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5章 怎么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泪不可能激起这样的亡命之徒的同情心,反而还更加让他觉得烦躁。

    苏荷知道流泪是没用的,可是她现在只想哭,

    原本,她是舒舒服服的跟着商景墨一起享受日子,可冷不丁被这个疯子盯上,她现在被困在这个鸡不下蛋鸟不拉屎的地方。

    “你到底要干什么!”苏荷尖叫。

    “放心,不会要你的命——”

    男人说着,“噗嗤”一声打开瓶子,

    “我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其他的,你跟我说什么都没用——”

    “呜——”

    黑暗中苏荷就觉得一股辛辣呛鼻的气息扑面而来,她快被臭得眼泪横流。

    难闻的液体一下子被灌进口腔中,女孩恶心的快要吐了,高浓度酒精,却不知道是不是酒的东西咕咚咚往她肚子里灌。

    女孩疯狂挣扎起来,

    “疯子!……你……唔……不……”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有害液体,但光凭这味道,显然她就已经受不了了。

    这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忍受的难喝,

    苏荷在挣扎中很多液体从她嘴边流了出来,那少年一个生气,直接死死扣住她的嘴巴往里灌。

    苏荷到后面就是一边被灌一边吐。

    比起肉体上的折磨,更难受的,是精神上深深的畏惧。

    ……

    另一边。

    苏荷一刻没有消息,商景墨久一刻不停地寻找着她的下落。

    能在上城把人带离他视线一个多小时以外,可见,对面也是有几分实力。

    女孩失踪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传开了。

    没有惊动媒体,但是商家,沈家,甚至另外几个上流社会的大家族,都略有耳闻。

    上流社会盛传的说法是,商家为了铲除这个他们不满意的儿媳妇,故意要杀人灭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出了这样的事件,景遇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从商景墨辞职ceo开始,景遇的股票就已经有回落,

    后来爆出沈曼妮和商景墨在国金中心的“丑闻”,股票更是一落再落。

    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无疑是雪上加霜。

    商家别墅。

    “不行!”

    女人站起来激烈地反对,因为情绪激动,胸口剧烈起伏,

    “不可以!景墨不能娶那样的女孩!商家也经不起这种绯闻!”

    郑素园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商伟坐在原地皱着眉,拧出的一个“川”字映起深深的沟壑,

    “经不起这样的绯闻,难道就经得起那些狗仔说我们商家为了拆散儿子杀人灭口?!”

    商伟的声音饱含怒火,吓得郑素园整个人的愣在原地。

    她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他发火了,女人一阵阵的失神。

    “可是难道就因为这个要跟整个社会承认那个女人是我们商家的儿媳妇吗?!”

    商伟为了要澄清人不是他们绑走的,要公开宣布他们已经承认了苏荷和商景墨的关系,

    可是郑素园又不想承认苏荷,所以不让他这么做。

    可是现在不这么做,全世界都会以为是他们两个绑走了苏荷。

    这件事商景墨也没有出面。

    “要不……让景墨跟媒体去说说?”

    “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他爸妈,他总不会任由媒体抹黑我们吧??”

    只要商景墨开口,苏荷被绑架跟商伟郑素园都没关系。那么估计也没有什么好事之人会再胡说。

    但是商伟的脸色依然没有任何缓和。

    “对于他而言,这是一个再好不过让我们被迫接受苏荷存在的机会,你觉得他会帮我们说?”

    ……

    商伟的猜测果没有错。

    以商景墨总揽大局的性格,不可能不知道父母那边应对的压力。

    但是他依然没有做任何申明或者澄清,所有精力都放在寻找苏荷上。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一点点过去了。

    在他不知道的角落,苏荷整个人已经陷入了一种近乎狼狈落魄的状态。

    黑暗中,迷迷糊糊,女孩就觉得自己被灌进去很多辛辣的液体。

    她整个胃被烧了一样难受,想吐,也确实吐了。吐到后来,都不知道吐出来的是自己肚子里的东西,还是被灌进去没喝进去的东西。

    难受得连话都说不出。

    苏荷奄奄的躺着,那种浑身无力眩晕的感觉,不是语言所能描述。

    她所能做的一切,就是紧紧的抱住自己。

    她知道商景墨一定会来救她的,但她不能确定的是,她能不能确保在他来之前都能安然无恙。

    尤其是宝宝。

    苏荷一直连续在被灌酒。

    到后来,她吐得眼泪都混合在一起。

    她原本以为这个人会一直折磨她,折磨她到死为止。可是事实却是他在看她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就离开了。

