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5章 分手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西现在坐在床上瞪大双眼呆若木鸡僵硬了好几秒,

    这就是传说中的提上裤子不认人?

    她惊呆了,回过神来的时候,撕心裂肺从床头拿了个什么东西朝他头上丢了过去——

    东西就这么朝唐凡扔了过去,男人完全是靠本能的一避才避开这次攻击。

    男人不可理喻地看着这个女人,

    看了几秒,直接抽走衣服大步朝门口走。

    “喂!”赫西看他这样子,彻底慌了,“你干什么!唐凡!你难道要就这么不负责任地走掉吗!!”

    负责?

    他要负什么责?

    他他妈明明什么都没做。

    男人现在理也不想理她,

    无缘无故被骂了一顿,步子一下子都没停就走了。

    “唐凡!!”

    “砰!”

    门关上的一瞬赫西就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抱着自己,情绪崩溃了。

    所以现在怎么说?

    她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揩了油,然后又没人负责是么??

    ………………

    商家别墅。

    新闻出来以后,商景墨和苏荷都维持了四十八小时内电话的无人接听,外面都乱成一锅粥,终于在二天后,男人独自回来了。

    商伟看着门口独自站着的人,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那女孩的身影,不满质问,

    “那个女孩呢?”

    商景墨面不改色,

    “我说了,不会再带她过来。”

    上次商景墨和苏荷一起回家,沈曼妮放出了别墅里平时豢养的猎犬,

    当时差点对苏荷造成生命威胁,商景墨震怒,从此,就说过再也不让苏荷来这里了。

    商伟听了百般愤怒。

    “你到底怎么回事?”

    “被这么个不入流的女孩迷魂了头,现在还打算连父母都不认?”

    偌大奢华美丽的客厅现在只有商父母两个人,用人们都回避了,气氛阴沉,也有些紧绷。

    商景墨菲薄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完美的下颌弧线紧绷着,颀长如玉的男人静静伫立在原地,挺拔,孤傲,又连带着一股与世隔绝的从容,

    “是你们不认。”

    是他们不认,

    不认他们的儿媳,不认他们的孙子。

    ……

    苏荷这几天窝在别墅里不敢出门。

    是的,她火了。

    现在铺天盖地都是她和商景墨的喜讯,以及那晚在小树林,他们的……

    女孩尚且很纤细的身子在阳台上走来走去,景荷别墅很美,为了映衬这个名字,别墅前方有一块堪比五个游泳池很大的池塘,颇有古代那种皇家园林一样恢宏的气势,上面设计了各种各样珍稀品种的荷花,从三楼主卧阳台俯瞰下去特别好看。

    苏荷穿着一身白色的纱裙,慢慢漫步到上面,抚了抚自己的肚子,

    商景墨说要去商家……那她今天肯定不能一个人出去。

    想到这里,苏荷都觉得整整这样一天好无聊。女孩准备拿一本书在阳台上坐下来看一会,刚回屋,就听见屋子里电话铃响了。

    苏荷本能地下意识走过去揭起,

    “喂?”

    对面沉默不出声。

    虽然电话里什么都没说,但是苏荷,还是能感受到那股安静里面透露出来的阴沉。

    女孩饱满的唇慢慢的抿紧了,不出二秒,就听见那头威严也带着端庄的女声,

    “苏荷。”

    “商夫人。”

    苏荷听出这个声音了。

    “景墨今晚会住在家里,不会回去,你有时间就出来跟我见个面。”

    有时间。

    她话说到这个份上,基本也不能回“没时间”了。

    确实,她一个待产孕妇,不用读书也不用工作,如果对面召唤,她无法推辞。

    可是不管是谁,都能听出这是一个鸿门宴啊。

    “我们单独见面吗?”苏荷没急着回答。

    “他父亲有事和他说。”

    言外之意,就是单独。

    苏荷这下不想接受了,

    郑素园当然不是好对付的角色,要是单独见面,她刁难她怎么办?

    怀孕是至关紧要的时刻,无论是谁,但凡要单独见面,苏荷都觉得有必要跟商景墨商量一下,

    “那您约我,商景墨知道吗?”

    大概是女孩小心翼翼不中圈套的样子让郑素园冷笑旁观,“怎么,你还怕我对你不轨?”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苏荷,“……不是。”

    “我只是觉得,您是他的母亲,而我是他的妻子,我们见面,他应该有知情权。”

    苏荷说这些话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丝的迟疑。尤其是说到“他的妻子”这四个字时,更是从容不迫,坚持着她自己的坚持。

    郑素园拿着电话,脸色一点一点冷了。

    “你的意思是,我只有通过他的批准,才有资格见你,是这个意思吗?”

