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章 孑然一身为爱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就是看上他的钱没错,并且不止一千万,我要他所有的财产!”

    无疑,苏荷说的是气话。对于不讲道理的人,苏荷也不想讲什么道理。

    反正左右郑素园就是认定了她是为钱而来,那么她再怎么辩解,在她眼里,自己都是一个势利的女人,

    所以,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这一千万我才看不上,我要商景墨,他比一千万贵得多得多。”

    可是她不知道,就在她说这段话的时候,桌子下面,躺得正是郑素园在谈话前早已准备好的录音笔。

    那句“她就是看上他的钱”,被女人清晰无误的录了下来。

    ……

    商家别墅。

    苏荷回去后,郑素园也回了别墅。

    原本西洋式风格豪华偌大的别墅园区,今天里里外外围了好多人。他们似乎是保镖,又像是某种组织,把整个别墅围得密不透风,像是在抵御某些人的入侵,抑或……阻止某些人的出行。

    客厅里,男人和男人对峙着。

    “吱嘎——”

    门关上,郑素园就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剑拔弩张,

    不用猜,也知道这两个人到现在也没有一方让步。郑素园看着商景墨,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气,

    “景墨。”

    年轻的男人态度坚毅,完全没有退让的意思。

    郑素园毕竟是母亲,母亲比父亲心软,权衡再三,还是走过去拍拍他的肩,“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今天很晚了,先让你爸爸休息。”

    言外之意,就是让他先顺从。

    “那让门口那些人撤开。”男人声线冷峻。

    “景墨。”

    郑素园不知道此时此刻,究竟是心痛,还是无力,

    “你爸爸也老了,你一定要这样跟他耗着吗?他的身体,能像你一样经得起熬夜吗?”

    是他们惯用的感情牌。

    男人凉凉一笑,“是他跟我耗着,如果他让我出去,也不至于睡不着觉。”

    毕竟,成年了以后还玩儿禁足这一套,实在是太不入流了。

    郑素园见调解无果,也是没有办法了。垂下眼睑沉默了几秒,最后,拿出放在高级定制手袋里的录音笔,

    “你自己听吧。”

    “滴。”

    提示音响,再熟悉不过,娇艳的女声挑着淡淡的讽刺就这么传了进来,声音的听觉特别真实,仿佛那个人就在自己眼前一样,

    “我更看不上这一千万,毕竟商景墨……他有的可不止止是一百个一千万。”

    “我就是看上他的钱没错,并且不止一千万,我要他所有的财产!”

    ……

    女孩不到一个小时前说的话,无比清楚的就在整个别墅里开始传放。

    除了商景墨俊美的脸上始终都没有表情的松动,一旁郑素园一脸的沉痛,商伟脸色也是越来越差。

    录音结束,郑素园悲哀地看着他,

    “景墨,到现在,你还要帮她说话吗?”

    再明显不过的证据了。

    商景墨忽然就笑了一声,

    这个笑容,冷得让人有些心虚。郑素园只觉得手里一空,那录音笔就被夺了去,

    商景墨修长白皙的大手把玩着这根录音笔,看了几秒,菲薄的唇扯出嘲讽的弧度,

    “用这种方式,挑战我对一个人的信任度,你不觉得太没有说服力么,妈。”

    说完,商景墨手一松,那根录音笔直接就被男人扔在了垃圾桶中!

    “砰!”

    物品掉落的声音,隐含着一股隐忍的怒火。

    “你!”

    郑素园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儿子,她觉得他已经疯了,噎了好久,也才好不容易说了一句。

    “你居然怀疑你妈,去相信一个外人?……”

    “苏荷不是我的外人,”

    商景墨这一次直接打断了她,眼神凌厉,语气空前坚决。

    今天晚上他说了这么多,只有这一句,最严肃,也最重。

    “苏荷是我认定要过一生的女人,所以你们如果继续把她当外人,就是把我当作外人!”

    说完,男人头也不回,直接转身就走。

    “你今天出这个家门,就再也别想回来!”

    “哐啷!”

