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章 商景墨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见秦声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眉皱着,

    “苏荷,你还疼吗?”

    你还疼吗。

    苏荷咬牙没有回答,

    她该怎么回答?

    说不疼,那是真的疼,可是说疼,是不是他们都会觉得她是碰瓷的?

    可是下一句话,说出来,才是让她真正的绝望!

    “不然,我带你去医务室吧……”

    “秦同学是出不起医药费还是赔不起车费?出了车祸,居然想把人往医务室送?”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带着怒火在身后响起!

    苏荷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击中了!

    果然,下一秒,商景墨就径直走过来小心翼翼把她从地上抱起,低声询问,“没事?”

    苏荷咬紧牙齿,那个脸色苍白的,商景墨看得俊眉紧皱!

    “老师……”苏荷艰难开口,

    商景墨把她抱起来,动作非常非常的温柔,就像把她当作瓷娃娃一样!

    苏荷一下子眼泪夺眶而出,

    秦声都没有保护她,可商景墨连事情经过都没问,直接就偏袒她!

    男人眼神落到富二代的身上的时候,富二代吓得直哆嗦!

    “你你你,你是谁?你干嘛这么看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郝特助。”

    刚才男人办事时见面的助理走出来,“商总,”

    “调监控,联系警察局,通知家长。”

    特别简单的三个短句,

    对面那人脸色青变白,白变黑,一下子气焰都被浇灭了!

    “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爸可是……”

    “这位同学,随我来。”

    郝特助跟着商景墨做事这么多年,他可了解上司的性子。

    才不管他爸是李刚还是赵刚,话都懒得听,直接要绑人。

    “我不要!我不听!我没有撞她!有本事你们报警让警察抓我别私自抓我!!!报警你们要赔我汽车修理费!!”

    富二代狗急跳墙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了,

    而商景墨抱着似乎没有重量的女人,扯唇勾出一个万分讽刺的笑意,

    “郝特助,钱给他,找个地方把车砸了!”

    说完,也不管富二代愣在原地有多震惊,

    都没看一旁瞠目结舌的秦声,抱着怀里同样诧异的苏荷,就像抱着一个珍宝,朝车上走去——

    “等等——”

    这次开口的,不是富二代,也不是苏荷,

    是背后的男孩,

    秦声的拳头捏紧了,

    烈日下,不知道为什么,

    面对商景墨刚才的处理方式,他真的觉得自己好幼稚!

    “商老师……我跟你们一起去医院吧!”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一点他心里的负担。

    毕竟,他刚才还因为害怕负责,说出让苏荷去医务室看看就算了的那种话。

    比较起来,他真的不怎么男人。

    “不必。”

    商景墨冷笑,

    男人的声音冷极了,“秦同学是事故目击者,如果怕惹麻烦,就不要参与。”

    言外之意,就是既然这么胆小怕事,就别假仁假义了。

    秦声这下脸色彻底惨白!

    他看着男人抱着女孩毅然决然离开的背影,一瞬间,他明白,自己不仅永远失去了苏荷……

    而且,他输了。

    在商景墨面前,他不堪一击!

    ……

    医院。

    苏荷脸色惨白的躺在病床上,

    她唇色更加苍白,整个人虚弱的就像一张纸。

    商景墨看着这样的她,别提多心疼了,

    “很痛?”

    苏荷摇头,“没什么大事的,老师,车子没有撞到我,就是承受了一点冲击力。”

    “等检查出来再说。”

    商景墨话音落下,刚好,医生就敲门叫他去听结果了。

    商景墨推门出去,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开始跟他说苏荷现在的身体状况。

    一段话听下来,大概意思就是,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也要好好休养,另外,近期不能做剧烈运动,

    “其余没事?”

    “检查来看,没有什么事,不过……”

    “说。”男人听到这个“不过”,脸色又沉了。

    医生说,“身体上是没什么大碍,但从血压来看,病人似乎反应有些过激了?”

