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5章 美容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这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伴随着周围理发师美容师这样那样的眼神,苏荷,总算知道了什么叫羞耻透顶。

    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后悔过——

    后悔,她没有好好打扮,弄坏了身材,熬坏了皮肤。

    苏荷“嗯”了一声,匆匆就像逃兵一样离开了。

    她知道自己这一仗输的很难看,但是原谅她也是个脸皮薄的女孩,在这么多人面前,她丢不起这个脸。

    ……

    spa区。

    无论背地里议论些什么,表面上,这些人肯定都不敢对她说些什么的。

    苏荷趴在按摩床上,身上只盖着一块白色的方巾,不着寸缕。

    屋子里放着音乐,点着香薰。环境优雅舒适得很。

    苏荷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然而就在这时,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已经朝这里逼近。

    多日不见,商景墨并没有什么变化。

    还是英俊如斯,俊美如神。

    “商先生,这里是……女宾区……”

    一个负责按摩的女技师看到他进来了,特别尴尬。一般像这种高端的spa都分为男宾和女宾,男宾禁止进入女宾。

    可是商景墨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里是女宾区。

    “我知道,”他道。

    “那您……是来找林小姐的吗?”

    这里的按摩院是最好的。苏荷肯来,林轻羽必然也愿意来。

    商景墨的脸色沉了沉,

    “我自己找。”

    男人说完这四个字,就连多一个音节也吝啬了。

    女技师也知道商景墨可不是好脾气的主儿,绝对不敢招他,只能悻悻的说了句,“好,那您有需要再找我。”之后,就很识趣的退到一边了。

    商景墨站在走廊里。穿着深色的衬衫,和熨帖的一丝不苟的西裤。

    他的存在站在这里,就像一块磁石吸走了无数人的关注。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是陪林轻羽那样的女人来的,但是,都克制不住对他的崇拜。

    他气质清贵,长腿走路时不紧不慢。明明是属于安静的气场,却让人感到无比的疏离。

    他的唇抿着,从发梢到袖口,漫不经心的弧度,都显示着他贵公子的身份。

    走廊两边都是独立的女宾区,因为高档和奢侈,所以整个装潢都特别豪华和开阔。

    男人骨节分明呃手指,一间一间的敲开试衣间的门。他像是抱着耐性和玩味在玩游戏一样,有些女人刚好做好按摩出来,有些女人在里面不耐烦的斥责。

    他都风轻云淡,用他低沉磁性的嗓音礼貌的致歉。

    然而这种好听绅士的声音,让它一听就能听出是个英俊的男人。

    技师们不太懂他为什么这么做,明明喊一声就能找到“林小姐”了,他非要一个一个的敲开亲自看一眼。

    一扇门打开。

    里面站着穿水蓝色蕾丝露背长裙的身影,年轻漂亮,山水画一样淡雅,仙气飘飘,气质出尘。

    商景墨看着和他四目相对的女人,林轻羽眼角闪烁,

    “景墨。”

    林轻羽显然有些意外,“你怎么在这里?”

    商景墨风淡云轻,“找个朋友。”

    “噢……”

    原来,不是找自己的啊。

    林轻羽觉得有些难堪,但是她心中也明白。这个男人,对自己完全没有兴趣。

    他要找的人,也另有其人。

    林轻羽低头整理自己换好的裙子,

    “你既然要找朋友,那就去吧,我一会自己回去就是了。”

    商景墨眸色渐渐转深,偏头看向自己还没有敲完的房间,

    他是看到苏荷和那个助理一起往spa区走了。但是没过多久,助理出来了。

    他本来也不想管她,但是猛一看她现在这幅样子实在过分。他不能放纵她再自甘堕落。

    “景墨?”

    商景墨收回视线,“没事,你先进去。”

    林轻羽没有多想。回了一声好,就继续回去做按摩了。

    难道她已经走了?

    商景墨淡淡的想。

    抬脚刚要准备离开,就听见身后房间里女技师温柔的声音。

    “苏小姐,精油是选苹果花,红宝石,薰衣草,还是薄荷呢?……”

    商景墨听到这个声音,原本要走的步子停了。

    眉皱了皱,直接开门——

    “咔——”

    “啊……”

    女技师吓得低叫一声。

    眼前,按摩床上的女人还趴在哪里。脸朝下,身上什么都没穿,大片大片白花花光泽的皮肤,背部线条完美。

    苏荷好像是睡着了,趴在按摩床上,头上包裹着白色的毛巾。

    空气里,都是让人舒缓芬芳香薰的味道。

    女技师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您……您是……”

    “她是我女朋友。”

    “噢、噢……”

