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8章 放开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谓的把地址给他,

    言外之意,就是在他赶到之前,必须要把这个司机控制住。

    说直白一点,就是把他给绑了。

    ……

    一间不起眼的小公寓。

    公寓大概七八十平,窗帘拉着,窗户关着。

    整个房间差不多处于一种密闭的状态,门口两个黑衣保镖把守。商景墨二十分钟后到来,保镖们给他让出一条路。

    男人冷沉着脸走进去。

    “啊!”

    门内,传来地上中年男人的惨叫声。

    “我不知……我不知道啊!你打死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

    “说不说!”

    “我不说!我不知道……啊!”

    屋内此时的情景,就是两三个保镖,外加地上一个被五花大绑匍匐着的中年男人,

    保镖们近乎残酷的对待着他,中年男人很快就被打得吐出一口血。

    如果不是西装革履的男人现在站在了这里,恐怕,别人看到了都会以为是黑社会。在严刑逼供。

    “你到底说不说?!”

    地上的人现在已经快要失去知觉了。

    “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那个人,我不知道她去了哪……”

    出租车司机也不知道还残存几分清醒。

    商景墨就这么静静看着。

    过了几秒,才沉声,

    “我来。”

    ……

    地上的男人,现在当然已经没有力气去抬头看这个人了。更何况就他现在这个角度,其实他也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光凭听到的这个冷酷的声音,他都怕的要发抖。

    “你,你是谁……”

    商景墨慢条斯理,不紧不慢。他像个优雅的绅士一样整理着自己西装袖子的纽扣,黑色高级手工皮鞋不紧不慢的走过去,

    “今天上午,他们描述的那个人,”

    “你仔细回忆回忆,究竟有没有见过。”

    说话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修罗,有洞察一切谎言的能力。

    司机听的吓得一抖,躺在地上整个人也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商景墨冰凉的眸把他所有反应看在眼里,傲慢的,就这么冷冷的看着

    地上的人万分戒备,“没,没有,我没接到过年轻的女人……啊!!!!”

    比之之前,都要更加凄厉撕心裂肺的惨叫!

    优雅昂贵的手工皮鞋就这样踩在人极其怕痛的腿骨上!商景墨用的都是巧力,哪怕动作幅度一丁点都不大,却还是让那个司机疼的哇哇大叫。

    “我没见过!我真的没见过!你打死我我也不知道……啊!——”

    “咔嚓。”

    这一次,直接是什么骨头断掉的声音。

    司机痛得快要休克了,可是商景墨还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是吗?”

    男人矜冷的笑着,“那我怎么看到她上了你的车,嗯?”

    虽然做的是暴力的动作,但由这么帅到像艺术品的男人来做,根本让人讨厌不起来。

    甚至,就光是这么看着,都觉得他man爆了,帅炸了。

    “我,我……”

    终于,司机再也忍不了痛,实话实说。

    ……

    半个小时后。

    星河湾。

    这里是上城新晋的高端公寓。来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尤其是一些有钱追求时尚的年轻人特别的多。

    黑色的迈巴赫来到这里,司机从车上下来,询问了几句话,然后就毕恭毕敬的把车子朝里面开了进去。

    真是关心则乱。

    在这座城市,除了赫西,她又会投靠谁呢。

    ……

    星河湾。

    这里是赫西十八岁生日时,她的爸爸送给她的成人礼。

    平时装修了放着也没有人住。听说苏荷出事了,她赶紧就把好闺蜜接到这里来。

    卧室。

    两个医生在给她做最基本的检查和看护,赫西坐在卧室里的沙发上看着她。光鲜半开,褐色的纱帘前是女孩美貌惊人的脸。

    赫西看着床上虚弱的女孩,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小荷啊,不是我说你。”

    “我真的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苏荷现在就紧紧闭着眼不说话,脸色惨白。

    赫西看着她这样,又担心,又不知道她该怎么办。

    她也不知道苏荷流产的事儿,只是看她身体很虚,所以叫来了医生。

    可是通常这种情况,理论上是要联系商景墨的吧?

    而她又不让她找商景墨……

    然而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

    赫西第一时间紧张起来,看了一眼苏荷,只见床上的女孩也刹那间双眼狠狠瞪起。

    赫西眉皱了皱,

    走过去,按着她的被子安抚她,

    “小荷,你别怕,我先去看看。”

    苏荷脸色一下子苍白不少,拉着赫西的手不肯放,大概是害怕,

    赫西看她这样,又心疼又无奈,

    “乖,我就去看一下。”

    苏荷两眼泪汪汪。

    赫西怕她不放心,又补充,

    “放心,如果是商景墨,我绝对不放他进来!”

