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1章 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貌合神离。

    这四个字出来,沈曼妮自己都觉得好卑微。

    然而,男人依然还是毫无情绪地把她的手给用力推开了。

    商景墨挺阔的步伐抬起向前,可是就是一瞬,高大的身影骤然轻轻一晃——

    似乎是头疼又或者是窒闷的感觉,

    男人俊美的眉宇皱了起来,脚下的步伐略显晃荡,沈曼妮看了,神色立马变得探究,

    “景墨,你怎么了?”

    “滚!”面对男人近乎恶劣的态度,沈曼妮依然没有一点退却。

    不退反进拉着他的手,“景墨,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要不要叫医生来?你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燥热,像挥之不去的毒蛇一样,从身体渐渐向上蔓延。

    紧紧,用力缠绕住他的呼吸道,让他不能喘气。

    “砰!”沈曼妮纤细的身子很快就被甩开了,这时,男人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恐怖的地步。

    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来,他这是被下药了。

    可是他从进来以后什么东西都没有入口,唯一无孔不入的,那就是空气。

    气体迷幻药。

    男人薄唇紧抿,失去意识之前,最快速度用手机联系了自己的保镖。随后,阴暗面转过去看向沈曼妮,

    “沈曼妮,你想死?”

    “景墨……”

    他看见她完全没有一丝真情实感的担忧的神色。终于,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

    商景墨是在铺天盖地的闪光灯中被吵醒的。

    素日目空一切,空荡无人的奢华国金中心,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就挤满了人。

    书名已换后续更新请移步:http://www.zhuishubang.com/3230/   

    哪怕他早已布置好的保镖已经竭力在门口堵住阻拦,却依然不能阻止数量不断爆炸的记者纷纷源源不断往这里挤。

    确实是有半个小时过去了。

    外界铺天盖地都是他和沈曼妮的新闻。

    男人醒来,冷电一样的目光从门口一张张疯狂的脸上疾速扫过,第一时间笔直的站起,阴沉得宛如午夜黝海。

    “这里的保安死了,你们也死了是么?”

    低沉的语音,引得几个背对着他的保镖吓得全部抖了一抖。

    这句话,对的是那些赶不走人的商景墨的保镖,几个保镖听了,立刻吓得不行,他们加大力度和速度开始清人,

    小小的办公场所都能被人包围,无非是有人故意下命令,就是要让记者进来。

    然而故意想要制造绯闻的,多半就是沈曼妮本人,

    不过沈曼妮现在已经不见了。商景墨的脸色阴沉得有些可怕,没有人知道他接下来想要干什么,但是大概所有人都知道,他不会心慈手软。

    书名已换后续更新请移步:http://www.zhuishubang.com/3230/ 或站内搜:总裁先生跟我走  

    男人的声音低沉着,“十分钟解决这里,然后去景荷,备车。”

    ……

    景荷别墅。

    苏荷刚从医院回来,

    说巧不巧,平时不怎么看电视的她,偏偏一到家就打开了电视。

    女孩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一会儿,很浅很浅的睡眠醒过来,刚好就听见熟悉的名字,熟悉的声音。

    “虽然我们是景墨长辈,但是他的私事,父母一般不插手,”

    电视里,郑素园一身高贵的天鹅绒黑,她的手边旁边放着一个顶级限量版,要价高到恐怖的鳄鱼皮包包,她的脸上是端庄而官方的笑,但是那笑却让人有些寒冷,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景墨和曼妮,确实有婚约。”

    “所以,发生今天的事,我们倒不是特别意外。也请各位媒体朋友坦然面对,毕竟现在这个社会,这样的小事实在称不上是什么话题……”

    郑素园这番话,言外之意,就是商景墨和沈曼妮应该是在一起的。所以被拍到这样的状况,也是正常。

    苏荷没看电视,所以不知道她口中的“这样的事”到底是什么事,

    女孩光是躺在床上听着声音听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从沙发上坐起来,

    书名已换后续更新请移步:http://www.zhuishubang.com/3230/ 或站内搜:总裁先生跟我走

    她第一反应是打开手机看,不过手机上内容还没看清,“咔———”开门的声音已经响了,

    苏荷慢慢抬头,

    开门而进的男人,她看着他,红唇抿了抿,把手机放到一边,“今天怎么这个点就回来了?”

    男人看了一眼她身下的沙发,又看了一眼她头顶略显凌乱的发丝,以及睡意还未完全消散的双眼,喉结快速的上下滑了滑,喉头一股燥热。

    最后,他看到已经开始播放别的新闻的电视,沉着冷静,面不改色,

    “在睡午觉?”

    “嗯。”

    “上午去医院了?”

    “哦,是的。”苏荷如实说。也没有惊奇。

    商景墨保镖那么多,知道她在医院也没什么稀奇的。

    “我刚刚睡觉没听到新闻……不过好像看到你妈妈在电视上做声明,是出什么事了吗?”

    苏荷确实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因此问起来,也是全然不在意。

    男人看着女孩纯真的双眼,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幽暗的眸沉静深邃,但是深处却仿佛燃着一丛炙热的火。

    书名已换后续更新请移步:http://www.zhuishubang.com/3230/ 或站内搜:总裁先生跟我走

    “嗯。”

    苏荷抿唇,“什么……事?”

