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9章 夫妻齐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股东大会。

    郑素园口中第二天的股东大会,就这样开始了。

    原来,商景墨最近正在筹备继任商伟董事长股份的事宜,

    商伟,疑是整个景遇集团最大的股份持有者,也就是说,这次股东大会,决定了商景墨能不能继承整个商家的财产。

    如果大家支持,那么商景墨就是未来整个景遇真正、唯一的当权者了,反之,如果失败,他就不能继承商伟的财产。

    但是,就是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流言蜚语出现了。

    所以郑素园彩绘这么紧张。

    景遇大厦,会议室门口。

    几个资深的股东纷纷等候入场,看到商景墨的,有礼仪做得很好明面上表现得还是很客气的,但是,有客气的人,也就会有冷嘲热讽的人。

    “哎,景墨啊。”

    “林总。”

    “听说最近,你的花边新闻挺多的啊?不受影响吧?”

    商景墨听到这么毫不避讳的提问,面不改色,只是抿着凛冽的笑意,

    “影响不影响的,结果出来谁都不清楚。不过因为对于女人的选择动摇集团的领导者,这样的举动,似乎不太明智。”

    男人的话,相当的淡,相当的漫不经心,

    却也相当傲慢。

    同行的几个和商伟一起打下江山的老元首,看着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如此猖狂,一下子私底下心怀鬼胎一个个都嗤之以鼻。

    果然,很快,就有人阴阳怪气的站了出来,

    “景墨……有钱事业成功的男人,谁没玩过几个女人,我们问的也当然不是女人的事……”

    话说着,气氛冷了,男人身上的气氛一寸一寸冷下来,没有让他问完,就道,

    “每个财阀到这个时候不都习惯爆出一点子虚乌有的东西么,难道诸位商海驰骋了几十年,这点都看不透?”

    ……

    股东大会结束。

    苏荷站在大厦楼下,看着顶层,有些迷惘。

    她被囚禁在银滩有段时间了,今天还是想办法偷偷溜出来的。

    可是搞笑的是,她出来以后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逃跑,

    而是来见商景墨。

    女人带着黑色的鸭舌帽,简单的黑色体恤,还有细腿黑裤,搭配马丁靴,整个人看起来纤细高挑又时尚,

    她要问清楚,商景墨究竟为什么要装失忆。

    苏荷不怎么来这里,但是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来这里实习过所以认识路。

    人走到办公室附近,就听到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或者说,是相当愤怒的训斥声。

    苏荷皱眉,走了进去。

    环境明亮,光线充足。年轻的男人靠在办公桌后,眸无所回避的抬着,菲薄的唇抿着,显得薄凉和讽刺,手里握着一支笔。

    站在他前面是刚才开会前怼过他的中年男人,

    “商景墨,刚才开会的时候你是什么意思?你投票结果还没出来,就已经当自己能做主了是不是?”

    商景墨拿着笔,态度平静,“我不明白林总说的是什么。”

    “良杭的项目,你说停工就停工,你知道公司这么多年投入了多少心血和精力吗?!”

    “心血和精力,我没怎么看到,”

    商景墨就这么坐在那,因为语气平静,所以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尊敬的模样,只是表面上的礼貌斯文一直维持着,“只不过报表上的亏损我看得很清楚,所以……”

    姓林的男人指着他冷笑,

    “商景墨,”

    “最近公司很多股东都在质疑你的身份,你趁此机会把威胁到你的人手上项目一个一个停工什么用心谁都看得清楚!”

    商景墨阴暗的气息没有锋芒毕露,但是一寸一厘,全都满满敛着,

    “养一个没血缘的儿子,也好过一群贪得无厌的蛀虫。”

    苏荷听到这句话,浑身脊背全部凉了!

    她吓得靴子跟差点向后踩出声音!死死忍住,才没有任何动静!

    整个办公室的气氛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中年男人看到了眼前这个从来低调的年轻男人深藏不露的讥诮和冷漠,

    被一个毛头小子看笑话,脸色一下子铁青,

    “你有种再说一遍!信不信,你会跟那个臭名昭彰私生女戏子婊子——”

    “咔——”

    是钢笔,黑色的钢笔捏在男人手里,硬生生就这么直接被掰断了!阴沉的气息一下子雾气一样翻涌起来逼得中年男人后退一步,

    “商景墨,你们男盗女娼——”

    仿佛是万物盛开带着笑声清脆的女人从门口传来,骄傲又张扬,

    “林总是说谁男盗女娼呢,”

    苏荷今天没有穿裙子,一身黑,略带暗黑系哥特冷硬的装束,愈发显得女孩干练而冷艳,

    踩着步子,强大的气场朝他们靠近,一直走到办公桌前,

    “林总,好久不见。”

    苏荷不是没见过这个人,算是《璇玑》的小投资商,也是自己爸爸落马之前,上城中诸多拍马匹讨好的商人之一。

    “不管商景墨做的是什么决定,您有意见,股东大会上不提,私底下来人身攻击,这是干什么?”

