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6章 求你,锁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当然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了。

    事实上,她也是无意的。

    女人在做按摩的时候,发出一些很享受的嘤咛,是很正常的事。

    只能说商景墨这个男人最近发情的频率实在有点高。

    估计她今天什么都不做,就静静地躺在那,他都会情不自禁地这样。

    更何况她还什么都没穿。

    更不要说一边躺着一边哼哼唧唧。

    苏荷就这样在美容室里被男人按着强行来了一次。全程她都趴着,不能看到男人的脸。

    可是不公平的是,灯光打开。男人居高临下可以很清楚看见她趴在枕头上纠结的侧脸。

    商景墨睁着双眼,视线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他紧绷的线条,沾染着一些性感的薄汗。

    唇紧抿着,呼吸粗重。几乎每一个线条都写满了近乎狂热的偏执。

    他就是要偏执地看着她,看她在他强迫下的样子。

    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她完全属于他。

    “商景墨,你,你停下……”

    在女人近乎央求的语气下,男人做出的完全是相反的动作。

    就在这时,走廊里响起脚步声!

    “蹬蹬!”,清脆高跟鞋的声音。

    苏荷一下子从纠结的表情中瞪大双眼,

    这个脚步声她很熟悉,匆忙踩着趾高气昂,

    是李娟!

    “咔……”听到开门声的时候,苏荷心跳差点都停了。

    但是门没打开,门外“咦”了

    “诶,歌儿,你在里面吗?”

    “门怎么锁了啊?”

    “诶?”

    “娟……”

    “娟姐,救我”,四个字还没出口的时候,女孩的嘴巴就被狠狠的捂住了。

    苏荷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可即便是呜呜,也只有商景墨一个人听见。外面的李娟根本听不见。

    她还在坚持不懈的开门,然而她每开一次,苏荷就格外紧张外加今生紧绷。

    苏荷一下子紧张的要从按摩床上爬起来,可是她这一个紧张,也逼得身后的男人满足的喟叹了一声。

    大手一伸,重新把她按回去,相当强势!

    近乎凶狠的命令着她,“趴好!”

    “商景墨!”苏荷咬牙,“你想被围观吗?!”

    她觉得这个男人真的tmd是疯了!这里是美容院!外面都是人!

    何况他的女伴林轻羽也在这里!

    她从来不知道这世上会有这么疯狂的人!

    “停,停下……”

    苏荷挣扎,可是门外的李娟以为她发生了什么危险。不断的拍门,开门,

    “砰砰!”“砰砰!”

    “歌儿!你在不在里面!你有没有事!你回个话儿啊!”

    “呜……”

    苏荷被男人折磨的一个话也说不出。

    她咬着牙根,趴在床上。商景墨满意的看着她,低沉着嗓子说,

    “不回答她吗?”

    “你……”

    苏荷有气无力。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

    很快,李娟就找来了美容院的负责人。

    “我是跟她一起进这间屋子的,后来我出去了。她肯定一直在里面,现在却打不开门!”

    李娟愤怒的说着,

    “你们美容院是不是安保有问题?如果是被变态混进去,你们负责得了吗?!”

    不得不说,李娟身为国外高学历,国内王牌的经纪人,女强人的她发起怒来连苏荷都怵得慌,更别说是美容院这些人。

    负责这个房间的那个技师立马就慌了,紧张兮兮出来解释,

    “李、李小姐,不是这样的……”

    “是,是刚才有一个男人进来了,他说是苏小姐的男朋友,苏小姐也没否认……我,我才出去的……”

    小技师说话都不利索。然而李娟听到她这句话,差点眉毛都竖起来,

    “男朋友?!”

    她特么的哪有男朋友?她要是有男朋友,她还用带她来这儿?!

    “什么样的男朋友?”李娟脸色越来越黑,小技师还在发抖,“就……就一个很高,很帅的,穿着黑色西装的……有点冷酷的……”

    很高,很帅,黑色西装,有点冷酷。

    李娟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几个词汇拼凑在一起——差点没倒吸一口凉气!

    符合这样的形容的,除了商景墨还有谁?!

    “砰砰!”

    顿时,女人像失控了一样转身用力敲门,

    “歌儿!你有没有事??商景墨,你给我开门!!!”

    ……

    门内,

    狭窄的按摩床上,男人还跟女人交叠在一起。

    女人被压得一动不能动。门就在她两米远的地方,在李娟的敲动下不断摇晃,仿佛下一秒就能被撞开一样。

    苏荷觉得自己紧张的快要窒息,一种极致的刺激在她身体里交织着,

    她拼命捂住自己的嘴,耳畔回荡的全是男人嘶哑至极的呼吸,

    “你还跑吗?”

