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6章 惩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别别别,我还不想死……行了,我去弄了,你好好陪‘嫂子’!”

    他说嫂子这两个字的时候,还故意拉长了语气,打着哈哈揶揄他。

    商景墨才懒得理他,翻了白眼,直接挂断。

    ……

    同时不同地,沈家。

    沈曼妮慌慌张张的下车,因为心虚,紧张,差点都摔到。

    这时,沈家的父母都坐在客厅里等待。这是沈曼妮第一次成功在商家留宿,他们的心情不言而喻。

    “怎么样,曼妮??”

    看她回来,沈曼妮妈妈最先迎过去,

    沈曼妮现在哪儿有心情跟她说怎么样,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嘴唇发白,

    “怎么样,曼妮?你倒是说句话呀!商景墨昨晚到底有没有……”

    “妈!”

    忽然,沈曼妮像是回过神来,两只手死死抓住沈母的手臂,

    沈母吓得一抖,“……怎……么了呀?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沈曼妮很少见会这么紧张,像是整个人都失去控制,不住不住的颤抖,

    “妈。帮我订张机票,去国外,去哪里都好!”

    “啊?——”沈父母都诧异了,“国外?好端端为什么要去国外?你不是昨晚才刚跟商景墨过夜嘛??”

    沈曼妮咬牙,眼睛里随时都像要掉出眼泪,手忙脚乱就开始收拾相关证件还有银行卡,信用卡,

    “来不及解释了,妈,快送我去机场!否则商景墨不会饶了我!!”

    “啊??”

    她一说不会饶了她,沈父母立马就慌了,

    “好,好,我立马准备——”

    说完,沈曼妮妈妈就开始帮忙收拾各种东西,

    沈曼妮爸爸也没闲着,立马开始安排司机还有车辆,整个沈家上下刹那间忙成一锅粥,终于在十分钟后,成功把沈曼妮送上轿车。

    “曼妮,路上小心啊!”沈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她从来没看到女儿这么紧张过,禁不住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

    沈曼妮也想哭,可是当她意识到自己因为一时冲动,犯了什么样的弥天大错以后,她欲哭无泪!

    机场。

    ……

    沈曼妮匆匆忙忙下车开始办理手续,

    然而让她慌张的是,女人高跟鞋还没有走到办理登机手续的地方,

    就看到了一行熟悉的人影,

    清一色的黑白西装,鹤立鸡群的男人高高在上站在中间,

    另外几个保镖模样,表情严肃的男人在他身边走来走去,似乎在找什么人,

    沈曼妮拿着包的手一收紧转身就要走,只见其中一人就朝她这方向指了指,然后在林权耳边说了什么,

    帅气的男人转过身来,朝她眉一挑,下一秒,扬着笑意阔步走了过来,

    “沈小姐。”

    “林权,你想干什么!”

    国际机场人来人往,明明是生下的天气,沈曼妮却冷得脊背发寒。

    “不干什么,就是有人吩咐我,让我这几天格外关注你。”

    “你休想替商景墨收拾我!”女人咬牙切齿。

    “哦,你居然知道是景墨?”

    “既然知道,你怎么那么勇敢,还做挑战他忍耐极限的事呢……”

    另一边,上城医院。

    苏荷已经没事了,但是白天的事情心有余悸,为了安全起见,她也需要在病房里继续留院观察一段时间。

    商景墨把工作带到病房里来处理,陪伴着她。

    苏荷玩了一会手机游戏,觉得无聊,忽然想起来了什么,

    “商景墨。”

    “嗯。”

    “你上次说……”

    苏荷想着,有些狐疑的皱眉,“酒吧里,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难道我们在那之前还见过吗?”

    最近她有一个想法,虽然很可笑,但是却越来越强烈。

    她总觉得,冥冥中上帝好像有安排一样,安排她遇见商景墨。

    “怎么?”男人平淡的视线落在电脑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没怎么……”苏荷回过神,“我只是觉得……你那天那么说很奇怪。”

    ……

    商家。

    今晚的商家公馆,气氛静谧。

    往常只居住着两个主人和诸多佣人的保镖,原本就不算多么的热闹。仿佛经历了昨天难得来了三个小辈之后,偌大的豪宅,终于陷入了彻底的寂寞。

    “咚咚咚。”书房门口,郑素园敲门。

    “素园?”商伟在里面抽烟,烟斗放下来,“进来。”

    郑素园端着一杯热茶进门,

    “还在忙吗?”

