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5章 下跪道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个人这么说,很快,就有一群人起哄。

    bra。

    内衣女人最私密的东西,她既然肯这么说,那就是绝对的存心刁难。

    苏荷站在原地,难堪无比。

    可就在这个最尴尬的时候,立即有人雪上加霜,

    “陆歌,你就大大方方承认吧!项链就是你偷的,你承认,我就不把你的秘密兜出来!”

    苏荷眯眼,朝正在说话的那个男人看去。

    微胖,微丑,一看就是家里条件不错但是没用的那种纨绔子弟。

    凭借轮廓,苏荷能感觉到眼前的人有点眼熟。

    冷笑着,原来就是电视上那个污蔑她的“某公子。”

    “如果没看错,你就是那个污蔑我的某公子?”

    苏荷的态度波澜不惊,而对面哈哈大笑,再怎么说,现场也有很多人,他这么哈哈大笑实在是有点肆无忌惮也目中无人,

    “睡你的人都忘了,看来你真的睡过不少男人啊!”

    “刷”的一下,女人脸上最后的一丝血色也褪去了。

    照理说,现在她也是商景墨的女人,也是天后。

    这些人到底是谁给他们的胆子,让他们敢这样当众污蔑她?

    除了新任市长,她想不出是谁。

    可是,就算知道是谁干的,现在也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自从这个男人开口以后,底下好几个男人也纷纷跟着附和,

    “没错!她也跟我睡过!陆小姐,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哈哈哈,你不会忘了吧!”

    “是啊,你那时在我身下叫的多大声多爽,都忘了?!”

    “能让你这么爽的男人不多吧!还是说,你跟谁都能爽??”

    ………………

    女人一个人站在原地,拳头紧紧握着,指甲快要嵌入手掌心。

    粘稠的液体仿佛落了出来,苏荷不想去看,但是她知道,那是血,

    “那这位同志,”

    虽然女人现在气的心都在抖,但好在她是个很有天赋的女演员,

    哪怕在这种时候,她也能表现的没有失态,而是冷静,

    “既然你那么确信,我们睡过。那你现在打我的手机号码过来,你看看我们有没有通话记录?”苏荷冷嘲,一点也不怯场,她知道,越是弱势,就越要坚强。

    “你说我们关系那么熟,不会连我的电话号码你都不知道吧?”

    苏荷说完,在场所有人这下一个个都朝那个男人看过去了。

    可以看到有那么一秒,那个男人脸上的表情极度不自然,可是

    可是他并不轻言放弃,

    “呵,打电话?”

    “你勾搭我的时候是用手机联系的吗?直接巴巴的就凑上来了,然后扫一扫加了微信,谁现在还打电话联系了?”

    苏荷气得脸色发白,

    “你说我加你微信,那为什么我没你微信好友!”

    “呵呵,你是当我傻还是大家傻?”

    “你加了好友不能删掉的啊!!”

    苏荷现在百口莫辩。

    人群中,一片哄笑。

    那个猥琐的男人见她不出声,觉得她好欺负,立马就变本加厉地笑了,

    “我不仅加过你微信,我还知道——你右边的胸比左边的大!嘿嘿,不信你脱下来让大伙儿摸摸试试啊!!”

    苏荷从来没有这么被当众侮辱过。

    神特么她右边的胸比左边的大,她承认自己没什么胸,但也正是因为没什么胸所以老天可怜她让她一对胸都挺平均的——一样小,

    形状也挺好看的,才不像他说的那样!

    但是,她现在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衣服脱了啊!

    苏荷咬紧牙齿,手指的掌心已经血肉模糊。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还洋洋得意的男人忽然就爆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嗷嗷!——”

    苏荷被他这个哀嚎吓了一跳,皱眉看过去,就看见男人跟疯了一样在原地急的跳脚,恨不得飞起来,那样子,说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可是他现在的表情根本不可能是在搞笑,而是在忍受什么巨大的痛苦一样。

    “谁???!谁他妈这么没素质!他妈的烟头乱扔的!!”

    烟头?

    苏荷下意识抬头,这才看见原来宴会厅上面,还有二楼的一个长廊。

    而这个某公子不巧就站在长廊旁边,一根丫头掉下来,刚好掉进他的领子里。

    滚烫留下一串疤,衣服都烧黑出一个洞。

    “谁!!!谁!给我滚出来!!!”

