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1章 得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一听到他们找人,赶紧打开窗户大喊,

    “有!有啊!我还困在上面!!”

    可是叫兽家实在是太高了,一打开窗户扑鼻就是黑色的浓烟。苏荷差点被呛死,噼里啪啦楼下全都是东

    西烧焦的声音。

    苏荷越来越慌了。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迈巴赫涌入人群。

    “唉,这火这么大,不知道会不会死人啊?”

    “怎么忽然会着火呢,是有人故意纵火还是怎么的……”

    “喂,这位同志,你不能进去!”

    消防武警看到二话不说越过防护栏就要进去的男人下意识就是拦住他,

    商景墨刚从车上下来,俊美的脸上阴沉到恐怖,吐出两个字来,

    “让开。”

    消防兵显然被震慑了,但是安全第一,他们还是没有放开商景墨,

    “抱歉,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商景墨这下一张脸彻底沉下来了,

    “我再说最后一遍,给我让开!”

    ……

    苏荷现在处境危急,虽然火还没有烧到她家门口,但是顶楼,她根本不知道怎么逃。

    小学上逃生课说过可以把被子打结然后从阳台上逃下去,可现在,以银滩的高度,以她孕妇的体力,肯

    定是行不通。

    难道就这么等死吗!

    苏荷咬牙,最后还是决定开门看看逃生通道。

    可是当她去摸门把手的时候,她心里蓦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她转身就去开门,但那门好像失灵,怎么

    开也无动于衷。

    门坏了!

    苏荷这下彻底慌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屋内的温度不断上升,她整个人都能感受到铺天盖地的热

    浪,

    橙色的火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沿着窗户那边烧了上来,烟味越来越浓。

    苏荷咬牙,告诉自己要冷静,银滩消防设施完备,消防员也已经到了,很容易就能获救。

    她不会死的。

    不会出事的。

    抱着这样的念头,她第一时间往洗手间躲,洗手间里有水,目前看来是最安全的地方。

    咔擦,洗手间门旋开——

    “轰!!”

    几乎是同一时间,苏荷就觉得整个人狠狠一震,

    她吓得差点摔倒在地上,赶紧扶着门把手,情况危急!

    ……

    楼外。

    人群焦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句,

    “糟糕!顶楼的灯还亮着!”

    “还有人没出来!”

    “报告首长,顶楼的人还困在里面!!”

    一句话出口,整个空气仿佛都有一秒钟的凝滞。

    下一秒,只见过西装革履的男人直接冲了过去。

    “商先生!这里太危险了!您千万……”有人大声喊道。

    高大俊美男人的出现,顿时让整个夜空都满壁生辉。

    商景墨本来就要进去,听到他们这么说,整个人阴沉到无以复加,

    银滩的项目负责人见到他,立马恭敬低头,

    “商先生,”

    “火势太危及了,顶楼我们装有最专业高档的消防设备,您还是在这里等待吧!”

    毕竟,假如商景墨如果出了什么事,他们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商景墨清贵眉眼阴沉,刀光一样冰冷的眼神看着那个挡着他去路的身影,“如果里面困的是你的老婆孩

    子,你也会站在外面看着?”

    寂静,

    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下一秒,男人直接义无反顾推开他越过防护栏,

    “商先生!!!”

    商景墨是谁,如果他有什么不测,整个金融圈都会动荡不安。

    更何况以他背后的身份,如果出了事,他们绝对担当不起。

    项目负责人吓得脑袋一阵阵发蒙,想去拉他又不敢。最后只能消防武警跟他一起进去,冲在他前面,掩

    护他。

    砰砰,砰砰。

    越过火线终于到了顶楼,男人完全是不要命的救法。根本没有理会别人的劝告,修长白皙的手不顾滚烫

    去拍门,像是失了控。

    “苏荷!”

    “苏荷,你在里面吗?……”

    苏荷,苏荷,你在里面吗。

    一遍又一遍,近乎狂躁和暴戾的气息从他身上涌出。周身的人似乎无法从男人向来优雅的反差中反应过

    来。这种反差结合着熊熊的烈火,让他们不知所措,完全不敢靠近。

    ……

    屋内。

    苏荷现在脑袋已经有点晕,呼吸困难。一氧化碳是会死人的,抱着这样的想法,她反应过来躲进洗手

    间。

    洗手间门关上的瞬间,苏荷不小心踩到了消防喷铃留在地上的水,一个踉跄,整个人跌倒在那一片冰冷

    的地板上……

    她浑身失去支撑,狼狈地趴在地上,头抬起来,一点一点往浴缸旁边退。

    后退的时候,手不小心磕碰到了很多尖锐的陶瓷,血流了出来。场面血腥恐怖。

    苏荷当时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孩子!

