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4章 反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太太!”

    很少见,女人会有这么尖锐的一面。

    郑素园仿佛像是失控了,紧紧捏着包的手柄,狠狠的看着她,

    两个女人无形中对峙,郑素园看起来要更加紧张一些,而沈曼妮母亲,则是一种高高在上幸灾乐祸看好戏的表情。

    “你不要耍无赖!”

    “我怎么耍无赖了,呵,”沈太太抱着手臂,“当初说的是让沈曼妮成为你们商家的进门儿媳妇,媳妇,这两个字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现在婚礼不是已经办了吗?全世界都知道你女儿是我儿子老婆,难道你还不知道?!”

    沈太太气得笑了,

    “别人都知道,那是因为他们只看到了婚礼,

    我问,是因为我知道这豪华婚礼背后,他们还没办手续!”

    “曼妮和景墨的结婚证一天不办,我们之间的协议就一天不算生效!”

    沈母说完,这一句话掷地有声。

    整个客厅都陷入了一种寂静当中,非常恐怖的寂静,只有在看不见的地方,暗流汹涌。

    原来,商景墨和沈曼妮一直没有登记结婚,

    作为从生下来就极度有主见的男人,不可能因为记忆的缺失,就把人生交给父母安排。

    他可以办婚礼,可以给虚礼,

    但是法律上的夫妻关系,他绝对不对一个“没有记忆不喜欢的人”生效。

    这也是他同意表面上和沈曼妮举办婚礼的交换条件——永远不跟沈曼妮登记结婚。

    ……

    “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毁约?”

    郑素园声音冷如冰霜。

    沈太太冷笑,“我只是想让曼妮把商太太的名声坐实。”

    郑素园嗤笑,

    “沈夫人,”

    “你应该知道,得罪商家,是什么下场吧?”

    昔日亲家,今日反目,无非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

    郑素园终于放手一搏不惜威胁沈夫人,毕竟光靠两家的悬殊,沈家实在不够商家一根手指玩的,

    “是,没错,商家确实难惹,但是你郑素园不啊。”

    沈太太说着,抱着双臂,花枝招展,笑意满满,

    “你有把柄在我手上,我稍微轻轻抖一抖,你就一辈子不能翻身了……你确定问不敢吗?”

    “你有胆就试试看!”

    郑素园声色俱厉,

    两个叱咤风云的女人在客厅里强势对峙,一场子的寒冷立即震慑了躲在角落里的佣人。

    佣人们赶紧溜了,别墅瞬间显得更加寂静,

    “你最好不要高兴得太早,”

    郑素园说着,本来就瘦的脸蛋,因为现在扭曲的冷笑,愈发显得像骷髅一般诡异,

    “我要是死了,你只会生不如死!”

    ……

    黑色豪车。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了很久,

    不知道到底用了多少时间,司机实在束手无策,于后视镜中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夫人……”

    “干什么?!”郑素园好像受到了惊吓忽然怒道,

    司机吓得抖了抖,立即声音都变得哆嗦,“没,没什么,不好意思吓到您了……我就是想问问……您想什么时候下车?”

    下车……

    郑素园愣了几秒,然后看了一眼手表,原来这么晚了。

    门内,商家别墅美丽的灯亮着,

    郑素园知道,那是自己的家,里面有自己的丈夫,有自己的儿子,

    这个家给了她一切,是她的一切……

    可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失去这一切!

    ……

    媒体的爆炸,并没有让苏荷的生活产生特别大的影响。

    不知道是不是商景墨的势力暂时把这些消息全部压下去了,反正那天疯了一样的新闻媒体,后来闭嘴的闭嘴,封杀的封杀。

    景遇集团专门为苏荷出了一篇通告,来维护旗下合作艺人的权益,

    但是简而言之,那个通告的意思就是谁在恶意中伤苏荷的就都去死。

    没有人再敢乱写了。

    自从那一个吻后,她也没有在见过商景墨。

    可是也是自从那一个吻,

    她的心,就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平静下来……

    难道那天的那一个吻,就是他为她事业渡过这次难关索要的酬劳吗……

    她觉得自己……

    “陆歌!陆歌!”

    一声尖叫,一下子把出神中的女人拉回了现实,

    苏荷皱眉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有那么一瞬,她反应不过来“陆歌”这个名字叫的是自己,“怎么了?”女人穿着浓重的戏服,站在三十多个摄像机前面,整个人美艳无双。

    “录制已经开始了,你在干什么?”

    “sorry.”

