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7章 娶我 还是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也就是这个时候,

    走廊尽头,影影绰绰,摇摇曳曳,一道白色纤长的俪影悠悠出现。

    她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安安静静地,两只手抱着手臂,身体有些慵懒地靠着墙。

    不熟悉的人就罢了,可是赫西,作为她最好的朋友,第一眼,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她。

    “小荷?!!”

    方才还冷艳逼人盛气凌人的女人,瞬间,像是回到了过去无忧无虑的大学时光。

    苏荷是谁,她赫西最好的朋友,哪怕她现在身形变化很大,戴着墨镜,只露出眉毛和嘴唇以及尖尖的下巴,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所有人都朝那个方向看去,郑素园的脸更是刹那煞白!

    “苏……荷?”

    沈曼妮亦是不可置信。

    她看着眼前的女人,仿佛看着一场变成现实的噩梦,

    三年了,

    三年过去了,

    她以为她再也不会回来了,自从商景墨那天为了找她出事,车祸,然后记忆缺失,沈曼妮一直陪在他身边,悉心照顾着他。

    又配合所有人,演了一出戏——伪装成商景墨最爱最爱的未婚妻。

    郑素园、商伟、沈曼妮,商家别墅上下所有人,全部配合,隐瞒着事实。记忆缺失的商景墨这才不再像以前那么排斥她,她就尽职尽责地在他身边陪了三年。

    可是今天。

    苏荷回来了。

    是所有谎言都到了要被揭穿的时候吗?

    沈曼妮怕的几乎要发抖,只见墙角的那个女人,说是苏荷,那肯定是苏荷,可是说不是苏荷,确实跟以前的苏荷变化又差太多,

    整个身材都变高挑了,肌肉紧实,完全是超模身材,

    踩着九公分的高跟鞋,长长拖地女神范十足的白色裙子,高高束起的马尾,看起来时尚又精神,

    她轻笑着,摘下墨镜,露出出落地愈发精致的五官,

    “商老师,”

    “好久不见。”

    这四个字,必然,是对着商景墨说的。

    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男人和女人的视线就在空气中这么对上,

    女人的眼睛里,含着星碎的笑意,调侃,或者是凉凉的讽刺,

    就这么好整以暇地笑着,然而相对于她的情感丰富,他,表情上更多的却是漠然!

    一旁的郑素园和沈曼妮立马回过神来,

    “景墨啊……”

    郑素园完全是强撑出来的冷静,

    “现在人都到齐了,婚礼总算可以开始举行了吧?”

    她看着商景墨,指甲恨不得陷进肉里。仿佛这次结婚的人不是商景墨本人而是她一样,她比任何人都看重,也比任何人都紧张。

    “景墨……”

    沈曼妮也含着泪。

    楚楚可怜地看着他,眼泪滴滴答答往下掉。

    “你忘了……我们曾经是怎么许诺的吗?”

    “你忘了……这三年在病床上,我是怎么陪着你一天天熬到现在,废寝忘食地照顾你,你忘了我们这一千个日日夜夜相处的有多愉快了吗……”

    女人说着,一边无声地流泪,一边伸手拉上商景墨的衣袖。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并不是琼瑶剧那种低声下气很可怜的样子,而是,丝丝入扣,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特别的温柔。

    她说的这些话,有意无意,全部都在扎苏荷的心。

    苏荷听着,她的字字句句。三年的病床,一千个日日夜夜的朝夕相处……

    听着他们曾许诺,看着他们现在身上的婚纱和礼服……

    哦对,她还从没能跟商景墨一起办过一场婚礼。

    因为没来得及。

    “沈小姐,”

    苏荷笑着,妖妖娆娆,

    女人手指间夹着墨镜,一步步朝他们两个走过去,

    沈曼妮心中警铃大作,一步挡在商景墨身前,

    “你干什么?!”

    苏荷浅笑着,高高在上,红唇勾着弧度,

    “没什么,只是想提醒你——哭得妆花了,很难看。”

    说完,递了一张餐巾纸给她。

    女人的指甲是精心做过的,一看就是养尊处优,不用做任何家务活,只用负责美美哒那种幸福的女人才会做的水晶指甲,

    沈曼妮看着这双手半晌失神,

    “啪——”

    直接把她手里的东西打落在地。

    “我不需要你关心!”

    苏荷的手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细腻白嫩的皮肤泛起一片红。

    纤细的眉头拧起来,周身气氛一下子冷了不少。

    “你干什么呀你?!”

