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3章 我们有过孩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苏荷有那么一秒以为自己在做梦。

    她几乎是本能的,下意识的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痛的感觉很快就袭击到她的神经末梢,女人疼得瑟缩了一下,男人把她一切的动作收在眼底。

    “你说……什么?”苏荷近乎震惊地看着他。

    男人笑,“需要我重复一遍么?”

    “你……”

    苏荷的心一下子不属于自己。

    心跳疯狂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已经都……想起来了吗?”

    “想起来什么?”

    苏荷美丽的脸蛋又微微僵硬。

    “想起……”

    这个要怎么说?

    女人一直看着他,想要从他的眼神神态中,得到一点讯息。

    但是这显然是行不通的,

    这个男人的心思有多深沉,三年前,她就看不透。

    三年后,还是如此。

    “嗯?”见她不言不语,男人鼻音上挑。苏荷有些尴尬,手指轻轻在眉心抚了抚,心平气和的说,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你怎么突然叫我这个。”

    “沈曼妮说你以前叫苏荷,看你这反应,她应该没有造谣。”

    “什么?”苏荷眯眼好久没反应过来,所以,他刚才只是为了测试她的反应,从而判断她到底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苏荷”,并不是因为他记起了些什么?

    “……”

    苏荷不知道,此时此刻,内心是怎样一种感受。

    就觉得心空落落的落下去一大块,有点堵得慌,也有点难受。

    女人笑了笑,“哦……所以呢?你觉得我活该?”

    “我可没这么说。”

    “那你?”

    苏荷疑惑地看着他,他坐着,她站着。女人抱着双臂,两个人静谧的空间中眼神四目交会。

    男人看着她,一言不发,慢慢的长腿笔直站了起来。

    苏荷下意识想后退了退。

    男人抬脚上前一步。

    苏荷的眉头皱了起来。

    “既然,你叫苏荷是真的,那么她说你勾引我——也是真的么?”

    “什么??”

    苏荷音调拔高了八度,立马转身,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凭什么好意思说我勾引你,我……唔!!!!”

    唇唇相接的时候,苏荷差点尖叫出来!

    她就感觉到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男人的大手忽然扣住她手腕!

    一把把她拉回去,然后菲薄的嘴唇就朝她亲下来!

    她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近在咫尺的双眼,那样冰寒英俊,此时此刻也专注的看着自己!

    他他妈的是疯了吗!

    苏荷张嘴就准备咬,但是男人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边看着她,一边巧妙的躲过她的“攻击”!

    宽大的手掌毫不费力的拖住她大半个纤腰,两个身体一下子近在咫尺,商景墨的攻势不容拒绝,直接逼着她下盘紧紧贴着自己!

    苏荷吓得浑身发抖,

    可是他手中的力气却越来越大,仿佛在逼迫她感受他的……

    “啪!”

    一巴掌,终于准确无误的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男人没有躲,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脸色阴寒。

    “滚!”苏荷大口呼吸着。

    商景墨笑,“这就受不了了?”

    “滚!我叫你滚,你没听见吗?!!”

    “怎么,你还想报一次警?”

    商景墨单手落进兜里,拇指漫不经心地擦了一下刚才吻过她的唇角,该死的性感。

    苏荷气愤极了。

    “我让你吻我了吗?!昨天我当你是喝醉初犯,今天你这是算什么?!”

    男人看了她几秒,半晌,扯出一个笑来,

    “今天算明知故犯?”

    “商景墨!”

    男人看着她愤怒的,气急败坏的,又急又气的样子,对比之下愈发显得沉静起来,

    他略微寥寥的眯起了眸,看了她好久,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当时,苏荷一旦如果仔细推敲,就会发现,这个男人的眼神,有多奇怪。

    “我们曾经发展到了哪一步?”突然,他这么问。

    商景墨问这句话的时候,苏荷整个脑子里都是懵的。

    短暂的怔愣之后,铺天盖地而来的就是强烈的恼怒,

    “你什么意思?!”

    “发展到了哪一步,你不懂么?”

    男人说着,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更为详细的开始陈述,

    “牵手,拥抱,接吻,还是……做过?”

    他说最后那个“做过”的时候,苏荷觉得浑身的血嗖的一下全都冲到了天灵盖!

    沉寂了三年的念想,这一刹那,全部被这个男人激活!