    “看样子,病人心理非常的恐惧,或许是因为小时候可能有类似的车祸心理阴影……不过这些也都是猜测,近期关注一下她的精神状态就是。”

    商景墨一一听下了。

    ……

    等再开门的时候,窗外已是黄昏,

    病床上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男人下意识手里的动静轻了很多,

    吩咐助理拿了文件在病房里审阅,

    天色暗了,他点了一盏昏黄的落地灯,病房内安静的不像话。

    ……

    苏荷做了一个梦。

    梦里,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一个小女孩穿着校服,背着双肩包,头发梳成两个马尾辫,放学后刚好从小学里走出来,

    那是苏荷9岁那年,

    区别于正牌千金苏丽每天专车接送,苏荷,从小只能自己步行上学,

    她从七岁开始就学会了自己上学,放学,包括一个人过马路,

    这一天,黄昏昏暗。

    苏荷一个人在认认真真过马路,忽然就有一辆大车朝她开了过来!

    明明是红灯那个大车也没有减速的意思,苏荷看着冲过来的大车,整个人都傻掉了,

    九岁小女孩尖叫背着书包狂奔,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脱离危险的时候,谁知道那个卡车换了个方向,继续朝她撞来!

    “啊啊啊!!!”

    那是人性本能最原始的恐惧,

    苏荷那天以为自己就要死了,谁知道就在死亡降临的前一秒,一个身影,忽然把她抱进了怀里——

    ……

    “啊!!”

    苏荷是在尖叫中把自己吓醒的,

    醒来整个人浑身都是冷汗,

    她寒战不止,商景墨第一时间阔步沉眉走过来,

    “做噩梦了?”

    苏荷一把拉住男人的手,

    “有、有人,要杀我……”

    男人这下眉头皱的更深,

    “老师,有人要杀我,我好怕……”

    女孩浑身都是冷汗,失去力气一般的向前倒去,

    男人一把扶住她,苏荷就顺势坐在床上抱着男人的腰……

    落地灯昏暗的光线,把整个房间里的气氛拉的静谧而唯美,

    现在的场景,就是男人站在床边,女人坐在床上,巴掌大的小脸贴着……

    嗯,他的某个部位。

    男人俊美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起来。”嗓音有些沙哑,似乎在克制着些什么。

    苏荷摇头,“不,不,老师,你让我抱抱……抱抱就好……”

    那是压抑在她记忆深处的恐惧,今天,车祸噩梦重演,她不可能不怕。

    商景墨这下体内的燥火越来越烈,

    没有哪个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在那个地方反复摩擦,还能心如止水的。

    该死的,他居然现在就想把她办了。

    “苏荷,”

    男人用一根手指戳着她的脑门,把她不断在自己腿间摩擦的脸蛋戳开,

    “你不拿我当个男人,是么?”

    苏荷这才看到男人笔直黑色西装裤戳起来的“小帐篷”。一下子脸通红!

    “老,老师……对不起……”

    她实在是考虑不周……

    “还是说……”

    商景墨略冷的笑了一声,

    “一年没有过男人……想,了?”

    “!!”

    苏荷听到这俩字简直炸裂,“你在说什么,你……”

    “不然你见过哪个正常女人抱着男人的那个东西磨来蹭去?”

    “商景墨!”

    苏荷脸唰的通红,

    一年前,和这个男人的亲密,一下子潮水一样回归她的脑海……

    就这么一下冲淡了她的车祸的恐惧。

    暗色中,苏荷两只手撑着床,

    正当她出神,忽然就看到昏暗光线中男人开始解开胸口的三粒纽扣!

    苏荷瞬间警铃大作,

    “商景墨,你这是干什么?”

    “睡觉。”

    睡觉?

    苏荷犹如惊弓之鸟,“睡觉?”

    “这里是医院,你回银滩吧,你睡不惯医院的……”

    苏荷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她一边躲,就看到男人单膝已经到床上来!

    狩猎者一样的眼睛盯着她,低沉的笑了,

    “——但我睡得惯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