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0章 离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婚期马上就要到了,讲真,说句难听的,”

    林权苦口婆心的说着,说到底,也是为了他们好,

    “经历过这次,无论是景墨,还是商家,都会对你更好的。”

    理智上来说,是的,是这样。出了这样的事,是男人对女人一辈子的愧疚。

    商家也会为了声誉对苏荷进门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少不了一笔钱不用说,更重要的是商家少奶奶的地位。

    可是苏荷听都不想听。

    她和商景墨在一起,又从来不是为了这些。

    “我和他在一起不是为了这些。”

    “我知道,”

    林权虽然也不能说特别了解苏荷,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认识,眼前的女孩,怎么说也不能是一个物质的女人。

    “我也是为你好。”林权说。

    “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

    苏荷很平静,

    “但是理智是理智,感情是感情。感情里没有那么多理性的东西的,”女孩说完这些,仿佛是精疲力竭,

    “林权,不管怎样,谢谢你。”

    “可是这件事,我真的要一个人仔细想想。”

    苏荷这一想就是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挺久的。对于商景墨来说,这样沉得住气,由着她抑郁,已经是他用出了全部的耐心,

    但是换位思考,经历了这样的事,让苏荷一个月就从阴影里走出来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实在是她难为她了。

    终于有一天。

    女孩这段时间在家,要不就是每日每夜的昏睡,要么就是无穷无尽的发呆。

    天气冷下去,窗外的景象也一点点凋零。

    但更多时候她的窗帘都处于一种拉起的状态,因此也看不到外面的风景。

    突如其来的强光刺眼让她在睡梦中惊醒。

    苏荷就觉得眼皮看起来一片红色,然后下意识用手心挡住眼睛,声音有些不愉悦,

    “张妈,不要拉窗帘……”

    “出去走走。”

    低沉的声音,属于男人,不是张妈,而是商景墨。

    苏荷有些意外,

    这个时间他不是应该在工作么?怎么会突然回家。

    “准备起床。”

    “……”

    苏荷根本不想起来。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苏荷的身体状态已经慢慢调养好了。

    “商景墨,”

    苏荷躺在床上,秀气的眉毛皱着,

    “你让我休息会。”

    “起来。”

    “把窗帘拉上。”

    男人眯眸浅笑,“怎么,光天化日的拉窗帘,是想对我做什么?”

    苏荷没有心情跟他开玩笑。

    没说什么,也没反对,只是翻了个身把自己蒙进被子里面。

    商景墨见她没说话,“哗“,彻底把窗帘都拉开了。

    “紫外线可以治疗抑郁,不要把自己整天关在坟墓一样的房间里。”

    “好了,”商景墨走过来,把她从床上横抱起,放在早已准备好的推椅商,稳稳推着她往外走,

    “你闷得无聊了,我带你出去走走。”

    “懒得走路我就推着你,不生气,嗯?”

    苏荷像个布偶娃娃一样被他摆弄,最后还是被他拉出去了。

    ……

    秋高气爽,天高日晶。

    院子里有一棵很大的银杏树,树叶飘零后,在地上洒了一片金灿灿的黄色。

    轮椅从黄叶上碾过,发出悉悉簌簌的响声。

    “停一下。”苏荷说。

    商景墨的皮鞋停了下来,看见女人微仰起的头,视线落在头顶巨大金色的银杏树上,

    “怎么了?”

    “没什么。”

    苏荷淡淡道,可是看着银杏树的眼神,却没有收回。

    她想起她的爸爸了。

    在监狱的大门口也有这样很高的银杏树。那时候她去看爸爸的时候,叶子还没有变成黄色,

    现在,应该也是像这里一样,是大片的金黄了吧。

    突然就想去看看他老人家了。

    苏荷不知道看了多久,商景墨也就跟着耐心的等了多久。直到她开口说了两个字“走吧”,男人才推着她离开。

    ……

    日子很平静。

    但没有人对这场平静抱有乐观的情绪。

    就连赫西,也为这场诡异的平静越来越提心吊胆。

    景荷别墅。

    听说今天换了两个新的看护,她也没在意,除了睡觉,就是出门在花园里散步。

    她散步向来没有什么人敢打扰,兀自走回来的时候,就听到大厅门口两个护士在树下议论的声音,

    “你刚来,要注意。这家的主人可不一般,平时工作可要小心再小心,尤其是对女主人……”

    苏荷听到自己,步子停下来,下意识听她们对话。

    “她最近情绪特别不稳定,你可千万不要招惹!”

    “你是没见过她出事的时候,商总有多着急!那样子,可吓人了!”

