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8章 我没婚内出轨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男人听清电话里的内容之后,原本清贵温淡的眉眼,瞬间阴郁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机场?

    所以,她还是要跟他硬碰硬不告而别,是么?

    “备车,不论是去哪的航班,一律不让她出关!”

    ……

    机场。

    vip候机厅,女人们还毫不知情的坐着。

    “怎么样?我的建议你要不要考虑考虑?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咱要不换了?”

    苏荷这次直接说,“我不换,”女人拿起一杯果汁的吸管,百无聊赖的在手中捏着,转着,可见她内心有多纠结,“我不要换,这个没谈好就逃避找下一个,我可没这么怂!”

    赫西听了,直接白了她一眼,“切!”

    “你就吹吧!还不是因为你舍不得!”

    女人谈心,谈着谈着,殊不知她们在这里气氛温馨甜蜜,另一边,已经有人怒气满满的杀了过来。

    距离赫西的航班开始登机还有半个小时,苏荷一直坐在这里跟她聊天直到航班快要登机开始,然而也就是半个小时之后,行色匆匆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步伐已经到达贵宾室外。

    “商先生,近五个小时的国际航班贵宾休息室都在这里。我想,苏小姐作为国际明星,肯定在贵宾休息室。”

    男人沉着一张冰块一样的脸,连一声“嗯”都没有回应。修长的手指直接一把推开贵宾室的门。

    连敲都没有敲一下。

    “吱嘎——”

    门开了。一开门就看到窗户两边美丽极其抢眼的女人。

    赫西刚好从座位上站起来,推着一个红色的行李箱,准备登机。

    由于是正对门的方向,赫西比苏荷先一眼就看到了商景墨,“妈呀,”女人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我是眼花了?那个……是商景墨?”

    苏荷心咯噔一声,也下意识回过头去。

    看到男人的一瞬,整个人脸表情都变成“???”

    “你怎么……”

    “来”的一个音节还没发出来,苏荷的手腕连带整个人直接就被扣住近乎拖一样的拉过去,苏荷一下惊呆了,“你干什么?!”

    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高峻的鼻梁,五官深邃,两只眼睛的视线冰寒阴森,菲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一字一字都是从喉咙深处里逼出来的,“你干什么?”相同的话,却出自反问。重音放在第一个“你”上。显得格外阴冷。

    苏荷愣了一秒。

    “我什么干什么?我找小西出来聊天啊!”

    男人唇角扯出冰冷的讽笑,“在机场?”

    赫西皱眉,看好姐妹这样被男人当众逼问,吓得连话都讲不出,立马站出来,“喂,叫兽,这个我可真的要说清楚啊。小荷今天想约我出去玩,结果我人已经在机场,她就过来陪我聊聊天,我们可没有半点要私奔出逃的意思,您不要冤枉好人!”

    娇俏清脆的女声回荡在贵宾室里,虽然声音不大,却惹来了部分几个人的观望。

    可是商景墨旁若无人,凉刺的眼神直接落在赫西那张胶原蛋白满满的脸上,“你们不是好姐妹?她要见你,你不会取消航班?要她跑机场这么远?”

    赫西,“……”一脸的黑人问号,exo-?

    这塔马?叫兽到底是啥意思,现在是在怪她?

    苏荷皱眉,

    “商景墨,你干什么?”

    赫西也觉得好委屈,但是她又不好说什么,就没吱声。

    男人也不是能干出为难小女孩事的人,没继续咄咄逼人,但脸色也还是不好看。

    就在这时,赫西的手机响了。

    女人瞟了一眼,看了上面的来电显示,大大的眼睛一下子露出“哦买噶”的表情,她看了一眼商景墨,又看了一眼手机屏,顿时觉得这个电话死也不能接!

    可是,男人却细微的眯起了眼,

    “不接?”

    赫西,“不……不是……”

    赫大小姐难得有这么尴尬的时候,视线瞟在眼前男人和女人交握,准确说,是男人强迫捏着女人手腕的手上,咬咬牙,暗自想自己这次真的死定了。

    商景墨肯定要扒了她一层皮。

    “……喂……?”赫西颤颤巍巍的接起电话,只能默默祈祷大兄弟在那头不要乱说啊不要乱说。

    “赫西,你不是说你那个老公是变态不解风情老男人的闺蜜现在在机场吗?不是说要介绍我们认识认识,让我好好滋养她受伤的心灵的吗?我怎么没有在机场看到你们啊?”

    赫西,“……………………”

    说话的,是一个好听的,年轻的,带有一点点骄傲放肆的声音。

    一听就是有养尊处优贵公子富二代的风范,赫西脸刷的就白了,苏荷额角青筋不断的跳,显然,商景墨也听到了。

    火一下子窜了上来。

    变态,不解风情,老男人。

    这就是她们两个私底下对他的议论?