    他已经气疯了,连尖叫嘶吼都破音,

    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宛若天神一样高高在上,睥睨着所有人。

    他一身剪裁精良的名贵西装,从不染一丝尘埃的皮鞋,到笔直,没有任何褶皱的西裤。以上的西服被搭理的一丝不苟,手腕银色的腕表,更加是价格斐然。

    一举一动,都像浊世里的贵公子,优雅的不像话。

    但是此时此刻,

    比起优雅,商景墨身上散发的,更加是一种阴狠的气质。

    扔烟头这个动作,甚至连打、讽刺都不屑,轻蔑傲慢到骨子里,像扔垃圾一样扔在他身上。

    “你他妈是谁?凭什么把烟头丢在我身上!!”

    这个纨绔子弟,恐怕刚从国外,也不怎么关心财经新闻。只知道抽烟喝酒蹦迪连商景墨的脸都认不出来。

    但是不管能不能认出来,光凭藉男人身上这一股空前强大的气场,就知道不是什么容易招惹的人,所以连说起话来都有点心虚。

    “别掐自己,嗯?”

    谁知,男人璀璨入人群中的第一眼,居然不是看那个男人,也不是看一个个起哄苏荷的人,而是看着苏荷血肉模糊的手,语气低沉,温柔,也有不悦。

    苏荷咬牙,把手松开。男人立马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呈一种保护姿态看着对面的人。

    那纨绔子弟对上商景墨的视线,心一下更虚,

    “你你你,你干什么这么看着我?你凭什么,你什么意思??”

    “刚才是你,要看我老婆脱衣服?”

    “你什么老婆,你是谁?!”

    他认不出来,但是同行的人很快就有人认出来商景墨。

    气氛开始变得可怕起来,刚才起哄的人,这下一个个脸色全白了,

    “这个……是商景墨。”

    什么?

    那个纨绔子弟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就算没见过商景墨,没看过财经新闻,也不可能没听过商景墨。

    他可是在这座城市动动手指就能把任何企业家族弄死的人。

    纨绔子弟一下子浑身发冷,

    “我,我说的也是事实!是你老婆不检点!这不能怪我吧??”

    他这不说不要紧,一说,男人浑身上下阴郁的气质一下子就被逼出来了。

    “你再说一遍?”

    苏荷见商景墨来,刹那间心中的委屈一下子不受控制就涌了出来,恨不得满满的情绪,全都依赖在他身上,但是也正是因为他的出现,让她变得更为勇敢,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在孤军奋战。

    “你说我跟你在一起,你有什么证据?”

    “那你说你没有,你有什么证据吗?!”

    他还在反驳。

    商景墨这下已经不是阴郁,而是杀气。

    这股杀气出来,就连纨绔的朋友也不敢再掺合再劝他了,恨不得一个个原地消失,

    “她天天和我在一起,是有分身术,才去见的你?”

    “这……”

    男人说着,语气愈发凉薄讽刺,

    “更何况,她已经有我这样的了,还需要找你这样的?”

    “是图长相,图钱,还是图才华?”

    “她想要拍什么电影我不能给她找到?需要找你?你算什么?嗯?”

    虽然,商景墨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还算平缓平静。但是从那张脸讲出来,已经绝对不是什么好言好语。

    最后的那个上挑的“嗯?”,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我……”

    男人逻辑分明的分析,加上纨绔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局促,很快,就动摇了在场所有人的信任。

    信任慢慢向苏荷这里偏过来,可是她今天身心俱疲,只能强忍着哭的冲动,拉商景墨的衣袖。

    “我不想留在这里了,我们走吧。”

    她已经很丢脸了,所以不想继续

    可是男人这次连看她一眼都没看,

    “如果你今天还想出去,就给她下跪道歉。”

    男人风淡云轻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了苏荷,旁观的人,包括纨绔自己。

    他是谁?

    虽然他或许没有商景墨牛叉,但是他背后的家庭背景,绝对不容小觑。

    他怎么可以让他下跪?

    苏荷愣了一秒,又想起上次他为了自己得罪市长的事情。

    加上她真的受够了,受够这群人的目光,近乎痛苦的哀求商景墨,

    “景墨,不用了,我不想要他的道歉。我们回去吧,带我回去,好不好……”

    “求你了。”

    她说求你了,怎么可能不让男人心软。

    但是,他只是温柔的在她眉心吻了一下!

    没错,当着所有人的面!

    苏荷大大的瞪大眼睛!

    就听见男人用温柔,或许不算温柔,但是比起刚才对那个纨绔子弟说话语气可以说是绝对的温柔的声音,对她说,

    “乖,很快,再忍一会,嗯?”

    苏荷还是想哭。

    “我想走……”

    商景墨牵住她的手。

    “给她,下跪,道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