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1章 沈曼妮入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有人都看着他们,

    商伟和郑素园,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来,但是整个公司有将近一半的股东都到场了,每个人都沉默着,没有人说一句话。

    苏荷看着这么多大佬,终于开始紧张了,

    女人不敢说话,抬头担忧的看了一眼商景墨。

    原来,三年过去了,不管她再怎么成长,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她还是像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商景墨,你真的要跟我女儿悔婚?”

    沈太太站在那里,当仁不让。

    今天她看起来和平时有很大的不同。全身上下,洋溢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决绝,

    苏荷预感越来越不好,掐着商景墨的手越来越紧。

    难道,传言里说的都是真的,

    难道,商景墨真的不是商伟的儿子,

    难道……

    “你确定吗?!”

    沈太太说着,语气已经冷到极点。

    只见,一身黑衣的男人,也是包裹着前所未有的冰寒。他的无情,与刚才在热烈激吻里表现出来的热情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我和令千金从来没有结婚行为——我身边这位,”商景墨说着,伸手一把把苏荷拉到自己身边,

    苏荷一下子吓到整个人紧紧紧绷,却被男人不容拒绝的推到了人前!

    “她,是我唯一的妻子!”

    人群炸了!

    她是他的妻子!

    这是公然出轨吗!

    这一时候,每个人心里想的都不一样,

    但是,其中脸色最难看的,无疑是沈曼妮,还有沈太太。

    沈曼妮哀嚎一声,再也忍不住了,高跟鞋提脚直接就想要跑出去。

    然而跑到一半,却被她妈妈拉了回来!

    沈太太拉着沈曼妮看着商景墨,“哪怕是放弃整个景遇集团,你也愿意?”

    声音出来的时候,气氛已经跌至冰窖。

    苏荷立马抬头看向商景墨,

    “商景墨,你在干什么?你冷静点……”她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苏荷紧张极了,在场这么多人,她生怕商景墨一气之下真的要放弃继承权。

    到时候,真的就不能挽回了。

    可是男人根本没有迟疑,

    “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婚姻都不能选择,那么,我相信他在事业上也不会成功。”

    “好!”

    沈太太听到这句,立马大笑起来,“好,景墨,你不愧是传说中最聪明的商人……但是哪怕是再聪明的商人,也有糊涂的时候——”

    说完,沈太太返身面对所有站在总裁办门口看好戏的股东高管们!

    “既然大家都到了,我也没什么好继续隐瞒的了——”

    “我知道大家最近都听到了公司里的一个传言——那就是,我们年轻有为的商总,其实……”

    “等一下!”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

    发出这个声音的,不是沈曼妮,也不是在场任何一个女高管,

    苏荷心跳飞速,其实她喊出来的时候就后悔了,

    她一抬头,看到商景墨那双幽暗的眼睛疑惑不赞同的看着自己,

    门口的一双双眼睛,也齐刷刷全部看着自己,

    苏荷咬紧了自己的嘴唇,可是已经站在了这个位置,她就没有退缩的道理!“我有话要说!”

    沈太太话语被打断,回过头,看着苏荷,声音鄙夷到了极致,

    “苏小姐,你父母没有教过你,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能打断么?”

    苏荷咬唇,可是她实在不能眼睁睁看着商景墨当众被难堪。

    “我想这中间有什么误会,”苏荷说,“我并没有和商景墨复合的打算,我想……”

    “苏荷。”

    如果说刚才男人的脸色只是阴冷,那么现在,简直就是恐怖,

    商景墨沉着眸一把把苏荷拉入自己怀里,冷冰冰地看着众人,没有情绪的陈述,

    “她的确不用跟我复合,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离婚!”

    说完,男人“啪”的拿出一本结婚证,放在所有人面前!

    “天——”

    所有人惊呆了,沈太太更是脸色大变,面无血色!

    “怎么回事……”

    “居然有结婚证……”

    整个场面都逆转了,沈太太更是吓得整个人差点都跌下去。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

    商景墨接下来说出的话,才是真正的让苏荷胆战心惊!

    “这三年,我因为车祸的原因失去一部分记忆,”

    “经过部分家人还有沈氏的诱导,曾经有段时间,我误以为沈小姐就是我的结发妻,”

    “直到前段时间我记忆恢复,我才想起来一切,”

    “沈曼妮——根本不是我的妻子,相反,她涉嫌三年前多次绑架我妻子,残害我们的儿子,并且在三年后再次试图撞死以陆歌身份出现的苏荷!”

