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2章 同床共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不知道自己居然会再一次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

    女人有那么一瞬,整个人都是苍白无力的。

    她的大脑在一瞬间用最快的速度开始飞转——

    郑素园这些话的意思,应该是想让她放手。

    因为只有她放手,商景墨和沈曼妮才会在一起,沈太太才会放弃指控。

    可是——这一切根本不可能的呀!

    就算她离开,商景墨也不一定真的会放手。

    更何况,这么多股东都看见了——这个场面,要怎么圆?

    苏荷咬牙沉默,郑素园看她没有反应的样子,瞬间怒,

    “难道你就这么自私?!这点牺牲也不愿意吗?!”

    “不是……”

    苏荷还想说什么,可是,男人毫不犹豫就把她拉回去了。

    “苏荷不需要做牺牲,是我逼她跟我一起。”

    “商景墨!”

    郑素园不知道他会冥顽不灵到这个地步。

    “你要是今天带着她从我面前过去,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虽然,郑素园说这个话,可能并没有商伟那么有震慑力,

    但是谁都知道,如果商景墨今天真的就这么从这里走出去,景遇,以后可以说再也没有他的位置。

    苏荷手被握住的一瞬,下意识就是想挣脱,谁知男人却握得很紧,完全没有给她挣脱的机会,

    只见,男人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苏荷一下子用力抗拒了一下,双眼闪烁,看着商景墨小声的说,

    “不要这样……”

    可男人完全就当没听见一样,拉着她的手,更用力了,直接把她牵了出去!

    “商景墨!”

    身后,郑素园大喊。

    可是,商景墨连头都没有回,径直,就带苏荷离开了这里。

    ……

    车上。

    苏荷被男人牵到黑色迈巴赫豪车上,

    僵硬的坐上副驾驶,脑子里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是怎么回事。

    “轰——”

    引擎发动机咆哮,苏荷才回过神,

    呆滞的看着身边的男人,“你……”

    “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做?”

    车子开入车流,

    男人面容平静,静静地踩着油门,

    “不这么做,怎么跟你在一起。”

    咯噔——

    苏荷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个男人……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情话连篇……这么会撩,她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我好像并没有……答应和你一起。”

    苏荷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

    她害怕自己因此得罪商景墨,

    也害怕,

    自己说的这句话,其实违背了她的内心。

    好在,男人并没有表现出恼怒,

    “不和我在一起,你要和陆则在一起么。”

    苏荷一下子眨了眨眼,

    “你,你说什么呢,我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你吻了他。”

    苏荷,“……”

    这……

    那是上次她喝多了,出于发泄和报复商景墨,才在陆则的下巴上亲了亲。

    这……

    “这不算吻吧……”苏荷心虚,但是很快就陷入了一种不知名的惆怅当中。

    男人很快就发现了,

    “怎么。”

    “我在想,”

    苏荷说,“你就这么走出来了,你以后怎么办。”

    “景遇怎么办,你爸妈怎么办?是不是太草率了。”

    男人听到这两个字,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草率?”

    “你觉得三年的准备,很草率?”

    “什么……意思?”

    苏荷呆呆的。

    漂亮而蜷曲的睫毛,下面两只湿漉漉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商景墨。

    她感觉脑袋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想起些什么。

    可是具体又想不起来,

    一个可怕的念头,慢慢在脑海中酝酿。

    “你不要说……你这三年装失忆,是……”

    苏荷说到一半,再也说不下去了。

    她看着这个冷峻的男人,一时觉得不可置信,也觉得有点恐怖。

    可是商景墨没有反驳,甚至默认。

    “你……”苏荷抿嘴。

    “假装失忆有三个原因,”

    男人毫不避讳地回答,“一,大事未完,二,大仇未报,三,”

    男人说着,那双全世界最迷人的眼睛不着痕迹的淡淡朝苏荷看来,

    “你没回来。”

    苏荷皱眉。

    所以,他这样忍气吞声,假装失忆整整三年,就是为了她吗?

    一下子一股酸涩感动冲上了鼻腔,

    窗外的景色快速掠过,苏荷抬起头看着男人,声音有些茫然,

    “那既然都忍了三年,为什么再不忍忍?这几天就股东大会了,怎么不撑过去再说?”

    她也不是多希望商景墨一定要继承景遇,因为她充分了解,以商景墨的才华,完全可以打造和景遇不相上下的商业帝国,一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是,她也不希望商景墨这么说放弃就放弃。

    哪怕真的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陌生人,他好歹也为景遇经营管理了十年,

    十年,商景墨凭借自己超凡入圣的商业天赋,把整个集团的版图不断扩大扩大再扩大,

    就算最后不能继承,得到一些股份,一些最起码的权益,是绝对可以保证的。

    苏荷不想看到他吃亏。

    “这些无所谓,”商景墨淡道,

    “那什么有所谓?”