    ……

    然而事实上,当赫西打开门时,

    门后的人,确实是商景墨无误。

    赫西看到男人沉着的那张冷脸本能的退了退,二话不说,直接伸手要把他关出去。

    商景墨手臂一撑,毫不费力,开门直接进屋。

    “喂,谁叫你进来了?”女孩一边说一边跟着商景墨往屋子里走,“呵呵。还带人过来,你这是想干嘛???”

    男人不说只言片语,一身黑色西装不容拒绝的直接走进了客厅。

    眉眼冷冷一扫,直接看向一扇关紧的卧室门,

    手直接搭上门把——

    “歪?幺幺零吗??”

    商景墨做这些事情的同时,赫西也打通了手里的电话。

    娇俏的女声从背后脆生生响起,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当着他的面说,

    “这里有个男人带着人私闯民宅,嗯啊,星河湾,你们快来吧,我们两个女孩子在家好害怕呀嘤嘤嘤——”

    赫西还没有“嘤”完。商景墨理都不理她,完全没有一丝停顿,直接咔把门打开。

    “喂!”

    赫西一下失声尖叫。

    他回头冷冷看她一眼。

    那眼神,似乎是在警告她不要发出太大声音。

    不要吵到苏荷休息。

    赫西撞到这个眼神,一下子就沉默了。

    真是的……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一张扑克脸,生人勿近的样子。

    “喂,你等等,你不可以进去!”

    可是,哪怕再害怕,哪怕他是她老师,只要小荷一句话,她再为难也不能置之不理。

    “小荷说她不想见你,商教授,您还是请回吧!”

    男人被“请回”,脸色冷了又冷。

    赫西一阵心虚。身子却舍身取义的挡在了他前面。

    “让开。”

    两个字,冰冷无情,不留情面。

    赫西把头低下去,却久久没有挪开步子。

    “我说让开,你听不懂?”

    “抱歉,”赫西道,语气平静,

    “小荷说她不想见你。她身体现在很虚弱,我相信你也不想看到她因为你再伤什么身体吧。”

    因为他再伤身体。

    这句话,无疑戳到了男人的软肋。

    男人沉默了。

    “她现在怎样。”

    “她现在不想见你。”

    “我是问你她身体怎样。”

    赫西皱皱眉,朝门的方向看了一眼,“医生在检查。”

    ……

    门口的对话,苏荷肯定都是听到了的。

    她很提心吊胆,生怕商景墨会冲进来,因为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而当她好不容易渐渐要睡去时——

    “咔”一声,门开了。

    苏荷刹那惊醒!

    门外的男人,身长如玉。

    商景墨看着她,看了两秒,反手关门。

    苏荷沉重地闭上双眼。眼泪一下子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男人无言,而是走上去替她擦干眼角的泪。

    “怎么,就这么不想见我么?”

    苏荷紧紧闭着眼,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你出去。”

    憋了好久,才憋出这一句。

    男人看着她,低沉地叹了一口气。

    “我可以出去,”

    “但是在那之前,你要答应我。”

    “以后不能乱跑,听到没?”

    她这次打车,遇到的就是变态。虽然没有对她做什么,但是有前科。

    他也是严刑拷打才跟那个变态出租车司机问出了苏荷的行踪。不过这个行踪这次也是苏荷自己隐瞒的,拿钱贿赂了司机。可是男人当然不会再允许她这样在他眼前凭空消失。

    “听见没?”

    床上的女孩闭眼流泪,不说话。

    “再不说话,嗯?”

    “你让我静静——”

    这一次,苏荷已经是带着哭腔。

    明明刚才还是冷酷到恐怖的男人,

    面对啪嗒啪嗒掉着眼泪的女孩,一下子温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商景墨身上带着他独特的古龙水香味。就这么看了她一会,

    然后,伸出双臂把她抱住。

    “小荷。现在这个孩子,不合适。”

    终于,他还是说出了真相。

    苏荷的眼泪这下就像断线珍珠一样下滑停不下来。

    “不合适,你为什么不早说?不合适,你为什么还要要?”

    当初她本来也觉得不合适要去打掉的,是他一定要让她生下来,

    现在她想要了,她对孩子产生了感情,他却又说不合适。

    那她又算什么?

    “不合适你还让我生什么,怎么不直接打掉,为什么拖到现在……”

    “对不起……”

    面对这样的苏荷,商景墨心痛如刀绞。

    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说。

    只能拼命用力紧紧的抱着她。

    苏荷伤痛欲绝。忽然睁开眼睛,大喊,“放开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