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9章 强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则深沉的眉眼狠狠皱着,一手接过沙发上扑过来的女人,一手拿起茶几上的红酒瓶看了一眼,沉声道,

    “不能喝就别喝了,还觉得自己吃的亏不够多么?”

    “嗯……”

    因为喝酒吃的亏的话……

    最直接,就是想起了自己和商景墨“初遇”的那天。

    因为酒醉,然后开始了一切的纠缠……

    女人在男人的搀扶下,慢慢落回原地。

    男人清冽的声音一点一滴把她拉回现实,

    “你怎么回来了。”反应过来眼前的男人是陆则,苏荷的声音不再像刚才那么朦胧,

    “不回来,难道看你一个人在家酒精中毒醉死么?”

    苏荷抿了抿嘴唇,

    “我累了,休息去了——”

    手腕却在走到一半时直接被扣住,

    “李娟今天问我你和商景墨的事,”

    陆则低头,垂眸一点一点地转过头来看着她,

    “你希望我怎么说?”

    苏荷挣脱了一下手腕,

    “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李娟已经问过她一次了,她说了实话,但没说全部,所以李娟现在又去问陆则。

    理论上陆则是不会帮助苏荷隐瞒的,他是一个主见很强也不会因为别人改变自己决定的人,

    所以苏荷并不打算干涉。

    “那你是怎么说的?”男人问。

    苏荷说,“我说他是我的前夫,刚好也曾经是我的老师。”

    “别的?”

    “别的没说。”苏荷如实道。

    陆则这次没说话。

    只是看着她,看了她两秒,手下的力气忽然加重——

    “喂,你干什么!”

    很多年过去,这么多年,苏荷没有跟任何异性有亲密接触,

    更不可能有异性,像他现在这样胆大包天强迫她拉着她的手腕。

    “你!——唔!”

    唇被封上的刹那,苏荷脑海里最后那根紧绷的弦都断掉了!

    她看着眼前瞬间放大男人的脸,下意识就是一巴掌——

    手在半空中被狠狠扼住。

    陆则,三年过去,他的俊美也愈发成熟了起来,

    区别于商景墨那种商务精英冷硬的气质,陆则的帅气,是属于偏阴柔雕琢一类的。

    他的皮肤,生来就是异常白皙,眼睛很深,睫毛非常长。

    唇色是天生那种让无数女人都羡慕的暗红,衬得皮肤白皙到发光。

    苏荷看着他堕落天使一样的面容,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

    “你……唔……”

    男人在凶狠的亲吻后总算放开了她,苏荷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不过还是没打到,手就被扣住了,

    “你发疯了?!”女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陆则眼神平静,

    没有一点感情,更没有情yu,仿佛刚才做的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他一点都不在意,

    “没有,”

    “只是想着你三年都没碰过男人……会不会忽然按耐不住。”

    “有病。”

    苏荷现在脸色差极了,“陆则,我警告你,下次再出现这种事情,我们就不用再联系了。”

    女人恶狠狠地说完,转身“砰”的一声关上门,再也没说话,也没有出来。

    ……

    景遇大厦。

    今夜星光璀璨。

    办公室里灯光昏暗,只有总裁桌前的电脑,翻着幽幽的光芒,

    在男人的脸上留下来若有若无的蓝色,整个环境幽深,安静,神秘。

    就像一口万年不透光的深井,平静无波,深不可测。

    商景墨看着屏幕。

    不是那种复杂的报表,也不是风格简约的ppt,而是一幅幅照片。

    是的,照片。

    百度搜索栏里,是明晰精确的“陆歌”两个字。

    “咔嚓——”

    门开的刹那男人周身温度一下子冷了不少,“谁?”

    商景墨虽然已经不记得苏荷,但是昔日的工作能力,还有那种冷漠的气场,一点都没有变化。

    当他看到沈曼妮进来的身影时,眉心下意识的皱起,

    “你怎么来了?”

    沈曼妮脸色不佳,“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也要加班吗?”

    婚礼这才刚结束,她都想和他一起回新房来着,没想到他直接消失。

    商景墨面不改色,只是看着屏幕上苏荷的照片,道,

    “今天很忙。”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

    “下半夜?早上?还是明天。”

    沈曼妮站在原地,脊背挺得笔直。

    她手上还带着就在刚才婚礼上才刚刚戴起来的戒指,钻石很大,很耀眼,可是现在戴在她手上,却有那么一点讽刺。

    商景墨沉默着,

    过了两秒,才语重心长地说,“曼妮。”

    沈曼妮咬紧自己的嘴唇,准备洗耳恭听。

    “虽然我很感激这三年来你对我的照顾,”

    “但是你知道,很多事情我并不记得。”

    “在我想起这些事之前,我还是想一个人生活。”

    “我无法习惯家里有女人的存在。”

    “无法习惯家里有女人的存在?”沈曼妮听了觉得有些好笑,

    她又重复了一遍,也是真的笑了出来,

    “既然不能习惯有女人的存在,那你今天娶我干什么?”