    技师大概刚才不在外面,不知道商景墨。

    何况床上的女人也没有反应,加上这个男人的俊美儒雅,一看也不像什么坏人。

    商景墨眼神冰凉,“你先出去吧。”

    “噢……”

    技师大概是有一点美男恐惧症。看到这么帅的男人,一时间也忘记了语言,只知道说“好、好”,就关门出去了。

    殊不知,像这种时候,为了顾客安全考虑,根本不允许这样做的。

    “砰”。

    门关上。

    商景墨转而看着按摩床上的女人。

    其实他进来,也只是想看看她而已。

    但谁知道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微妙。当他的视线触及到她这个人的时候,就很难再挪去。

    商景墨就这么站着,昏暗的光线,把他的身影,在地上拉的很长很长。

    他像是被下了一道定身咒,前进不了,也走不开。

    他就这么看着,

    最后,情不自禁,手伸过去……

    轻轻揭开了她头上包裹的白色毛巾。

    黑色像瀑布一样的秀发很快就全部披散了下来。

    “嗯……”

    苏荷不知是否被这个动静惊醒,嘤咛了一声。

    然而就是这个看似不经意的举动,却让男人手中动作一停,下腹一紧,

    “嗯……轻一点,最近感觉有点痛……”

    苏荷现在是没有意识的状态。但是她的潜意识里,是在跟技师说手劲不要太大。

    所以……呵,是把他当成按摩师了是么?

    商景墨唇角若有若无勾着弧度,可是动作,却是鬼使神差的把包和手机都放到了一边。

    甚至,“咔”的一声,锁上了门。

    ……

    隐隐约约,苏荷感觉有一双温柔的手在抚摸自己。

    不是想象中的那种柔软,光滑。

    但是很宽厚,很温暖。带有浅浅的薄茧,但有摩擦感。

    或许他的首发并不是那么专业,但是像有奇妙的电流蹿过,却是很舒服。

    苏荷在这样舒适的爱抚下,很快就更加睡意朦胧。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商景墨。

    梦见他在吻自己的脖子,从脖子一直到腮帮,唇角,一下一下重重的亲吻着。

    克制的温柔同时,也有男人原始欲望的野性。

    总之,性感的让她发疯。

    “别……楼下听到了,要笑我的……”

    苏荷觉得自己快死了,气喘吁吁的说。

    可男人只是低沉的笑着,擦去她额头的汗珠,

    “听到又怎么了?只要你舒服就够了。”

    伴随一股热流,苏荷在尖叫中结束了这个梦。

    视线中是白色的床布,光线昏暗。她头很昏,浑身异常的热。

    一个重量施加在她身上,她有些呼吸困难。

    挣扎了一下,但是没挣扎掉。

    她觉得越来越热了,但是,苏荷莫名其妙觉得自己浑身哪里都动不了。

    “放……放开我……”

    她以为是普通的鬼压床,惊恐的一心想要推开。

    然而,这个“女鬼”却非常顽固。怎么推也推不开。

    更变态的是,她觉得这个人一直在摸她摸她。

    她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鬼”,这到底是什么癖好啊?

    “放开我……”

    苏荷坚持着。可耳畔传来的却是男人徐徐长长的浅笑,

    “放开?都这样了,还要放开?”

    说着,手却掠过她最薄弱的地方。

    苏荷委屈的抽噎起来。然而,她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直接这个男人就沉进来了!

    她这下脑子全部清醒!

    苏荷瞪大双眼,尖叫,嘴却被男人率先捂住!

    她慌张的拳打脚踢。可是事实上她已经被控制的一动不能动。

    她不知道身后的这个人是谁,直到,她看清捂住自己嘴的那只手,手腕上的银色腕表……

    高级男士腕表,世界顶级。

    价格不亚于任何一辆顶级豪车。

    最重要的是,

    这支手表,只有商景墨有。

    商景墨……

    想到这里,苏荷就更惊恐。

    “你……放开,喂……”

    很快,她细碎的反抗,就被男人冲得破碎。

    苏荷整个人像破败的布偶娃娃一样躺在小小的窄床上,

    她想尖叫救命,可男人却警告的在她耳边说,

    “你要是想让所有人都来围观,就喊!”

    女人死死咬住嘴唇。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

    “商景墨!”

    苏荷觉得难过。

    失恋难过,他这样神出鬼没一言不合趁她意识不清醒的时候强暴她。她也难过。

    终于,这段时间积攒在女人心头的委屈一下子爆发出来了。

    苏荷就这样趴着哭了起来,“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商景墨,你到底要为什么这么对我啊……”

    男人冷笑,

    “如果你知道你刚才睡觉的时候有多马蚤……就不会问我为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