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3章 相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见男人英俊无双的脸上神色并不友善,眉皱着,却没有行动的意思。

    苏荷笑了笑,头微微一侧,“你老婆要被警察带走了,你不去问问?”

    “怎么回事?”

    男人长腿上前一步,越过苏荷身旁,擦肩而过。

    不知道为什么,

    当他从身边走过的一瞬,

    心,隐隐作痛……

    “商先生。”

    警官见到商景墨,必然是毕恭毕敬,上去就先点了个头,

    “很抱歉,商太太涉嫌在拍卖会上私占他人捐赠拍卖品,现在需要和我们一起回去接受调查。”

    李娟冷眼旁观着这一幕,嘴巴高高跷着,扬眉吐气。

    就知道好好的字画变成破水杯,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只是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沈曼妮,还真够不要脸的!

    “我和你们一起去。”

    男人平静的声音没有情绪,

    商景墨抬起脚,面不改色,跟着就是要去警察局。

    苏荷脸色冷了冷,只是笑靥如花,

    “既然商先生有事,那和歌儿的这段舞,就作废咯。”

    苏荷若无其事地慢慢摘掉手上的白丝手套,“诶……”李娟欲言又止,想要阻止,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女人摘掉手套后就随意的扔到了一边,商景墨也没说什么。眼色一沉,跟着众多警察就走了出去。

    ……

    警察局。

    现在已经是深夜。

    深夜的警察局,并没有很多人。

    审讯室里沈曼妮坐在那里,

    天花板上两盏刺眼的白炽灯,不断发出“吱吱”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沈曼妮身上还穿着华丽的礼服,可是跟现在这审讯室简陋的背景强烈对比下,显得格外讽刺。

    “沈小姐,请您配合我们的调查。”

    “我说了多少次我没有!”

    沈曼妮气的牙痒痒,“就因为一个来历不明的人随便几句话你们就质疑到我头上来?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就是这么做人民的公仆的吗?!”

    警察,“……”

    审讯室里没人说话,他们都默默的等沈曼妮发泄完,其他一句多的也不想听。

    “那么这样,沈小姐,请您把这次慈善拍卖会负责管理拍卖品的主管叫过来。”

    ……

    警察局的事情还在处理,

    舞会不了了之,看好戏的人也没好戏可看。

    苏荷失去了自己的男舞伴,陆则本来想要代替商景墨上场,

    但是当他去找苏荷的时候,谁知道,女人一身红裙,已经消失在了茫茫人海当中了。

    ……

    夜色酒廊。

    三年不见,昔日的夜色酒吧,已经不再是富人们喝酒唯一会考虑的地方。

    酒吧附近不断辐射衍生出一条“酒吧街”,各种各样的小酒馆,各种风情。

    苏荷白色野马车区区在一家小酒馆门前停下,

    女人穿着一身便装,随手给车熄火,“砰”的一声关门离去。

    半个小时后。

    赫西来的时候,苏荷桌前已经有七七八八好几个空酒瓶了。

    赫西用最快的速度扫了一眼,问,“这是怎么了?”

    苏荷笑,“请你喝酒啊,明天周六,你不上班。”

    “啊,这样吗……”赫西沉吟片刻,

    自从毕业以后她就留在自己家的企业工作了,虽然说是自己家,上班不上班,迟到早退缺勤也不会有人说她,

    但赫西从小对自己要求很高,所以既然是上班,她也认认真真上着,

    两个女人坐下来一起喝了很多,聊了很多。

    “所以,就是沈曼妮现在在警察局,而商景墨也跟着去保释她了?”

    “差不多就这个意思吧。”

    苏荷淡淡道,“只不过没想到,他会拿一千万拍我的舞蹈,”女人垂眸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小西,你能想得明白为什么吗?”

    赫西嘟了嘟嘴,眼睛看向前方,伸手托起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

    “不明白。”

    “商教授的心思以前就很难明白,现在失忆了就更加难明白。”

    赫西这句话,倒是说出了苏荷的心声。

    苏荷淡淡笑笑,拿起倒满的酒杯,一饮而尽。

    ……

    警察局。

    沈曼妮最后还是跟着商景墨出来了,

    作为商景墨的太太,哪怕只是名誉上,也担不起“盗窃”这个罪名。

    商家可丢不起这个脸,所以最后锅肯定甩到拍卖会主管身上,沈曼妮就算不能全身而退,起码也不会有罪名。

    警察局门口。

    “景墨,等等——”

    高大的男人走在前面没有回头的意思。

    沈曼妮慌慌张张的楼梯上跑下来,纤细的眉皱在一起,声音凄楚,

    “景墨,你相信我,东西不是我拿的……”

    男人没说话,只是在夜风中轻描淡写地偏回头看了她一眼,没疑问也没反问。

    沈曼妮继续上前一步,

    “景墨……”

    “我知道你一定很疑惑,为什么我和那个陆歌之间会有敌意。”

    “我们和她的故事很长,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讲给你,好吗?”