    “嗯,城东一块地皮,我在看价值。”

    郑素园结婚生子之前,也算是一等一的金融家,

    放下茶杯以后,她就坐在了丈夫身边,跟他一起看了起来,

    “这张地皮看起来平凡,但其实是块璞玉。如果低价收购,经营得当,五年内应该会资金回笼。”

    女人认真的分析,确实和商伟想法如出一辙。

    “嗯……”

    男人赞同的点头,随后,把海报放回了桌子上。

    “说吧,你找我,想说什么?”端茶送水这种事,下人做就可以,她既然亲自来了,肯定是有话要说。

    郑素园圈着天鹅绒领子上的面容忧愁丛生,她叹了一口气,语气无奈,

    “今天在医院,你也看到了。”

    “景墨那孩子现在完全是被迷住了,我真为他担心。”

    说到这一茬,商伟的脸色也产生了变化。男人原地静了几秒,随后慢慢把金丝眼镜摘下,放在身前的桌子上,

    “做父母的,当然不能看着孩子往火坑里跳。但是景墨现在已经完全劝不住了,”

    “他觉得所有人都要阻止他,所有人都要害苏荷,他那性格……”

    看起来冷静内敛,但其实,叛逆起来,比谁都要难以掌控。

    商伟当然知道,于是问,“所以你想怎么办?”

    “我不能看他这样陷进去。”

    郑素园说着,眼底寒光一闪而过。

    “既然软的没用,就来硬的。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对付她还不容易?”

    商伟听着她的话,认同地点点头。“嗯……”

    郑素园又说,“就算现在景墨会恨我,以后过了这股劲,还是会感谢我们的。”女人一脸认真,商伟没有拒绝,也没有反驳,“你辛苦了,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要你操心。”

    坏人给她做,其实也都是为了商景墨好。

    郑素园叹了一口气,然后摇摇头,“没办法,谁叫我就这么一个孩子。”

    “明天我找沈家的女儿见一面,天晚了,你早点休息啊。”

    “别为我担心。”

    ……

    第二天。

    苏荷和商景墨休息了一晚,就准备出院。

    出院上车男人启动车辆的时候,苏荷听到他在讲电话,

    “喂,老哥,你让我办的事儿我都办了。现在她爸妈都以为她在意大利了呢,怎么着,你要不要亲自来审审?”

    说这些话的是林权,苏荷后面的话她没听清楚,商景墨的电话,她一直都处于不刻意去听的礼貌。

    “知道了。”

    俊美的男人落下三个字,就挂断了电话。

    车子离开了医院停车库开始开向银滩,下了几天雨,天空终于晴朗起来,

    车速平稳,苏荷无聊的看着手机,就听见男人忽然说,

    “一会我有事处理,你先回家。”

    苏荷乖巧的点头,“好。”

    “有事给我电话。”

    “好。”

    ……

    城四环一座别墅。

    商景墨把苏荷送回去以后,就来到了这座别墅。

    这座城市的别墅,商景墨多到数不清。黑色的迈巴赫在别墅门口停下来,很快就有人出来迎接。

    “商先生,您到了。林先生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嗯。”

    商景墨没有情绪地应了一声,抬脚就朝别墅内部走去。

    ……

    “林权,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

    “你凭什么关押我!你信不信我出去告你!!你疯了吗?!!”

    刚刚走到客厅里,就听到二楼女人传来尖锐的吼叫,

    “哐啷”一声,什么东西被摔在地上摔碎了,咕噜噜从楼梯上滚下来,商景墨垂眸看了一眼脚边的碎片,不满的皱眉。

    “沈大小姐,您有脾气冲我发干什么呀,谁关的你你找谁去呀。”楼上,林权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带着调笑,不但没有忌惮,反而看她就像看笑话,

    沈曼妮快要气死了,拔高嗓子就是一吼,“滚!!!”

    “商景墨呢,我要见商景墨!!!”

    沈曼妮喊完这句话的时候,男人高级的手工皮鞋,已经沿着楼梯走上了最后一台台阶。

    商景墨的表情极其冷酷,菲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

    冰冷的气场,让人不敢有一丝的逾越。

    方才还处于爆炸状态的女人,在见到他以后立马安静的闭嘴,

    嘴唇发白,颤抖,被绳子绑住,疯狂挣扎,

    “商景墨!你这个疯子!”

    男人看了一眼沈曼妮身上绑着的几根麻绳,脸色沉了沉,看向一旁的林权,冷笑,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强-奸。”

    林权,“……”

    “沃日,小爷我帮你办事,你还嘲笑我?”

    商景墨冷笑,“怪你自己办事难看。”

    男人从进来就没有朝那个女人正眼看过一眼,只是吩咐了下人,给她松绑。

    但也没有就此放过她,而是让保镖亲自禁锢住她。

    依然没有得到自由的沈曼妮一边挣扎一边大叫,

    “商景墨,你到底想干什么?!你难道要杀了我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