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7章 你从小我就喜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杀,

    商景墨当然不至于要杀了她。

    这种做了他和苏荷都得不到好处,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才不要去做。

    “沈曼妮,”

    男人说着,嗓音是一如既往的淡,孤傲,

    “你应该知道,我向来不是个多么仁慈的人,”

    “你三番两次这么骚扰我女人、加害我孩子,是当我不存在?”

    天生自带威慑力的男人,如果下意识加深了戾气,那绝对是个很惊恐人心的形象,

    沈曼妮怕了,这种怕,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接下来可能要做出什么事无边紧张和担忧。

    就在这时。

    花园里响起喇叭和车子停下来的动静,

    商景墨眉目一沉,和林权交换了一下眼神,似乎在质疑来者何人。

    林权不知道,从椅子上站起来,“我下去看看。”

    ……

    在上城,说句难听的,商景墨想要拦截的人,没有拦不下来的可能。

    可是……

    “商伯母,怎么是您?”林权一看到那辆商家标志性定制的黑色豪车以后眼镜都快要跌下来,“伯母,您今天来有什么事,找景墨吗,还是……”

    “林权,让开!”

    林权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地挡着她的路,郑素园忍无可忍,冲他喊道。

    林权不敢了,步子只能停下来,

    “伯母……”

    “沈曼妮是不是在里面?”

    林权,“……”

    景墨哥哥,这次可真不是我不帮你。o__o"

    郑素园看他一眼,谅他也说不出什么花来,瞪了他一眼,抬脚就进去。

    ……

    商景墨此时十有八-九已猜测到来的人是谁,

    沉着一张俊脸,就等她进来。

    咚咚咚脚步声,

    郑素园用最快的速度上楼,一看到眼前景象,尖叫,

    “景墨,你这是干什么!”

    只见房间里,三四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就这么紧紧抓着沈曼妮,而商景墨,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

    “还不赶紧给我松手!”郑素园怒吼,

    保镖们登时面露难色,不知道该听谁的,

    男人面不改色,“谁给你们钱你们就听谁的,这点道理都不懂?”

    保镖,“……”

    众人沉默,看来……还是得听商景墨的。

    郑素园这下气不打一处来,“景墨,你疯了吗?”

    沈曼妮一看到救星,也大声哭诉起来,“伯母!救我!救救我!!”

    ……

    苏荷在银滩。

    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根据认识商景墨这么长的时间推测来看,

    多半,他是收拾沈曼妮去了。

    “哎……”

    想到这里,苏荷不由得叹了声气,

    向后靠在床上,手掌抚摸着自己还很平坦的小腹,若有所思,

    “宝宝,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头啊?”

    欺负她,收拾别人;被人变本加厉的折磨她,然后他就更加手段狠辣地去惩戒别人……

    “咔嚓”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开门的声音,

    苏荷回过神,大概是听到了有人回来,“商景墨?”

    “咚!”

    关门的声音,

    苏荷放下手机从床上起来,

    走到客厅,看到男人熟悉的那抹颀长帅气的身影,

    “还没睡?”他问。

    苏荷摇摇头,“等你回来呢。”

    “不是说了不要等。”

    女孩走过去给他倒了一杯水,

    “以前我是不等的,”水哗啦啦的响,苏荷停止倒水,放下水壶,

    “可是后来,慢慢慢慢的,就习惯和你一起睡了。”

    ……

    这一晚,苏荷和商景墨相拥而眠,

    身上柔软的睡衣,贴着男人温暖的体温。那种熨帖的感觉,是苏荷此生不想忘记,也无法忘记的心安,

    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想去想,

    只想这么安安静静的,踏踏实实的,和商景墨睡在一起。

    ……

    夜半。

    苏荷不知道怎么忽然就醒了,隐隐约约听到男人的脚步声,朦胧的意识也随之清醒过来,

    商景墨去干嘛了?

    这个念头一出来,苏荷就没有了什么睡意。

    女孩点开床头的灯,果然,卧室里已经空无一人。

    “奇怪……”

    女孩下床寻找自己的拖鞋,穿上鞋后出门,看到走廊尽头书房亮着灯。

    “这么晚了还要工作么……”

    苏荷自言自语,然后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

    书房。

    男人今晚出奇地失眠了,

    商景墨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袍,容颜静谧,气质清冷,

    他一个人坐在光线昏黄的书房里,落地灯把整个画面的情调都勾勒得很唯美。

    他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照片,

    照片旁边,是一个黑色的烟灰缸。

    他已经抽了三根烟了。

    ……

    苏荷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因为男人在出神,或许又是因为女人的步伐悄无声息,以至于他都没有发现她的到来,

    苏荷一身白裙站在门口,目光一扫,直接就落在了他桌子上面的那张照片上……

    女孩的心猛地一跳,

    “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忽如其来的声音显然出于男人意料,

    男人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却并没有表现的震惊,更加不可能有慌张,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更没有去把那张照片藏起来,

    “你怎么还没睡?”