    “停,停……”苏荷只能比口型。她已经很羞耻了,不能再被那么多人看到。

    “还跑不跑?”

    “……”

    “说话!”

    苏荷像条濒死的鱼。

    “歌儿!你别怕,我去拿钥匙!!”

    门外,李娟厉呵院长去拿钥匙,院长哪里敢反抗,赶紧就去拿了。

    “砰!”

    一声,苏荷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拉了起来,

    她一下子整个人被曝光在灯光之下商景墨面前,她惊吓的快要叫出来,然而男人却无情重新压下,

    “还跑不跑?!”

    “我……”眼泪汩汩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我……不跑了……”

    “卡擦——”

    门开了——

    李娟最先推开门进去。

    “歌儿!”

    女人现在担心极了。最快的速度瞟了一眼屋内,

    只见一张只容的下一人的单人美容床,上面铺着一张spa的毯子。

    精油,香薰,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的摆在旁边。

    整个地面环境,房间环境都很清幽整齐。白色的窗帘在窗口清幽的飘着。很安静,没有一点有人的痕迹。

    “人呢?”

    李娟狐疑的皱眉,

    脚踩进去一步,哪怕是浴室和角落里也都没有人,

    可是明明刚才,好像还有听见这个屋子里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这里还有没有别的门?”李娟问。

    院长立马答,“哪儿还有别的门啊……就这一个房间啊!难道……已经走了?”

    李娟也搞不清楚了,一边往屋里走,一边皱眉检查着一切。

    哪怕没有痕迹,可是女人的第六感还是告诉她,这个房间,肯定还有人。

    并且,空气里的味道,隐隐约约的荷尔蒙和暧昧,圈起让人无限遐想。

    黑暗的柜子里。

    苏荷被捂着嘴,一双大大的眼睛从木柜的缝隙里清清楚楚的看着外面。

    逼仄的空间,因为两个人的贴近,空气变得更加稀薄。

    她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不着寸缕的身上,胸口剧烈起伏。

    李娟,院长,还有技师,都在外面。

    商景墨居高临下的圈着她,她整个人都处于异常紧张的状态,心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就在这时,耳根忽然一阵湿热!

    苏荷差点尖叫!

    男人近乎恶劣的咬着她的耳根,喷洒热气,

    黑暗中,那个眼神似乎在说,“你还听不听话?”那种挑衅。

    苏荷咬紧嘴唇。

    现在他让她做什么,她都听。因为她不知道这个疯狂的男人,下一秒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

    “李小姐,他们可能已经走了……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找找吧……”

    院长细声细语的说着,李娟又再一次环视一眼,大概也是认可了她这个提议。

    苏荷看着那群人的脚尖朝门外走去,总算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她立马就看到李娟凌厉的眼神朝这里扫来!

    “等等!”

    苏荷吓得呼吸一窒!就看见她二话不说大步朝柜子的方向走来了!苏荷拼命后退,可是柜子里已经完全没有空间给她后退了,

    她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别过来别过来,

    可是上帝就跟完全没有听到她的祈祷一样,

    李娟不仅过来了,甚至手还搭上了柜子的门!

    只要她一用力,她就会被彻底的公之于世人!

    只要一秒钟,她就身败名裂!

    “吱嘎——”

    听到柜子门被打开的声音,苏荷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身后男人温热的温度还传送得很近,可是,她却置身冰窖……

    忽然!

    拉门的动作停了!

    李娟只是轻轻的用了一点力,立马就松开了柜门!

    她面不改色,以最快的速度手就离开了把手。门一点都没打开,忽然转身直接走,

    “走,去别的地方找!”

    苏荷重新睁开双眼!

    “砰!”

    门关上的一瞬,伴随关门声,柜门一下子打开!

    商景墨压着她直接把她扑倒在地,苏荷痛得眉头皱起来,女人的身体直接就倒进了厚厚的地毯里。柜子外清新的空气一下子扑入她的鼻尖,呛得肺疼。

    方才,过度的紧张,让苏荷的大脑极度缺氧。

    她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跳“砰砰砰”还有耳鸣“嗡嗡嗡”,

    她绝望无力的躺在地上,两眼发黑,男人的身影表情近乎残酷,

    苏荷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就那么躺着,任凭他对自己做一切他想做的事。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苏荷抬眸看了一眼身后头顶的门,有气无力的说,

    “商景墨……锁门……求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