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2章 王八念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火过后,银滩自然是不能住了。

    还好彼此伤势不严重,商景墨看到的那些血,也都是苏荷的皮外伤,不是宝宝有问题。

    “孩子很健康,母子平安。但是会不会有深层次的影响……还是不能确定。”

    这是医生和商景墨说的原话,情况听起来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男人反正自从伤势缓解以后就一直守在女孩的身边。

    苏荷自从出事后精神状态都很不稳定,即便是昏迷期间,她也大喊大叫了好几次,都是商景墨用了自己的温柔安抚了她。

    最后第二天苏荷终于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乍醒紧抓商景墨的衣袖,

    “我的孩子呢?我的宝宝还好不好?”

    商景墨看着她眉心一直没能散去的忧愁,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一切都好。”

    苏荷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放松下来,忽然感受到什么,

    “这是哪里?”

    女孩从他怀里出来,下意识看着四周,商景墨双眼沉静地看着她,淡淡道,“我们的新家。”

    他说“新家”的时候,苏荷的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

    对于从小就没有过什么家庭温暖而言的苏荷来说,“家”这个字,对她来说就像珍宝一样弥足珍贵。

    商景墨说“我们的家”,她很难不情动。

    “那……银滩呢?”

    “烧毁了,”男人语气很淡,在床上陪她坐下来,眼睛从始至终都看着她,

    “不过如果你不舍,我也可以找人把它复原。”

    复原。

    苏荷抿了抿嘴,没说话。

    她确实有点不舍得。毕竟那里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居住的地方,里面有很多记忆,她不舍得就这么没了。

    不过,这些话苏荷还是没有说出口的。

    女孩抬头张望了一下四周,说,

    “这是哪里,感觉比银滩大,是别墅吧?”

    “嗯,景荷别墅。”

    苏荷心跳又漏了一拍。

    景荷。

    他的意思,就是以他们两个人的名字给房子命名,这是他们共同的家,是吗?

    苏荷压抑住心中的感动,含泪看着男人,

    “那你……有没有事。”

    虽然后来在银滩,她昏迷了。但是最后几秒她还是留有印象,是商景墨把她救出来的。

    那么大的火,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次死定了。可是这个男人就像天神一样从天而降,有那么一秒,她都怀疑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怎么那么傻,那么大的火还往里冲,你是不是受伤了!”

    苏荷看着商景墨,有点生气。

    男人不以为意的把她戳着自己的手指挪开,

    “没什么大事,只要你没事就行。”

    ……

    经过这件事,苏荷对商景墨就更加死心塌地了。

    而商景墨这样的男人,本来就会把爱或者感情挂在嘴边。一个男人如果为了你可以连命都不要,那么他爱不爱你的问题,当然也不必多说。

    就这样又在景荷别墅里修养了一段时间。

    直到有一天,商景墨忽然有个紧急外派的工作,要去德国。

    苏荷刚知道这个消息后有点不高兴,不声不响地就跑到他书房里,坐着。

    书房,男人正在书桌上办公,看到一言不发沉默抗议的女人,把手中的钢笔放了下来。

    “怎么了?”

    苏荷穿这一身粉色的兔兔睡衣,不说话,傲娇,扭头,“哼”了一声。

    “谁又惹你了?”

    “还能有谁!”

    女孩抗议的说,“你的身体才刚好,就要去德国,你真不怕你跟那些难民一样困在那儿啊!”

    商景墨一听,她是因为这件事在生气,也知道她在关心自己,徐徐长长的笑了,

    “我回不来,你会担心?”

    “我当然担心啊!”

    苏荷忍了又忍,还是觉得忍不住。

    一咬牙,一跺脚。最后还是跑过去来到商景墨背后,两条小胳膊死死抱住他,

    “我不管,我不让你走。”

    他已经受伤了,怎么能现在又被外派工作。

    女孩子这样关心他,哪怕有点蛮不讲理地甩小性子,都让男人觉得可爱。

    商景墨浅笑着,“不会很辛苦,三天就回来,嗯?”

    “你说好三天了?”

    “嗯,三天。”

    “这还差不多。”

    苏荷觉得三天应该也不会把他累出病,勉强还能接受,松手就准备走。

    然而身子还没站直呢,直接被男人一把悠哉悠哉地给拉了回去,

    “这就走了?”

    苏荷抿嘴,“不然你还想干嘛?”

    “抱了,接下来不应该是接吻?”