    商景墨定定的看了她两秒,

    然后说出了一句她死也想不到的话,

    “如果有必要,我想提醒你一句,我们还没领证。”

    提醒她,他们还没领证。

    沈曼妮一下子就愣住了,

    “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女人心里一阵发颤,

    婚礼已经办了,消息也都放出去了,

    全世界都知道他商景墨和她沈曼妮已经结婚了,声势浩大比当年苏荷还要名扬四海,难道他还想有什么变数吗??

    男人脸色沉着,双目尽是让人琢磨不透的深沉,

    “没什么意思,”

    他道,“只是事先把话说清楚而已,以免你受伤害。”

    沈曼妮咬唇几乎要把嘴巴咬出血。

    “除了陪伴和爱情,钱,名分,我都会以商太太的规格给你,”男人说话语气正经的根本不像是对自己的妻子,像谈公事那样公事公办,“这些,你可以放心。”

    “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你早点回去吧。”

    商景墨说着,然后又低下头准备开始处理文件了。

    沈曼妮就这么把男人爱答不理的样子看在眼底,

    她心里有一万句不满意想说,

    可是话到嘴边,她又说不出口。

    女人最后还是转身开门出去。

    然而手刚扶上门把,步子停了。

    “景墨。”

    “还有事么?”

    沈曼妮因为他这种冷漠跟对待秘书一样的态度心又痛了一下。

    女人深吸一口气,

    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说你不习惯家里有女人,那你曾经是怎么习惯苏荷的呢?”

    从银滩到景荷,

    他恨不得什么都跟苏荷在一起,时时刻刻住在一起,如果真的不习惯家里有女人,那他当初是怎么和苏荷在一起的?

    苏荷……

    商景墨听到这个名字,眉心无端地跳动了一下。

    “我不记得她了。”

    沈曼妮没说话。

    过了一会,才道,“好吧。”

    女人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我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不管怎样,”

    “你是我的丈夫,我希望总有一天,你愿意回家。”

    沈曼妮说完这些,然后点了一下头,就离开了。

    门关上的刹那,她心里有说不清道不明千千万万的委屈。

    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区区一晚,她没必要心急。

    只要名声在外,商沈婚姻不是那么好拆的,

    何况苏荷现在是公众人物,她万万不可能不考虑公众影响,去做一个小三。

    想到这里,沈曼妮更放心了一些。

    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想办法,总有一天,让商景墨回家和她一起睡。

    ……

    苏荷一整晚带着醉意入眠。

    这一睡,特别沉。她好久都没有睡的这么好了,

    以至于第二天起来精神特别好,她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涂护肤品,一边点开手机,

    手机就放在旁边的台子上,里面很快就响起熟悉的经纪人的声音。

    “歌儿,我的小祖宗,你起来了吗?”

    苏荷正在拍爽肤水,“嗯”了一声。

    “今天是你在国内的第一个公众活动,你还记得吧?”

    “嗯。”

    苏荷还是一模一样的一句话。

    “嘿嘿,”

    李娟见她记得,放心的笑了,

    “那你记得一会打扮的漂亮一点啊,今天慈善拍卖会,好多名流明星都会去,不过你的捐赠物公司已经准备好了,你只要走个过场就行了。”

    “嗯。”

    苏荷还是一个音节。

    “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化妆去了。”

    “嗯,没别的了。”

    李娟说了,忽然又想起什么,“哦对了,”

    女人说着,声音变得有点严肃,

    “今天……商景墨和商太太也会去……你注意点。”

    苏荷涂眼霜按压眼角的手指一下子僵了一秒。

    过了一秒,她又很自然的放下手,

    “知道了。”

    “嗯,不过你不用紧张,则哥也会去的,”

    “出了什么事,他给你兜着。”

    “嗯。”

    ……

    挂了电话,苏荷就开始化妆换衣服了。

    慈善拍卖会,商景墨和沈曼妮会出场并不稀奇。

    只是没想到昨天才刚刚见过,今天,就又要碰面。

    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当苏荷坐着她的加长林肯到酒店门口看到车窗外熟悉的迈巴赫里走出熟悉的男人和女人身影时,

    她心里,想的就是这一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