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9章 过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夜缠绵。

    这一晚,苏荷表现的格外热情,商景墨感觉有些意外,

    但是,身体上极致的欢愉,很快就冲淡了这种意外。

    事后,男人总算浑身都得到了释放,女人早就死一样的昏过去,男人靠在床边静静地打量她,一把把她捞在怀里。

    希望,她每次都能这么主动……

    商景墨第二天去谈一个合作。

    虽然,他心在名义上已经和景遇没什么关系,但是,他还是有各种各样很忙的工作。

    期间,郑素园也曾约他见面,但是他都婉拒了。

    无非就是要劝他和苏荷分手的那些说辞,商景墨并不爱听。

    直到有一天,郑素园打电话来说,商伟醒了。

    “他醒了。”

    电话里,郑素园那么说。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憔悴,仿佛这一段时间里,一下子老了十岁,

    “他说,想见见你。”

    ……

    这是商景墨这段时间第一次回商家。

    整个别墅,静谧非常。

    男人的手工皮鞋进来的一刹那,就感觉到别墅的佣人都不在。

    商景墨走到房间里,看到沙发上坐着的郑素园,她穿这一身墨绿色旗袍,估计是为了见儿子刻意打扮过了,但是还是遮盖不住憔悴。

    “景墨……”

    郑素园看着他,双眼通红,哽咽。

    “你爸爸……他在楼上。”

    这个称呼,让男人硬挺的眉头皱起,

    “妈,以后别这么称呼了。”

    事实上,自从他知道自己不是商伟的亲生儿子开始,他就没有再假装亲昵的扮演着儿子的角色了。

    至于他什么时候开始起知道自己的身世的……

    大概是三年前,还没恢复记忆的时候吧。

    男人想着,步子往楼上走去。

    还没有彻底上楼,就听到屋内男人咳嗽的声音。

    商景墨的内心其实很复杂,但是男人的表情,永远都是那一派举世无双宠辱不惊的模样。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门口敲了三下,门内很快,就传来男人一边咳嗽,一边讲话的嗓音。

    “进。”

    商景墨推门进去。

    商伟坐在床头,一看到他,停止了咳嗽,眼神锐利。

    “坐。”

    他给他指了指床头对面的休息椅。

    商景墨一言不发,走过去,坐下。

    气氛中都有些沉默,也有些尴尬。

    商伟又平息了一会,道,

    “我听说,你辞职了?”

    自从上次股东大会的事情发生,商景墨就没有去过公司了。

    在美国的时候,一封申请函发到董事会,申请辞职。

    当然,这封信,商伟也看到了。

    “为什么?”商伟问。

    商景墨没答,只是靠着休息椅,平静道,

    “没什么,大概只是想换个环境工作吧。”

    “难道是怕别人闲言碎语?”

    商景墨敛眉,

    “我想,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应该不会被闲言碎语左右。”

    商伟又问,“那你为什么辞职?景遇难道还装不下你吗?”

    商景墨不知道该怎么说。

    以他的品格,绝对不可能占着别人的利益,做一个小人。

    但是,现在是文明社会,大家都用实力说话,不是世袭制。

    而且,集团在他的带领下确实进步了,就算他要当继承人,想必董事会也会有不少人支持。

    这些道理,大家都懂。

    所以,商伟才没跟他直接撕破脸。

    不过,商景墨还是没有这么做。

    “景遇自然可以接纳任何一个优秀的人才,但是我,最近可能并没有很多精力投放在工作。”

    商伟一听他这么说,怒了。

    “你当真要为了那个女人荒废事业?”

    年轻的男人脸色顿了顿,

    “事业当然不可能荒废,但是为了家庭,什么都可以让步。”

    ……

    上城监狱。

    一辆白色的保姆车。

    慢悠悠的在门口停了下来,苏荷摘了墨镜,平静的看着窗外。

    “陆小姐,到了。”

    司机看苏荷不知道坐了多久,好心提醒。

    女人没有出声,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才推开车门,下车。

    ……

    从大门口到监狱内部这条路,她熟悉,又陌生。

    早秋的梧桐树绿的发亮。这是这座城市的特色模样。苏荷穿过梧桐树,那个狱警热情的解释着。

    “这三年,很少有人来看苏长河,来得也都是一些老部下,老心腹,基本没有什么亲人朋友来。”

    苏荷皱眉,“苏丽和宋韵呢?”

    狱警沉默了一会,

    “她们从来没来过。”

    ……

    苏荷一路上,想了很多。

    她一直以为,苏丽和宋韵再怎么说也不至于是六亲不认的人,所以这三年,她一走了之,也走的放心。现在听到这样的消息,苏荷心里不得不说有些惭愧。

    经过七歪八拐,总算到了苏长河的房间。

    苏荷推门进去,看到他的刹那,心都狠狠揪了一下。

    他……

    现在竟然是这么虚弱?

