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9章 取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商景墨现在的怒火已经完全不能靠女孩撒娇打滚缓解。

    “苏荷,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刚睡醒的女孩一脸无辜,“我怎么啦?”

    商景墨现在气不打一出来。

    她还问他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男人声音低沉,

    “你睡到一半打我?”

    苏荷,“……”

    她……打他?

    她什么时候打了他?而且就算打了,他一个成熟老练的大男人,至于现在这么生气?

    “我打你……哪里了?”苏荷一脸窘迫。现在的表情,就跟qq表情包里那个红色的“尴尬”差不多。

    “你说呢?”

    男人冷冷地看着她。那反问,显然就是极度不悦。

    “……”

    难道是……他的那里?

    “怎么可能啊,我明明在睡觉……而且就算真的打了,我,我也不可能一打一个准啊!”

    苏荷嘴硬,但是心里却是有一点心虚。

    方才的梦她还有印象,好像是一直有人纠缠她,她就把他给打了。

    那力气可还真的不小……若是真的打在了叫兽的小鸡-鸡上,那叫兽现在岂不是……屌爆了!

    商景墨不可能不疼,事实上男人那里还是非常怕疼的。不过她也是无意,他总不可能真的拿她怎么样。

    更何况她现在是孕妇,他所能做的,也只是无语。

    但是他却不想那么轻易地放过她了。

    “本来想着你是孕妇,不想这么做。但是现在看来,是我最近太顺着你了。”

    “啊?”

    苏荷到现在是一脸懵逼。下意识拿被子遮住自己,怒目圆瞪,

    “你,你干啥?”

    “你难道忘记上次答应我什么了?商景墨!!!”

    回忆起上次,他“逼着”她帮他那个,她脑子都快羞耻到炸!

    这事情,她只在岛国动作片里听说过,而且她也没看过那些动作片,真正上演的时候,她羞耻得恨不得去死!

    后来,她也发脾气了。商景墨也答应她以后不会做这件事了,难道现在他还要来??

    男人看着女孩惊弓之鸟的模样,当然不忍心抢来。只是二话不说,附身下来开始亲吻她。

    苏荷一开始在挣扎,伸手推搡。触手就是一片男人结实富有弹性的肌肉,富有男性特征甘洌的气息,让她一下子头脑发晕。

    亲。吻从唇角一直向下蔓延。

    “嗯……”

    苏荷就这样沉沦在了男人编织的情网里,不知不觉,被他褪下了自己的睡衣。

    “小荷……”

    “不、不行……”

    苏荷喘着大气。她从来没有这么反感过自己现在居然是在怀孕,她心里也好想要叫兽啊嘤嘤嘤。

    现在的商景墨是真的坏,明知道女孩不能那个,却还是“勾-引”她,用温柔全套麻痹她的大脑。

    男人用自己越发娴熟的技巧在她身上煽风点火,终于,在她忍不住的时候,低喘着气息埋在她耳边,

    “小荷,帮我。”

    苏荷现在哪里还有力气思考,仅仅皱着眉,声音绵软,

    “嗯……怎么帮?”

    “嗯……”

    男人说着,一把抓住她的手,引导着向下……

    苏荷一下子脑子清醒了一半,警铃大作,“不可以!”

    妈的!这个老奸巨猾的男人,千言万语就是想上床!这套路,尼玛,有全国卷的味道了都!

    商景墨见她不上套,二话不说,沉下身又是更加缠绵的亲吻。

    苏荷撑不了多久立马就受不了了,哇哇大叫,甚至还朝床底下逃。

    “小荷……”

    苏荷,“……………”

    你妈哟。

    她怎么觉得,这个男人现在的这个样子,看起来怎么有点可怜啊……

    “不行,商景墨,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男人薄薄的唇又压了下来,不断地啄着她颤抖的下巴。

    温热的手沿着她玲珑的腰线往上,从后面握住她纤细的脖子,

    “小荷,我很难受。”

    苏荷,“……不行。”

    “真的。”

    男人声线带着不正常的沙哑。

    苏荷,“……”

    她发抖,她拒绝,可是她又忍不住的想去探究,他哪里难受。

    “你哪里……”

    “喂!”

    苏荷话没说完,就感觉手心忽然贴上来一团炙热的火焰!

    苏荷tmd吓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商景墨,眼睛瞪的大大。

    “嗯?”

    男人这时隐忍已经到了极限,他这段时间忍得已经相当辛苦了,汗水从黑色的短发里沁出。

    “商景墨,你,你……我怀孕了!”

    苏荷真的怕他虎毒食子,整个人缩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你怀孕了,”商景墨压抑着体内的不适,整个人平日里冰冷的棱角全部退去,只剩下平静的温柔,

    “我不会伤害你,但是我现在很不舒服,帮我,嗯?”

