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4章 快活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什么掉了?”

    商景墨剑眉微蹙。

    苏荷,“……”

    真的……要再说一遍么。

    女孩感觉有点说不出口,奈何情况紧急,实在没办法,支支吾吾道,

    “我……”

    苏荷牙一咬,心一横,最后视死如归,

    “我裤子纽扣坏了!”

    纽扣坏了。

    男人疑惑地挑眉,“所以?”

    “我裤子要掉下来了!”

    商景墨英俊的脸稍微沉了沉。

    男人深邃的眸环视了一下四周,周围有不少晚上出来散步的人,

    “不能走路了?”商景墨问。

    苏荷咬唇,“是,要提着。但是提着好傻。”

    “去买新的。”

    男人开口便是准备离开江边朝商场走去,谁知也就是刚转身,女孩的小爪子就从后面轻轻地扯住了她,

    苏荷低着头,大概是不敢直视叫兽,嘟嘟囔囔地说,

    “不去。”

    商景墨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不去你不是裤子要掉?”

    女孩低着头,红着脸,可是拉着他的手却没有松开。

    他一时半会还搞不清楚她想干什么,过了几秒,就听她说,

    “我不想去,肯定会被别人看笑话。你把你的皮带借给我!”

    商景墨:?

    他的皮带?

    “你确定?”

    没有很多人,但还是有人来人往夜色下的江边,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女孩。

    女孩现在脸蛋通红,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

    商景墨沉着脸,

    “那跟我回车上。”

    男人就算再不情愿,也算是满足了她小小的要求。

    伸手刚要准备拉着她往停车库走,就见女孩又原地站住了步子。

    “又怎么?”

    苏荷心不甘情不愿,

    “停车场太远了……我走过去会被很多人看到。”

    “那你现在要我在大庭广众下解皮带?”

    苏荷,“……”

    好像……确实有那么一点不妥。

    苏荷沉默了,可是她能忍,她的裤子不能忍呀,

    女孩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快要崩溃了,她这辈子还没这么窘迫过,只能小心翼翼带着哀求的语气,“不然……我们去旁边的小树林里?”

    男人看着她,眼睛越来越深,

    “你想让我去小树林里解皮带?”

    苏荷,“那不然你难道现在要在这里解吗!”

    最后,商景墨还是纵容她了。

    他的裤子没有皮带还能穿,但是她的裤子是彻底绷掉了,裆都露出来,作为她的男人,他当然不能容忍。

    苏荷最后跟着老师一起去了小树林。

    女孩跟在他后面小心翼翼,不由在心里高呼,这种感觉真的好赤鸡啊!

    小树林,

    男人挺阔的步伐停了,转过身来,没有温度地看着她。

    苏荷看到他单手放在腰间开始解皮带,就连这么一个动作,他都做的慢条斯理,性感至极,

    苏荷忍不住咽了咽唾沫,别开了视线去。

    “给。”

    男人出声,苏荷整个人本能的颤了颤,不敢去看他,战战兢兢地伸出手,把皮带接过来,

    “你的腰……会不会比我宽,我会不会系不上呀?”

    商景墨的身材是最标准的男模身材,不过男人和女人的身材说到底还是不同,所以就算他很瘦,苏荷系这个腰带还是大很多。

    然而就在她手刚刚接过他手中皮带的瞬间,还没来得及抽回,甚至,连男人的手也依然在半空,苏荷就感觉自己的眼睛被什么东西忽然晃了一下!

    “谁!”

    女孩刹那紧绷,男人下意识冷着脸打量四周,看到身后草丛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是记者!

    “妈呀!”

    苏荷脑子还没转过来,下意识就跳过去一把抓住商景墨的手,整个人小鸟依人缩在他身后,“有鬼啊!”

    男人脸直接狠狠一沉,“有你个头。”

    男人现在心情不太愉悦,

    刚才那样的照片被拍到了,商景墨感觉自己,很头痛。

    果然。

    男人和女孩刚开车回到别墅,新闻就铺天盖地的传开了,内容是“劲爆!商家独子辞任景遇总裁,与学生私会快活林,疑似……”

    以这样主题的新闻,一篇篇,一家家,最可怕的是还附上了他们刚才真的在小树林里“交接皮带”的图片,苏荷看了,欲哭无泪。

    “叫兽……现在怎么办啊?”

    师生被唾弃也就算了,现在,他们可是要成为“禁不住天性诱惑,野外草坪野战疯狂”名垂千古了哟……

    商景墨也很头痛,这种范围的传播,再怎么压也压不下去了,直接冷冷朝她一看,

    “还不是你一定要拿我的皮带?”

    苏荷委屈,“可我裤子是真的掉了呀!”

