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7章 心灵之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醒来,精疲力竭。

    人已经不在美容院了。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苏荷浑身上下只有一种感觉——酸疼。

    女孩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

    “我怎么回来了?”

    苏荷看着四周,纤细的眉毛拧起,仔仔细细的看着熟悉的卧室还有摆设。

    无疑,这个地方是银滩。

    更要命的是,她眼睛一瞟,很快就看到了窗前西装革履坐着的男人。

    “你怎么也在?”

    苏荷下意识防御的护住自己的胸口。

    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

    苏荷瞬间咬紧嘴唇,羞耻的印象一下子回到大脑。

    “我要走……”

    女人条件反射的一句话,却让男人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苏荷一下子被高大的身影震慑住了,

    整个人坐在床上退了退,两只手撑在后面,“你……你干什么?”

    “你要走?”

    “我……”

    她想义无反顾的说“是”,可是忽然想起了上次在美容院……他一边压着她,一边逼她承诺再也不跑走,

    苏荷觉得为难极了,承诺不可以违背,何况她就算违背,换来的肯定也是商景墨变本加厉的羞辱。

    女人闭了闭眼睛,然后重新躺回去,淡淡堕落的说了一句,“那你别忘记给我爸治疗。”

    ……

    都说性爱是女人灵魂的通道,女人很容易因为性爱上一个人,这句话说的一点不假,倘若之前,苏荷再见商景墨时,还能做到不闻不问冷静如初,那么当他们第一次关系发生的时候,她就不可能心如止水了。

    尤其是……

    这个男人,还真强爆!

    苏荷就这样继续在银滩住了下来,但是,谁都没有戳破挑明,现在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以为只是商景墨的控制欲作祟,所以必须要让她留住在这里。但是然而事实上,接下来的每一天男人也住在这里。

    陆陆续续,各种生活用品,男人的,女人的,包括女人会喜欢的化妆品、首饰、包包、衣服,陆陆续续他都会为她买来寄给这里。

    两个人之间气氛冷了一段时间,但是,这其中不包括,必须的,义务之内的,她所需要给男人满足的身体上的“需求”。

    商景墨有时候要的凶了,会一边掐着她的下巴,在灯光下迫使她看着对自己喊“我爱你”,也会霸道的对她说“你是我的”,然而每次事后苏荷精疲力竭的躺在男人身上的时候,她也确确实实的感觉到,她是他的。

    上城医院。

    苏长河离开监狱的那天,已经是三天后。

    这是这些年来,他第一次出狱。不得不说监狱真的是个折磨人的地方,苏荷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俨然已经不像是个中年人,而是老人了。

    她轻轻推门进去的时候,男人正在接受治疗。

    阳光充沛的病房里没有任何看望的人,苏荷站在门外,目光沉静的看着他。

    视线忽然朝她瞟来。

    苏荷一瞬有点尴尬,苏长河目光锐利,声音有点沙哑,但语气却并不是那么善意,“你和他又在一起了?”

    “我的事你不用管。”

    苏长河冷笑,

    “如果不是,凭你一个小戏子身份,能把我从监狱里接出来?”

    苏荷沉默,有些事明明可以心照不宣,但是说出来,却让人无地自容。

    苏长河叹了一口气,削着一个苹果,有一段时间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苏荷就这么看着,忽然觉得这样的画面就是很熟悉。

    小时候,她刚从小学放学回家。家里豪华的沙发上就会摆着各种各样的水果。虽然有佣人,但是苏长河也会亲自削苹果,只不过,

    不是为了她,是给苏丽的。

    “苏荷。”

    忽然,男人叫她,

    苏荷回神。

    “一个男人如果不爱你,不会费尽心思把你留在身边。”

    “也不会劳心费力帮你排除万难。尤其是像商景墨这样的男人。”

    苏长河说完,气氛一度陷入沉默。

    苏荷沉默了,垂着头,黑发下巴掌大的脸尖而瘦,没有人能看出她在想什么。

    苏长河削好苹果,一块一块切在碗里,却没有吃,就那么放着,“你从小是个敏感缺爱的孩子,所以对待感情,你就像张没有经验的白纸一样,”

    “对待每一段亲密关系,你都小心翼翼,不敢触碰。你觉得感情是神圣的,完美的,容不得一点玷污。所以你害怕接受,也害怕付出。因为你知道,一旦你义无反顾的付出,如果对方背叛了你,你会万劫不复。”

    苏荷有那么一秒,泪点被戳了的感觉,

    泪意一下熏上来染红了她的眼眶,

    她紧紧捏着拳头,声线平静,

    “你凭什么分析我?”

