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8章 前夫 也是我的老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v    手心里是那串项链。

    曾经,商景墨亲自为她戴上它。

    是一颗巨大的钻石,八克拉,顶级切割。市场上无价无市。

    只不过时过境迁,他后来亲手流掉了她的孩子,她也离开了上城三年。如今钻石易主,也是不能阻止的事情了。

    商景墨淡然的神色宣示无情。

    苏荷抿了抿嘴唇,

    “商先生,还给您。”

    既然他都不记得她了,

    那就这样吧。

    没有再留着的必要了,物归原主。

    “不必。”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男人开口了。

    沈曼妮顿时脸色大变,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景墨……”

    再怎么说也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眼能看穿那个项链是什么货色,虽说商景墨和沈曼妮的结婚典礼肯定也有准备戒指,但是比起这样的鸽子蛋,还是差的太远了!

    沈曼妮生气,连她都没有的东西,苏荷怎么可以有!

    “景墨,既然人家不要,那就算了吧!”

    说完,伸手就要去拿苏荷手里那根项链。然而,手才伸到一半,却被轻轻的按住,

    精良的西装袖口上是精致好看的手腕,男人的手轻压,商景墨阻止了她,眼睛,却看着苏荷,

    “虽然我不记得了,”

    “但是如果这个东西是我送你的,那就是你的,我不会要回来,”

    “如果你不喜欢了,扔了就是。”

    三个短剧,平静简单,苏荷摊在那里的手却就这么僵硬住。

    很久很久,都没有收回来,

    她从来没想过他会这么回答,

    她想过他会要回鸽子蛋,转交给沈曼妮;甚至想过他会看到鸽子蛋以后就想起他们所有的过去,丢弃沈曼妮直接在婚礼上跟她苏荷私奔,她什么都想过,

    唯独就没想过他会这么回答。

    送给你的,就是你的。

    如果你不喜欢了,那就扔了。

    所以苏荷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她慢慢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见男人的身影,已经挽着女人的身影慢慢远去。

    苏荷瞬间转过身朝他背影望去,她拿着手里的项链,还想说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来得及说,那两个人就已经彻底只留下离去的背影,

    苏荷好久都没有说话,

    眼神保持着凝视的动作,

    以至于,一旁的赫西看了,直接一个小粉拳砸在她的肩膀上,她都没注意。

    “喂!”

    方才还耀武扬威的女孩,现在禁不住眼睛都红红的,“好你个苏荷!”

    赫西现在快要气死了。冷艳美丽的大眼睛恶狠狠地看着她,“当年不告而别也就算了,居然连我都不打声招呼,你不知道我会担心的你的吗!!”

    她当然是真的担心,当年苏荷,是直接在陆则的帮助下走的。找也找不到,商景墨都快疯了,后来商景墨出事,赫西当然就是最担心他们的那个人。

    苏荷抿着嘴唇,故作轻松的笑着,看似漫不经心地说,

    “告诉你,不就等于让商景墨来威胁你么。”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没了,商景墨不来烦死你才怪。”

    赫西是苏荷最好的朋友,商景墨如果想要找她,第一个就是找赫西,

    同样的道理,

    商景墨如果找不到苏荷,第一个要找的,依然还是赫西。

    索性苏荷就不告诉她自己的下落了。

    这样赫西也安全一点,大家也轻松一点。

    赫西一边摇头一边说,“想不到,你现在居然成为明星了!”她上去拍拍她的肩膀,

    “唉……不过……”

    “你也看到了,”

    说到这里,赫西又十分惋惜,

    “商景墨他……现在已经什么都忘记了。”

    说到这里,两个介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故友,都是陷入了久久远远的沉默。

    苏荷就这样和赫西道别,一直心不在焉地回到了车上。

    接下来的婚礼也没有心思再观看,更不可能有心情去见什么鲁总,

    头痛的闭着双眼回到她的黑色加长林肯车上,车上放着的是一首经典的爵士音乐。

    ——千吻之深。

    “歌儿。”

    看见后视镜里的女孩一直在出神,李娟终于看不下去,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你老实告诉我。”

    “什么怎么回事,”苏荷皱眉,“就你看到的那样啊,碰巧是婚礼的主角是前男友。”

    “前男友?”

    李娟似信非信。

    “那那项链怎么回事?不是给你求婚的定情信物吗?”

    苏荷没说话,内心一片紊乱,

    定情信物,

    是啊,说到这个,他们还没有办离婚手续呢。

    起码他们没办过,不知道这些年商景墨失忆,神通广大的商家会不会买通民政局做些什么。

    不过,都不重要了。

    人不在,心不在,区区一纸证明,她要来又有什么用。

    “娟姐,这件事我不想说。”

    李娟皱眉,

    “我知道有些事你不想说,我也充分尊重你的想法,但是作为你的经纪人,为了你未来的星路,我也得有个准备不是?”

