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9章 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曼妮拿着红酒杯朝楼下的酒窖里走去。

    她一边拿着红酒杯,一边想着心中的盘算,

    一会只要把这包东西倒进他喝的酒里,一切就成了。

    商景墨之所以始终不碰她,只是因为没有突破那一关罢了!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一个突破口,他们的关系就会大大改变!

    更重要的是,他和苏荷,就不可能可以回到过去了!

    沈曼妮想到这里,心中就无比的兴奋激动。

    女人的步子愈发快起来,男人却突然说,

    “今晚我还要开车,不喝酒。”

    “什么?”第一个疑问的是郑素园,“开车?景墨,你一会要去哪儿?”

    商景墨面无表情解释,

    “今晚还有事,我要回去。”

    “不住家里吗?”

    郑素园听到他要走,遗憾极了,“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吗?”

    “是特别重要的事。”

    “那好吧……”

    郑素园向来疼儿子,心疼他忙,也就不会逼他留宿。

    沈曼妮见自己奸计不成,赶紧换了办法,

    “那我去厨房给你盛点汤吧!晚上喝一点养胃的汤对身体好,别苦着自己!”

    沈曼妮说完,非常贴心就去厨房里盛汤了。

    不过她手里依然没有放开那包药,这一次,没有人再阻止她了。商景墨也不知道她究竟要干什么,所以也不会拒绝。

    厨房。

    沈曼妮躲开所有人视线把粉末倒到汤里。

    ……

    “景墨。”

    穿着长裙,海藻一般长发的女人,端着汤碗走了进来,

    只有她知道,这个碗里放的是什么东西,商景墨喝了会出什么事。

    “景墨,来。”

    沈曼妮甜美的笑着,拿着汤碗坐在她旁边。

    郑素园看着他们夫妻二人这么和谐,也算心满意足了。

    商景墨看着眼前这碗汤,没有说话,也没有拒绝,就这么看着,

    郑素园开口,

    “景墨,你看看,曼妮对你多好呀,什么都想着你,赶紧趁热喝吧。”

    沈曼妮拿着汤碗,勺子一下一下搅拌着,看起来贴心极了。

    商景墨看着那碗,还有她拿着碗的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没了食欲,

    “你自己喝吧,我晚上吃饱了。”

    男人说着,完全没有犹豫就站了起来,

    沈曼妮一下子就慌了,“景墨,多少喝一点吧。”

    “张妈今天特意熬的,你不喜欢就少喝一点,不占胃的。”

    “不了。”

    商景墨拉开椅子就走了,终于,商伟再也忍不下去了,

    “啪”的一声筷子拍在了桌子上,

    脸色上乌云一片,怒意俨然风雨欲来。

    “商景墨,你未免太不像话了。”

    商伟锐利的双眼看着他,

    “曼妮是你自己选的妻子,结婚也是你自己同意的,现在这个态度,你自己说说是什么意思?”

    商伟比较严厉,看儿子这样,已经一口火窝了很久。

    然而商景墨也不是什么怕爸爸的小男生,男人目光平静如水,没有情绪的道,

    “我只是不想喝而已,”

    男人说着,目光如冰雪一边继而缓缓落在那碗汤上,

    旁边是沈曼妮无比委屈的脸,而他却像没看见一样,一把端起那个碗。

    当沈曼妮看到商景墨把那个碗里的东西一饮而尽的时候,女人内心的委屈一下子烟消云散了,一股强烈的兴奋从她心里燃了起来,

    “景墨,不想喝别喝了……”

    温柔的嗓音,她跟着站起来站在商景墨身边,

    商景墨全然没理她,端着那碗汤,一饮而尽。

    商伟一肚子气,奈何说他不得。

    只能沉着脸喝了一大口红酒,一句话也没说,瞥眼瞪着别处。

    父子沉默,商景墨也一句话都没说。看了他一眼就朝卧室楼上走去。

    楼上还有一个东西没有拿,他拿了下来开车立马就走。

    ……

    沈曼妮现在心悬一线。

    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握紧了,噗通,噗通,恨不得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成败在此一举了。

    “爸,妈,我看看楼上还有没有景墨换洗的衣服,我给他收拾一下带到公司去,您们慢慢吃。”

    “你去吧。”

    商伟和郑素园说完,沈曼妮也跟着上去了。

    她对这个药效很了解,

    差不多五分钟就会发酵了,现在商景墨刚好在卧室,她这个时间上去,刚刚好。

    卧室。

    商景墨进来的确是拿一些衣服,毕竟他也长期住在外面了,顺便拿一些换洗衣服是应当的。

    然而男人刚刚进门往衣柜前面一站,一股强大的前所未有的晕眩瞬间袭击了他的大脑。

    高大一米八五以上的身形瞬间一个晃荡,他下意识抓住了衣柜的门边,

    然而眩晕的时间始终没有停止,整个地平线在他眼睛里都是来回摇摆的,

    就在这时,“喀——”的一声,门幽幽的打开了。

    “景墨……”