    苏长河笑,

    “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每当别人对你好,或者深入的跟你对话的时候,你就会下意识顶嘴。”

    “其实你没有坏心,你只是个不会控制情绪的小孩子。”

    ……

    从医院出来,苏荷的心情莫名其妙就很灰败。

    这种感觉,就像是刺猬被撕去了身上的铠甲,只剩下光秃秃嫩嫩的皮肉,暴露在空气里,让她难以自处。

    苏荷走出医院,抬手遮了一下刺眼的阳光。

    有那一秒心灵脆弱的冲动,她打开手机,忽然很想见小西。

    “嘟——嘟嘟。”

    电话通了。

    “小西?”

    苏荷皱眉,对面电话声音有些嘈杂,不过很快就静了下来,大概是走到了安静的地方,“小荷?怎么啦?”

    “你……现在有空嘛?今天想约你。”

    “哈?”

    赫西有点儿意外,“我今天……订了航班去泰国呀,你怎么不早说呢,要不我改签……”

    “不用不用,”苏荷一听她要为了自己改签,立马婉拒,“不用了,也没什么大事,就想见见你。”

    她突然说想见见,赫西也知道,大概是有话想说,沉默了一会儿,“我现在在机场,你真没事?”

    “没事……就见见就好,我来机场找你吧!”

    虹侨机场。

    苏荷自己开车来得这里。虽然能感觉到身后还是跟着商景墨的人,但她差不多已经习惯了。

    只是想起,苏长河说的那句[对待每一段亲密关系,你都小心翼翼],苏荷就觉得很惆怅。

    她最亲密的人……

    除了商景墨,就是赫西了吧。

    现在和商景墨处于这种不冷不热的状态,唯一可以让她谈心释放的,也只有赫西了。

    机场的贵宾vip休息室。

    头等舱客人在这里休息。而赫大小姐当然出行都是头等舱的。

    苏荷来这里找她,而发现女人已经开始很认真的找服务员安排餐饮,茶饮,水果,都是苏荷喜欢吃的。

    看到苏荷走近,赫西的视线立马闪烁起来,

    “诶,小荷,快来呀!”

    苏荷看到一桌子好吃的,立马感动。

    “小西。”

    “坐,坐!”

    赫西热情的招呼着她,“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你上午不是去你爸那了嘛?”

    “怎么啦,他又气你啦?”

    苏荷摇了摇头,把苏长河说的话大概给赫西转述了一边。

    女孩细细的手托着尖尖的下巴,认真的聆听着,嘴巴翘着。

    苏荷皱眉,

    “我也不是因为叛逆,我就是觉得,他又不了解我,干嘛对我评头论足啊。”

    赫西瞅着她,一边托腮一边说,

    “你当真觉得他不了解你吗?我咋觉得他说得挺对的呢。”

    苏荷皱眉,“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赫西说着,开始掰手指头一个个数,“胆小,害怕亲密关系,多疑,不干付出,在感情里畏手畏脚,”

    “你说说你,啊,从小爸妈伤害你,没人对你好,没人带你去过医院。后来又被劈腿,还是好朋友和男朋友,你肯定已经被伤到了,”

    “现在突然蹦出来个有钱长得帅还超级贴心的白马王子,你肯定不敢上啊!”

    “再加上叫兽也不是个感情丰富的浪子,他一直冷冰冰的,还喜欢强迫人……其实我觉得你们两个不是很合适,你应该找个情感经历丰富有很多前女友知道怎么疼女人的那种……”

    苏荷听了,脸黑了黑,瞟了她一眼,

    “比如唐凡?”

    赫西,“……”也不能这么说。

    “总之你和他不是很合适就对啦!你要是真的不想好,就赶紧换一个嘛,你说说你,这么多年也不换。现在商景墨私生子负面新闻又这么多,你又是明星,对你没好处,不然就算了吧。”赫西说完,满不在意的摆摆手,喝了一口果汁。

    苏荷听她这么说,忽然又觉得别扭起来。

    她努努嘴,不说话,怎么觉得,如果就这么换了,还有点不甘心呢。

    但是她嘴上还是很要强,“换什么呀……我都结过婚了,也不是处,还流过一次产……哪个眼瞎的要我?”

    赫西听了,不乐意了,一下子把勺子放下,

    “ho他妈care?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小荷,你不许这么想啊!!”

    ……

    同时不同地,金融中心。

    商景墨本坐在办公室准备中班会议,然而忽然,郝秘书急匆匆打进来一通内线电话,男人听了,俊眉不耐烦皱起,“什么事?”

    “商总,不好了!苏小姐去机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