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5章 留下来住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跟着陆则回到了别墅。

    两个人都不说话,保持着沉默,

    好端端房子里忽然多出了一个男人,苏荷左右不舒服,

    别别扭扭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下去,开口道,

    “你今天怎么突然来了?”

    “你今天怎么是他送回来的?”

    两个人,异口同声。

    苏荷心里“咯噔”一声,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些什么,也不知道面对着眼前这个男人,她在紧张什么。“我……路上刚好碰到了,然后又遇到一点危险,他怕我死了警察找他,就送我回来了。”

    陆则本来脸色就有些冷,听到她那句“遇到危险”,霎时表情更加严肃,

    “什么危险?”

    “也没什么,就是有人要撞我。”

    “撞?开车?”

    “嗯。”

    苏荷漫不经心地走到沙发前坐下,

    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放松靠在身后的沙发上,

    “我也不知道是谁,不过好像看到商景墨以后挺害怕的,一下子就逃跑了,”

    “估计是沈曼妮的人吧。”

    苏荷说着,也没有想太多。

    当年沈曼妮就不止一次对自己下黑手,所以三年后会这么做,也实在没什么好惊讶的。

    身后的陆则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着,

    苏荷没有察觉到什么,两个人又有的没的说了几句,男人总算才一本正经的切入正题,

    “苏荷。”

    “嗯?”

    女人没心没肺,兀自又拿起手机开始玩。

    “不要再跟商景墨交集。”

    女人漂亮的水晶指甲在手机屏幕上微微一停,

    “为什么这么说?”

    “你说为什么?”

    苏荷沉默了。

    是,

    也许别的理由说服不了她,但是他一句“你说为什么”,就可以一下让她陷入沉默。

    女人沉默了,头微微低着,头发垂下来遮住她半边白皙的脸,致使没有人看得出来她在想些什么,

    “我有分寸。”

    苏荷的嗓音冷了不少,可是陆则看着她,神态也是一片漠然。

    “有些事,不是用分寸来衡量。”

    “三四年前你也从来不敢想你会和你的老师在一起,结果呢?”

    “够了!”

    苏荷终于忍无可忍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

    这是三年后的今天,她天衣无缝的笑脸上第一次裂开烦闷的痕迹。

    “我知道,你不用继续说了。”

    女人像逃一样快步上了楼梯,陆则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森寒,忽然就说出了一句他们之间从来也没有明确说过的话,

    “你想过当年我为什么带你走吗?”

    苏荷走到一半的步子停了下来,

    “是,我是很有钱,你也的确是璇玑的不二人选,”

    “但这些都不是我愿意劳心费力带你远走高飞的理由,一个男人,愿意帮助一个走投无路的女人,理由很简单。”

    “苏荷,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苏荷此时扶着楼梯扶手,纤长的五指一点一点扣紧,

    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但是,她不准备给他说下去的机会。

    于是,女人牙齿一咬,裙子一提,加速的离开了这里。

    ……

    市中心,一套豪华公寓。

    上城,有很多豪华的社区。这是商景墨第一次来这里,男人坐在黑色迈巴赫豪车里,始终没有下去,内心非常迟疑。

    二十三楼的灯光还没有灭。

    这是他们的新房。

    商景墨给车子熄了火,车门关上的一瞬,视线里暗下来不少。

    脑中却忽然无端想起刚才在景荷别墅那个女人的脸……那种熟悉的感觉……

    “丁玲——”

    门铃按响。

    “哪位?”沈曼妮裹着浴袍,刚洗过的头发用白色毛巾包起来,她声音很淡,却在听到了听筒那头男人熟悉的两个字“是我。”以后,整个人从头到脚的精神面貌都变了。

    “景墨??”她似乎是不可置信。

    “嗯。”

    沈曼妮立马开门。

    门后,男人一身熟悉的西装,

    即便给人的感觉依然是淡淡的,冷冷的,可沈曼妮依然高兴的无以言表。

    “景墨……”沈曼妮捂着嘴,开心的差点哭出来,“你怎么今天忽然来了?”

    商景墨脸上没有表情,“我可以进去么?”

    “噢……可以呀,当然呀,这里是你的家呀!”沈曼妮慌慌忙忙的让开,顾不得自己身上现在什么都没穿,赶紧蹲在地上给他拿拖鞋,拿这那。

    她真的好惊喜,如果不是眼见为实,她都要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她也真的好紧张……这是他们结婚以后,他回家的第一个晚上,这是不是意味着……

    这是他们的洞房之夜?

