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3章 疯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不!”

    苏荷下意识拒绝,

    “商景墨,我们说好了,这段时间只是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我,苏荷,保证,没有一丁点和你复合的欲望!”

    “多谢。”

    趁着苏荷一边儿还在用中文据理力争的时候,商景墨已经拿出了他的全球顶级酒店精英卡无条件刷下来一套套间,

    前台的白人小哥自从看到他那张有多客气就有多客气。

    “喂!”

    苏荷的抗议还没有得到任何反应,行李箱都已经被服务人员给拿走了。

    “商景墨!”

    女孩咬牙,一跺脚,赫西倍感同情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荷……你还是放弃挣扎吧,”

    眼睛大大的女人赫西一脸怜悯,“商景墨看上的女人,无处可逃。显然,他不打算放过你!”

    苏荷一翻白眼。

    她居然想着跟他一起来加州!

    她居然会相信这个男人会正人君子信守承诺!

    她真是蠢蛋!

    ……

    夜晚。

    飞机坐了十几个小时,虽然坐的是头等舱,但肯定也舒服不到哪里去。

    苏荷一沾床,就困得不行了。

    可恶男人非要跟她一屋,防患之心不可无,

    苏荷死死盯着他,怕他对自己做什么,可是另一方面,她又实在困。

    “你到底睡不睡啊?”

    经过二十分钟的警惕,苏荷觉得自己神经都快绷不住了。

    这个男人,也真是的。飞了这么久也不知道累。

    “嗯,等不及?”

    “我呸,”

    她怎么可能等不及,

    “你出去,你在我睡不好。”

    “我不在,你别想睡。”

    苏荷都快崩溃了,“你都不困的吗?三十多的人了,精力也太旺盛了吧!”

    男人听到“精力”旺盛,薄唇一下子扯出徐徐长长,似有似无的笑意,低沉的声音性感异常,

    “精力?确实旺盛得很,折腾你三天下不来床没问题。”

    “靠。”

    苏荷没忍住爆了粗口,

    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下去,这个男人……

    妈的,只要他坐在这里看着自己,她就觉得他看着自己得眼神慢慢的都是不单纯!!

    这个眼神看得她特别不舒服!

    谁知道他在脑子里脑补了什么猥琐的东西?恨不得把她冒犯一千遍了!

    这还怎么睡?丫的!不睡了!

    女孩一把掀开被子坐起来,美目圆瞪,“我飞了十五个小时超级累!商景墨,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

    不知道是不是女孩的恼火,真的让男人产生了一点重视,“嗯,那睡。”

    商景墨说着,就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苏荷看他从桌前站起来后,就走到客厅里去了。

    女人看着他的背影,也不知道他这是要出去睡还是怎么的,但是她实在是太困了,还没等他回来,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间,苏荷感觉有一个人在亲自己。

    这种热度的感觉,陌生又熟悉。

    “嗯……不要……”

    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现实,苏荷只觉得浑身都很热。

    热得她躁动,热得她……渴望。

    “要?”

    “要……不要……”

    “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事实上,苏荷这三年都没有跟任何男人进行接触,

    忙于事业,忙于烦闷,她很少有心情想这些事,

    坦诚布公,有时候压力大的时候,也难免会梦到曾经和商景墨做的一些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

    不过就算有,次数也非常少,三年时间,总共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出来。

    反而最近,这些七七八八神神叨叨的梦她一梦梦了一堆!

    “别,别过来……”

    梦境越来越过分,她就觉得商景墨这个样子看起来特别迷人,

    梦里的她一把紧紧抱着他的脖子,起初是在屋子里,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场景一换,直接变成了大街上,

    苏荷尖叫了一声,然后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在大街上被西装革履的男人顶着橱窗来了!

    苏荷羞耻得快疯掉,

    当然,刺激得也快疯掉。

    这是她做过,最羞耻,最疯狂的一个梦。

    从头到尾,一切的感觉都是刺激到她快抓狂——

    “啊——”

    忽然,梦里苏荷就觉得胸口被一排牙齿咬了一下!

    “疼痛”的感觉迫使她现实生活中也“尖叫”出来,

    苏荷低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男人,分明就看到一个“死婴”趴在自己身上用力咬自己的胸部!

    一下子,胸部一大块都被硬生生的咬了下来!鲜血淋漓!而那个婴儿,只是满口含血诡异的看着她笑了一下……

    “啊!!!!”

    ……

    黑漆漆的夜晚,周围没有一个人,

    苏荷吓得情绪崩溃,一下子惊醒,

    这不是她第一次梦到这个“死婴”了,只是场景转换得太快,从一开始那么香艳、热烈的气氛,毫无防备的变为阴暗血腥的画面,所以她格外害怕!