    她的裤子是真的要掉了呀?裆也拉不上,除非他是想让今天江边所有人都知道她今天底裤的颜色。

    男人没有急着回答,坐在电脑前,过了几秒,才吐出一句话,“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

    “说你有手机皮带癖,尤其是我的。”

    苏荷,“………………”

    “不要!”她才不要这么变态!

    “那就顺着他们写。”男人态度很坚决,直接合上了电脑,拿出资料开始工作,

    苏荷看他这样,这下彻底慌了,“什么叫顺着他们写?”

    “露天,野炮,不是挺好?”

    “不好!!”

    苏荷吓得浑身汗毛都快竖起来了,怎么可以让他们这么写!她怎么可以成为这种女人!

    这不要说商伟和郑素园会把她当作什么女人看待,估计全世界都会拿异样的眼神看她吧!

    她自己都tmd丢人的活不下去!

    果然,苏荷的预感是正确的。

    当商家的人看到这则新闻以后,整个别墅顿时全部死气沉沉充满杀气,

    商伟脸色铁青,沉默三秒,“哐啷!”一把掀掉书桌上所有东西!

    震怒,“真是不像话!越来越荒唐!”

    郑素园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商伟动过这么大的肝火,站在一旁同样不敢说话,拳头死死就在一起,脊背绷直。

    她默不作声离开他的房间,脸色煞白。

    浑身蓦然窜起了前所未有的冷意。

    苏荷……

    她肚子里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

    ……

    赫西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酒店的大床上。

    半掩的窗帘,半黑的天空,还有……

    她身上半挂着的衣服。

    女孩黑色的眸子在眼眶里僵硬了三秒,

    三秒后,她瞳孔骤然紧缩!

    “唐、凡!”

    她还记得,自己本来是来谈项目的。后来不知道出什么幺蛾子,酒店防火警铃忽然响了,

    她吓得本来想逃出去,结果被那个男人关回来。

    再然后……

    她特么就睡着了?

    她是怎么睡着的?

    无数个问题在她脑海里盘旋,赫西还没做好准备,就看到浴室里悠哉悠哉走出来的只穿着一个平角内裤的男人,

    更要命的是,他的那里,出奇的大!

    “嗯?怎么了,宝贝?”

    “啊!”

    赫西瞬间被辣到眼睛捂住双眼,

    她从来没有看过赤裸到这种程度的男人,更何况……

    这个男人,还是他。

    女孩咬牙切齿,“下午我们干了什么?”

    “睡觉啊。”唐凡不以为意,轻描淡写,仿佛在说一件最普通的事情。

    赫西咬牙切齿,

    “我是问你除了睡觉我们还干了什么?!”

    女孩羞红的双颊,愤怒的语气,让男人不明所以,

    风流桃花眼视线悠悠看着她双颊上的红晕,最后,落在她半穿不穿还不如不穿的衣服上,大片雪白的肌肤上,慢慢转深,

    “你说呢?”

    男人勾了勾唇角,玩味无限。

    赫西漂亮的大眼睛一下子蒙上水雾。

    女孩现在的表情,就是带着仇恨地看着他,恶狠狠地看着他,

    即便是眼泪水马上就要滑下来,都能让人感觉到,她随时都要爆炸。

    “怎么?”

    “你这个渣男!”

    赫西剧烈的胸口起伏,情绪终于崩溃了。抄起一个枕头朝他丢过去,伴随声音失控大喊,眼泪也终于掉了下来,

    “你一晚上睡20个你花柳病当然无所谓,我他妈是第一次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堂而皇之的拿走我的第一次!”

    赫西一边哭一边骂他,说完,整个人蜷缩坐在床上,两只手捧住自己白白嫩嫩的小脸,失声哭泣。

    唐凡听到她什么花柳病第一次原地愣了足足三秒。

    直到看到她手指缝里不断流出来的眼泪,他才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儿。

    呵……

    原来这小丫头,是以为他在她没有意识的时候,把她给睡了??

    她还真的是……

    把他当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啊!

    “赫西,”

    男人严肃的声音,刚想要准备告诉她事情事实,顺便严厉的警告她不要再污蔑他的人格,诅咒他得一些什么乱七八糟得怪病,

    可是当他看到向来最有个性的她,现在像个无助的孩子被夺走了最宝贵的东西一样坐在床上哭泣,唐凡,忽然什么也不想解释了。

    哼,谁叫你总是污蔑我。

    “听着,”男人下巴一扬,抱着双臂,高高在上,

    “烟雾警报是我故意弄的,林糟老头是我赶出去的,你的衣服是我弄成这样的,”

    “我不会为刚才我对你做的所有事抱歉,并且,我也不会解释。”

    男人说完,冷笑一声,抬脚就去沙发上拿衣服准备穿上就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