    沈曼妮想到这里,脸蛋一下子红了。低着头不敢起来,脑子中一片片飞过另人遐想的画面,她心儿砰砰砰的跳。

    今晚,她就要成为商景墨的女人了!

    “景墨……你要洗澡吗,我帮你去放水?”

    期期艾艾的女人,脸颊红晕。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眼神里都是期待,

    商景墨把这样的女人看在眼里,只是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不用。”

    “啊?那是还有工作没完成吗?我帮你把书房收拾出来……”

    “不是。”

    男人整个人的态度冷漠极了,

    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面无表情地问,

    “今天晚上,你有没有派人跟着我。”

    “什……么?”

    沈曼妮什么呀……景墨,今晚,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我是指你从警察局出来以后。”

    “出来以后我就去洗澡休息了呀……”

    女人说着,那样子看起来真的特别无辜。

    她没低头,也没躲避他的眼神,就这么深深的看着他,目光忧郁,“怎么了吗?为什么这么问……你是怀疑我什么?”

    商景墨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没有。”

    其实他自己也不确信。

    这种感觉说不出来。

    只是看到那辆车冲出来对着苏荷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第一反应,就是想来找沈曼妮对质。手机 百度 上搜索:『我的书成网』阅读更多

    “既然这样,我先走了。”

    男人从始至终都没有穿那双她蹲在地上准备出来的拖鞋,

    落下一句话后转身就走,没有给任何余地。

    沈曼妮在他身后握紧了拳头,牙齿快要把嘴唇咬出血,指甲陷进肉里,

    “所以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问我一句有没有派人跟着你?”

    正在准备离开的男人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愤慨,

    漫不经心的回过头来,轻描淡写地看着她的脸,

    “有问题?”

    沈曼妮手掐的更紧,

    “商景墨,”

    女人几乎咬牙切齿,

    “你觉得你这么做,对得起我么?”

    “你觉得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么?”

    男人不是故意呛声她,他只是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该给的钱给了,房子给她住了,车子给她开着,

    她在拍卖会上捐赠了自己的宝石,他就花巨金给她买回来,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么?

    沈曼妮美丽的眼睛仿佛随时要掉出泪来。

    “你真的把我当成你的妻子么?”

    “你觉得我不把你当成妻子?”

    “那我为什么要给你房车,买下你的宝石?”

    “可是你也用一千万买了苏荷的舞蹈不是吗?!”

    沈曼妮终于情绪失控,一下子脱口而出尖叫出来。

    气氛一下子冷凝跌至冰窖。

    女人胸口剧烈起伏着。

    她能听到自己因为愤怒而急促的呼吸,然后就听见男人低沉嗓音略带疑问的两个字,

    “苏荷?”

    “她不是叫陆歌么?”

    沈曼妮原本扭曲的怒容瞬间被惊恐的苍白替代。

    她像是被吓着了,从眼前的这个男人口中出现“苏荷”两个字,就像盛夏一盆冷水从她头顶泼了下来,泼得她浑身冰冷,要浇熄她的美梦。

    沈曼妮瞬间清醒过来,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他的腰!

    “对不起,景墨……是我……情绪失控了!”

    女人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一千万也好,几百万也好,只要他一天还是她的丈夫,只要他一天没想起苏荷,她就觉得这一切,胜算还是握在自己手里的。

    所以刚才当他说出“苏荷”那两个字,她真的是怕了。哪怕知道他现在不可能记得她,可是那种惊魂未定的感觉,却让她浑身发冷。

    商景墨没有回手抱她。

    沈曼妮穿着浴袍,里面什么都没穿。

    在刚才的一番挣扎中,头上的毛巾早已掉下来。

    黑色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忽然一个瞬间,这样安静的夜晚,整个房子里只有男人和女人,旖旎暧昧的氛围在彼此肢体接触的一瞬间就漫延了开来。

    “景墨……”

    沈曼妮心越跳越快!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呼唤渴望他的亲密,渴望他的滋润,

    她无数次幻想身前这个男人在夜里对自己进行温柔的疼爱,但是今晚是第一次,她离他、离这个幻想这么近。

    如果有个孩子,如果有一个孩子,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他也三年都没有过女人了,

    趁他不记得苏荷,他们又是夫妻关系的现在,如果能更深一层的发展,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就算以后他恢复记忆,他也不会对自己的妻室置之不理。

    她手抱的越来越紧,

    “景墨……”

    “今晚……留下来住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