    商景墨看着沈曼妮的双眼,女人的一双眼睛似乎会说话,满满都是套路,此刻看起来却像满满都是真诚。

    “没必要,”

    商景墨说,

    “既然已经结束,没什么好知道的。”

    沈曼妮看他现在态度这么淡,唇角忍不住露出幸福的微笑。

    女人忍不住一步上前抱住他,把脸蛋深深的埋进男人的胸膛之间,紧紧不肯松手,

    “好,既然过去了,就好。”

    “景墨,不过你可以告诉我,今晚为什么要用一千万买下她的那支舞蹈吗?”

    想到这里,沈曼妮的心再次很不是滋味。

    女人都是有嫉妒心的,她的宝石,商景墨用了几百万拍下,她本来是很开心的,

    可是后来出现了陆歌一千万的舞蹈,这就很难让她不去多想,不去比较。

    “你买她的舞蹈……真的就只是像在拍卖会上说的那样吗?”

    因为沈曼妮夺了苏荷的心头所爱,出于绅士风度,所以买下她一支舞蹈。

    即使这样的说法并不是不合逻辑,但是沈曼妮心里依然不舒服。

    只见男人原本只是淡漠的脸上忽然就多出了几分不耐烦,

    手下意识,有意无意的就把她轻从自己怀抱里拉开,

    一个细微的动作,却让沈曼妮感觉到了落空的感觉。

    女人整个人都愣了一秒,才怔怔地说,“景墨……”

    “沈曼妮。”

    男人的声音宛若在黑夜里寒凉彻骨的冰泉,

    沈曼妮愣愣的,近乎呆滞的,才给出一个音节,“……嗯?”

    商景墨看着她,表情和声音皆是一片冷淡,

    “我保释你,有时候是因为商家丢不起这个脸,不代表我赞同你的做法,明白吗?”

    “啊?……”

    女人立刻心虚的垂下眸,

    而男人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两眼,随即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扬长而去。

    ……

    依然还是那样,商景墨开车把她送回新房后,就一个人回到了公司。

    结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两个人却从没严格意义上住在一起过。

    很多人,包括林权都嘲笑他们这样简直就不是夫妻。可是没办法,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商景墨本能就接受不了和沈曼妮同吃同住。

    不知道又是在办公室里坐到了多晚。

    男人终于感觉到一些疲惫了,黑色豪车在夜色里速度平均的穿梭着,

    最后,在一片暗色中一个豪华的建筑渐渐显露而出,掩藏在重重树林里面,华美恢宏。

    景荷别墅。

    据说当年他出事以后就被人商家命令封禁的地方,

    三年后,他还是第一次回到这里。

    “砰”

    车门关上,商景墨应声下车。

    门前偌大的荷花池,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只有干涸的空洞还有几片凋零的枯叶。

    院子里的草坪已经好久都没有人打扫,站在这里,给人一种凄凉物是人非的感觉。

    男人看着这座建筑,脑中无端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红色的长裙,艳丽的颜色。

    黑色的长发介于成熟和清纯之间,恰到好处。

    她的脸上永远挂着三分让人觉得像讽刺的笑容,似笑非笑,放肆,张扬,挑衅。

    是陆歌。

    奇怪,

    为什么父母还有沈曼妮都说他失忆前最爱的未婚妻是沈曼妮,可是当他第一眼看到沈曼妮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心动的感觉。

    不要说心动了,就连一点点类似温暖的感情都没有。

    相反的,他总是很容易对她产生烦躁、不耐烦。

    要知道,让他这样一个理智没有任何感情的人能感到不耐烦,那一定是非常厌恶的程度了。

    反而……

    是那个在众人口中“不是什么好女人”的陆歌,

    他第一眼看到,就有一种,他们认识了一个世纪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那样熟悉,就像他现在站在这个院子里看着这座别墅一样。

    商景墨觉得冥冥中有一种力量不断的吸引着他,使他期待他们的下一次见面。

    “沙沙!沙沙!”

    就在这时,草丛里忽然传出奇怪的声音。

    男人瞬间警觉,眸一沉,声线阴冷,“谁?”

    草丛后面有人。

    夜风吹过,一片安静,没人说话。

    穿着笔挺黑色西装的男人周身气场更冷了,差不多要跟夜色融为一体,冷冷的伫立在月光之下。

    “自己出来,不要逼我动手。”

    话音落下,一个身影迟疑片刻,然后高跟鞋啪嗒啪嗒的有节奏地从树影后面缓缓走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