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7章 确定关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哎呦喂,现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虽然,赫西差不多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近的人了,

    但是不管怎么亲近,这样子当场被抓了个现成,脸皮再厚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吧。

    商景墨也不至于那么重口,当着别人面玩play,但是男人本来脾气就不算好,现在好事被扰,脸色就更加不怎美妙,

    但是枪都提起来了,要是就这么着罢手,未免也显得忒“怂”。

    “呵,”

    男人冷笑一声,直接沉着脸把女人从沙发上“扛”——对,没错,是扛起来。

    赫西看他这架势,显然就是要“大干一场”,吓得赶紧捂嘴躲到一边生怕挡了这男人的路会被ko,

    果然,苏荷大叫起来,

    “商景墨,你放我下来!”

    女人天旋地转,直接被扛在男人肩膀上,纤细的腰贴着他的肩膀。两只小胳膊拼命捶他后背。

    然而,那小胳膊打在他后背,就跟雨点点似的。

    男人一点也不在意,一边扛着她,一边,就朝卧室走去。

    “嘤——”

    赫西瞅着小女人直接就这么一把被扛走,一直到“砰!”的门关上,

    虽然她被狠狠的关在外面,but,她还是觉得好帅啊!少女心爆棚啊!

    “嘤嘤……”

    赫西咬着手手,脑补了卧室门后苏荷被丢到床上的大戏……

    果然,听到“砰”的一声,女孩被丢到床上去了!

    “哇塞……”

    赫西害羞的捂住双眼,

    没经过人事的她,还是第一次,距离这种“羞羞”的事,这么近呢!

    说实话,她很好奇,很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个套路……

    没过多久,卧室里就传来女人的尖叫声,还有打骂声,

    酒店的隔音已经很好了,但是隔着一个门板,多少还是会有点动静。

    赫西脸红心跳,没过多久,听到“唰——”的一声——

    是衣服被撕开的声音。

    “咿~~”

    “救命啊!!!”屋里的苏荷喊救命。

    赫西顿时觉得羞耻极了,隐隐约约,听到屋子里的男人,雄性荷尔蒙低沉嘶哑的警告,

    “喊救命有用么?”

    ……

    赫西,心想,妹的!教授nb啊!

    够马蚤,够男人!

    赫西好奇,想旁观,但是转念一想,

    一个大活人站在门后头,估计里面的人怎么也不尽兴。

    商景墨那么闷骚……尽兴不尽兴不好说,说不定当着人家的面儿,搞出大动静来,他还觉得刺激呢,但是苏荷不得劲儿啊……

    这种事,女人脸皮都薄。肯定得使劲憋着嗓子,肯定巨憋屈。

    苏荷是她的好朋友,她可不能让好朋友不尽兴。

    “算了算了,不看了!”

    终于,赫西放弃了这个大好机会。直接转身就离开了酒店房间。

    离开之前,还特别厚道的“砰!”重重关门——告诉他们已经走了。

    门内,商景墨听到她关门的动静,

    看着床上已经被自己“摆弄固定”的女人,唇角的笑容异常邪肆,

    “这下没人了,你可以尽情喊了。”

    ……

    赫西离开酒店,刚好是中午太阳最猛烈的时候。

    加州夏天的太阳,那可真不是盖的。活生生能给你晒掉一层皮下来。

    女孩裹了裹身上的披肩,肚子不识趣的叫了起来——“咕咕——”

    “可恶!”

    赫西在心里吐槽,

    忘了刚才没吃东西了,桌子上有那么多好吃的,她也是被香味儿“唤醒”的。

    早知道她应该带点东西出来吃。

    女孩一边想,一边寻思找个饭店随便吃点。

    可是,就在她路过一个转角的时候,她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对着自己“卡擦”闪了一下。

    赫西步子停下来,有点怀疑。

    但是,她虽然停下来,但没有第一时间扭头。

    只是静静原地站了一会,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

    果然,她步子刚出来一步,身后的动静就又开始了。

    女孩这下脸色大变下了定论——

    他们被跟踪了!

    ……

    酒店。

    苏荷真的死也没想过,时至今日,会被男人强行“办”。

    浴室。

    女孩自暴自弃,被男人抱着“放”在盥洗池上。

    身上什么都没有穿,赤果着身体,白花花刺眼的一片。

    商景墨看她这样,怕她着凉,拿了一件浴巾加一件浴袍,

    可是苏荷连看都没有看他,只是翻了个白眼,直接把东西丢到一边。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穿戴整齐的英俊男人,在一个不肯穿衣服一丝不挂光秃秃的坐在洗手池子上的女人对峙。

    然而,她觉得是在对峙,对于他来说,实在像“无声的诱惑。”

    “什么意思?”

