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6章 罚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六千字!

    这他妈她又不是吴亦凡,随随便便就来说唱;说freestyle就分分钟能freestyle无数字啊!

    这特么……

    高考作文也就八百字,她都要写一个小时,六千字,这是要写多少篇作文?

    苏荷盯着那一叠的稿纸发呆,不知道怎么写,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

    女教官看她磨磨蹭蹭的样子,还以为是她不想动笔,瞬间横眉竖目,

    “你怎么回事?不想写就回去军训!”

    “没,没,我写。”

    苏荷赶紧回过神提笔开始写,丫的,谁叫她从小就不擅长写文章,抒情类的也就算了,这种积极向上的新闻稿,她根本编不下去啊!

    不过为了宝宝,坐在空调房里写稿子也比出去晒太阳舒服多了。苏荷硬憋也要憋出一点来,咬着笔头,开始冥思苦想。

    ……

    赫西第一时间开着车就赶到了上城大学,

    女孩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校门口,小白鞋快速冲了下来,手里拿着医院证明。

    她知道,军训已经开始,现在拿生命恐怕是已经来不及了,部队那边恐怕不会同意。但是不管怎样,她都要试一试。

    女孩的步子还没来得及到行政楼,大楼下,手机响了。

    “喂?”

    赫西不知道打电话的人是谁,但还是接了。

    然而接了,她才反应过来这个电话有多意外。“赫西。”低沉富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区别于赫然的温暖,唐凡的华丽,都是成熟沉淀后的内敛和高深莫测、虽然也非常非常的有磁性,性感,但却怎么都像是笼罩着一层生人勿近的冷意。

    “商老师?”

    “我打苏荷的电话打不通,她在哪?”

    商景墨今天已经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只要他有时间,第一时间肯定是找苏荷。

    然而打她电话半天,显示的也是无人接听。

    所以现在来找赫西。

    赫西一提到苏荷,整个人都焦虑起来,“小荷今天早上被叫走去军训了!沈曼妮亲自排查!上大有规定,如果军训做逃兵是没有学分的!直接就是毕不了业!”

    不然,苏荷也不可能冒着自己生宝宝的危险。

    “你说什么?”

    商景墨听到“苏荷参加军训”,整个人都变得阴沉了,

    “她现在在军训?”

    “是啊!”赫西拿着医院证明急切地说,“目前还没什么事儿,就是教官恶心,老刁难她。”

    “我不放心就一直陪在她身边呢,现在找我哥医院开了证明,准备去找校领导,看看能不能停训。”

    做朋友到这个份儿上,也是中国好姐妹了。如果没有赫西,商景墨现在肯定会更加担心。想到这里,男人破天荒的开口说道,

    “那先麻烦你了。”

    “哎,都是为了小荷,有什么好麻烦的。”

    赫西是爽朗性子,当然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

    商景墨沉默着,最终道,“那你看看证明能不能停训,如果不能,我明天回国。”

    ………………

    商景墨向来是个注重事业高效率的成功男人,但是,这也分毫不影响到,他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

    所以,当他知道苏荷的状况的一瞬间起,挂了电话,他就立马安排助理助手开始加快工作进程,不管赫西有没有成功为苏荷争取到停训,他都尽力在明天赶回来。

    然而事实上,赫西失败了。

    赫小姐拿着自己的医院证明气到变形,

    “学校今年简直了,怎么这么变态!”

    因病停训也不允许,医院证明也没有用。

    除非是那种先天很严重的疾病,训了就会死掉的,它那意思就是根本不可能免训啊!

    赫西心累。拿着大单子,站在大太阳底下竟然有点怀疑人生,

    而同时不同地,苏荷也写稿子写的怀疑人生。

    通讯室。

    苏荷坐在小小的房间里对着一叠叠的稿纸,手写的酸的都快怀疑人生了。

    六千字,这个老师恐怕是要她吐屎。苏荷现在就像情深深雨蒙蒙里不服输的依萍一样靠在床边“写作”,

    那画面,她自己都恨不得在自己额头上脑补出“我不能认输!”五个字。

    晚上九点的时候。

    苏荷累死累活,总算是把该写的稿子写完了。

    写完稿件的一瞬她差点都晕过去。

    那个累啊……她决定明天还是乖乖参训。

    ……

    军训期间,学生被要求必须住寝室。苏荷这下银滩也回不去了,这段时间就只能在寝室里委屈几晚。

    夜晚,她躺在自己90里面宽的上铺小床上,辗转反侧,居然就失眠了。

    这是她认识商景墨以后,第一次住在寝室。

    从前,每一天她都是在银滩高级的双人床上睡的。一下子抱不到男人暖暖热热健硕结实的身体,苏荷现在离开他,一个人怎么睡都不习惯,浓浓的思念让她整个人整颗心都飘到了商景墨身边……

    就在这时。

    “丁玲——”

    手机忽然亮了震动,苏荷心弦都像被拨动一般轻轻颤了一下,就听见几个已经快要睡熟的舍友吐槽,

    “窝草,谁大晚上手机不静音!”