    苏荷一个人被遗弃在这个没有光空气窒闷的地方,

    很多个瞬间,她都觉得不需要有人来折磨她,她都可以被闷死了。然而终于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一直昏暗的空间里,终于投射进来一束光。

    女孩第一反应是肯定又是折磨她的人来了,所以第一反应是想要躲避。

    不过,隐隐约约她好像听到了警车的声音。这让她心里产生了一些不一样,

    然后就是男人黑色的皮鞋映入眼帘,尽管这个皮鞋影已经很模糊,她却依然能分辨出来。

    “商景……”

    来的人是商景墨。

    男人二话不说,把她从地上抱起。

    像是对待多么珍贵易碎的宝物一样仔细、小心。只是那张俊美的脸,却因为多天的担心显得有些憔悴疲惫。脸色此时也是阴沉到可怕。

    ……

    医院。

    苏荷现在的情况,当然是第一时间送去抢救的。

    女孩一被抱起来,其实就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听到病房里商景墨和别人讲话的声音了。

    “嗯,丢进监狱里去。”

    “那你准备在监狱里怎么收拾他?”

    “弄死。”

    死。

    苏荷脊背一下子凉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床上的女人微妙的反应影响到了二位,商景墨第一时间回过头,看着她,

    “醒了?”

    苏荷难受的要命。

    胃也痛,头也痛。

    商景墨一看到她痛苦的神情,立马叫来了医生。

    医生很快给她做了个全面检查。

    检查完毕,医生摘下口罩,毕恭毕敬的对他说,

    “商先生,方便借一步说话?”

    ……

    病房里现在留下的是林权。

    林权也是医生,而且又是商景墨的兄弟。

    他会在这里,苏荷不意外。

    “是谁……绑架了我?”

    女孩的嗓子现在就像被火烧过了一样沙哑难听,但是她还是艰难地挤出了几个音节,

    林权觉得为难,但还是说了,

    “具体幕后指使我们还在调查,不过绑架你的那个人,现在多半已经非死即残了。”

    非死即残。

    苏荷不意外,两眼空空的,忽然想起了什么。

    “我的……孩子?”

    “现在还健康吗?”

    事发以后,最关心的当然是孩子。

    林权眸色微微一沉。

    “小苏同学,”

    男人上前一步,笃定地看着她,眼神沉稳,

    “不管发生什么,景墨都会陪着你的,不要太紧张,知道吗?”

    苏荷眉毛皱了起来,“什么……意思?”

    他难道不是应该说有事或者没事吗?他叫她不要紧张,莫不是孩子已经没了?

    “林权,你……你的意思是,我的孩子……”

    苏荷因为紧张,连说话都颤颤巍巍了起来。

    脸色苍白得可怕,眼眶里像是随时都要掉出来眼泪。

    “我的孩子……”

    林权一下子有点慌了。好在这时,病房门已被打开。

    商景墨进来,一进门,就看到病床上快要哭泣的小女人。

    男人看了苏荷一眼,又看了一眼林权,

    “怎么了?”

    林权有点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那个……小苏同学问我孩子的事。这不结果还没出来嘛,我不好说……”

    苏荷听到“不好说”,一下子眼泪啪嗒就掉出来了。

    商景墨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结果已经出来了,刚才医生跟我说,孩子很好。”

    然后长腿走过去,站在苏荷身边,

    “小荷,你这几天先好好养身体。”

    苏荷听到他说孩子没事,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破涕为笑,

    “真的吗?真的没事吗?”

    商景墨没说话,只是点头。

    “太好了……”

    女孩总算放心,自言自语,

    “我以为我被灌了那么多东西,孩子早没了……”

    男人大掌摸了摸她的头,

    除却眸底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晦暗,其余的,他的声音也很平静,丝毫没有一丝异样,

    “休息吧。”

    ……

    病房外。

    商景墨前脚刚出来,林权赶紧后脚就跟出,“砰”的一声关上病房门。

    帅气英俊的男人表情疑惑不解且着急,

    “景墨,怎么回事?”

    “我们不是都已经知道,孩子……”

    “难道又没事了?”

    断断续续,遮遮掩掩。林权断开的三个短句,让商景墨的脸色阴沉得近乎有些恐怖。

    男人一身黑西装,手插在口袋里,模样冷酷,

    “苏荷现在身体状况不佳,经不起刺激。”

    “什么?”林权皱眉,

    “那你打算一直瞒着她吗?手术迫在眉睫了,你能瞒她多久?”

    “再说了,这孩子在不在她肚子里,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你觉得你能怎么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