    苏荷气鼓鼓的靠着车。

    钱都不要了,这个男人还有什么可以在乎的么?

    谁知道,他却说,“你生病了有所谓,被媒体攻击,被沈曼妮陷害,这些都不能容忍。”

    苏荷瘪着嘴看着他,

    “所以,你同意和她结婚,办结婚典礼,是故意为了迷惑她们,像今天这样把她丢进监狱?”

    “一部分原因是。”商景墨说。

    苏荷惊恐的看着这个男人。

    尼玛,心机婊啊。

    “可是我还是觉得好奇怪……”

    苏荷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为什么一切都这么巧……刚好是股东大会,刚好……我就来了,刚好还有那么多警察潜伏着一下就把沈曼妮带走了?”

    苏荷说着,怀疑地看着商景墨,

    “这一切,该不会都是你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苏荷一看,是自己手机。

    “是娟姐。”

    “嗯。”

    男人没有过多置评,只是看着女人迟迟没有接起来,问,

    “不接?”

    苏荷盯着手机,默默的等她挂掉,然后直接长按了关机——把手机丢到一边。

    “没什么好接的,无非就是催我回去,”

    女人说着,然后伸了伸懒腰,

    “算了,就当几天休假吧!我都三年没有休过假期了!”

    ……

    商景墨这件事一闹,苏荷也别想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去工作了。

    两个人一起过了段与世隔绝的生活,手机,关机,电话,不接,整个世界都快乱成一锅粥,他们两个也逍遥跟神仙似的,完全不放在眼里。

    毕竟,三年来第一次重逢见面,他们需要好好相处的时间。

    可是,只要留在上城,男人和女人都是不会安生的。

    直到有一天苏荷提出想去加州,商景墨也刚好难得没有公务缠身,就陪她一起去了。

    从上城飞到美国洛杉矶,需要大概十五个小时不到的行程。

    飞机上,苏荷累得不行了,然而让她意外的是,头等舱另一边,她看到了赫西,

    “小西?”

    苏荷看着飞机上的女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赫西现在正戴着耳机在听音乐,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立马也回过头去,

    “小荷!!”

    赫西看到她也相当意外,可是一看她身边的商景墨,立马就噎住,

    “你们……和好了?这是一起去度假?”

    “咳……”

    苏荷,有点尴尬。虽然这段时间,她的确都跟商景墨双进双出,

    但是这并不代表和好,因为谁都没有戳破最后那层窗户纸,两个人也从来没有发生什么逾矩的行为,

    就连是晚上,也是分房睡的。

    苏荷害羞,商景墨可一点不害羞。

    他一把拉住她的手,对一旁好奇的赫西吐出一个字,“对。”

    赫西,“恭喜啊!”但是心里却翻了翻白眼,

    对什么对,没看我们小荷还没承认么,这个死老男人,还跟别的女人办过婚礼,还没问我们小荷嫌不嫌弃呢!

    不过,赫西向来怕商景墨,也不会真的问出口。

    只是,商景墨这样的回答,让苏荷有点尴尬,

    苏荷尴尬的笑笑,“小西,你去加州,干什么呀?”

    “噢,”

    赫西说,“最近有一个画展,挺有名气的,我代表公司去看看。”

    苏荷点了点头,又问,“一个人吗?”

    赫西看了一眼商景墨,莫名觉得男人的眼神凉飕飕的,似乎在警告她什么,

    赫西欲言又止,被苏荷一下子发现异样,苏荷抬头看了一眼商景墨。

    果然,一抬头,就看见男人一双不友善的眼睛,此时正在散发着“警告”的光芒。

    苏荷极不赞同的瞪了他一眼,

    随即,又笑眯眯的看着赫西,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如果一个人,你就跟我们一起吧!我听说洛杉矶可一点也不安全,动不动乱枪打死人!”

    “啊??真的啊!!”胆小的赫西听了一下子就破功,说什么也要跟苏荷他们一起走了。

    这让商教授的计划大大受损,男人的脸色一路上都风雨欲来。

    终于,到下飞机,酒店办理入住的时候,彻底垮了下来。

    “两个房间,一个大床,一个双床。”

    苏荷用流利的英文说完,就把自己的护照和赫西的一起交给酒店前台,

    可是护照还没给出去,一只大手,直接就把她的护照从半路上扣了下来,

    “一间套房,你和我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