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7章 单独相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有一秒是惊呆的。

    这种感觉,这种气息,太过熟悉。

    从内心本能就感觉到这个男人是他,然而话音吐出的一瞬间,事实证明,真的是他。

    “怎么回事?”

    商景墨一身黑衣笔挺,深色愈发衬得他脸白如玉。

    苏荷看着他那张脸,呆了。

    女人忘了自己的语言,男人的脸色狠狠沉着。

    “商、商总……”

    商场的负责人看到不知道从哪里从天而降的男人,一个个目瞪口呆,舌头都打了结,

    商景墨今天是刚好要谈公事所以路过这里,商场也是他名义下的商场,看到有人来闹事,作为最高股东,他也不能装作没看见。

    “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撵出去。”

    “撵……撵?”

    怎么说……也是来商场里的顾客,用“撵”这个词……

    商老师,这样真的好咩╭o__o"

    几个负责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撵?”商景墨脸色更冷。

    “撵……撵,撵。”

    经理再也不敢造次了,叫了保安一起过来就是一通撵。

    那个“被毁容”的女人一声咆哮,四肢都被死死遏制住。直接被押了出去!

    人群一下子就被威慑住了,记者发疯一样拍照,失控的人群最后直接被强制保安弄了出去,

    乌泱乌泱的商场最后以强制手段被清场,

    苏荷这才浑身放松下来,后退一步,摇摇摆摆开始喘气。

    苏荷惊魂未定,李娟也是吓得不轻。高跟鞋一提,冲了上去,

    “歌儿……你没事吧?”

    经纪人说着去翻看她的脖子,眉毛瞬间深深的皱起,

    “天,怎么伤的这么严重,快跟我去医院……”

    “现在外面局势不稳定,不要出去。”

    就在这时,一直在旁边的男人忽然冷冷开口。

    苏荷和李娟这才齐刷刷朝那个男人看去。

    商景墨两手落在兜里,英俊的眉眼平静如水,与刚才一把把她拉到身后那种男友力爆棚的感觉判若两人。

    苏荷不知道为什么脸就红了,低下头。

    “那歌儿现在怎么办?”

    李娟抬起下巴向前一步,

    “老实说,这是商总的商场,我们歌儿是在您商场里出的事,景遇名下的商场治安这么差说得过去吗?!”

    李娟也是气死了,什么人啊,遇到紧急情况这些人一点应急能力都没有。

    现在还害的陆歌受伤了,要知道,像她这样的大明星,靠的就是一张脸。

    这种见血可能会留疤的伤痕,经纪公司都是非常忌讳的。

    商景墨没有急着说话,只是周身的气场泛出层层的冷。

    旁边几个商场的工作人员在这个时候屁都不敢“嘣”一个,

    一个个闭嘴,低头,保持沉默。

    经理看说不过去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那商总……”

    “不然您看,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那个被“毁容”的顾客,当然也是要安顿的,至于这边的陆歌,估计也不是什么善茬。

    她在商场里出现了受伤事件,商场这边肯定是要负责。

    商景墨面无表情地说,

    “先去带那个人做一个皮肤过敏源测试,然后根据医院给出的结果再做客户投诉处理,”意思就是如果真的是护肤品的问题,那就由商场和护肤品品牌共担,但如果是那个人耍无赖,那商场也不会做冤大头,

    “至于这边,”

    男人道,视线,缓缓落在苏荷的脸上。

    苏荷眉毛皱了皱,下意识头退一步。

    “这边我来处理。”

    一句“我来处理”。

    四个字,苏荷的心都快悬起来了。

    女孩儿的心脏砰砰砰的跳,男人笔直的目光过于火热,让她下意识想要逃跑。

    愤怒的李娟并不能平息自己的怒火,没有后退,咄咄逼人起来,

    “处理?您要怎么处理,商总应该也要给个准话吧?”

    商景墨就站在那里,一个眼神过去,却有让人安分下来的力量,

    “李女士,这是觉得我作为堂堂景遇集团的总裁,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么?”

    他的语气很淡,却有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李娟一下子沉默了,确实,这只是景遇在全国上百个商场里的其中一个,除了这样的事,能让集团总裁出面,也是十二万分的诚意了。

    她瞬间就不表态,可是苏荷一听他要“亲自处理”,不好的预感一下子就升了上来。

    “陆小姐,你跟我来。”

    苏荷,“……”

    女人高跟鞋站在原地,没有动。

    商景墨看她没有动的意思,淡淡的启唇,

    “有什么问题么?”

