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章 领证结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年后,上城。

    初夏烈日炎炎的季节,一年的时间并不能让一个城市从外观上发生多大的改变,

    不过,这个月,上城却发生了一件全市轰动的事。

    那就是,上一任上城市市长,被双规了。

    人民检察院门口,

    庄严肃穆。宏伟的建筑宣誓着它在这个城市绝对的威严,

    厚厚的木门,里面正上演着一场全民关心的审判。

    木门之外,

    男人一身修长笔挺的身姿,

    “商先生。”

    郝特助一脸恭敬的走来,

    “距审判结束还有半个小时,您要不要先去车上等等?”

    “不必。”

    一年过去,男人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商景墨径直笔直地走到了室外,

    从公文包里拿出一盒烟。

    铁盒,看起来复古有质感,

    他“啪”的一声点燃,半个人都像笼罩在黑色的雾气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

    “美国那边有动静吗。”

    郝特助闻言微微怔了一秒,“您是说……苏二小姐?”

    商景墨吸了一口烟,不说废话。

    “据我所知……”

    “苏二小姐现在并不知情,昨天还在西餐厅里实习,工作到很晚。”

    商景墨依然沉默着,

    冷硬的线条没有一丝松动,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

    不知道过了多久,检察院门开了。

    有一些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商景墨回头,看到了隐约熟悉的几个身影……

    ……

    十分钟后,

    整个城市中心巨大银幕播放着一个新闻,

    “经查,上城市原副市长苏长河,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索取或收受财物。”

    “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索取或收受财物。”

    “违反生活纪律,道德败坏,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

    新闻出来的时候,整座城市似乎都在播报这一条消息。

    同时不同地,美国,

    苏荷正在餐厅里工作。

    她浑身很疲惫,正休息着要赶末班车准备回公寓,

    刚从餐厅里走出来,手机号码一个接着一个被打爆……

    ……

    第二天。

    机场。

    从来没有想过再次回到这里是因为这样的理由,

    这一天,距离她交流项目结束回国足足提前了一个月,

    苏荷前脚刚出境,触目就看到了一行她熟悉的人。

    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当然,最为瞩目的还是中间那个。

    女孩拉杆箱上的手捏紧了,

    几个男人正在和中间那个鹤立鸡群的俊美男人说话,刚好看到她出来,朝她这个方向指了指,

    男人听到了朝这里看了一眼,然后,高大颀长的身影笔直朝她走来,

    “商老师。”

    苏荷低下头。

    商景墨用最快的速度打量了她一圈,眼眶略微红肿,显然,是哭过了,

    “谁叫你回来的?”

    叫苏荷回国的并不是商景墨,

    甚至,他根本没有把这个信息传达给她,纯粹是因为他的人一直关注着她的动态,所以才会在机场第一时间拦截了她,

    苏荷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这一年,两个人偶尔也会见面,但所谓见面,也是一次比一次尴尬,

    “没有人叫我回来,”苏荷说,“是我听说我爸爸出事了,自己决定回来的。”

    “美国那边休学了?”

    苏荷低头。

    “……是。”

    显然,这个答案并不能让男人满意。

    商景墨看了她几秒,

    下一秒,牵起她的手——

    “喂,你干什么——”

    “跟我来。”

    男人说着就不容置喙把她拉了出去,

    苏荷一路反抗,等车子在一个地方停下,她浑身蓦然窜上来冷意!

    这里是……

    “下车。”

    苏荷看着民政局三个字彻底傻掉,

    “商老师……我可以问问,这是什么意思吗?”

    “你下车,我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敢下车啊!

    苏荷好无语,而旁边的男人已经解开安全带关上车门。

    ……

    烈日照射的一瞬,苏荷发丝飞扬,

    “商景墨——”

    男人在她开口之前打断了她,一字一顿的警告,

    “你现在是苏长河的私生女,全民追踪的对象,”

    “刚才在机场堵你的媒体就不下50家,你确定,要拒绝我的帮助?”

    苏荷听到他的话一下子吓得脊背都直了,

    “五十家?”

    “那为什么刚才我什么都没看到?”

    一旁的郝特助见她完全没觉悟,咳嗽一声,上前解释,

    “因为在您出来之前,商总都把那些人打发了。”

    “噢……”

    苏荷有些尴尬,所以,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你,我早就身为一个‘罪臣之女’到处被逮捕了?”

    商景墨冰冷的眸没有感情,

    “可以这么认为。”

    苏荷皱眉,

    “那您打算怎么帮我?”

    这里是民政局,她不认为,寻常男女会来这里谈事情,

    “嫁给我,”<追书帮手打,百度搜:追书帮>

    果然,商景墨这三个字,差点没把苏荷吓晕过去,

    “什……什么?”

    男人俊美无双的脸薄唇一张一合,

    “成为商太太,让大家没人敢为难你。”

    苏荷像石头一样在原地愣住了,

    “你是说……认真的?”

    苏荷十根手指都纠结在一起了,

    商景墨看她踌躇不前,冷笑一声,下了最后一剂猛药,

    “如果我告诉你,”

    “你爸这次被双规,跟宋韵和你姐姐有关,你还能坐视不管吗?”

    苏荷闻言双眸狠狠一震!

    “为……什么?什么意思?”

    什么叫跟宋韵和姐姐有关?

    “你不知道,这件事的导火索,就是从你身上查起的吗?”

    ……

    民政局,婚姻登记处。

    苏荷刚从飞机上下来,该带的证件基本都带齐,都在身上。因此办理起来非常顺利。

    登记办理的时候,苏荷的脸色全程苍白。

    等到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苏荷整个人感觉都很飘。

    只有手里那个红色的小本本,提醒着,她和商景墨这是真的结婚了……

    结婚了……

    她在自己21岁这年的时候,结婚了……

    车上。

    苏荷坐在后座上盯着红本本发呆,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商景墨开口,

    “你家的事,有我在,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但是有一件事,你要听我的。”

    苏荷回过神,“什么事?”

    “从明天起,回上城大学!”

    苏荷皱眉,“可是……我现在这个情况,还能回上大吗?”

    她现在不是人人讨打的过街老鼠吗?还能去学校吗?那不是找骂吗?

    男人冷笑,“反正你在学校也从没受欢迎过。”

    苏荷,“……”  

    “那……商老师,”

    想到这里,苏荷忽然又想到了什么,

    “您……以后……还在上大上课吗?”

    她最关心的是这个!

    现在他们结婚了,他总不能继续当她老师了吧!何况金融学也学完了,应该没什么机会了。

    可男人菲薄的唇只是给出一个音节,“嗯。”

    什么??

    “你还要继续在上大任教?!”苏荷现在的表情就像见了鬼一样恐怖。

    男人脸色一下阴沉下来,

    “苏荷,你什么意思?”

    “没有没有没有……”

    她立马否认,“没,没什么意思……”

    “就是您还在上大,我觉得特别好,特别荣幸,哈哈……您以后教什么课啊?我一定选额呵呵……”

    “下车。”

    哈?

    又下车?

    苏荷朝窗外看了一眼,

    这一次,不是民政局了,是商场。

    “老师,我们去商场干什么呀?”

    商景墨把车停下来,

    “你刚回上城,给你买点日用品。”

    “噢……”

    苏荷点头,看来,老师这是要带自己去逛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