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6章 父母同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应该怎么瞒?

    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瞒。孩子在苏荷肚子里,有或者没有,是她自己最清楚。

    如果没了,一天两天或许瞒的过去。但是三天四天甚至五天,总会露出马脚。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苏荷被步履匆匆的来人给打扰,女孩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已经过来,动作麻利地把她包围。

    血压,针头,一气呵成。

    苏荷脸色苍白的赶紧从病床上坐起,

    “医生,怎么回事?”女孩像是害怕受伤的小鸟。瑟瑟发抖,不敢言语。

    病房里气氛可怕。就在这时,她看见门口开门进来的男人。

    苏荷一看到这张熟悉的脸,赶紧问,

    “景墨,这是怎么回事?”

    男人的脸色,似乎看起来比昨天更憔悴了。连着好几天没休息,眼眶都浮起来淡淡的青色。

    可是他的声音还是很温柔,

    “乖,不怕,很快就好了。”

    苏荷浑身冷起来,

    “什么叫……很快就好了?”

    她身体难道突然出什么问题了?她有什么需要做紧急手术的吗?昨天不是还说孩子和她都好好的吗?

    苏荷情绪一激动,又开始感到了疯狂的反胃和疯狂的绞痛。

    商景墨看到这样的她,心疼极了,可是却没有办法。

    “乖,小荷,”

    男人走过去,在她额头上落下重重的一吻,虔诚地吻着她,

    “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

    以后。

    当一个男人对你说,他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

    ——这一句话,对于女人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残酷。

    苏荷极其畏惧,她甚至还没从恐惧中平静下来,偌大的麻醉已经没入了她的肌肤。

    针管进去的时候,她还在用力挣扎,拼命尖叫,最后苦苦哀求流泪看着医生,

    “医生,我到底怎么了?”

    “这个麻药会不会伤害到宝宝?我不想伤害我的宝宝。”

    “医生,求你了,求求你了……”

    医生也是个女医生,看到她这样,又心软又想哭。

    可是没有办法,指令就在背后,只能咬咬牙给她推进去。

    苏荷到最后,无边无际心里满满的都是绝望。

    她心里记住的只有商景墨那个温柔到极致,也残忍到极致的眼神。

    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温柔的眼神,也从来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冷酷的一面……

    ……

    绝望的尽头还是绝望。

    苏荷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还是在刚刚和秦声分手的时候。

    她捉奸在床,看见朋友和自己的男朋友搞在了一起。

    她彻夜买醉,然后在酒吧里遇到了一个帅气的男人。

    开始,她真的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男人很帅而已。

    然而当激烈的吻落了下来,她才意识到,从来抗拒男女肢体接触的她,对他——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居然没有一点点的排斥。

    她当时就感到很意外了。所以哪怕后来他说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发生过关系了,她都不敢不信。

    然后像电影转换一样,镜头,来到了美丽端庄的上城大学。

    “小荷!”

    “苏荷!”

    “苏同学!”

    “你好。”

    “上课啦!”

    “新老师可凶了!”

    ……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她脑海里交织。

    她拼命的跑啊跑,脑子里只有一个意识。那就是上课快要迟到了,她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教室。

    然而,“砰——”

    “啊!!!”

    尖叫声。

    铺天盖地的尖叫声。

    苏荷自己在尖叫,身边的人也都在尖叫。

    她感觉自己身体腾空,被撞的飞了起来。

    可能没有什么痛的感觉,但是,脑子,双眼全是一片混沌眩晕。

    苏荷感觉自己被扔进了棉花里,又像是飞在了天上。

    然后——

    迅速坠落。

    跌入血腥。

    “来人啊!”

    “救命啊!”

    梦里的世界大家都在尖叫。场景一下子从上大昏暗的教学楼楼道突变成车来车往的高架桥上,

    所有人都看着她,看着他们,看着这一滩血迹。

    肚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变得有八九个月那么大了!

    苏荷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源源不断的血从自己的下身出来……

    ……

    “血压异常!”

    “心跳异常!”

    “准备抢救!”

    各种精密的仪器上,一开始,各项数据都是很正常的。

    理论上也不是危险特别大的手术,现在出了这样的情况,所有人都很意外很慌。

    “怎么回事?!”

    商景墨一看到准备抢救,整个人色调都沉下来了。

    冷峻的男人一下子让病房温度低了好几度,医生们很紧张,只能颤抖,

    “商……商先生,出了点意外……您……在病房门口稍等一下吧!”