    苏长河看到苏荷的一霎,眼神里不可能没有意外。但是比起意外更多的,是一种心如死灰的淡。

    苏荷把门关上,盯着他,

    “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开口,就是这样不满,责备的情绪。

    然而谁知道那个昔日叱咤风云的男人,上来就是一句,

    “我不出去。”

    “你说什么?”

    苏荷眯眼。

    苏长河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女儿想办法让自己出狱,去接受治疗。可是他现在居然说他不想出去。

    “你不想出去你要去哪?死在这?”

    女人不想语气差,可是一想到,她对这个没有尽过任何父亲责任的父亲,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去跟商景墨在一起……他都不肯接受治疗。又回想起昨天晚上那个男人逼迫自己做出百般耻辱的动作只为让他淋漓尽致,她现在就更委屈。

    可是苏长河,只是淡淡地把话题该了过去。

    眼神落在他身上,“我听说,你现在当了明星?”

    ………………

    苏荷从监狱出来,天已经黑了。

    女人裹着身上的外套朝车里走,然而刚出大门,告别狱警,就看见院子里多停了一辆车。

    黑色迈巴赫……

    那是商景墨的。

    苏荷还以为是天黑自己眼花了,可是定睛一看,确实有一辆车停在那里。

    “你怎么来了?”

    当看见男人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时候,苏荷有点意外。

    “来接你。”

    “接……我?”

    她有点意想不到。

    “上车。”

    谁知道,男人知识丢下来两个字,转身就开门进车里去了。

    ……

    副驾驶上。

    苏荷还在混乱的思绪中回不过神来,

    经过刚才的交谈,苏长河,明确表示不肯就医。

    她很愁,本来想一个人在家里今晚好好想想,但没想到商景墨又来了。

    哎……

    谁叫她自己答应的随叫随到呢。

    这个男人……还真是精力旺盛啊。

    到了银滩,苏荷一路上表情都比较凝重。当车子停在院子里,车上的女人却没有下来的意思。

    商景墨回眸看她一眼,静美深邃的瞳孔里倒映着凉薄的情绪,

    “怎么?”

    苏荷嘟嘴,“今晚……也要吗?”

    她说的是随叫随到没错,但是……

    昨天才刚刚筋疲力竭,今天他又来接她,难道是……

    男人第一秒没懂她意思,可是懂她的意思以后,心情一下子变得灰暗起来。

    所以,这个女人是真的把他们当成嫖客关系了?

    “下车!”

    连商景墨都没意识到自己现在阴沉沉的样子有多恐怖,苏荷脊背都感到一阵凉意。再也不敢多说,直接下车。

    ……

    浴室,

    女人把自己泡在浴缸里,蒸腾的空气萦绕在四周,她内心开始感到无边无际的疲惫。

    是的,疲惫。

    迷茫,混乱,以及不知所措。

    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矛盾过。

    曾经,苏丽宋韵为难她,她的精力就放在对付苏丽身上,

    沈曼妮伊静婉陷害她,她就想办法还回去。

    狗仔污蔑她,她就给自己洗白。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生活也没多么艰难。

    反而现在,好像所有的艰难坎坷都被商景墨铲除了——苏丽宋韵杳无音讯,沈曼妮接受调查面临入狱,伊静婉从视线中消失——甚至反对他们在一起的商伟夫妇,都已经和他断绝了关系——她面前已经没有任何阻力了,反而,她却愈发迷茫起来。

    她到底该怎么做……

    忽然!

    一股痛意来得毫无征兆,

    躺在浴缸里的苏荷瞬间瞳眸圆睁,如梦扎醒,十指苍白死死抓住浴缸旁边的扶手——

    “商景墨……”

    剧痛绞痛来得刹那,容不得她有一丝懈怠。

    苏荷痛得连声音都不能发出,整个人蜷成一团,甚至艰难要淹在浴缸得水中——

    就在这时,门被“砰”的踢开。

    商景墨觉得她洗澡时间过长不正常,本想看看,然而几次敲门问话都没反应,

    男人瞬间意识到不对,直接破门而入。

    一开门,看到泡在水里脸色发白的女人,眸色狠狠一震。

    “苏荷!”

    苏荷听到他的声音,两眼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景墨……”

    ……

    半个小时后。

    深夜,凌晨。可是银滩的豪宅却灯火通明,来来往往几个白大褂,表情严肃。

    “她怎么了?”

    男人脸色不善,医生也很紧张。进行了一系列仔细的排查以后,摘下听诊器,认真道,

    “苏小姐体质特殊,应该是……服用了一些不适合她体质过敏的药物导致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