    “孩子,宝宝,你不能有事……”

    就算现在让她喘不过气,生命危急时刻,她还是脑子里的念头全部都是孩子,

    她真的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这个孩子有什么不测……

    她该怎么办。

    苏荷像个婴儿一样抱住自己,抱着肚子,

    她抱着头缩在浴缸里,狂乱的发丝把一张脸分割得破碎,她闭着眼,眼泪沿着痛哭的纹路一滴滴滑落。

    ……

    隐隐约约的哭泣,伴随物体撞击的声音,淹没了门外男人的呼唤,人在密闭空间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女

    孩的情绪全部一点点崩溃,比噩梦放大百倍的恐惧死死揪住了她的心,她听不见商景墨说的话,可她的那些

    话,商景墨却听得一清二楚。

    透过排风扇,她的脆弱恐惧在他的耳朵里那样清晰,像刺一样刺进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然后蔓延出极

    度深沉的心疼。

    “苏荷,别害怕,你再等我一分钟……不,五秒!”

    “商先生!”众人意识到他想做什么,全都失声尖叫!

    砰,五秒后,门终于开了。

    滔天的火在刹那间跃出最后一道防线。熊熊烈焰势不可挡。

    热浪逼着所有人都往后退了一步,只有只有一个男人坚定迅速地反其向而行!

    “商先生!不可以啊!!!”

    可是等他们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那道高贵的背影已经冲入火中了。

    那个背影,义无反顾,坚定沉稳,爱意深沉。

    ……

    商景墨进门后,下意识就往洗手间跑,

    开门一瞬间,就看见满地带着嫣红血色的水滩。

    他的心狠狠一震。

    “苏荷…”

    视线滑落到浴缸,里面纤瘦的女人已经昏过去了,她头发凌乱,冰凉苍白。手心掐出血,唇也咬出血。

    商景墨心疼极了,他径直走了过去,把她抱在怀里,紧紧地抱住。

    伸手去擦她脸上的泪水和血水,唇温柔地吻住她的发,嘶哑出声。

    “没事了,小荷,别怕,我来了……”

    ……

    上城,另外一处别墅,

    早前就知道商景墨在这座城市有数不清的房产,银滩算是其中一个中等水平,但是交通比较便利的住

    所。

    现在银滩起火,以后他们肯定是要变换住所的。商景墨最后选择了一家平时有人打理的独栋别墅,安排

    佣人工作,并且给苏荷请了医生。

    苏荷现在处于昏迷。

    商景墨也有伤,甚至比苏荷伤的严重,但醒的却比她早。

    他几乎是一醒来就去了她的房间,主治医生说她身理上没什么大碍,但是心理有些问题,所以迟迟不肯

    醒。

    他等了一会,终于在医生硬性要求下回到自己卧室。

    林权这次也过来了。

    林公子穿着一身白色,帅气骚气的就像一个行走的发电厂,在商景墨这栋装修风格本来就为后现代主义

    的房子里,更加显得明媚耀眼,

    “我听过飞蛾扑火,也没见过飞人扑火,商景墨,你这是想火?”

    他一句话说了三个“火”,不过最后那个“火”显然跟前面两个意思不相同。

    确实,商景墨火了,权贵至极的景遇总裁,深夜“金屋藏娇”,莫名多了一个老婆还有孩子,为了救人

    不顾性命闯入火海。

    ——这样的报道,传出去不知道是太浪漫还是太惊悚。

    男人坐在床上,眉眼淡漠,“我爸妈那边,怎么说。”就算林权尽力了,消息压得快,但也难免走漏风

    声。

    商景墨的伤多在身上隐蔽看不见的地方,所以一张脸还是完美无暇。

    林权看着那张很平静地脸,平淡地说道,“听说你烧伤你妈吓坏了,我就只能说是新闻胡扯,你根本不

    在上城,出差去了。所以你这几天可千万别再抛头露面了”

    “不过,她后来说要见苏荷。”

    “你怎么说?”

    “能咋说,”林权挑眉,“就说她晕倒了,现在下落不明,不正是正合她意?”

    “消防呢?”商景墨又问。

    “噢,”林权道,“你最近不是为了军训的事本来就找了军方的人么,刚好昨天你助理也在跟他们的一

    把手吃饭,内部消息算是很快就压下去了……”

    林权说着,他知道以商景墨的性格,办事滴水不露。所以他也一丝不苟的替他安排好了。

    只是林权说完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大吼,“诶不是我说你商景墨,你问了这么多,你怎么不关心关心你

    自己??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商景墨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