的兄弟,保证帮你neng死她,neng死!!”

    林权拍胸脯打保票,商景墨风淡云轻,轻飘飘地就吐出三个字,“沈曼妮。”

    林权,“???我日???”

    他这下还真是日了,“沈曼妮?你有没有搞错???”

    “没有。”

    “你neng她干什么?她不是你的结发未婚妻??”

    “不弄?”

    商景墨言简意赅,两个字,就有点儿吓人。

    林权无语了,“弄弄弄,不是我不弄,但是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叫他没事闲的去搞一个女的,要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小爷他也不是这么的没风度。

    “她欺负你嫂子,这理由够不够?”

    “哇。”

    林权听了,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商景墨你真恶心,还嫂子~呕——”

    男人在电话那头嘲讽,商景墨一下子脸色就阴了,“林权,你想死是不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