    虽然女人嘴上说的是“林总”,用语也是“您”,但是那股凉凉的感觉里,完全没有尊敬的意思,

    商景墨都没有这么明显的叫嚣,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片子上来就目中无人,被称作林总的男人立马气的涨红了脸,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另一个野种,”

    “连人家公司谈事情都不知道要回避尊重直接闯进来,真是最基本的教养都没有了。也是,婊子生的野种能有什么教养,既然不懂上流社会的游戏,就做好自己分内玩具花瓶的工作,现在是严肃场合,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出去!”

    男人刚才已经因为怒气折断了钢笔,只是看见苏荷在外面,所以没有发作,但是现在听到她在被这样骂,明显已经周身一股杀气了,

    “良杭项目的处理方案会上已经决定,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出去。”

    商景墨这明显是在赶人,苏荷听了,不怒反笑,

    “年纪一大把了没力气玩我这样的婊子,说话也别跟村里没上过学二十岁的小混混似的,嘴这么脏,说话不悠着点,小心一天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这岁数从你们上流社会被踢出去也爬不回来。”

    林总从她开口开始脸色就一直在变,从白到通红,然后气绿,格外缤纷多彩五光十色,到最后一张脸更是涨成了猪肝色,

    他是这辈子都没有被人这么直言不讳的说过,还是个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当即没有控制住情绪,扬手一个巴掌就要摔下去。

    手还在半空中,就被更加遒劲的力道截住了!

    而且,不仅仅是截,力道交错瞬间就能看到中年男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商景墨不知何时站了起来,轻易的反扣住他的手腕,手上的力道半点不缓和,但脸上却是和煦谦逊的低笑,“抱歉,林总,”

    “小荷她年纪小不懂事,还希望您不要同她计较,”他唇上勾着那一抹笑,可是苏荷觉得自己都快听到骨头被捏错位的声音了,“她是我女人,您有不满冲着我来就好。”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已经低沉沙哑得有些可怕。连迟钝的苏荷都感觉到了杀气,目光无声落在男人力道交战的手腕上。

    林总狠狠的瞪着他,手想抽回来却半点撼不过眼前年轻男人的力气,

    他要面子,当然是不可能喊疼,但是脸色跟着愈发难看,“谁给你的狗胆,敢对我动手!”声音里已经有很明显忍着痛觉的克制。

    商景墨表情平静认真,“我只是不能看着有人对我的女人动手,您若是答应不动她,我自然松手。”

    林总几乎是恼羞成怒,更没想到眼前看着清瘦而彬彬有礼的斯文男人有这么大的力气。咆哮出声,“给我松手!”

    商景墨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连笑容的深浅都不变,手里的力道一点也没有减轻,“您还没答应。”

    “你想死是不是!”

    反扣着他手的力气如勒着的绳子一般徒然又收紧了,林总痛得只差没有叫出声,

    商景墨这下完全是在让他为刚才一切污辱苏荷的语言付出代价,差不多要把他的手给废了,

    林总心里明白,大叫,“我不打她,你给我松开!”

    几乎是同时,那股力就蓦然消失了。

    林总往后退了几步,手指着比他高出一截的男人,“商景墨,你有种这辈子都别落进我手里!”

    扔下这句话他就转身拂袖而去,出门的时候将门摔得震天响!

    苏荷看着那道离去的身影皱眉良久,沉默了一会,然后回过头来看商景墨。

    陡然发现男人此时也看着自己,忽然忘记了要说什么。

    “你……”

    苏荷欲言又止,“没受伤吧?”

    男人闻言薄唇牵扯出寡淡的笑意,“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动我。”

    “也是。”

    苏荷抿唇,刚才两个人应该是有一些力道上的角逐,但是那个老男人她也听说过年轻时是混过黑道打架杀人的,所以才会担心商景墨,

    “你这种人,谁能伤到你,你不要把人家的手都折断了才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