    苏荷,“……”

    “您……还是慢慢看您的资料吧,我先撤……”

    真是男人三十如狼啊,苏荷脚底抹油赶紧溜了溜了,商景墨看着她逃之夭夭的背影,唇角向上勾了勾,

    等到女孩走出房门,他的笑容才慢慢淡下来。

    “查的怎么样。”

    话,是对着电话那头的郝特助说的。

    郝特助声音很恭敬,一字一顿,禀报道,“火灾确实是有人故意纵火,但是是六楼一对富二代小情侣吵架争执才导致的,和夫人和沈小姐苏家人都无关。”

    “确定?”

    郝特助确定,“确实如此。”

    虽然是意外,但也让商景墨感受到非常的不悦。

    果然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再高档的公寓也是住着各种各样的人,哪怕是富人区,也避免不了出几个脑残。

    “去查查那两个人。”商景墨虽然不至于收拾他们,但有意的无意的以后让他们在上城吃点苦头,还是很符合他的行事作风。

    敢波及他老婆孩子,简直狗胆包天。

    “嗯,我已经查了,这就把资料发您邮箱。”

    ……

    苏荷第二早醒来,商景墨据说就已经去机场了。

    女孩心里恍然若失,她本来都设好闹钟,准备起一大早送他,谁知道闹钟就这样没听到。

    “奇怪,昨天明明设置好了,怎么今天又不见了。”

    苏荷看着手机里不翼而飞的闹钟设置,坐在床上一阵阵出神。

    就在这时,佣人推门进来,“太太,您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看她醒了,也不下床。有佣人关怀的问。

    “哦,没,”苏荷回神。

    “赫小姐应该快要到了,您收拾一下,起床吃东西吧。”

    “好。”

    因为商景墨怕苏荷一个人在家无聊,所以就叫了赫西来陪她。

    赫小姐今天也是出奇了起得早,红色的玛莎拉蒂开进来,走下车身上穿着同样也是惊艳夺目的红色小洋裙。

    “小荷!”

    听说银滩出事,她第一时间就给苏荷打了电话。但是真要说见面,今天还是第一次。

    赫西一见到她就万分担心,“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快让我看看……”

    苏荷笑着摇头,“没呢,我没受伤,好着呢。”

    “呼,吓死宝宝了……”赫西听到她说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胸口。

    “噢,商景墨让我告诉你,是他早上把你闹钟关了,让你不用送他。”

    苏荷,“……”

    原来是他管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

    “不是我说啊,小荷,”赫西说着,拉着她的手坐在了沙发上,

    “教授对你也太好了吧?吗的,虽然外面没人知道,但我还是知道是他不顾生命救了你!花擦,你上辈子一定拯救整个银河系了!”

    听着赫西的夸赞,苏荷看着她生动的眉眼,第一次没有反驳。而是安静柔顺的低下了脑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赫西注意到她的动作,立马也跟着摸了摸,

    “嘤嘤。”

    苏荷不明白她发出这个声音是啥意思,“咋了。”

    “真是时光如箭,日月如梭。”

    “想当年我还蹲在地上玩泥巴,转眼间就要做干妈了,嘤嘤。”

    赫西说着,泛滥着无限母性光辉,圣母一样爱抚着苏荷的肚子。

    苏荷哭笑不得,一把拍开她的手,

    “走开,又不是你要生。”

    “你生不就是我生,嘤。”

    “话是这么说没错,”苏荷道,“不过——你准备啥时候谈恋爱?”

    赫西说时光飞快不错,想当年她们俩都是大街上一起撸串,一起看电影,情人节相互吐槽空虚寂寞冷可怜的单身狗,

    现在苏荷好不容易脱单了,找到了爱自己的叫兽,甚至还有了宝宝,她当然也希望赫西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可是谁知道一说到这个话题,赫西直接开启蛮不讲理模式,两只手捂住耳朵,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不听不听苏荷念经。”

    苏荷瞧她这样也是觉得她没救了。赫西一看自己转移了话题以后,又笑眯眯的凑过来,

    “哎,”

    “你军训那事儿打算怎么办呢?明天就要报到了,你也不能缓训。你总不能拖着肚子去训吧?”

    苏荷一提这事,也是一脸头疼,

    “是啊,”苏荷说,“本来叫兽是找部队的人商量的,但后来他不是出事儿了嘛,”

    “所以现在就是想要找一个人代替我去训,然后学校那边叫兽会安排好把我弄到别的没有同学认识的连去,校方也不会拆穿……这样应该就行了吧?”

    “行啊!苏荷,你爽翻了呀!”

    赫西听得都快嗨了,胳膊肘捅了她一下,

    “连军训都有人替你,有一个教授老公真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