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9章 你就是那个小哥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的眼睛情况不容乐观。

    她之前也没有得过眼睑炎,第一次发作,肯定相对严重。

    睡觉的时候提心吊胆,不敢辗转反侧。睁眼闭眼都会很痛,手机又不能看,一个人在床上就很无所事事。

    商景墨什么时候回来呢?

    女孩躺在床上发呆。窗帘半敞,柔和材质高级的窗帘布上,投影着楼下别墅游泳池反射上来幽幽摇曳好看的光芒。

    苏荷等了又等,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

    ……

    夜色酒吧。

    以她现在的状况,眼睛,还有身孕,她当然不会贸然去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

    到了酒吧以后,苏荷只是坐在车内给商景墨打电话。

    打了几遍没人接通,车子内气氛很沉寂。苏荷墨镜下的眼睛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几秒,然后让司机进酒吧看看,商景墨在哪。

    她一个人在车里等。

    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

    苏荷没有等到任何消息,就在她准备打电话给那个司机的时候,司机总算回电了。

    “喂?太太。”

    “商景墨在里面吗?”

    “在。”司机说着,似乎若有所思,沉默了两秒,

    “商总有些喝醉了,他让您先回去。”

    毕恭毕敬的嗓音,隔着无线电飘入女孩的耳膜。让她先回去么?那他自己什么时候回去呢?

    喝醉了么?

    “太太?”

    大概是沉默持续了太久,对面电话里传来询问式的语气。

    苏荷慢慢回神,“无妨,他让我回去,我回去就是了。你出来吧。”

    ……

    当司机遵从指令从夜色大门口出来的时候,却意外发现,车里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司机顿时心中警铃大作,赶紧跑回去冲入人群,生怕苏荷有个什么意外。

    ……

    二楼包厢,正门。

    左左右右立着将近五个身高统一,衣着统一的黑衣保镖。气场空前,层层把守着包厢里的人。

    这么高调的排场,放眼整个上城,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圈子了。

    苏荷戴着墨镜抱着双臂就这么在门口站了一会,没过几秒,包厢里的门从里面打开。

    “苏荷?”林权看到她,有微微的意外。本来要走的步子又返了回来。

    他一开始没认出她,因为酒喝的有点多,她又戴着墨镜。

    可是这么大晚上能来这里找人的,里面那几个除了商景墨,都是单身汉。

    所以,能有女人找上门的,那一定是商狐狸家的那个小猫咪小娇妻了。

    苏荷站在原地没有动,“商景墨在里面吗?”

    “呃……”林权摸了摸自己高挺的鼻子,“在……你找他有事?这么晚了,你眼睛这样了怎么还不休息?他不是叫司机送你回去?”

    一连串的问题,苏荷一个都没有回答。

    “我现在倒是没什么事,听说他喝多了,过来看看。他现在在里面吗?”

    大框墨镜下女孩的脸显得愈发像巴掌一样小,看不清情绪。“呃……他在是在,不过里面……”

    向来沉稳的男人第一次露出了类似慌张的情绪,苏荷看着他,缓缓道,

    “难道里面有女人么?”

    “不是……”

    过于迅速的否认,和过于迟到的解释,都是撒谎。

    苏荷现在心情愈发平静了,沉默两秒,然后直接拨开他的肩膀——

    “喂——”

    伴随男人阻止的呼喝,包厢门应声而开。

    一股浓烈的烟酒味扑鼻而来,苏荷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掩住口鼻,迎面而来就是坐在黑暗处的男人和女人。

    这个画面,苏荷永生难忘。

    苏荷像是被下了一道定身咒,站在原地,一动都不能动。

    商景墨闭着双眼高高在上的坐在沙发上,而沈曼妮,则是像水蛇一样攀附趴在他的胸口上。

    曾几何时,她也经常这样整夜整夜躺在他怀里共眠,

    转眼之间,眼睁睁看着他怀里换了人。却不知道她会这么不习惯。

    女孩的到来并没有给嘈杂的环境带来变化,男人依然闭着眼,女人也躺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苏荷背后的林权也是站在原地。

    就在他认为女孩下一秒就要抬脚走过去的时候,

    一只手,从后面扯住了她。

    林权这个时候有点尴尬,感受着包厢里骤然冷下来的气氛,道,

    “那个……小苏同学,你家商老师今天喝的有点多,他真的什么都没干!我保证!”

