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章 记忆恢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在剧烈的疼痛中就开始后悔昨夜为什么要去喝酒,疯狂的疼痛让她意识都一片模糊,

    半空中,她凌乱抓住一只手,她也不知道这只手是谁的,商景墨沉着脸看她现在的样子心疼极了,

    “小荷,再忍忍。”

    “商景墨……”

    苏荷感觉像是回到了三年前,眼泪肆意流淌,抓着男人的手,

    “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男人深情的吻了吻她的额头,“放心,我永远不会丢下你。”

    ……

    苏荷除了镇痛药。

    再醒来的时候,她看到有个男人的身影坐在她床头。

    女孩闭了闭眼睛,睁开,又闭上。

    重复了几遍这个动作,她才确定眼前的男人不是假象,

    “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你怕是已经死在化妆间了。”

    苏荷沉默,她没有忘。

    化妆间里的一切,是这个男人第一时间冲了进来,天神一样从天而降,男友力爆棚直接把她抱了出去。

    “你以后还是别叫我小荷了,”

    苏荷说着,想起昏迷吃药之前的对话,躲避着男人的视线,“容易让人误会。”

    “误会什么。”

    “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就叫我这个。”苏荷说着,一直低着头。

    “现在我们分手了,你也不记得我了,最好别继续这么叫我了。”

    男人不以为意,“是吗?”

    他问是吗,她也不知道他是在怀疑哪一个事实。只是说了个“是”,然后就翻身盖好被子把自己藏起来。

    “不过现在,整个娱乐圈好像都知道你苏荷,跟我关系匪浅。”

    “什么?”

    女人听到这一句,简直呆了,“为什么?”

    男人不以为意,

    “刚才我那样抱你出去,他们不误会也难。”

    “糟了……”

    女人原本就病怏怏的脸,这下最后一丝血色也蜕下去。

    起来穿鞋直接就是想要下床,商景墨见了,赶紧把她按回去,

    “你干什么?”

    “你别管!”

    整个娱乐圈都知道他们关系匪浅,那是不是意味着,郑素园那边也已经知道了?

    那她的爸爸怎么办!

    可是商景墨并不知道她的忧虑,看到她拼命的挣扎,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到现在还在拒绝着自己,

    “三秒钟时间,躺好,否则你知道我的作风。”

    苏荷眼眶一下就红了,“让开!”

    “三,”

    “我让你让开!”苏荷大叫。

    “二。”

    苏荷,“……”

    “一。”

    跟着男人音节的落下,女人同时后退坐在了床上,愤怒坐在床沿上狠狠的看着他。

    “躺好,被子拉到下巴。”

    “商景墨!”苏荷尖叫。

    “你这次又差一点胃出血,还想再死一次是不是?!”

    男人忽然爆发出来的脾气,让苏荷愣住了,

    整个人都愣住,女人漂亮的脸蛋近乎呆滞,脸色惨白惨白的,就这么呆呆的看了他好几秒,才怔怔开口

    “你……刚才……说什么?”

    “胃出血。”

    “不是……”

    苏荷扶了扶额头,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叫又?”

    又?

    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上一次……

    “你自己得过得病,你不记得?”

    苏荷愣了。

    空气中,一片沉默。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苏荷看着他,哽咽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已经……什么都……记起来了?”

    商景墨平静地看着她,淡淡的“嗯。”

    轰隆——

    像是盛夏的一道惊雷,直接炸进了苏荷的心底。

    苏荷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什……什么时候的事?”

    “车祸昏迷醒来后几天,不过是片段,很模糊。”

    “什么?”

    车祸昏迷醒来后?

    那不是……

    三年前!

    苏荷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浑身的毛孔一个一个都像在浸在冰雪里那么寒冷,车祸,失忆,三年前……

    原来这三年商景墨全部都记得!

    那他为什么要装失忆!

    “你一直记得我?”苏荷指着自己鼻子,“真的吗?你在想什么?”

    还有他明明没有失忆,那为什么要娶沈曼妮?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太多太多的疑问,在苏荷的脑袋里盘旋。

    商景墨却一言不发大手按住她肩膀,硬生生把她按到了被子里,

    苏荷不爽的挣扎了一下,换来的却是男人更加用力的按压,

    “躺回去,如果你不想一辈子不能怀孕。”

    “呵,”苏荷冷笑一声,心灰意冷,

    “我不是早就不能怀孕了么?自从二十岁跟你怀了孕打了胎医生就说我不能怀孕了,你现在骗谁?”

    男人道,“医生说?哪个医生说。”

    “护士,别墅里的。”

    “她们告诉你的?”

