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5章 苏荷给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苏荷穿着深色系的套装,还很年轻的脸蛋上,写的满满的都是倔强还有强势,

    郑素园仿佛是愣了一秒,脸色唰的难看下来。

    逼得她不想再忍?

    敢在她郑素园面前这么说的,恐怕,现在也只有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了吧?

    苏荷说完,扬起红唇提包抬脚就往外边走,

    然而高跟鞋还没有成功的从这里迈出去一步,一道冰冷的声音就这样从后面响起,阻断她要离开的去路。

    “你对自己的人生不负责,也不准备对你爸爸的人生负责了是吗?”

    郑素园拿着一杯红茶,放在唇边,似有似无的冷笑着。

    苏荷脚下的步子停住了。

    郑素园接着说了下去,

    “你离开了三年,你爸爸得癌症的事情,你也听说了?”

    女人下一刻转过身来一下登的站在了郑素园面前,

    郑素园被她突然的转身吓了一跳,

    “你,你干什么?!”

    苏荷危险的拉长了眼角,

    “你想说什么。”

    郑素园脸上扯开嘲讽的弧度,

    “你爸爸癌症的天价药费,是有人背后给他吊着呢,”

    “你以为,一旦给他停止治疗,他还能活多久?”

    “郑素园!”

    终于,苏荷被激怒了。失控的女人几乎要把那个尖酸刻薄的中年妇女一下子从椅子上拎起来,

    可是,她忍住了,她死死攥着自己的手腕。

    苏荷冷电一样的目光扫向一旁不语的宋韵,

    “这也是你的意思?”苏荷看着这个女人,竟想不到世间人情,竟然可以凉薄到这个地步。

    宋韵垂眸,只是冷笑了一声。

    苏荷愤怒的几乎要浑身忍不住颤抖起来。

    “砰!”

    苏荷砰的关门离开了,剧烈的响声,快要震破整个房间。

    ……

    夜晚,夜色。

    二楼高档的威士忌包厢,

    音响里放着旋律优美忧伤的爵士音乐。人们坐在这里放松,有说有笑,打扮靓丽。

    只有一个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

    黑色的头发垂下来有意无意遮住了她的脸蛋,

    她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却让人觉得,她整个人都被一种强烈的孤独感给笼罩住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苏荷喝的第几杯。

    苏荷听着音乐,喝着喝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睛里泪水已经朦胧成一片。

    她想起某部电影里经典的一个对白:

    孩子问:“人生总是那么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

    杀手沉默中看了她几秒,回答的那四个字——

    “总是如此。”

    ……

    总是如此。

    苏荷想到这四个字,一片泪光中禁不住的就嘲讽的笑了出来。

    黑暗的童年,死去的孩子,

    突然得知父亲得癌症的噩耗,

    还有想要伸手触碰,却因为怯懦忍不住缩回手,不知如何是好的爱情……

    苏荷拿起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辛辣的感觉呛得她从鼻腔到耳朵到脑门全部都是尖刺的感觉,

    苏荷辣得眼泪一下就掉了出来,

    这些年为了保养皮肤和身材,几乎没有怎么喝酒。可是一旦她喝酒,不免心情就会非常非常的糟糕。

    其实她一直都有在吃抗抑郁症的药。

    “小姐,请问您是有什么事不开心吗?”

    一个穿着黑色体恤的男人,大概看上她已久,终于在她情绪最软弱的时候一举发起了进攻,

    “滚。”苏荷立马把头偏向另一边。

    “美女,有什么不开心的说一说呗?自己一个人憋着多难受啊?嗯?”

    苏荷烦的要命,直接站起来拿着酒瓶子准备离开。

    男人看到她要走,赶紧不死心的伸手药抓住她肩膀,“诶——”

    然而手连她的衣服都没碰到,一只有力的手已经不知道突然从哪里伸出来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咔”的一声。

    剧痛蓦然从手腕传来。“啊!!!”男人痛的尖叫了一声,

    如此清晰,听到手腕骨头错位的声音。钻心的痛。

    男人面无表情地松开他的手,将近一米九的身高,阴影投下来几乎可以把两个人的身影全部都笼罩住。

    “滚。”

    一个字落下,陆则整个人的色度阴沉到极致了。

    或者说,是怀里。

    “自己能走?”