    “该死的,你是不是混蛋!”苏荷觉得自己在像一个傻子一样被这个男人调戏,可偏偏她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嗯,男人如果忘了自己睡过哪些女人,确实有够混蛋。”

    苏荷呵笑一声,“哦,是吗?那估计花满天下的唐凡少爷听了您这句话会气得拿酒瓶子打人吧!”

    商景墨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男人笑,“打我?”

    苏荷扯唇,“他当然不敢打你,但是你说这话的时候,也得想想你自己。”

    “照你的意思是,我确实睡过你了?”忽然他的身体,在接触到她的身体的时候,也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而且刚才那个巴掌,他其实完全可以躲掉的,但是他没有。

    以前她打他,他都是直接把她手扣到她背后,让她没有余地还手。但是他今天任凭她打,是因为他今天确确实实把她占了便宜。

    就算是给她泄愤好了。

    苏荷头低着,过了几秒,垂眸而笑,

    “你还真能够幻想的,”

    “如果我说我们还有过孩子呢?你是不是也信了?”

    女人说完这句话,眼神无声无息就潜进了他的双眼里。幽幽冷冷,仿佛像是黑洞,要把人吸到过去。

    她看到男人因黑的瞳仁缩了缩,

    但是并不是很明显,所以大概只是有一点惊讶而已。

    “我说我们有孩子你是不是也要相信了?商先生啊,”苏荷说着,摇曳生姿的同情的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记忆这个东西,确实没什么用,但是假如一旦没有,人就会很可悲。”

    “所以,商先生还是不要再纠缠我了。”

    说完,苏荷放下手,“您自便。”女人笑了笑,转身长裙摇曳的就回到了楼上。

    男人的反应看起来异常平静,似乎并没有刚才那句话产生什么影响。

    但是,没有人看到,楼下的商景墨,精致腕表下的手臂,因为过于用力捏紧,青筋已经宛如贲张力量的图腾,一根一根在强克制中暴起。

    像是极力隐忍着些什么。

    ……

    沈家别墅。

    卧室,坐着两个女人。

    沈曼妮坐在床头,两眼通红,显然像是刚刚哭过。

    而她床边坐的女人,显然是她的母亲。

    沈曼妮的母亲知道发生了的一切,神色复杂,一言不发。

    没过多久,门铃响了起来。

    “太太。”

    一个佣人跑上来,“门口商太太到了,请她进来吗?”

    听到“商太太”三个字,沈曼妮和母亲瞬间快速的对视了一眼。

    沈母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迅速扯出一抹冷笑,

    “我就知道她会来,呵”

    “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来,摆架子给谁看呢?”

    “妈!”

    终究是自己婆婆,沈曼妮下意识就阻止了她一下。

    然而沈母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

    “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吗?”

    “曼妮,是他们商家言而无信。光脚不怕穿鞋的,现在她在弱势还这么高傲,我说她两句怎么了?让她进来!”

    沈母说完,佣人就下去了。

    沈曼妮坐在床上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

    “妈,您一会别太过火,再怎么说也是商伟的老婆。”

    “切。”

    沈母这时已经从床边站起来了,

    “利用的不就是她是商伟的老婆这一点吗?”

    “得了,你别操心了,好好在楼上呆着,没你什么事。”

    几分钟后。

    女人穿着象征性的一身黑裙,手里拎着深紫发黑的世界限量爱马仕包包。整个人看上去气质极佳,

    沈母刚好从楼梯上下来,见了郑素园,立马就笑了出来,

    “哟,商太太啊,稀客稀客呀!”

    郑素园点了一下头表示招呼,“曼妮呢?”不是没听出来她语气里的讽刺,但是说到底也是出身于大家庭,从小受到的教育还有素质和沈曼妮妈妈这样的女人还是有本质不同。

    “曼妮?你来找曼妮吗?”

    “是。”

    “她在楼上睡觉呢,昨晚太伤心了,哭得晚,怎么,你找她有事?”

    郑素园脸色沉了沉。

    凉凉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过了几秒,没有情绪的说,

    “沈太太,”

    女人气场强大起来,一点都没有让人攻击的破绽,

    “为了让你们沈家称心如意,我不惜欺骗了我的亲生儿子。让他娶你女儿,”

    “现在婚礼已经成了,至于我儿子喜不喜欢你女儿对她怎么样,是你女儿的个人魅力问题,不是我们商家的问题,懂?”

    “是啊!”沈母这下子也算撕破脸皮了,气得笑出来,

    “我们曼妮是单纯了点儿,不知道怎么留住男人的心。”

    “不像当年某些人,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竟然做出……”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