    男人看了一眼被她丢在一旁的浴袍,

    “不肯穿,是刚才被压在镜子前还不够爽,还想在浴缸里来一次?”

    果然,这种凉薄的讽笑,一下子就把苏荷激怒了,

    苏荷出溜最快就把浴袍披上,然后一把把浴巾丢在商景墨身上,

    “商景墨,你混蛋。”

    男人一边冷笑,一边把浴巾扔到一边,

    “我混不混蛋,你也不是第一天见识。”

    苏荷气的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男人好不容易一个人给两个人洗完澡,也是苏荷实在没力气洗了,

    现在从极度的欢愉,极度的疲倦解脱出来之后,这样浑身上下洗个热水澡,苏荷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有种通畅的感觉,

    男人把她从浴室间抱出来,忽然,商景墨的步子一停。

    男人眉头皱了皱,走到落地窗前一看——

    好家伙,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密密麻麻,乌泱乌泱楼底下全都是人!

    本来还好,这一看,都是人,苏荷一下子就没力气起内讧了,“我去,”女人像树袋熊一样挂在男人身上,“哪来的这么多记者,他们不嫌机票贵?”

    商景墨嫌弃的白了她一眼,

    “以我们的身份,很难没有记者追过来。”

    追过来……

    苏荷服了。

    既然已经追到这里来,大概,全世界都已经确定他们在这里开房了吧。

    苏荷这下真的焦头烂额。

    “你放我下来。”

    男人没有第一时间照做,而是问,“站得住?”

    苏荷闭了闭眼,说了句可以,然后商景墨把她放在了地上。

    女人白净的脚趾,踩在干净的没有一丝尘埃的高级地毯上,看着窗外,睫毛扑扇,

    “所以,现在怎么办?”

    “把人赶走。”

    “不行——”

    苏荷拒绝了,“赶走是逃避的方式,这样做,无论对你,还是对我,都太没格调。”

    商景墨饶有兴味看着她,“那你准备怎么办?”

    苏荷抿唇,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但也总不能赶人吧。”

    “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苏荷还挺想知道的,

    毕竟,这些记者的毅力,可是不容小觑的。

    什么蹲在这里守你个十天半个月的,可都不是事儿。除非你出去被他们抓个正着,不然就准备好和他们死磕。

    可是,就算你要死磕,也不可能十天半个月不出门儿吧。

    “公开。”

    男人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苏荷直接到抽一口凉气,“不行!”

    “公开什么呀公开,我们什么关系啊,公开什么哦……”

    “到现在你还不承认?”

    苏荷心砰砰跳,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她下意识退了退,

    “不算……刚才,是你强迫我的。”

    苏荷说到后来,两颊通红。

    男人低笑一声,

    “难道不是你,喊得正起劲?”

    “商景墨!”苏荷恼羞成怒。

    “镜子里是谁的表情那么享受?真应该给你录下来。”

    “你变态啊!”

    苏荷恨不得一下掐死他,不过,事实上,她只能赌气的坐在一边的靠椅上一言不发,

    女人在生气,因为害羞和生气,脸颊上两抹红晕,看起来更加娇羞可爱。

    “你之前拜托我一件事,”

    商景墨说着,故意停顿,没有说下去。

    苏荷蹙眉,拜托他一件事?

    什么事?

    她仔细想想,也想不出来。

    她和商景墨见面以后,她就一直避之不及,难道还主动……

    “你爸。”

    听到这两个字,苏荷心里狠狠一抽。

    女人的脸色唰就白了,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

    “我爸怎么了?”

    这段时间,她是真的事情多,幺蛾子也多,身体前段时间也不好,

    不然,就算她再怎么恨苏长河,也是会去监狱看他的,奈何时间怎么都不允许。

    商景墨满意的看着她这个反应,烟雾缭绕的笑,

    “这么紧张?他难道不是给你童年带来最大阴影的人?”

    苏荷听着,冷笑一声,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血浓于水,他是我在这个世上最后一个亲人,我总不可能不信他,信外人。”

    外人。

    她这个外人不知道指的是不是商景墨,

    可是她那个语气,显示着讽刺,无疑。

    苏荷现在心很乱,如果说之前,自己和商景墨只是单纯的“前妻前夫”搞搞暧昧,那么现在又不一样了——因为现在,他们又产生身体上的纠缠了。

    就在刚才,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搞的……就被他的男性荷尔蒙给俘获了。

    所以,她也不知道现在算什么。

    男人脸色不大好看,可是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话却让苏荷震惊,

    “今天,跟我从这里走出去,我立刻安排你爸出狱,转到上城最好的医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