    赫西看到沈曼妮那么猖狂,第一个发飙。而一旁一直在苏荷身边的李娟更是直接拿手机准备找律师,

    郑素园眼疾手快,看到对面气氛不对,凭借天生的敏锐生怕他们在婚礼上闹事,

    “你,干什么!?”郑素园对着李娟说。

    李娟是个差不多三十五六岁的女人,剪着短发,智商超高,干练瘦削,

    “找律师。”

    “你找律师干什么!?”沈曼妮问。

    “你刚才打了我们陆歌这只手,”李娟说着,一只手拿着手机等待接通,另外一只手拎起苏荷的手腕,摆在他们面前,

    “美国珍妮弗洛佩兹头发投保5000万美元,刚巧去年我们歌儿接了手模,也投保了2000万,你现在损害了,我不找律师找谁?”

    “你!”

    郑素园气不打一处来,商伟更加蔑视,冷笑,

    “呵,区区一个小明星,也敢在我儿子的婚礼上诈骗,”

    “保安,把人都给我撵出去!”

    商伟他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面对这样的情况,多半以为是借机来讹诈骗钱的女人。

    然而苏荷本来不想计较,可是被这样一欺压,骨子里一股叛逆劲儿一下子就冲了上来,

    苏荷直接什么都不说,拨通一串电话,当着所有人的面肆无忌惮的道,

    “喂?鲁总啊?”

    “对,是我,嗯,歌儿。”

    方才还冰冷的女人,这下嗓音一下子变成娱乐圈那种标准甜甜的,很客气的声音,

    苏荷拿着手机,高跟鞋漫不经心地在地上点着,

    “对呀,我现在在您酒店呢,听说今天是商景墨婚礼是吧?”

    走廊里还算安静,所以,哪怕是手机里的声音,都能透过空气飘进当场每个人的耳朵。

    被称作鲁总的男人在电话里笑,“是是是!歌儿,你怎么在?不对……你在,我现在立马就过来!哈哈哈哈……歌儿,你总算给我打电话了!你可让我好等啊!”

    对面的男人的声音,怎么听着也有五十多岁了。

    他一方面是这个酒店的老板,另一方面也是全国著名的房地产商。

    垂涎陆歌美色已久,只不过,以往苏荷白眼都懒得给他一个。

    女人脸上挂着笑意不到眼底的弧度,

    “啊?……您要来吗?好的呀……”

    “不过……我以前是商景墨的学生,我好崇拜他的呀,”

    “我能不能留下来看他的婚礼?”

    “你!”

    商伟听到这里脸快气成猪肝色,

    可是电话那头连连答应,

    “好好好,必须行!你早说你在,我第一排vip位子给你排好!!”

    “歌儿,你现在在哪儿?你到了吗?”

    苏荷拿着手机冷笑,但是声音还是温柔的,

    “到了的呀,”

    “那你跟你们酒店的保安说一下好不好,不要不认得我,把我赶出去?”

    商伟现在浑身气场已经透出巨大的阴暗!

    那股阴暗让在场所有人下意识脊背生凉,就连向来强势的娟姐,在感受到这股气场之后都下意识拉住苏荷的衣袖让她见好就收,

    可女人只是笑着,

    她完全不介意,或者说,是无所畏惧

    “那好的,鲁总,说好了的啊!”

    “啪”,挂了电话。

    苏荷抬起眸,大光明额头下明晃晃的双眼看着眼前中年男人,

    商伟盯着她,眼神像刀锋一样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

    “呵,”

    中年男人溢出冷笑,

    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陆歌,是吧?”

    苏荷挑眉,表示洗耳恭听。

    “不要以为你现在有一点名气,就来跟我玩无聊的对峙游戏,”

    “谁是你的敌人?你要证明什么?”

    除了娟姐,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当年的恩恩怨怨,商伟看了她身后的李娟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女人年轻美丽到张扬的面容,压低声线,用之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

    “以前景墨记得你,你尚且还有些筹码,”

    “现在,景墨已经把你忘的一干二净了,”

    “你陆歌,对我们商家而言,永远连提鞋都不配!”

    说完,最后几个字掷地有声,冷血无情!

    苏荷的脸色一下子腾的沉了下来,她没说什么,但浑身的血已经凉了一半。

    说完,商伟就一脸蔑视头也不回冷“哼”了一声越过她离开!

    苏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可是当商伟离开的刹那,身体的遮挡被撤去,苏荷无意一个抬眸,刚好就撞进了身前二米处商景墨那道冰冷漠然的目光。

    是的,

    冰冷,漠然,

    心再次在刹那间被扎痛了一下,

    无声无息,

    这还是三年后重逢男人和女人第一次在安静的状况下对视,

    苏荷的心房刹那间就乱了,眼神瞬间躲闪飘向别处,可是下一秒她就扯开嘴唇笑了出来,

    “商先生,”

    女人标志的微笑下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苏荷说着,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条项链,

    “这个东西,是您以前,跟我求婚的时候送给我的,”

    “如果您今天要娶别的女人,那么现在就把它从我手里拿走吧。”

    说完,苏荷摊开手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