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6章 苏荷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商景墨沉默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或者,可以说是在拖延什么。

    婚礼明明是他自己亲口答应的,可是……

    心里有个声音,就是告诉他,不想就这样完婚。”再等十分钟,“

    终于,男人妥协了,”十分钟再不来。婚礼继续进行。“

    商景墨此时此刻心烦意乱,

    他知道,因为一个素未谋面的女明星拖延婚礼时间是多么的可笑,

    可除了借此机会,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暂时停止这件他心中并不是那么愿意的事。

    ……

    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郑素园走了出去。

    无人走廊,

    中年女人保养到极致的脸上尽是担忧和慌乱。

    她匆匆忙忙在手机上按出一串号码,

    手指掐紧了,整个人看起来都特别紧张,

    “喂?老钟?”

    “是,夫人。”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郑素园说着,浑身上下禁不住一阵阵发颤,声音也异常异样,

    “一定,一定要把那个女人的车拦下,知道吗?!”

    老钟听了她的话,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他是她这么多年,最贴心,最贴身的得力助手。

    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三年,为了撮合商景墨和沈曼妮,郑素园做了多少努力。

    他甚至知道,郑素园为了让商景墨名正言顺……

    ……

    “素园?”

    突如其来的询问,伴随手机“砰!”一声掉在地上的炸响!

    电话被自动切断,郑素园吓得整个人后退一步,脸色惨白,

    “你,你……你怎么来了?”

    女人紧张的看着眼前不怒自威的男人,商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一脸疑惑地看着紧张过度的女人,眉皱起,一步一步地走过去,

    “怎么了?”

    “没,没……”

    郑素园心惊肉跳。

    而商伟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俯下身去,想要去帮她捡掉在地上的手机。

    “不用——”

    女人立马回神颤抖着迅速蹲下一把拿住手机,

    她仿佛是恐惧极了,

    这种反常的反应,就更加让商伟怀疑。

    中年男人眉间的褶皱越来越深,

    “到底怎么了?!”

    郑素园咬唇。

    “说!”

    “是……”

    女人知道瞒不过,只能换了个理由,支支吾吾,

    “是……苏荷。”

    “她回来了。”

    ……

    另一边。

    黑色加长林肯还在漫漫长路中不断堵塞。

    黑色墨镜未曾从美丽的脸庞上摘下来。

    陆歌头侧了四十五度角,看着窗外,

    马路上除了车还是车,没什么好看的,可她的神思却飘到了九天之外……

    婚礼吗?

    原来,三年过去了,

    他都要结婚了……

    陆歌,也就是苏荷,

    不知道此时此刻应该怎样描述自己这种心情。

    或许没有过这种想爱不能爱的经历的人永远不会懂,她对商景墨,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他造就了她,于此同时……

    她也彻底改变了她……

    “刺——”

    就在这时,尖锐的刹车一下子连带强烈的惯性瞬间把她从无边的回忆中拉过来——

    苏荷整个人差点从车座上冲出去!

    大大前倾,心跳刹那皱缩紧紧疯狂跳动!

    女人脸色唰的一下苍白,“怎么回事!”

    开车的司机也摸了一把冷汗,前面的经纪人李娟也惊魂未定,

    “不知道……前面一辆车突然闯出来,撞到我们了!”

    苏荷墨镜下的脸色沉了沉。

    车祸。

    呵,天意么?

    “严重么。”苏荷问。

    “不好说。”

    司机没给明确回答,“这个我需要检查一下,娟姐,要不你通知公司其他的人来吧?”

    婚礼他们已经迟到了,虽说酒店已经快到了,婚礼那边的人也说了要等,但是现在车子坏了,如果光靠脚走过去,还是要走二三十分钟。

    更何况,

    以苏荷当今的身份,靠脚走到酒店,既不安全,也不现实。

    李娟现在觉得很头痛,

    “要不还是算了吧,”

    权衡再三,经纪人回头看着苏荷,

    “要不算了吧,歌儿,我们不去了?反正你也不想去?”

    今天可真是诸事不顺,这么短的路,居然还能碰上车祸,

    不过,刚好也顺了她的意。

    “不如……不去了?”

    谁知,出乎所有人意料。

    本来态度分外不耐烦的女人这次居然一下子一百八十度大逆转了,

    “不”

    苏荷一只手放在座椅扶手上,长腿高跟鞋交叠着,头发精心绑成一个高马尾,整个人看起来高贵又俏皮,

    墨镜下的红唇勾了勾,那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玩世不恭的小魔女,

    “不是说,是商景墨的婚礼吗?”