    商景墨是个话很少的男人,通常说话,也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

    可是今天他一口气说这么多,并且语气上,完全采用的就是一种官方的理性的没有一点个人色彩的方式,

    字字句句,矛头全部指向沈曼妮!

    显然就是把她往死路上逼!

    “你胡说!!!!——”

    沈曼妮一下子就慌了,这种巨大的恐慌延伸出来就是撕心裂肺的尖叫,她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人群中忽然出现了五六个警察,毫不费力地就把她困住了!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女人发狂的样子,完全没有平日里伪装出来的名媛做派和温柔,

    全然就像一个疯子,一个心理扭曲的杀人犯。

    “这里是所有沈曼妮杀人未遂的证据。”

    商景墨说着,轻描淡写的模样让人后怕,

    说完,目空一切的总裁办公室,降下来一个平时用于演示讲解用的高科技大屏幕。

    屏幕里自动开始播放他早就准备好的各种指控沈曼妮的证据,

    有的是照片,有的是监控录像。

    还有,一些沈曼妮操控下派去做杀人放火事情已经被绳之以法的惯犯亲口做的口供。

    整个集团都沸腾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

    “真相居然是这样……太可怕了……”

    苏荷也看着大屏幕,年轻的脸蛋,被屏幕的荧光反射得惨白。

    那些伤痛的,血淋淋的,她逃避了三年的记忆,一下子就在今天这么毫无防备的公之于众,

    女人纤瘦的身体一度因为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几乎跌倒,

    男人眉一皱,直接把她牢牢地抱在怀里。

    “难以置信……”

    “不是这样!!!!”

    沈曼妮听着人群中议论的声音,已经疯了,

    “不是这样的!!!!商景墨,你血口喷人!!!……不对,是她!!!!”

    沈曼妮说着,一下子面露凶色,

    眼睛浮现出骇人的血红,宛如地狱里来的恶鬼,盯着苏荷,

    “是你!!!是你陷害我!!!”

    苏荷现在已经浑身发凉,可是看着拼死也要挣扎的沈曼妮,只觉得可悲。

    她一直不知道那个绑架自己害死孩子的幕后指使人是谁,她猜过是沈曼妮,但是没有证据。

    苏荷闭了闭眼睛,勉强镇静下来,

    “沈曼妮,你是罪有应得。”

    苏荷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是冷漠到了极点。

    “你陷害我!!!苏荷!!!你这个贱人!!!”

    被三个警察架住,完全不能自由活动的沈曼妮,像一头野兽一样想要冲破枷锁,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警察们很快就把她制服,手腕上铐上手铐,

    沈太太亲眼看着女儿被害到这个地步,双眼通红,

    “商景墨!!!”她厉喝。

    “带走!”

    男人落下的两个字,没有一点怜惜。

    警察听了,几乎是用拖把沈曼妮拖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

    苏荷看着女人凄惨的背影,闭上了双眼,把头偏向另一边。

    沈太太现在这个人已经盛怒到了一个极点,整个人发抖,不住不住的发抖。

    “商景墨,你够狠,”打扮华丽的女人说着,堆砌着精致妆容的脸上,一丝一丝裂开扭曲的崩坏,

    “既然你想同归于尽,那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各位股东!商景墨他不是商伟的儿子!他就是当年郑素园为了稳固自己地位从外面抱来的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

    说完,沈太太“啪”的从包里扔出一叠dna亲子鉴定!

    全场所有人一片哗然,亲子鉴定,上面写得是商景墨,和商伟,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苏荷的嘴唇快要咬出血,

    显然,她也被震惊到了。

    她抬眸担忧的看了一眼商景墨,出乎意料,男人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波动,也没有情绪,

    甚至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仿佛说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一样!

    “大家,难道要让一个哪里来都不知道的人,来当景遇的未来最大的股东吗!商董事长今天为什么没出席?因为他昨天就比大家提前知道了真相,已经气得昏过去了!”

    沈太太说完,一根手指指着商景墨,

    “商景墨,是郑素园这辈子为了夺取商家财产布下的最大的阴谋!”

    “你胡说八道!”

    就在这时,郑素园不知道也什么时候到了这里,

    在场无数个股东,公司的高层,她越过人群,“啪”的一个巴掌落在中年女人的身上,

    “是你,”

    “为了用联姻窃取商家财产,不择手段。现在你奸计不能得逞,就血口喷人!”郑素园同样脸色惨白,浑身发抖,说完,看着众人,

    “景墨从来是个理智有分寸的人,这辈子唯一做的错事,就是选了一个错误的儿媳,”

    “苏荷,你要是真的爱景墨,就离开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