    “尼玛,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苏荷立马觉得很抱歉,赶紧按了手机静音,偷偷藏到被窝里看。

    “在干什么?”

    发信人,商景墨。

    苏荷看着简单的四个字,刹那间模糊了眼眶。

    明明分别才几十个小时不到,她已经好想好想他了。

    苏荷想了想,然后回了两个字,破涕为笑。

    过了几秒,手机又亮。

    ……

    商景墨,“你想死?”

    苏荷看着屏幕里微信的界面,没忍住唇角上扬:

    商景墨:在干什么?

    苏妲荷:做-爱

    商景墨:你想死?

    苏妲荷:——的囚徒,苦苦思念!!

    ……

    另一边,商景墨已经在机场候机厅里等待起飞了。

    他看着屏幕里冰冷没有温度的那几个字,虽然继承了女孩儿一贯无厘头中二病晚期的风格,但是,他却不难想象到,这一天,她是有多难熬。只是没有在自己面前表现,强颜欢笑。

    小荷,我马上回来了。

    商景墨在机场里暗暗地想着,

    但是,他却没有把他即将要回国的这个消息告诉她。

    只是发出了四个字:

    “早点睡觉。”

    ……

    漆黑的寝室,

    电风扇嘈杂的声音。在耳边嗡嗡嗡响着。苏荷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看着屏幕里“早点睡觉”那四个字,心里,有些暖,但也有些苦涩。

    叫兽……

    苏荷捏着手机,还是抑制不住思念,直接发了出去,

    “你啥时候回来呀?”

    苏荷发出去以后,就一直盯着屏幕发呆。

    又过了几秒。

    看到微信回复:“先睡觉,睡醒告诉你。”

    好叭……

    女孩子抿了抿嘴唇,感觉有点遗憾。

    她以为,情侣之间,异地聊天,应该说一些甜言蜜语再睡觉的。

    不过可能也是叫兽是个成熟男银,所以不习惯甜言蜜语吧……

    苏荷安慰着自己,关了手机,就准备睡觉了。

    ……

    第二天。

    天还没亮,集合的哨声又响彻苍穹。

    苏荷这时的心情简直就是日了狗,这个时间她根本起不来,可是十五分钟内就要集合。

    操场。

    早上五点钟,鸡也就刚开始打鸣。

    苏荷困得堪比修仙,却还是要作出精神抖擞的样子。

    上午的训练仍旧是站军姿还有跑步。经过昨天第一天的缓冲,第二天显然强度增大。

    再加上昨天训练完腰酸背痛,大概中午十一点的时候,苏荷开始体力不支。

    汗溜溜地往下淌。

    苏荷咬牙倔强地站在原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教官走下来一个个检查站军姿。

    “腰挺直!”

    “站直!”

    教官脾气极冲,看到他们一个个,直接抽出皮带抽在男生的腿上!

    可怜的男生们吭声也不敢,女生则是看着那一群被皮带抽的可怜娃,也吓得纷纷倒抽一口凉气。

    尼玛,这军训要的是命啊!

    太阳越来越大,苏荷现在双眼越来越昏。

    汗水夹杂着刺眼的阳光从额头流下,粘连住睫毛,眼睛刺痛,

    可是她又不能伸手去揉眼睛,

    整个人像踩在棉花糖上,没有力气。

    教官下来,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摇摇晃晃的女同学。

    军靴三步两步走到她前面,

    “我再说一遍,站直!!”

    苏荷咬紧牙关,站直身体。

    可是,因为毕竟不是专业的军人,更何况身体也不舒服,即便苏荷现在很努力,看起来照样也是蒙混过关的样子。

    教官现在气极了,不过说到底还是有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底线,没有拿皮带去抽她。

    刚才男生被抽的画面还历历在目,苏荷现在其实怕的不得了。她闭着眼,就看见军靴抬起来脚背就在她小腿上踢了一下!

    不是很用力,也不是故意找茬,纯粹就是想让她站直而已。

    可是不巧的是苏荷现在刚好浑身没有力气,

    他这么一踢,她整个人都抑制不住向前踉跄了一下!

    这下,苏荷知道自己完蛋了。

    教官看她这模样,气得怒火熊熊燃烧,不可遏制,

    “你缺钙吗?站都站不稳??!操场上给我去跑20圈!!”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