    “刚好,我大学经济学是他教的,”女人说着,漫不经心地玩弄着自己手上精心做过的指甲,道,

    “师生一场,不如去看看。”

    李娟不知道她跟商景墨的往来,只隐隐知道她以前结过婚,不过也不知道是一段师生恋,

    如果她知道接下来即将会发生什么,当时肯定也不会允许她这么胡来的。

    可事实上就是她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她只能答应,

    “好吧……”

    ……

    婚礼举办地五星豪华酒店。

    其实对于商伟来说,这场商景墨和沈曼妮之间的婚礼,他并没有那么在意。

    倒不是说他支持商景墨和苏荷,只是商伟是个商人,他愿意最大程度上的强强联手和企业融资,

    搜哦一,对于商家而言,沈家虽好,但比起商家,总是差了点火候。

    真正对这段婚姻近乎变态执着的,只有郑素园。

    “注意安保,”

    商伟自从知道这个消息以后脸上就没放松过,

    “不要再放任何一辆车进来,尤其是一辆黑色加长林肯。”

    “好的,商董!”

    车队认真地承诺。一旁工作人员不懂豪门恩怨,只是不解地问,

    “可是……商老先生……”

    “商少不是说……陆歌不来,婚礼不办吗?”

    商伟这次禁不住怒气直接大喊了出来,“他说了算我说了算!?”

    工作人员吓得抖了一抖,再也不敢说话,赶紧闭嘴。

    商伟现在脸色已经很严肃了。

    苏荷回来,这对于不论是商伟,还是郑素园,都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

    商伟冷哼了一声,然后抬脚,径直朝后台走去。

    ……

    等商伟回到后台时,后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混乱一片。

    不知道在闹的是谁,就听见有人在说“婚礼取消”,

    商伟原本就不算和善的脸色,这一下子沉下去不少,

    走近了,就听见沈曼妮近乎绝望的声音,

    “景墨,到底为什么?!”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这三年我们不是相处的很愉快吗?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弃我!”

    “抱歉,”说话的,是清俊淡漠的男声,“所有造成的损失,我以个人的名义全额赔偿。”

    年轻的男人身长如玉慢慢的道。他虽然再说道歉的话,可是那话里,完全没有抱歉的意思。

    有的,只是冰冷。

    他的话不显山不露水,几乎找不到回击的理由,

    沈曼妮父亲听了额角青筋跳蹦,终是不好发作,“有理由吗?”总归不可能是因为一个明星没到场吧?

    “理由在这里!”就在这时,娇蛮的声音打破对峙,一个女人穿着高跟鞋走来,摇曳生姿。

    三年不见,所有人都变了。

    她也变了。

    可爱娇憨的少女稚嫩一点点剥落,多出来职场的干练,冷艳,还有盛气凌人。

    “赫西?”郑素园皱眉。

    对于这个赫家的千金,商伟可能没什么印象,但是郑素园却一直记得。

    一来,是上流社会几个贵妇太太走得很近,她知道这么一号人物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二来,就是有一次在医院,赫西和郑素园因为苏荷,起过一次冲突,最后还是叫她哥哥赫然来解决的。

    “商老师。”赫西凉凉的笑着,只是那眼睛,实在过于讽刺。

    “三年不见,想不到,您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商景墨没说话,只是冰雕一样的脸狠狠沉着。

    一旁的郑素园愣了愣,她看了一眼眼前很美丽纤细的女孩,又看了一眼她身后站着的那二十来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疑惑开口,“赫西,你这是干什么?外面的人呢?”

    很显然,这些保镖,都不是商家或者沈家安排在外面的人。而是赫西的保镖。

    “哦,”赫西抬起头来,眼睛里含着璀璨的笑意,语调就像话家常那般轻松。“手下的人把他们都打晕了,所以我就闯进来了。”

    商伟很快就感到了异常,满是岁月沉淀的眼睛凌厉看向商景墨。

    “你叫她来的?”

    “商老先生,不关他的事,”赫西懒洋洋地说着,拢了拢头发,

    “苏荷和商景墨有多少年没联系,我就和商景墨有多少年没联系,今天是我自己来的,跟任何人无关!”

    脆生生的女声,在安静的环境里,显得愈发肆无忌惮。

    尤其是当“苏荷”,这两个三年来都没有人敢提起的名字就这么风淡云轻地被说出来时,所有人的心肝都跟着颤了颤。

    “苏荷……”

    冷漠的男音没有情绪,

    “是谁?”

    商景墨的表情除了眉心的褶皱,剩下都是一派平静。

    他看起来很认真,很无所谓,又很淡然。

    “你,又是谁?”

    平静的语气,冷漠的神态。

    不耐的眼神,抿着的薄唇。

    就像山间淙淙流动的小溪,那样的平静,可是却拥有海啸般的力量,让所有人都震住。

    尤其是赫西本人。

    赫西原本就很大很美丽的眼睛,一点点的放大。

    她似乎是不可置信,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苏荷是谁?

    她是谁?

    眼前的男人,神态自若,完完全全,看不到一点点撒谎的痕迹。

    他失忆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