    苏荷觉得脑袋很痛。

    “那就算是我前夫吧,”

    “嗯,刚好曾经也是我老师。”

    ……

    酒店。

    苏荷的到来和离开,并没有对婚礼产生了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该拖延还是拖延,该举办还是要举办。

    当黑色林肯车离开酒店的一刹那,

    婚礼的殿堂,音乐响起。

    一身西装的男人挽着手里满脸幸福的女人,

    俊美的容颜上挂着笑,可是内心,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苏荷……

    如此熟悉。

    就这样一直到婚礼结束。

    掌声在礼堂里轰动雷鸣,

    “新郎新娘交换戒指,新郎亲吻新娘!”

    司仪的声音也是洋溢着幸福,在场所有人都在仰视着这一对金童玉女,

    然而就是这个万众瞩目的时刻,当男人的唇渐渐向女人靠近,然而突然,接吻的动作就这么戛然而止!

    沈曼妮眼色大变!

    整个人都僵硬住!可商景墨依然没有吻她,只是轻描淡写地在她额头上轻扫了一下,也不知道碰没碰到,敷衍的不能更敷衍,

    沈曼妮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台下沈父沈母也瞬间沉了脸,

    但毕竟是婚礼,对面又是商家,终是不好发作,

    什么都没说,最后硬生生吞下这口气。

    夜晚,婚礼结束,大家都凑在一起喝喜酒。

    所有宾朋客气的不得了,恨不得趁此机会赶紧跟商景墨商家套近乎,

    可事实上商景墨一杯酒都没有喝,谁的面子也不给,就连是沈曼妮娘家人来敬酒她也不喝,

    沈曼妮内心觉得没面子无比,一直强忍着,

    反正喝完酒,洞房花烛总是逃不了的。

    反正男人到了床上,灯一关,都是一个样子,

    她就不信到时候哪怕是新婚之夜,他都能做到坐怀不乱。

    她就这么一直等着,脑海里全都是关于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一切的美好遐想,

    终于好不容易等到宴会结束,沈曼妮立马就去找商景墨。

    “景墨……”

    可是,等她抽出身去找他的时候,

    她才发现,男人,早已不再原来他在的位置了。

    “景墨?”

    “商景墨?”

    “你看到商景墨了吗?”

    沈曼妮慌了,穿着礼服的她,脸色难看的抓过一个服务员来问,

    服务员吓了一跳,一看是新娘,哆哆嗦嗦地回答,

    “没、没看到……”

    “商景墨!”

    “商太太?”

    有眼力见的酒店经理看了立马招呼过来,“您找商先生吗?”

    “不然我找谁!”沈曼妮已经有些怒。

    酒店经理赶紧陪笑,“是是,不过商先生半个小时前公司有急事就已经走了,他已经配备好车和司机在外面接您去新房,您看?要不……”

    “什么!!”

    沈曼妮一听,商景墨走了,她简直要炸了,

    他怎么走了?他怎么可以走了?

    这难道不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吗?他难道要去办公室里过?

    “去景遇大厦!”

    车上,沈曼妮“砰”的一声把门关的冲天响,朝司机怒吼。

    “可是……商太太,先生让我送您去新房……”

    “你家只有你先生是你主子吗?!!”

    “这……”

    司机万分为难,

    不过商景墨的确也没有明确说过,不能让沈曼妮去办公室。

    “你听不懂人话吗?!!”

    “好……”

    沈曼妮已经炸了,司机不敢造次,最后没办法,只能朝景遇大厦开去。

    ……

    星河湾。

    星河湾是苏荷成为明星以后的新住所,一来是高档,豪华,隐私,

    二来,也考虑到和闺蜜离得近一些。

    苏荷今天心情出奇不好,

    晃晃悠悠给自己倒了一点红酒,自饮自酌喝了半瓶,忽然就有点上头。

    “商景墨……呃……”

    “居然把我忘了……娶了沈曼妮。”

    “这个混蛋真是……”

    “咔。”

    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

    苏荷没注意,不过听到了。

    她抬起一张粉红粉红美丽的脸,眼神略有些迷离,看着眼前身影重重的男人,

    “呃……”

    一身黑西装,记忆中,熟悉的样子。

    苏荷二话不说,放下酒杯,踉踉跄跄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扑了过去——

    “你……”女人身上有浓重的酒气。

    “呃……”

    “我好想你……”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