    女人尖锐的语气里渐渐有了收敛不去的尖锐,苏荷为难皱眉,终于还是蒙混不过去了。

    “那您说几点在哪里吧。”

    ……

    应下她的约见之后,苏荷立马联系了商景墨,跟他说明情况,

    此外,她也不是傻子。为了安全起见,她也带了一个司机和一个贴身助理,郑素园约她见面的地方是上城一个雅致的茶室,听说上流社会有品味的人都喜欢来这里喝茶,一些茶文化的爱好者,和品茶大师也会来这里。

    苏荷下了车,就按照约定的包厢走去。门一打开,郑素园已经坐在那里了。

    果然,她身边也带了两个保镖。郑素园一边喝茶一边视线落到女人身后一起进来的那个“贴身助理”身上,唇扯出一抹冷嘲的弧度,

    “这还没办婚礼,就拿出商太太的派头了,”

    “出门随身必带保镖,连见长辈,都要耀武扬威了?”

    苏荷知道她来见郑素园带保镖,肯定会让她不舒服。女孩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坐下,声音不卑不亢,平静解释,

    “带保镖只是担心路上遇到狗仔而已,我没资本也没有必要跟您耀武扬威,还请商夫人谅解。”

    郑素园看着她,第一次,对这个姑娘有点改观。

    不过,这点改观也完全不能让她接受苏荷,

    中年女人冷笑一声,把茶杯里剩余的茶滓倒了,一字一句地说,

    “最近的事,你也看到了,”

    “最近景墨跟你闹出见不得人的新闻,虽然肯定有狗仔夸大的成分,但还是给集团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景墨现在,被停职了,”

    郑素园看着她,视线冰冷,

    “他决定的事向来没人可以改变,所以,如果你是真的爱他,不想毁了他,就请你离开他。”

    很老套,也很俗套的台词啊。

    如果你是真的爱他,如果你不想毁了他,就请你离开他。

    在苏荷印象里,从小学开始看的言情剧就是这种套路了。有钱的男主角,豪门妈妈一定会用这句话赶走暗淡无光出身平凡的女主角,最后女主角会伤心而走,男主角再伤心欲绝,

    女孩拿起一杯茶淡淡的抿了一口茶,看向窗外,

    就这么看了几秒,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苏荷回头,

    “这是商景墨的意思吗?”

    “这是我和他爸的意思,也是他未来一定会想通的选择,同时更是你唯一的出路。”

    哇,

    你们的意思,他未来的选择,以及她唯一的出路。

    三个层次,层层递进,无疑是一步步把她逼入死角,最后让她无路可退。

    “啪”,一声,

    苏荷把茶杯放回桌子上,嘴唇抿着笑,看不出喜悦也看不出愤怒,

    就这么淡淡地笑着,

    “除非是他亲自来跟我提分手,不然我不会不告而别。”苏荷说着,伸手去拿旁边的包包,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商夫人,您这样的手段在二十年前或许适用,现在这个社会,成年男女之间大多都是你情我愿,没有那么多利弊衡量,生活已经很累了,为什么要因为种种阻力放弃自己想要在一起的人呢。”

    苏荷说完,又笑了笑,点了点头,以示尊重。

    “不过,这也是我个人想法,商夫人,如果没有别的事那就再见了。”

    女孩说着,拎包就走。

    然而也就是刚刚从椅子站起来,背后女人的冷笑就打断了苏荷的步伐,

    “是因为钱么?”

    郑素园端庄的坐在那,幽幽冷眸与苏荷对视,

    唇勾着,淡淡地睨着她。

    苏荷不怒反笑,回过头看着她,

    “商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郑素园笑而不语,慢条斯理地整了整桌子上的巾布,眸垂着,冷笑着,跃然一种说不出的高傲和轻蔑,

    “都是明白人,没什么好卖关子的。”

    茶具放下了,郑素园笑里藏刀的看着她,哪怕是坐着也让人望而生畏,

    “多少钱,你愿意离开景墨。”

    “一百万,还是……一千万?”

    说到最后那个字的时候,郑素园连伪装出来的笑容都散去了,只有冷,她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无边无际的讽刺。

    跟随着她的态度的狠辣,苏荷也不想继续客套了,

    收敛起了笑容,凉凉的,

    “商夫人这是想要用钱打发我?”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苏荷冷笑,“在你心里,你的儿子,就值一千万?”

    苏荷说着,慢慢抬头,笑意变得艳丽起来,“如果我看上的真的是钱,那我岂不是更看不上这一千万了?毕竟商景墨……他有的可不止止是一百个一千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