    沈曼妮从门外进来,

    一进门,就看到衣柜旁边高大皱眉的男人,

    他看上去没什么区别,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男人向来锐利的眼神此时却显得有些朦胧,

    沈曼妮一眼就看出她开始起反应了,

    咬紧牙关,摈住呼吸,默默把身后的门关上……

    商景墨很快就感受到小腹窜起一股燥火。

    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尤其是这三年,用好朋友林权的话来说,活的清心寡欲就跟那阳春面似的,一点点荤都没搭边,

    今天这老铁树居然开并蒂莲了,从没有过强烈的渴望,脑子里闪现的全部都是女人柔软白嫩的身体……

    只是,他却看不清,那身体上的脸是谁。

    ……

    沈曼妮一步一步朝他走近,

    她在酝酿一个天大的阴谋,所以每一步,她都非常非常小心。

    “景墨……”

    终于,她悄悄地绕到了他的身后。

    “滚。”

    商景墨撑着衣柜脸色阴沉的不能更阴沉,

    声音异常阴寒,可沈曼妮却鼓足勇气,不退反进,

    “景墨,你身体不舒服吗?让我帮你看看好不好……”

    女人温柔的声音像毒药,刺激着他神经末梢最原始的欲望,

    沈曼妮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身后,双手水蛇一下缠上他的腰。

    当商景墨感受到女人的触碰时一下子就像电流从身体里传过,忍不住,瞬间一股猛烈的情绪从心头冲了上来!

    “砰!!”

    “啊!——”

    撞击声,伴随着尖叫声。

    沈曼妮有那么一瞬,整个人都是懵的。

    女人直接被男人没有分寸的大力甩开了!整个人跌倒在地,浑身传来剧痛,骨头全都像散架一样!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打她,

    眼泪不停在眼眶里打转,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滚出去!”

    商景墨怒吼,激起女人心里无尽的屈辱。

    沈曼妮忍着剧痛从地上慢慢爬起来,

    然而爬到一半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女人这下眼神一下子坚定了,没有出去,而是下了死心!

    商景墨意识越来越不清晰了,他甚至看不清眼前是什么东西。

    火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软糯的嗓音,

    “教授……”

    沈曼妮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心快从胸腔里跳出来。

    她不知道这么喊他,他会有什么感受。

    她也不知道以前苏荷是怎么喊他的,更不知道她在床上是怎么喊他的,

    他对他的喜好了解一无所知,现在最后一搏,也是铤而走险。

    “老师……”

    沈曼妮不知所措,又重新换个叫法喊了一遍。

    这一次,商景墨彻底失控了。

    强大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和触感一下子回归脑海,

    那个女人的那个身影还有那个声音……

    所有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全回来了,

    每次,每晚,在床上虚弱的,高亢的,害怕的,一声声叫着“老师”“老师”,还有一个男人愤怒的扯着她的头发警告,

    “你他妈有种,以后就在床上叫老师,在课上叫老公!”

    ……

    商景墨有那么一秒的快要失控。

    沈曼妮一下子豁出去了,手指一用力,瞬间把自己衣服扯开!

    大片白皙光滑的肌肤暴露在空气当中!

    男人的理智在这时候,受到最大程度的挑战。

    药,是最烈的,称呼,是最致命的,又配合这样的视觉。

    沈曼妮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贴了上去!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理论上,商景墨这个时候不会有心思想去管手机,但是本能潜意识里对眼前这个女人拒绝,所以哪怕是一个细小的铃声,此时此刻也成功的把他拉回了现实。

    男人瞬间清醒过来,一把把她推开!

    “呃……”

    沈曼妮再次吃痛,踉跄地退到一边,看着男人越过自己就朝床头走去。

    “喂。”商景墨拿着手机,声音哑透了。

    “商总,查出来了。”电话那头,是助理的声音,

    查的事,就是昨晚有人故意开车撞陆歌。

    今天在办公室说要跟她条件交换告诉她真相时,其实他并不知道是谁,无非是逗逗她罢了,

    但是现在,眼看是真的查了出来。

    “是谁?”商景墨面色一寒,等待答案。

    “昨晚开车撞您和陆歌的人……是太太安排的。”

    沈曼妮不知道电话里发生了什么。

    她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作电话,然而当她看见男人挂了电话时那个阴沉到令人颤抖害怕的脸色时,她整个人也如同跌到了冰窖。

    “景墨……是谁来的电话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