    花瓶碎裂的声音,

    残片零落满地,残渣飞溅,男人的背影刚好走到门口,他步子经过的地方,盛开出一朵花形的碎片狼藉。

    商景墨的步子顿了顿,

    “景墨……”

    郑素园看着他,眼睛里泛上一层水雾。

    男人冷笑一声,抬脚阔步就走了。

    ……

    景荷别墅。

    苏荷今天失眠了。

    自从她当了孕妇,作息一直很规律。只不过她今天刚见过郑素园,又听说商景墨不会回来,就有点失眠。

    女孩为了宝宝健康,睡不着也早早的闭上了眼睛,躺在床上准备酝酿。

    慢慢好像也真的有点困,苏荷将将要睡去,忽然感觉眼前有个黑影一闪而过。

    她本来不是胆小的女孩子的,除了有时候会怕黑,爱胡思乱想,但不至于一个人连觉都睡不好。

    今天无端心却揪了起来。

    翻来覆去,一边自己吓唬着自己,觉得床底下有人,背后也有人,洗手间也有人,一会又告诉自己社会主义价值观,相信科学,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时钟滴答滴答,一步步走到深夜,苏荷也忘了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半夜忽然被一声惊雷吓醒,

    轰隆——

    苏荷吓得骤然瞪大双眼,浑身抖抖了抖,双手死死抓住被子……

    她脑海里一下子上演了各种鬼片的经典镜头,总觉得床边有人。她想看,又不敢看,忽然觉得眼前那个黑影再一次闪过!!

    “啊啊啊!”

    终于,女孩情绪崩溃了,连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都褪去,听见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啊啊啊啊——”

    就像敲在她心坎上,苏荷拼命开始尖叫。

    “别进来!别进来!别进来!”

    苏荷现在已经不能确定现在在门外敲门的是不是一个人了,紧紧抱着自己,整个人缩到被子里面,

    门口,男人听到这个声音,不满的皱眉,却停止了手里敲门的动作。

    “啊啊啊——”

    苏荷从惊恐中慢慢平息,尖叫声停,她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商景墨等待她情绪平稳,皱眉出声,

    “苏荷?”

    男人刚刚从家里回来,半路上下雨了,他懒得给管家打电话,是淋雨回来的。

    但是没有很狼狈,只有在下车的时候让西装上沾上了雨水,黑色高级私人定制的手工皮鞋上,也有一点水渍。

    苏荷不会知道,他这一出门,又一回来,匆匆一场雨的功夫,他失去了多少。

    父母,家庭,景遇。或者更多……

    苏荷在尖叫中慢慢愣住。

    这个声音……

    “商景墨?”

    “是我,”

    男人的声音,在夜色中低沉,反而愈发显得性感磁性神秘了起来,

    “我现在开门?”

    “我……”

    苏荷掐了自己一把,感觉不是梦。何况就算是梦,商景墨也不会伤害她吧……

    除非……是伪装成商景墨的妖精。

    “咔嗒,”门开了。

    苏荷这一秒还是吓得抖了一下,然后听到“啪”得一声,男人修长的手打开了卧室内的主灯。

    男人听到了她刚才的尖叫,听起来很惊恐,像是害怕极了,低声问,

    “怎么了?”

    “我……害怕。”

    “做噩梦了?”

    苏荷欲言又止,咬着自己的嘴唇,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可是我刚刚真的看到鬼了……”

    她看到黑影了,而且有两次。

    男人听了,扯唇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这世上哪有鬼。”

    说完,直接大手绕过去从后面抱住她的肩,他的手,隐隐约约传来力量和温度,让她一颗原本慌张急促的心一下子踏实安稳,

    “现在还怕么?”

    苏荷闭上眼睛,安稳了许多,平稳呼吸,摇了摇头。“不怕了。”

    可是过了几秒,苏荷才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

    “你不是今晚不回来的吗?”

    “你希望我今晚不回来?”

    苏荷撇嘴,“没有,是你妈妈说的。”

    听到这两个字,商景墨的脸色轻微沉了沉。

    苏荷能感觉到,空气里突如其来的安静,两个人就这么静了一会儿,苏荷才开口,“呃……我今天,是见过你妈妈了,”

    “她跟我说了。”

    “呃?”

    苏荷似乎有些意想不到。

    商景墨面不改色,开始脱起了自己身上还带着水汽的外套,

    外面下雨了,他是赶着雨来的,

    苏荷下意识看了一眼墙上的闹钟,已经是凌晨了,

    他淋雨了。

    “你……要洗澡吗?我去给你煮一点姜茶吧。”

    话说出来,苏荷自己都有点淡淡的吃惊。感觉自己自从和商景墨在一起以后,她就习惯性的像女儿一样享受爸爸的宠爱,好像……还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

    商景墨闻言也是微微一愣,没答应,只是皱眉说,

    “不,你睡。”

    苏荷这时已经从床上起来了,“没事,煮一下很快的,你也让我履行一下妻子的义务吧。”

    女孩说着起身走到床边,然而还没起来,手腕一下子就被拉了回去,

    “啊!——”

    苏荷吓了一跳,一个踉跄,低呼一声,整个人跌到男人的怀里,

    “喂,商景墨,你轻——”

    回头,只见商景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要履行妻子义务,可不是只有这一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