    苏荷沉默,但是也感受到男人身上已经森然透出了源源不断的戾气,

    苏荷无端觉得浑身发冷,下意识抖了一下她肩膀上男人的手,

    “不知道,你别动我。”

    商景墨脸色沉了沉,也不可能强迫病人,把手收了回去,

    “这些以后再说。”

    “你先安心静养,这段时间所有通告推掉,你就在这里,没有人会打扰你。”

    苏荷听到“所有通告都推掉”,她一下子脑子里更加糊涂。

    “商景墨,你到底在搞什么?”

    男人沉着笃定,“再给我一些时间。”

    女人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给你时间?我不管你搞什么,我的通告不能推,我要回家!”

    女人说完一瞬,就感觉这个男人应该是把自己囚禁了。果然,她这个念头刚出来,门口就已经走进来三个人!

    一男二女,齐刷刷都看着商景墨毕恭毕敬低头,“商总。”

    “从今天起,他们负责你的衣食起居。司机,保姆,护士,全齐。我也每天晚上都会过来。”

    “商景墨!”

    苏荷咬牙切齿,“你这是囚禁我?!”

    “为什么!”

    “为了防止你坏事,可以这么理解。”

    “商景墨!”

    苏荷一下子炸了,也不管自己身体是不是还是很虚弱,光着脚就直接冲了下去,

    “我不管你要做什么,我现在要出去,立马!现在!”

    “理由。”

    男人英俊无双的脸没有一丝温度,

    深邃的眼睛幽幽的看着她,苏荷咬唇,

    “因为我爸。”

    苏荷咬牙切齿说出这四个字,脸立即就撇向了一边。

    苏荷知道,说出这四个字,对她来说有多么打脸。

    她以前想过苏家人不管出什么事她都不会管的,

    可是事情真的这么发生了,她又怂成包子。

    商景墨冰雕一样的容颜没有改变,直视她的目光,一如往日一样认真而虔诚,

    “你爸的事,我会管。至于我妈那边,”

    “相信我,暂时,她没有精力对付你。”

    ……

    就这样,苏荷开启了迷幻的“囚禁”生活。

    整个公司都找她找疯了,可是没有人具体知道,她到底在哪里。

    陆则和李娟甚至张威,全部都去景遇找过人,当天整个剧组都看到了是商景墨把她抱出去,可是男人却一口回绝人不在他这里。

    后来,甚至人民警察都出动了。

    警察局的人当面就进公司要人,男人也只是风淡云轻的打了个电话,就把警察那边给安抚好了。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所有人都知道,苏荷应该是被商景墨藏起来了,但是没有人找到她到底在哪。

    然而事实上,就连苏荷自己,从那天被抱回银滩后,也没有见过商景墨。

    她一个人被限制了人生自由,还有一切通讯联络,基本上跟外界隔绝无疑,但是男人还是会源源不断的输送各种各样的东西还有礼物过来,

    苏荷每天看着这些跟山一样的东西,觉得这个男人三年后,对自己的宠爱还真是近乎变态,

    差不多是把整个专柜的货给她都搬回来了,

    苏荷百无聊赖的把一串手链丢到一边,

    这个商景墨真的是……

    女孩走到床边,看着这一片似曾相识他们最初居住在一起的地方,有些感慨。

    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为什么要装失忆?

    ……

    景遇大厦。

    冷硬的办公室风格,落地气派占了巨大面积。

    高级冷灰色的风格,没有什么人情味。男人眼神专注的落在笔记本屏幕上,忽然听到门口秘书阻止的声音。

    “夫人,您稍等,我帮您叫一下商总……”

    “不用叫了!”

    “咔!”

    门被打开,郑素园一脸怒容恶狠狠的看着桌前的男人,

    相比男人此时此刻的平静如水,郑素园现在像是一头怒极了的狮子,

    “苏荷那个贱人,现在是不是在你那里!”

    商景墨“啪”的放下笔,皱眉,

    “妈,注意您的用词。”

    “在还是不在!”

    女人气的浑身发抖,整个人从来都没有这么失控过,仿佛下一秒就要发飙,把他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

    “景墨,你一直是个懂分寸的孩子,可是你这次到底是怎么想的?!”

    “马上就是股东大会了,你要是想继任,就必须得到沈曼妮爸爸还有你爸爸的批准!!你现在闹成这样,你明天的股东大会怎么办?!我问你怎么办?!”

    “什么时候搞不好,非要在这个紧要关头闹幺蛾子!”

    郑素园说着,纤瘦的人不住颤抖。

    “现在所有人都说你跟沈曼妮要离婚!沈家已经要找你爸把当年所有的事都说出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