    苏荷没说话,她知道商景墨不是会出轨的性格,就算会,对象也不可能是现在躺在这里的沈曼妮。

    但不管怎么说,她作为一个孕妇,眼睛又很痛。一来就是看到这样的一幕,心情肯定不会好的。

    苏荷不说只言片语,深吸了一口气,朝商景墨所在方向走了过去。

    “诶——”

    林权看了想要阻拦,但是伸出去的手还没有捉住,女孩已经过去了。

    苏荷二话不说,墨镜下的眉眼如水墨画一样平淡。

    伸出一只手,面无表情地把趴在自己老公身上的女人拉到一边。

    “景墨。”

    女孩子温柔的声音,在嘈杂的音乐环境中显得格外有辨识度。

    苏荷就这么静静地蹲了下来,漂亮的手温柔拂过男人额前的发丝,因为眼睛带着墨镜,所以比平时格外多了一股沉稳安静的气场。

    没有闹脾气,也没有哭,这是林权完全意外的。

    他原本以为像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看到这样子的场面,就算不一哭二闹三上吊,也一定会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然而她只是就这样云淡风轻的把“小三”挪到一边,然后又无比平静地像现在这样蹲在他旁边,温柔道,“景墨,醒醒。”

    商景墨不知道是心电感应,还是真的是苏荷叫醒了他。男人慢慢的睁开双眼,昏暗的视线范围,一双冷峻的眼睛又黑又亮。

    视线慢慢落在苏荷的脸上,静了一秒,大概是意外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来了?”

    苏荷不吵也不闹,摸了摸他脸颊,笑笑道,

    “我一个人在家闲得无聊嘛,来接你。”

    男人现在也不知道酒意是醒了还是没醒,看样子是看不出来他有一点醉意的。但是如若来看他日常凌厉,此时敛去了冰冷,甚至笼罩着一些柔和和朦胧的双眼,就能看出,他现在的确是喝过酒了。

    “来,起来。”

    苏荷起身准备把他扶起来,谁知还没站稳,腰后被一个温热的大掌一拖——

    苏荷没站稳向前一踉跄,小白鞋向前一步,半个人斜斜向商景墨靠去——

    “呜……”

    唇被吻住,手脚也被固定住。苏荷整个人开始挣扎不安,

    男人安稳不动,从容的把她搂在怀里,一个反转,把她牢牢的困在了沙发还有自己结实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胸膛之间。

    “你……”

    苏荷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知道商景墨时不时会发情,但也不至于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吧?

    包厢里少说也有十个人,而沈曼妮也就躺在他们沙发旁边而已。

    “你,你放开我……”

    苏荷奋力挣扎,而男人只是更加用力地啃噬她的唇角。抚摸着她发丝的手掌一路温柔向下,

    沿着她突起的脊梁骨,推着她腰部,最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串异常璀璨闪耀的东西。

    苏荷其实没看清楚那是什么,只觉得意乱情迷中,脖子一凉。

    冰凉的触感和男人粗糙烫热的手指给了她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苏荷脖子瑟缩了一下,觉得整个脖子后面的皮肤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随之男人的大手就离开了她的脖子,双手扳住她的肩。

    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深邃的眼神看着她,

    “喜欢么?”

    “呃?”

    苏荷反应不过来,男人眸光沉静如水,声音却低沉地跟午夜黑暗的山坳,

    “我答应过你,”

    “会给你更漂亮,更贵的。”

    苏荷整个人都呆滞了。

    他刚才……说什么?

    多年前阁楼上的女孩和少年,画面一闪而过。那隐藏在记忆深处,一直小心珍藏,许多年都不舍得忘记的一段年幼时的对话一下子像电光火石一样被激发唤醒。

    很多时候她都不敢确定到底是真的有那么一个像天使一样的小哥哥了,整个世界仿佛都失去了声音,她就这么看着商景墨,浑身开始发冷,颤抖了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

    男人这次竟然微微地笑了。

    这个笑容温柔清贵,属于他的收敛倨傲,苏荷从来不知道他笑起来可以这么迷人,连心神都为之荡漾了起来。

    菲薄的唇勾起,修长的手抚摸她头顶,

    “忘了,嗯?”

    “我……我……你……”

    苏荷重新开口好几次,都没能成功组成完整的语句。

    “你,你是……”

    “嗯,虽然晚了点,但是我娶你了,你还会生气么?”

    苏荷的眼泪就这样从纤长浓密的睫毛根部滑了下来。

    一滴一滴,

    汇聚在线条优美的腮帮子上,

    然后沿着尖细的下巴滴了下来,越滴越快。

    他说,他是……

    他居然是……

    苏荷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

    她等了那么多年的人,真的就是商景墨?

    原来,过去了这么久,他也没有忘记对她的承诺!

    包厢里的人对现在沙发上相拥的男女当然不知所以,但是一旁的林权,他知道这些年商景墨这么多年单身,都是为了等苏荷,

    苏荷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啪嗒掉在脖子上鸽子蛋大的钻石上,荡漾开水花,晶莹剔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