    面对这样的商景墨,苏荷可真尼玛狠不下心啊!

    该死,女孩现在真是觉得你妈炸了,欲哭无泪,像柔弱的小白兔一样看着商景墨,“我,我……应该怎么做?”

    男人捏着她的手忽然用力!

    苏荷吓得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商……”

    苏荷尖叫出声,可是连他的名字都没能完整喊出来,整个嘴唇又被他用力地含住。

    ……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苏荷觉得简直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第二天。

    商景墨醒来的时候就出奇地发现,原本睡觉不到中午不起床的女人居然天刚亮就起来了,

    苏荷已经穿戴整齐,怒气冲冲地在衣柜前面收拾东西。

    “干什么?”

    “去旅游。”女孩咬牙切齿。

    男人没穿衣服,光裸着上半身。

    白皙,胸肌完美饿胸膛从白色的被子里露出来,一只手撑着头,侧视不紧不慢地靠着床头,

    “旅游?”

    “是。”

    “你在做梦?”

    昨晚还一点前兆都没有,今天就说要去旅游?

    苏荷没看他,冷着脸,回头就是收拾衣服。

    她这次拿了一个26寸的行李箱,超大号,一看就是要出远门。

    一套、两套、三套……

    长裙风格的衣服,终于在她拿到第五套的时候,男人直接走过去遏住她的手。

    苏荷现在对手简直像是碰到了烫手山芋一般,一感到自己被握住,立马想起了昨天,大声的弹跳起来,

    “你放手!”

    “你要去哪?”

    男人眉眼沉着,看起来,阴森恐怖。

    “不需要你管,说话不算话的渣男!”

    渣男?

    商景墨第一次得到这样的评价,觉得新奇,饶有兴味刚要继续,一个手机铃打断了这一切。

    “喂?小荷,你准备好了吗?”

    房间很大,但是由于男人和女孩的距离很近,电话里的内容,商景墨轻而易举就能听见。

    当然,这个声音,他也一下就辨认出来属于赫西无误。

    “嗯,好了,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苏荷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拎着一条裙子,刚挂下电话,就看见男人慢条斯理拿起手机,

    苏荷也不知道男人这是要干啥,瞅了他一眼,冷冰冰的哼一声,继续收拾。

    然而,她头才刚转过去,就听见男人云淡风轻地说,

    “嗯,就说商学院的经济学教授找你们家二小姐有事。”

    “论文方面的问题,”

    “……”

    “她论文有很多地方跑题,需要面批,”

    “……”

    “我只有今天有空,明天论文投档,可能会影响到她毕业……”

    说完,男人面不改色地挂了手机。

    商景墨星月一样清冷的眸从手机屏幕上抬起,甫一抬头,就看到苏荷那张恶狠狠的脸。

    “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

    “怎么?”

    苏荷哪里会不知道!

    这个恶劣的男人,专做这种不入流的事!

    果然,没过几秒,苏荷的手机就丁玲——响了。

    微信提示音,苏荷点开一看,就看到了对面咆哮体,

    “卧槽!!!!”

    赫西,“yd,商景墨这个老变态,忽然让我去他办公室改论文啊!我去,怎么这么坑啊,我机票都订好了,尼玛,咋办???”

    有过了几秒。

    赫西继续发,“不然小荷,你帮我美言美言几句??嘤嘤嘤,呜呜呜!(比心)(比心)(比心)”各种表情包甩了过来。

    苏荷,“……”

    她这心情可这是哔了狗了。

    如果说这个男人不是故意的,她宁肯相信这世上有鬼!

    苏荷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即将爆发的怒火,努力心平气和,

    “商景墨。”

    “嗯。”

    “你是不是故意给小西论文挑刺的?就为了不让我们去旅游?”

    男人面不改色,俊美修长的身体不以为意地走过去,抽出一件浴袍,披在自己身上,

    “如你所见。”

    苏荷气得冒泡。

    “我们谈谈。”

    女孩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下去,大步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到了床上,准备语重心长地跟这个难搞的男人进行一次恳谈。

    商景墨坐在床上。

    那倨傲的姿态,就像一个睥睨诗人的君王。他好整以暇地看着苏荷,那姿态,仿佛在看一个小辈。

    苏荷对他这种态度不满意,抿了抿嘴唇,抬起头,

    “你忘记你上次答应我什么了?”

    他明明答应过她,不能强迫她做她不喜欢的事,上次是嘴,这次是手,昨晚她心情不好,一个人在洗手间里洗了多少遍。

    可是,眼前的男人完全没有解释也没有道歉的意思,就这么淡淡地看着她,不紧不慢地给出一句话,

    “记得。以后以取悦你为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