    “簌簌——簌簌——”

    苏荷伸手去开灯,可是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开关!

    就在这时,她看到胸前趴着团什么东西,

    苏荷瞬间吓得魂都飞了!“啊啊啊啊!!!”她拼命尖叫起来,把一团被子看成了那个死婴,

    就在这时,她听到卧室里面洗手间门“咔——”的一声。

    “谁!!!”

    女人尖叫,随即听到低沉的男声,

    “啪”的开灯声音,苏荷双眼一下子被突如其来的光线晃了一秒,

    然后,她看见商景墨披着一件黑色的浴袍,英俊的眉皱着,

    “做噩梦了?”

    苏荷一看是商景墨,吓得心脏差点都停,

    “走开!走开啊!!”

    她还没从刚才的梦里完全脱离出来,刚才,就是看到了商景墨,然后“死婴”才出现的。

    所以,现在看她商景墨,对她无疑是极强的精神刺激。

    男人看她紧紧抱着自己拼命颤抖的模样,心疼,一下子细细密密充斥了心间,

    “梦到了什么?嗯?别怕,只是梦。”

    男人走过去坐在床边安抚她,把她十根手指一根一根掰开,以免她伤到自己。

    苏荷感受着男人温热的大手,在自己后背上温柔的安抚,不知道过了多久,情绪一点点跟着平稳,平稳,

    没过多久,她终于失控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

    从起初的抽噎,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其实,这些年,商景墨并没有少看她哭。

    第一次,应该是在酒吧里,那天她刚失恋,喝醉,扬言要把自己“强上”,

    他抱着她去酒店把她压在身下,说实话,当时他差点就要了她,可是就在这时,她忽然哭了,

    哭着喊那个“秦声”的名字,让他一下子怜香惜玉。

    再然后,就是在教室外,

    她在罚站,他在讲课。

    他看到她怒怼前男友和渣小三,上一秒龇牙咧嘴锋利得像只猫,下一秒,却啪嗒啪嗒眼泪一颗颗停不住的往下掉。

    后来,还有很多次很多次。

    有时候她觉得这个女孩,过了三年以后确实成熟了很多,可是今夜当她再次哭泣在他面前展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的时候,

    他才知道,原来,她还是那么脆弱。

    那么需要他呵护。

    男人再也看不下去,一把把她的脑袋按在了怀里。

    也没有问她在哭什么。

    只是看她这个样子,这三年,一定过得很伤心。

    “我梦见……”苏荷说着,哽咽了起来,主动坦白,

    “我梦见我们的孩子了。”

    “我梦见我们和好了……在亲热,然后孩子来报复我……”

    商景墨听着,摸了摸她头发,吻了她耳根,“对不起。”

    “呜呜呜……”

    苏荷吓到了,不停得哭。

    商景墨这时感到有些愧疚,他承认,刚才并不是苏荷无端做春梦。

    他洗完澡后,看到她就那么躺在那里,实在忍不住,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每一寸肌肤,他都细细亲吻了一遍。手 機 百度 上搜  我 的 書 城 網  免 費閱讀更 多熱門 好看 的小說。

    只是她太累,睡的太沉,没有一点知觉罢了。

    但是,潜意识里肯定还是会排斥他的——所以才会潜意识里想到孩子,因为愧疚,做了噩梦。

    如果他不去动她,她就不会做噩梦,也不会害怕,更不会这么难过了。

    商景墨抱着苏荷,脸上的神情一片复杂。

    女人轻轻的推开了他,

    “有酒吗?你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说完,苏荷就朝门口走去,

    女人走出房间门,就弯腰从迷你吧里拿出一瓶红酒来,

    然而,酒瓶子都没拿稳,直接被男人一手抽走没收。

    苏荷皱眉看着他,“你干什么?”

    “你还敢喝酒?”

    苏荷咬唇,没说话。

    确实,她不能喝酒。

    孩子是胃出血没的,上次在点映会后场,也是差点胃出血。

    酒这个东西,于她而言,这辈子大概是无缘了。苏荷也就是一时冲动而已,气鼓鼓的走到一边,准备在沙发上坐一会,

    然而走到一半,一瞥,似乎看到赫西的房间没有关门,风吹动,门在前前后后的摇着。

    赫西?

    她不在吗?

    苏荷有点好奇,走过去敲了几下门,“小西?”

    里面,无人回答。

    一把门推开,只见,床上乱糟糟几件衣服,她大概是出去了,但是出去的非常匆忙。

    苏荷蓦然有些担心,一下子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