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3章 我怎么欺负你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她故意露出来给沈曼妮看?

    “我……!”

    “你?”男人浅笑。

    “我……”

    女孩脸现在已经红透了,

    苏荷小小的脸蛋全都是被人戳穿后的窘迫,

    丫的,居然被他发现了!

    女孩觉得好丢脸,可是说又说不过他,

    最后只能赌气,两袖子一捞,小胳膊一伸,

    “你这是干嘛,你自己弄出来的东西,难道别人还不能看了吗?”

    “你还没说你上午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缺德事呢,说,你是不是跟沈曼妮搞到一起了,所以吻痕也不能给她看?”

    蛮不讲理,她自己都要佩服她自己了。

    男人看着她故意弄出来装腔作势的样子,眸子眯起来,透露出危险的气息,

    “苏荷,你刚才没被教训够,还不够累,是不是?”

    苏荷,“……”

    当她什么都没说!

    女孩抿着嘴,赶紧默默转身溜溜球。商景墨的体力,她可领教过。她可不想拿鸡蛋撞石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苏荷叶开始习惯肚子里这个孩子了,

    谈恋爱总是这样,自然而然的就跟对方腻在一起,把自己的生活,过成对方的生活,

    几年后她偶尔也会回想起这段岁月,那时,她不再像这个时候这么年少纯粹,但是,她仍觉得这短短一两年最初的伊始,是她再也回不去,也忘不了的甜蜜的时光。

    且这些甜蜜,只有这个年纪,这个心境,才会有的错觉——

    所以大概只算是她年少无知的甜蜜。

    那时她只知道,自己爱这个男人。能跟他在一起一分一秒都是甜蜜而满足的,

    他也爱她,除去他的性格有时候会显得有些淡漠和沉默——但这也不是他的错。在体贴周到方面,他甚至比很多男朋友都要无微不至,

    只要她想让他做到的,他全部都能做到。

    有些她想不到让他去做的,他也都会超出她预期去做到。

    第一时间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从不会让她感到分毫自己被冷落,或者被放弃的那种不安全感。

    对——安全感。

    这是对于一个从小缺少父爱母爱的私生女来说,最需要的东西。

    她要的不多,他给的更多,因此在一起的时光,和谐得不可思议。

    唯一不和谐的地方,也就是他偶尔会像个长辈一样教训她,而一般情况下她也不会反驳。

    因为大部分的时候,他都是对的。

    也都是为她好。

    赫西有时候说,虽然他们只差了不到十岁,但谈恋爱模式,有时候真的跟老师和学生一样,差了整整不止一轮。

    苏荷是个正常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但商景墨成熟的就像老夫老妻。

    苏荷坐在阳台上看着渐渐凋零的荷花会出神很久。

    他从没说过他喜欢自己什么。她也不想自虐的给自己回忆沈曼妮说的那些话,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不知道是怀孕了情绪更敏感,还是这个男人有时候表现出来的实在太滴水不漏,除了两个人在亲密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那些疯狂,失控,让她如此真实的感受到他是真的爱着她以外……

    其他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

    但若是说有所图谋……

    她又有什么可以让他图谋的呢?

    暑假慢慢步入了中期,也就是天气最热的时候。

    期间有一天,苏长河给她打了电话。

    “小荷。”

    不知道是父女连心还是什么,苏荷这次没有咄咄逼人,只是平静,

    “嗯。”

    “听说……你快要和商景墨办婚礼了?”

    女孩捏着手机沉默两秒,

    然后还是给出一个音节,“嗯。”

    “爸……恐怕不能去你的婚礼了,但我会把礼物叫人转交给你的……小荷,祝你幸福。”

    听着他的语气,苏荷觉得有些奇怪,不自觉皱眉,

    “礼物不用送了,谢谢。”

    “小荷……“

    “爸爸最近身体不大好……大概是以前做了不好的事,会短命吧……爸爸希望活着的时候能看见你高高兴兴的嫁人……嫁给我放心的人,爸爸知道,一直以来亏欠你最多。”

    苏荷咬着唇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她等了好多年。

    等了好多好多年,才终于听到他承认,他做错了。

    苏荷咬牙:“你突然说这些干什么?日子不是还很长么,还是说那边照顾你不到位么?”

    “不是的,”苏长河摇头,电话里的语气,又威严又慈祥,“商景墨,他对你好吗?”