    男人的嗓音异常低沉,苏荷呆呆的看着他,然后慎重的点了点头。

    陆则没再管她,可是苏荷一走,整个人就不着痕迹一下跌了下来。

    “啊……”

    眼看着脸蛋马上要跟大地来一个三百六十度亲密接吻,苏荷晕晕乎乎的脑子里一下子就清醒了。

    下一秒,天旋地转。

    “……”

    苏荷吓得发不出声,整个人天旋地转,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男人直接扛在了肩上。

    他今天带了一个黑色口罩,又穿了一身黑,掩盖他明星身份。

    这样的打扮,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又多了几分神秘和阴郁,

    那个原本想要搭讪苏荷的人手痛得要命,抬头看了眼男人,立马吓得屁滚尿流,拔腿就跑。

    陆则冰凉的视线逡巡,一直直到那人离开,才慢慢收回来,继而落在身旁酒后醉醺醺的女人身上。

    “好晕……”

    女人拿着黑色威士忌酒瓶有点站不稳,

    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道。“喂——”苏荷忍不住尖叫了一声。下一秒,人已经站在陆则身前。

    女孩小小的,瘦弱的身体一下子暴露在男人面前,

    力量悬殊的对比,让苏荷原本就混沌的意识更加有一秒的放空,

    苏荷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直接被人抱了起来!

    “放开我!放我下来!”

    女人心都快跳出来了,

    多少年没有被人这么抱过,突然被这么抱起来,她心里别提有多不习惯,

    可是男人完全就跟没有听见似的,沉着脸,径直,抱着她往外走。

    然而走到一半,一个熟悉的身影蓦然就闯入了苏荷的视线当中。

    像猫儿一样缩在男人怀里的女人立刻就愣了一秒。

    是商景墨。

    苏荷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她赶紧闭了闭眼睛,重新一看,却发现那男人也跟有心电感应一样朝自己看过来!

    隔着人山人海,男人和女人的目光,在刹那间交汇。

    一个已经酒过七分,

    一个,已经失去记忆。

    商景墨笔直的视线就这么落在那个醉醺醺的女人身上,当然,无可避免的,也看到了抱着她带着黑色口罩的男人,

    虽说他现在带着黑色口罩,但是对于商景墨而言,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陆则。

    同行的几个朋友也都看到了苏荷,苏荷认识他们,都是平时商景墨走得最近的那几个朋友,包括林权。

    他们也都知道苏荷,其中林权曾经跟苏荷往来最频繁,一时间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景墨……”

    他想,既然已经忘记,既然景墨已经重新结婚,还是不要多做纠缠的好,

    可是劝他走的话还没说出来呢,男人脚步,已经先于一切语言义无反顾的朝他们走去。

    陆则看到他朝他们走来,也停了向前的脚步。

    “她醉了?”

    男人走来,视线和声音并不算是和善。

    陆则的态度同样很淡,“嗯,我会送她回去。”

    “我怎么确保你是真的会送她回去?”

    商景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都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

    明明,他跟这个女人非亲非故,为什么本能里,还是会有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果然,男人还在困惑的时候,对面抱着女人的男人已经笑了出来,

    陆则的长相是很阴柔的那种,眼尾微微一弯,狭长的眼眸立即就像化开了早春的阳春水一样温柔,

    “我和陆歌保持着比普通朋友更密切的亲人关系,已经足足三年,请问商先生在担心什么?”

    换句话说,难道他陆则没资格送她回家,他商景墨还会有吗?

    “我要听她亲口说。”

    男人略微翻着冷光的眸,眸色冰凉的看着已经接近昏睡状态的女人。

    女人就觉得自己浑身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蓦然脊背爬过冷意,迷迷糊糊睁开眼,就对上商景墨那两道冰雪般的目光。

    “商,商景墨?”

    苏荷痴痴一笑,“你怎么来了……呵呵,你好……”

    苏荷已经喝的烂醉,这让两个男人眉宇之间的褶皱更深,

    陆则抱着她,低声道,

    “你告诉他,你要回家了,嗯?”

    苏荷点点头,“是啊,嗯……我要回家了。”

    “你让他送你?”

    问这句话的,当然就是此刻脸色不太好看的商景墨。

    苏荷美丽圆圆的大眼睛呆萌的看着他,乌溜溜的黑眼珠,在眼眶里咕噜咕噜的打转。

    “是啊,这三年一直都是他送我的啊!”

    一直都是他送的。

    女人没经过大脑的一句话,却让两个男人彻底变了脸色。

    商景墨原本就算冷硬的面庞,这下一下子彻底阴云遍布。

    而陆则,则是扬起一种属于胜利者的笑容,

    “嗯,所以现在你好好休息,我送你,嗯?”

    他温柔的对怀里的女人说着,女人也实在没有余留的清醒跟他交谈了,只能胡乱“嗯”了一声。

    陆则轻笑一声,抱着她就往前走了。

    可就在这时,一直站在他们对面的商景墨却一下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苏荷给我,你,回去。”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