    ……

    抢救的消息不胫而走。

    商景墨一直没表态,苏荷被绑架跟自己父母无关。而媒体那边又大张旗鼓的在写,商伟和郑素园没有办法,最后只能召开新闻发布会,说其实早就承认了苏荷是自己儿媳妇,他们不可能会对她下狠手。并且承诺了,只要苏荷能醒过来,不管之前发生什么,他们都支持她和商景墨尽快完婚。

    那个亲自绑架苏荷并且给她喂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后导致她胃出血的男人,也已经在监狱里整得非死即残。

    幕后黑手还在调查,不过,已经有了一些蛛丝马迹。

    媒体们臆测纷纷。

    抢救进行了六个小时。

    足足六个小时,商景墨都守着病房寸步不离。

    他的身体状况其实也已经快到一个透支的状态了。自从苏荷出事开始,男人基本上就没合过眼。

    最担心的还是郑素园,郑素园听到儿子这么辛苦,千里迢迢赶过来要看他。然而人还没见着,就被医院的保镖给送了回去。

    苏荷醒来的时候,整个人空得难受。

    房间里静得不像话。

    可怕的噩梦结束了,眼里只有洁白白的一片。

    女孩睁眼,耳朵嗡嗡嗡作响。

    模糊中看到商景墨的脸,第一反应,把他握在手心中自己的手迅速抽离!

    男人为了她这个反应,眸色沉了沉。

    苏荷愣了足足十秒。

    真的是十秒钟的时间,她都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

    男人也就这么任由她看着,也这么看着她。

    只是区别她那种明显的满满的都是敌意和戒备的眼神,

    商景墨的眼神,平静如水。

    过了十秒,

    “你……”

    “我……”

    苏荷艰难开口,却早已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绅士们不会在这个时候让女人难堪。

    商景墨眸色一沉,轻轻揽住她的肩膀,

    “别胡思乱想,孩子还在。”

    还在?

    苏荷皱眉。

    “可是……”

    她明明喝了那么多东西,医生也进来做过手术了。

    虽然她知道,大家什么都瞒着她。

    但是,既然是瞒着她的事,那一定是因为孩子吧?

    “既然在,为什么要给我打麻醉,做手术?”

    “医生要求。”

    男人风淡云轻地说着,然后松开她,俊美的脸色虔诚认真,

    修长的手指理了理她的衣襟,看着她说,

    “好好养身体,等你出院,我们办婚礼,嗯?”

    “我再也不会让你有任何危险。”

    苏荷微微懵了。

    办婚礼?

    “日子定了?”

    “嗯,一星期后。”

    真的定了?

    这一次,真的要举办婚礼了?

    苏荷有些不可置信。她还以为,自己和商景墨,永远没有能一起走到台面上的那一天的。

    “可,可是……”

    女孩又想起那句话——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

    他们结婚,商景墨父母同意吗?

    “你爸妈……同意了?”

    男人二话不说,沉默着拿过一个电视遥控板。

    病房里正对病床的电视被打开,播放的,刚好是那则郑素园和商伟,声明公布苏荷醒来就要跟商景墨完婚的专访,

    苏荷看着电视,都看呆了。她不敢相信这是郑素园和商伟会说出来的话,

    要不是电视足够清晰,屏幕足够大,电视台名气足够响,

    她都要以为,这两张脸,是别人p上去的了……

    “你的爸爸妈妈……同意了?”

    呆了半天,苏荷才呆呆地说出这一句话。

    商景墨的眼神里含着男人的温柔,温柔的看着她,浅浅地“嗯”了一声。

    女孩震惊地轻声细语,“你……怎么做到的……”

    “还有我孩子真的没事么?”

    “商景墨,你没骗我?“

    不论怎么说,当初,麻醉强行打进去时,他那个眼神太让人心寒。

    苏荷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这么怕过。甚至在后来昏迷做梦的时候,她都希望自己不要醒来。

    因为,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样的商景墨。

    男人呼吸微微一沉,

    然后走过去,拥抱住她,

    “苏荷,”

    他没有叫她小荷,可见语气严肃认真,

    “我说过,以后会对你好。”

    “或者说,之前,你觉得我有什么对你不好的么?”

    苏荷轻微感到迷惑。

    年少纯粹的爱情,想的都是爱了就是爱了。

    因为信任,因为一腔热血,因为孤注一掷,所以勇敢。

    所以她信得过商景墨,所以那场噩梦,她也只是当成噩梦而已。

    “你对我……是很好,我也相信你以后也会对我很好,不过……孩子在就好。“

    她没看到,此时正拥抱着她的商景墨,在她看不见的背后,双眼一闪而过一丝隐忍的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