    苏荷垂眸,然后又看了看对面正在对戏的男主角,重复了一遍sorry。

    ……

    拍戏的地方在一个大棚,二楼过道可以清晰的看到整个片场。

    苏荷无疑是人群当中最显眼的,二楼透明防护栏后,一行黑衣人走过。

    其中为首的男人在看到苏荷被训话的时候步子停了下来,

    陆则面无表情的看着楼下的女人,看着她精致妆容下失魂落魄的表情,一言不发,面不改色,

    “ok,我准备好了,现在开始吧。”女人的声音从楼下飘上来。

    陆则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走。”男人的声音一下子沉下来不少,跟着的几个助理懵了一秒,“噢,好!”不知道又是哪尊大佛惹了这个说变脸就变脸的男人了,一个个都闭上了嘴,不敢再出声音。

    ……

    苏荷今天的工作下午五点半结束。

    五点半的时候,她已经饿的不行了,刚想打电话推掉今天的健身教练去吃饭,结果手机里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苏荷皱眉,看着屏幕上一串的陌生号码。

    本地,陌生,这是她的私人号码,她一般都不接的,然而今天鬼使神差一按不知道为什么就按错地方了,“滴”的一声,

    电话就这么接起了,苏荷脸色难看了下来。

    “您好,哪位?”

    “苏荷。”

    阴冷的两个字出来,女人的脸色就变了。

    “商太太?”

    苏荷认得这个声音,唇角向上扯了扯,“有何贵干。”

    “晚上,清水湾,八点。”

    苏荷笑,“我没时间。”

    “你必须有。”

    平静的嗓音,陈述的语气,说出的,却是命令性的语句。

    苏荷沉默了一秒,然而就是这一秒之间的时间,电话“滴滴滴”的就被挂了。

    苏荷的面容冷若冰霜。

    郑素园。

    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

    清水湾。

    这是区别于星河湾,另外一个高消费的地方。苏荷慢慢自己把车开过去,停了车,进门就有服务员来专门接引她。

    包厢。

    既然来了,肯定路上也充分地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

    然而当她开门看到包厢里的人的一刹那,她还是被足够的惊讶到了。

    “你怎么也在?!”

    女人目光触及到郑素园一贯喜欢穿的黑衣旁的旗袍女人,捏着包包的手指关节一片青白。

    郑素园旁边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当年最讨厌的女人之一,宋韵。

    三年不见了,宋韵,再次出现在了她生活里。

    “你找我谈话,把她叫来干什么?”苏荷视线转而望向郑素园质问道,

    而后者只是漫不经心的拿起一杯咖啡喝了口,

    “觉得教育后辈,父母应该也得担当一点责任。不过你情况特殊,所以我就帮你把宋女士叫过来了。”说完,郑素园不以为意的挑挑眉,把咖啡放了回去。

    苏荷冷笑,

    “你要跟我说,就单独跟我说。今天要么她走,要么我走。”

    不是说她有多怕宋韵,但是她觉得自己跟她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宋韵今天穿着深色旗袍,三年不见,她其实并没有很大的变化。这三年,苏荷没有怎么关注她们母女的动态,

    “苏荷,你就这么怕我?”

    “你自己知道我怕不怕你,我不是怕你,我恶心你。”

    年轻的女人脸上神情很平静,可是那个笑容里,洋溢的就是骨子里的张扬自信。

    现在,她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空架子大学生,现在的她,每年的收入甚至比宋韵还要多,经济基础,决定了她本能骨子里的自信。

    宋韵脸色一点点难看了,

    “苏荷。”

    宋韵眼睛冷冰冰地看着她,

    “难道没有人教过你,插足别人当小三的下场吗?”

    是了。

    她们今天找自己来,就是要跟她说这些。

    苏荷红唇扬起一抹讥诮的笑意。看着郑素园,又看了看宋韵,

    “就算你没人教过你,当年你妈妈的下场,你总记得了吧?”

    苏荷这下捏在腿边的手一下子紧了,

    “闭嘴。”

    “怎么了,我说错了么?”

    “你妈就是个女表子,当年插足我的婚姻,还偷偷生下你的野种,最后死于非命——这就是当小三的下场!”

    “还有小三的孩子,”

    “你扪心自问,这二十多年,你过得幸福吗?你童年难道不黑暗吗?你希望你的孩子也蒙上这样的耻辱吗?”

    宋韵说完,整个屋子就陷入异常的寂静当中。

    她说得看似苦口婆心,但是脸上的个表情,可实在不是怜悯。

    是一种教训姿态尖酸刻薄,讽刺意味十足。

    苏荷沉默了半晌,过了几秒,笑了,

    视线悠悠落在她旁边的郑素园身上,

    “关于小三这件事,”

    “郑女士心里应该清楚,我和沈曼妮,究竟哪个是小三吧?”

    “郑女士和沈小姐这么多年了,都看我不顺眼。多的少的我人生路上被别人刻意布置下来的一些坎坷,其实我并不是不知道是谁干的,看在商景墨的面子上,我一直在忍你们,郑女士为什么总是想逼我不想再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