    “啊?不是吧,那么夸张?”

    “可不呢,你别看商总长得帅,年纪也很轻。但是发起火来可恐怖了!没有人敢惹的!”

    “我听主治医生说,她是怀孕时胃出血,伤到子宫了,这辈子都不能生孩子了……”

    “啊!!那也太可怜了吧!……”

    就在这时,门外咚的一声巨响,

    像是有人摔倒,又像是什么东西被推倒。

    两个护士面面相觑,愣了一秒,然后赶紧匆匆朝屋外跑去。

    大理石台阶上,就看见穿着浅色衣服的女孩跪坐在地上。

    黑色长直柔顺的头发,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仿佛承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样子。

    护士认出她后,立马也失魂落魄,

    “苏小姐……”

    护士赶紧上前想解释,却被女孩面色苍白的打断,

    “你们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商太太……”

    “我问你们是真的吗?!”

    护士,“……”

    苏荷,现在只觉得天昏地暗。

    紧接着,就是眼泪不受控制绝望的涌了出来。

    [小荷,以后我会对你好。]

    [荷花今年谢了,明年还会开。]

    ……

    所有的往事一幕幕在她脑海里上演,回放。

    怪不得,他对她的冷漠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

    怪不得,连林权都说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原来……

    护士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赶紧哆哆嗦嗦地说,“商太太……您现在还没痊愈,地上凉,我们扶您起来吧?”

    苏荷眼泪,一滴一滴掉在白色的大理石台阶上。

    这一切就像梦魇一样,发生的这么突然,让她猝不及防。

    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的噩耗,

    只能尽量维持着冷静,吐出两个字,“出去。”

    “商太太……”

    “我教你们都出去!”

    她拔高了音调,浑然一种寒冷的气场,两个护士立马就安静了。

    女孩一言不发的从地上站起来,

    含着泪,没有表情,更没有声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径直朝屋内走去,

    豪华的别墅和女人寂寥的背影差别如此明显,

    护士刚才的话就像被按了重复键,不断不断的在她脑海里回放——

    不能再生孩子了。

    不会的……

    不可能……

    她不相信!

    明明就没有受很重的伤啊!为什么会这样!

    苏荷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没有佣人听到刚才的对话,苏荷用最快的速度跌跌撞撞回到了房间,

    直接房间门“砰”的关上,她像是浑身被抽走了力气,重重的摔倒了在地上。

    崩溃,伤心,绝望。

    苏荷情绪崩溃的边缘想要大哭,却又不敢大哭。她觉得自己现在活的真是越来越窝囊,因为大哭,就会引来佣人,佣人会告诉商景墨,商景墨就会立刻来找她……

    应该怎么办……

    “叮!!”

    像是上帝在给黑暗中最绝望的人忽然打开了一扇窗户。

    苏荷像是得到救赎的信徒,

    刹那间,手机的声音对她来说简直就像错觉。

    女孩原地愣了好几秒,

    好几秒后,才突然回过神,快速地朝手机的方向爬去,

    “喂……”

    “苏荷?”

    电话里的声音,说陌生不陌生,说熟悉不熟悉。

    苏荷非常意外,整个人处于矇蔽的状态。

    “喂?”

    直到对方重复了好几遍这个字以确认她是否在聆听,苏荷才懵懵懂懂的反应过来,捏紧手机,“我在。”

    “你在哪?”电话那头,是陆则的声音。

    “我在……”

    苏荷报地址之前,一大串眼泪又掉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想离开这里。

    突然没掉的孩子,突然不能生孩子的自己。

    她觉得这一切都像一个噩梦,也像一个诅咒。仿佛只有离开,她才能逃离。

    “陆则,我求你,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电话里的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很焦急,很绝望,也有明显的哭腔。

    陆则今天打电话来本来是想说拍片试镜的事,他当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说苏荷最近被绑架,又传出婚讯,总之不太平,所以打电话来问。

    “你说。”

    男人向来不喜欢帮人忙,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就跟见了鬼似的,决定听她说完。

    “带我走!”

    苏荷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从没想过,这三个字就像通往另一个世界的一扇大门,

    说出来的话远远不止泼出去的水,有时候,又暗示着命运的一场盛大的离别。

    但是陆则没听懂,“你现在在哪?”

    “景荷别墅。”

    “稍等,我开车过去。”

    没问那么多,男人以为她说的只是暂时离开,或者去某个地点。

    然而当他真正到了景荷别墅看到那个曾经活力四射的少女如今惨白落魄的模样,

    他才知道,事情,早已脱离了所有人的控制。

    命运,有时候早早冥冥中就做好了安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