    苏荷毫不犹豫,“很好啊。”

    这个答案她发自内心,也底气十足。

    “对你好就好……小荷,你也要对你自己好一点。”

    对……自己好一点?

    苏荷觉得今天的苏长河似乎好奇怪,是因为他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吗?

    哪怕是恨过的,也没有什么特别深刻感情的那种亲人,但血缘里本能的担心还是无从掩饰,

    “那边有派人给你定期检查身体吗?医生怎么说的?”

    “没什么,医生来来去去说的不都是这些么。”

    苏荷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淡漠,她似乎做不到。

    要撒娇,她又觉得师出无名。

    最后,挂了电话,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愣了很久,才转而去了商景墨在别墅里所在的书房。

    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好听,“进。”

    苏荷推门进去,看到书房里正在工作的男人。见她进来,他便停止了敲击键盘的手指,

    “有事么?”

    苏荷皱皱眉,“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他撩了撩嘴唇,“嗯,可以。”

    苏荷走过去在他桌前的沙发坐下来,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也不说话,看起来有些低落。

    商景墨看了她两秒,然后朝她伸手,

    “你,过来。”

    苏荷眼睛眨了眨,“过来干嘛?”

    女孩子刚走过去,男人的手指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

    苏荷整个人被他拉过去,然后顺势被他带到怀里,苏荷顺势就坐到了他的腿上,女孩一只手自然而然就搭上了男人的脖子,两只手臂圈着他。

    “你爸跟你说什么了,情绪这么低落。”

    女孩把自己的头靠在他肩膀上,闻着他身上独特的男性香气,

    女孩黑色长而直的发丝落在他干净的衬衫上,美丽而清纯。

    商景墨声线平静如水,“他骂你了?”

    苏荷没回答,只是抱着他。

    大概是因为她这样的反应不满,男人皱了皱眉,挑起她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

    “说话。”

    “没有,他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快办婚礼了,要送我礼物。”

    “嗯,然后呢。”

    苏荷抬头看着他,“然后他说希望我幸福,要看着我高高兴兴的嫁人。”

    男人也不意外,“嗯,那你难过什么?”

    苏荷也没直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自言自语的一般道,

    “他说他知道他一直亏欠我最多……但是你知道,我想要的也不是他来道歉认错。他亏欠我的,也不是一句话能一笔勾销。”

    她靠在她的肩膀里,所以看不到他现在的脸色,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看不见他此时眸底的晦暗,只听见他平静的说,

    “可你还是觉得难受,辛酸,不知如何是好,不是么?”

    苏荷只觉得头越来越痛。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他最近有点奇怪,可能是身体不太好。”

    相比她的颓靡,男人只是淡定自如伸手掐了掐她的脸蛋,

    看.首.发.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年纪大了,身体当然会有一些小毛病。现在他在监狱里,有些消息当然不能很灵通的告诉你。”

    苏荷抬起头,紧张的看着他,“只是小毛病吗?”

    男人眸低着,看着怀里的女人,对自己满满都是信赖。

    “嗯。”

    “你爸爸的身体有部队专门的医疗团队照顾,虽然现在监狱不比其他,但再怎么说也是政坛上影响深远的人物。”

    “好吧……”

    他说的话,苏荷一直都很相信。

    就这样被他抱在怀里,方才脑子里胡思乱想的东西也少了很多。

    书房里一片的静谧中,不知什么时候温度高了起来。苏荷靠在男人的怀里,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还问我……你对我好不好。”

    男人面不改色,骨节分明的手指慢慢插入她蓬松柔软的长发中,不同的颜色交错出别样的暧昧感,

    “你怎么说?”

    “我说你对我挺好的。”

    “除了……”

    “除了什么?”

    “除了偶尔你也会欺负我。”

    “欺负?”商景墨听到这个词,觉得新鲜,“我欺负你了?”

    “是的。”

    男人含笑捏着她的下巴,热气拂在她脸蛋上,盯着她红润的嘴唇,挪不开视线,

    “怎么欺负的?”

    “你还说!”

    商景墨再怎么欺负她,也都是同样的事情,同样的方式——

    在床上。

    男人深色的瞳孔里暗含着一团幽火,静谧地瞧着她,唇角勾着笑,

    “那叫欺负?那是疼爱你。”

    “商景墨!”

    苏荷崩溃的尖叫,“你在说什么!”

    “耍赖?”

    男人笑,“下次要不我录下来给你听听你自己是怎么说的?”

    ………………。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