    “不好的事。”

    苏荷,“……”

    “不好……是有多不好?”

    女孩试探、小心翼翼,外加有一些探究,“难道……是你决定放弃我,回景遇,娶沈曼妮了吗?……”

    苏荷问出来,心就感觉被刺痛了一下,虽然她觉得商景墨不会做这样的事,可这一切也只是她哪怕只是随便想想,都让人觉得很心痛。

    女孩慢慢低下了头。

    垂下黑色的头发,遮挡住苍白的脸颊。

    “你是这么想的?”男人原本抚摸她鬓角的动作微微停顿,唇角扯了个弧度,勾勒出几分嘲弄,

    “在你眼里,你的男人就这么没用?”

    女孩心里因为那句“你的男人”咯噔了一下。

    苏荷翘起嘴巴,看起来有点委屈,“我哪里有说是你没用。明明是我没用……因为我没用,所以没有价值也没有自信可以让你放弃那么多啊……”

    “别胡思乱想了。”她的言语还在继续,却被男人直接打断了。商景墨没有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上前两步,直接把她原地抱起来,

    是公主抱那样的横抱,苏荷吓得两只手赶紧抱住他脖子。

    大概是再也按耐不住,刚才吸入了那样的气体,现在身体山下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渴望。

    “你你你,你干嘛?”

    “今天去检查了,结果怎样?”男人云淡风轻地问。

    女孩皱眉,一只手用力勾着他脖子,另一只手戳戳他胸口,“你还没有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妈妈干嘛突然在媒体面前说你和沈曼妮有婚约?”

    “先说我们孩子的事。”

    “不,你先说。”

    “苏荷?”

    书名已换后续更新请移步:http://www.zhuishubang.com/3230/ 或站内搜:总裁先生跟我走

    低沉的嗓音,夹杂一点质问。

    苏荷面对这样的商景墨,一下子就软了,“好嘛……孩子没什么事,很健康。就是我的妊娠反应医生说好像比别人强烈一些……不过应该再过段时间就好了……现在你能说到底出什么事了吧?”

    “嗯。”苏荷抱着他的脖子,而他现在已经把她抱进了阳台舒适的贵妃椅上,看起来大概是想跟她一起晒晒太阳那么简单。

    “什么事,是不是你做对不起我的事了?”

    女孩一边被放到沙发上,一边抬起头来看他的脸。

    盛夏光年熹微,他可以看到娇艳如花儿的脸蛋上,一双漂亮标准的眼睛里熠熠闪烁着琥珀色的光芒,

    分外诱人。

    “没有。”男人的嗓音哑透了。

    “那你告诉我出什么事了?”苏荷盘着腿看他。

    商景墨没有坐,把她放置好,就笔直地站起来了。

    “无非就是一些无聊的人造谣生事,你要是真想知道,就自己上网去搜。”

    书名已换后续更新请移步:http://www.zhuishubang.com/3230/ 或站内搜:总裁先生跟我走

    其实,商景墨早就让人把那些网上的东西给抹去了。所以就算搜,也搜不到什么。

    苏荷不满意的抿嘴,

    “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网上现在肯定搜不到了。能让你妈站出来给你洗白,肯定不是什么小事。说,你是不是和沈曼妮干了什么坏事结果被媒体拍到了??”

    书名已换后续更新请移步:http://www.zhuishubang.com/3230/ 或站内搜:总裁先生跟我走

    她能想到这一点,男人倒是有些意外。人家一孕傻三年,这丫头居然脑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悄咪咪竟然变得灵光起来了。

    “嗯,我的确打算对你做一些坏事,你……要拍下来么?”

    说着,苏荷觉得脑子里的一根弦嘣的一下就断了。

    男人湿热的唇就朝着她白皙的腮帮子落了下来。苏荷立马伸出两只拳头推拒,然而全都被男人反剪,

    “商景墨,不要逃避话题!”看他这样儿,苏荷觉得自己这次多半是猜中了!

    他肯定是被拍到了!

    “啪!”

    “变态啊!”

    伴随着女人尖锐的呼叫,男人一把拍在她屁股上,“啪!”

    “啊!”

    书名已换后续更新请移步:http://www.zhuishubang.com/3230/ 或站内搜:总裁先生跟我走

    “我背着你干坏事,嗯?”

    “商景墨,你放开我!”

    苏荷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耻辱极了。可是这个可恨的男人完全没有放过她,

    一只手穿过她膝盖下面按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再一次“啪”打在她屁股上!

    “背着干你生气,不就是想对着干么,嗯?”

    苏荷现在觉得自己快疯了。

    男人低沉的,带着烫热气息的话语,还有一下一下带着耻辱的拍打落在她身上,让她整个大脑都像断了路的电线,

    只是他们现在依然什么都不能做,商景墨从国金中心醒来开始,就一直压抑着内心的燥火。

    一回到景荷别墅,有意无意都是在磨蹭她。现在此情此景,更是难以控制欲。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