    苏荷,“我……就是小伤,我等人散了自己回家随便处理一下就好。”

    “随便处理?”

    商景墨重复问了一遍,道,

    “陆小姐一个手腕就值2000万人民币,岂能随便处理?”

    苏荷,“……”

    这尼玛……

    [美国珍妮弗洛佩兹头发投保5000万美元,刚巧去年我们歌儿接了手模,也投保了2000万,你现在损害了,我不找律师找谁?]

    这还是三年后他们在沈曼妮和他婚礼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李娟警告沈曼妮时说的一句话,

    虽然她说得也的确是句句属实,但现在被商景墨这样技艺超群高冷无比的男人含着三分讽刺凉飕飕地说出来,苏荷还是觉得非主流……

    “莫非,陆小姐不敢与我单独相处?”

    “你……”

    苏荷惊了。

    继而,那种一年四季都是美艳笑意的脸上顿时闪过愠火,

    “我有什么不敢?走就走,谁怕谁啊!”

    ……

    商场,高层办公室。

    商场也是在写字楼里的,写字楼上面有很高级的办公室。

    苏荷跟着商景墨进来,推开门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有好几个拿着医药箱的医护人员了。

    “刀伤,应该是皮外擦伤,你们处理一下,注意不要留疤。”

    “好的,商总。”

    医护人员毕恭毕敬提着医药箱就过来了,

    苏荷很配合接受包扎了,也都是很简单的医护工作,几个人来一起实在是太兴师动众,

    苏荷和商景墨两个人之间始终沉默,气氛尬得不得了。

    医生们处理好以后,很有眼力见的就准备撤了,

    “商总,伤口处理好了,如果没有什么别的需要的话,我们先走了?”

    “嗯。”

    男人眉眼淡淡,几个医生朝他点了点头,然后全部走了出去。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男人和女人,

    能感觉到男人的眼神一直逡巡在自己身上,苏荷百般别扭,

    “那个……商总,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我也……”

    “啪嗒”

    男人没让她把话说完,而是不轻不重的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

    苏荷一下子住口了,抿唇不言,见他放下杯子就看着自己饶有兴味的说,

    “不准备商量商量,关于赔偿的事么?”

    “什么赔偿?”苏荷没反应过来,过了几秒,“哦,如果您指的是这个的话,”苏荷指着自己白皙修长的脖颈上刚贴上去的白纱布,

    “不用了,只是做活动的时候出的小意外,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跟你们八竿子打不着。”

    商景墨又重新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与此同时,男人眼神一直落在女人娇俏的脸蛋上,就这么毫不掩饰的看着她的眼睛,似乎在识别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真的么?”

    “比真的还真。”苏荷也拿了沙发前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商景墨看了她两秒,

    “你很紧张。”

    “我没有。”苏荷想也不想的否认。

    商景墨轻嗤一声,

    “你第一次见我可不这样。”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她一身白裙,高高扎起的马尾。

    活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纷纷要去参加戛纳电影节走红毯的璀璨女王,

    一颦一笑都是标准公式化的,

    只是那公式化的背后,一双眼睛在看着他时,却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愫。

    有讽刺,有好整以暇,也有……

    类似于失落的空洞。

    苏荷垂眸笑了笑掩饰尴尬,“是吗?”

    “大概是不习惯和商总孤男寡女单独相处吧。”

    商景墨没有把她玩笑似的回答放在心上,

    而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踱步到她面前。

    “既然说,”男人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袖扣,

    “以前我们曾是情侣,应该有不少时间都在单独相处才是。”

    “陆小姐感到不习惯,似乎不应该?”

    “啪嗒。”

    这一次,是苏荷把杯子放回了桌子上。

    女孩猛的抬头,一张美艳的脸上,黑白分明的眼睛含蓄着几分讥诮地看着他,“商总不是来找我聊单纯赔偿事宜的?难道别有所图?”

    男人直接傲慢矜贵的笑了出来。

    “别有所图?”

    商景墨淡笑,

    “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关心,昨晚开车撞你的人是谁。”

    苏荷的脸色变了变。

    “是谁?”

    商景墨反问,“你没派人查吗?”

    苏荷收回视线低头。

    派人,她自然是派人了。

    但是当时环境昏暗,那附近也没有什么摄像头。

    就算要查,也查不出什么结果。

    “难道你知道是谁?”苏荷又抬头问。

    男人不语,只是俊美无双的容颜上缓缓撩起高深莫测的笑意,

    “陆小姐答应我一个要求,兴许我会有兴趣告诉你。”

    “什么要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