    女孩抿唇,“我睡到一半发现你不在了,就出来看看你在干嘛。”

    男人轻笑,“大晚上,我能干什么?”

    “那可说不定,”苏荷挑眉,哼了一声,“搞不好就拿着手机在聊骚。”

    商景墨,“……”

    聊骚。

    他像是会干这种事情的人?

    “不对,你怎么会有我小时候的照片!”

    苏荷聊了几句,才发现这个厚黑的男人无形中又把话题拉走了,赶紧给拧了回来,

    男人平静无波地瞧着女孩气冲冲要质问的样子,声音很淡,

    “怎么,我不能有?”

    “我是问你哪里来的!”

    “找人查的。”

    “你乱讲。”

    苏荷一脸的“不相信”,“别的能查到就算了,这张照片我自己都没印象,显然就是偷拍嘛!”

    “嗯,以你的智商,没印象很正常。”

    “你扯!”

    苏荷才不会被他绕进去。照片上,苏荷没有十岁,也有八九岁了,

    八九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对拍照一点印象都没有,

    何况照片里她眼睛也没有看镜头,而是急匆匆地皱眉走路的样子,应该是一天小学放学她自己背着书包过马路,

    她不认为,谁没事闲的会偷拍一个刚放学的小学生。

    “商景墨,你别说……我从小你就暗恋我?”苏荷哈哈笑了出来,她就是开个玩笑,不过这个玩笑说出来,她自己都笑了。

    男人脸色沉了沉,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把照片收起来放回了抽屉,

    “去睡觉。”

    苏荷没走,反而走过去抬头给了男人一个爱的抱抱,

    “你说嘛,哪里来的我照片?”

    “你到底睡不睡?”

    “你不说我就不睡~”不就是凶巴巴嘛,她以柔克刚。

    果然,男人冰冷的内心一下子就被击垮了,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把她的小脸从自己身上戳开,

    “偷拍的,行了?”

    “咯咯咯……”

    苏荷被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模样逗乐了,“行行行,那你承认,你是不是一直暗恋我?”

    “嗯。”

    “咯咯咯……”这下,苏荷笑的更欢了。

    哈哈,没想到有一天,商景墨也有被她调侃的日子。

    “不行,我学识渊博的商教授哇……您可太逗了……那你是不是在我十岁的时候就盯着我?意淫我?哈哈哈……你真变态!”

    商景墨被骂变态,居然非但没有愤怒的痕迹,甚至在这样的灯光下,苏荷竟然觉得他的脸色看起来竟格外的柔和,

    “嗯,是挺变态的。”

    “哈哈哈……”

    苏荷现在看男人的眼神,都怀疑他是在故意逗自己笑了,“那你说,你看上我哪一点?你是不是就喜欢幼齿?哈哈,没想到你还有这个癖好……你太逗啦!”

    这世上有个词叫得寸进尺,形容的就是现在的苏荷无误了,

    可是男人的下一句话,却让她的笑容彻底僵硬了,

    “嗯,是搞笑,”

    商景墨说着,语气很淡,平稳,低浅,

    男人双眼却一直注视着苏荷,有些深沉,就连接下来说的每一个字,都像重锤一样,绵绵的凿在苏荷的心坎上,

    “看到一个长得不够标志,头脑也不够聪明,并且爱哭的小姑娘躲在角落里任人欺凌,居然还会觉得心软——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做的最不理智的事情了。”

    男人话音落下,原本书房里还充斥着的哈哈笑声,逐渐逐渐轻了下来,

    苏荷大脑嗡的一下空白了一秒,

    下一秒,笑容没收回,眉头却已经皱了起来,“……什么……意思啊?”

    商景墨看着她,没说话。

    “不明白么?”

    苏荷眉间的褶皱越来越深。

    女孩下意识地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抓紧男人的手,

    可他刚才说的话,却像被按了重复键一样,一字一字在她脑海里重复。

    什么叫……

    长得一般,头脑也不够聪明,爱哭,躲在角落里任人欺凌?

    什么叫……

    苏荷觉得有什么东西就要在脑海里呼之欲出随时都要爆发出来,可她却不敢往那个方向想,

    男人的视线过于炙热,女孩猛的回过神,慌乱中一把推开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