    赫西恨不得立马原地剖腹,“你打错了!!”她极其迅速的在一秒钟飙出四个字,瞬间赶紧切了电话,立马就把手机塞进兜里。

    然后“呵呵呵呵”对着商景墨笑,

    “呵呵呵,叫兽,现,现在的骗子牛逼哈,连诈骗对象闺蜜的家庭情况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呵呵呵,真缺德哈……”

    女人还在尴尬的打哈哈,忽然,门吱嘎——又响了。

    “嘿!赫西,你原来在这儿啊!让我一顿好找!”

    赵斌穿着一身黑色时尚很潮,很嘻哈的服装。长得也很帅,不过跟商景墨和陆则这样的男人完全是两个类型。

    大概是一群爱玩的富二代组织一起去出国玩的活动,这个男人估计是他们这次一起旅游饿的其中一个。

    然后赫西刚才开玩笑说苏荷应该找一个“情感丰富”一点的男子,打电话的时候,跟赵斌大概调侃了几句,谁知道花花公子一下子就当真了。

    苏荷一眼看过去,眼神就跟他对上,

    男人立即喜笑颜开,伸出手走过来,

    “哇,你就是赫西的闺蜜吧!朝漂亮诶!你好你好——”

    说着爪子直接就伸了过来,可是还没碰到苏荷的一片衣角,一下子就被旁边一道冷电一样极其有存在感有气场的目光给逼回去了!

    赵斌一下子收回手,

    “这,这位是……”

    商景墨现在脸色已经黑得可以调墨汁了,冷笑,带着男人与生具来对这种小男生的讽刺,高高在上,目中无人,“商景墨,你要相亲的这位对象的先生,怎么样?要试试吗?”

    赵斌,“………………”

    我草泥马,商,商景墨????这么可怕的吗?!

    这个名字,不用说在整个上流社会,在全国所有人的耳朵里都是如雷贯耳一般的存在。

    虽说现在有传言说他不是商伟的儿子,但这根本阻止不了他神一样的形象继续在诸多二代三代零代里高高伫立!

    妈呀,商景墨!死赫西是要坑死他嘛???

    “内个……嗯……我先有点事,我先走了哈!”

    赫西说完,立即提着箱子就要溜,“喂,你等等!”整个上流社会都听说,商景墨宠爱一个女人已经到了变态恐怖的地步,看这架势,估计也是听到他刚才在电话里骂他了。赵斌两脚抹油跟着赫西也要跑,旁边跟着商景墨的助理保镖连屁都不敢放,恨不得原地消失,男人傲慢无礼的冷笑,“所以,像这种没水平的红娘,还是谨慎交往。”

    苏荷听了斜线三条,赫西也恨不得找地洞钻,赶紧溜溜球,“叫兽,我们下次见哈!”

    丢下一句拉着行李箱瞬间咕噜咕噜的跑了,

    “喂——”

    苏荷看见他们丢弃自己逃走的背影,轻轻喊了一声,可是哪里有用,那两个人简直是用尽毕生的力气逃走啊。

    顿时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蹦腾而过。

    男人现在所有的仇恨值都降临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苏荷。”

    ⊙_⊙

    女人的表情瞬间紧张。

    “你还在喊,是觉得我打扰你的约会,不甘心?”

    “绝对没有!!!!”

    女人瞬间举起两只手高高聚在头顶,

    “冤枉!我绝对没有婚内出轨的意思啊!我真的没有约会也没有让赫西给我找男人!我对你的心天地为证日月可鉴滔滔不绝坚若磐石……”

    “噗——”

    身后不知道那个保镖没憋住一声“噗”的笑了出来。

    商景墨原本有些意外僵硬黑色的瞳孔,顺便由惊讶,变为疑惑,然后变为淡淡愤怒的冰寒。

    转过身,看着那个脸色憋的通红的保镖,

    “很好笑么?”

    保镖一下子脸色白了,笑容消失了。

    “不,不不好笑,一点也不好笑,商总!”

    商景墨瞟了他一眼,然后又继续回头看着诺诺仿佛说错了话低着头脸色通红的小女人,虽然心中微震,但依然面无表情,平静如水,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啊?”苏荷窃窃的抬起头瞄他,“我,我刚才说什么了啊?……我忘了啊。”

    “忘了?”男人好不容易有点柔和下来的声音和表情瞬间又阴了下来。

    “噢噢噢,我说,我说……我没有……婚内出轨的意思。”几乎是不带一点点考虑的,脱口而出。完全就像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潜意识里发自内心说出来的话。

    婚内。

    出轨。

    所以,她现在也承认他的婚姻关系了是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