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6章 我老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下跪道歉。

    这四个字,不论是用在男人还是女人,老人还是小孩身上,绝对都不是什么轻易的程度,

    让一个人下跪道歉,就是恨不得把他的尊严都碾碎。更不要说是这样的富二代。

    “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叫我下跪??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纨绔估计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玩大了,发疯一般地嘶吼,

    可是商景墨只是冷笑,一股阴暗,浸透到骨子里。

    “你可以试试。”

    如果你不跪,能不能安然无恙的从这里走出去。

    男人没说下半句话,但是那个语气,就像是已经透漏出这句话的背面意思。

    在场的人都知道商景墨的能力,都不敢招惹。可是刚才和苏荷起哄的人,又实在不少。

    本着天塌下来还有个高的人顶着的中国式抱团安全感,一时半会,并没有人跟苏荷道歉。

    苏荷觉得越来越难看,眼睛一酸,已然泛上了雾气。

    奇怪,她明明说好不哭的。而且她的演技又是那么好的。为什么眼泪说出来就出来。

    直男通常不太能忍受女人的眼泪,商景墨不算是直男,但是他也绝对不能容忍苏荷掉泪。

    就这样直接当着所有人面前捧起苏荷的脸颊,手指扶在她脸上。

    她被迫抬头,刹那间心中就更委屈。眼中一阵光晕目眩,豆大的眼泪就滚落下来,落在商景墨扶在她柔嫩肌肤的手指上。

    男人轻微皱眉,直接就把她抱在了自己怀里。揽过她的腰,心疼的不行。

    “呵,你是苏荷的姘头,没想到你商景墨也有走眼的一天,啧啧,找这么一个女人,估计一辈子都洗不干净一身骚。”

    他不说这句还好,说了,彻底就把男人心中的阴沉全部激发出来了。

    很快,酒店的保安纷纷走进商景墨面前。

    男人的脸色已经不能用恐怖形容,“扔出去。”

    商景墨说了三个字,酒店保安“是。”然后立马开始照做,甚至连“被扔”的那个人是谁,什么来头,问都没问。

    纨绔一下子一边尖叫一边就真的被拖了出去,一旁的林轻羽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神色凝重起来。

    商景墨,这是要把事情闹大。

    苏荷作为他的老婆,当然也不想让他树敌太多。

    好不容易把眼泪忍下去,男人又说,

    “刚才起哄说和她睡过觉的,自己站出来,排队给她九十度鞠躬道歉。“

    排队,鞠躬,九十度。

    刚才那些凑热闹的人,刚才玩得有多欢,现在就有多慌。

    最沉不住气的就是高璇,一说要给苏荷九十度鞠躬道歉,她第一个炸开锅,

    ”凭什么?!“高璇瞪着商景墨,

    “凭什么这么多人都要给苏荷道歉??因为一两句流言污蔑她就要全体给她九十度鞠躬道歉,那她做偷鸡摸狗的事情,就不算错吗?就不用处理吗?!”

    敢这么跟商景墨叫板的人,没几个。高璇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是市长千金,外加初生牛犊不怕虎,确实带着七分无知的不知天高地厚。

    另外,还带着一点想要吸引商景墨注意的成分在里面。

    但是商景墨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被这戏小伎俩迷惑。

    “如果你想去陪刚才那个人一起,我也没意见。”

    商景墨对高璇说的这句话,其实就是他平时的说话风格。

    但是和对苏荷的态度来相对比,就可以对比出他对高璇有多么冷漠。

    高璇虽然坏,但是对商景墨的一颗心是真的。立马就涌出了眼泪。

    苏荷看她一股“被欺负了委屈的要命”的模样,实在是看不下去,再也没有忍气吞声,

    “高小姐,你说我偷鸡摸狗,你有证据吗?”

    “我!”

    高璇当然没有证据。

    “我看见了!”为了面子,她甚至开始睁眼说瞎话。

    苏荷冷笑,“那我说,我也看见了——我没偷林小姐的项链,是不是也可以叫做证据?”

    苏荷冷冰冰的说道,到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哭泣的冲动,脸上的表情愈发坚强了起来,

    “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污蔑别人,说难听恶毒下流的词语,不是什么小事情,我可以告你诽谤罪,高小姐。”

    苏荷这些年在娱乐圈,最不怕的就是这种看起来张牙舞爪,其实没有一点脑子的千金小姐。

    苏丽以前当市长千金的时候,也有段耀武扬威作威作福的年纪。不过那个时候她才十四五岁,读初中。后来有一次她闹过了,把事情闹大了,害得苏长河差点调任,她才一夜之间变了性子,开始低调、收敛起来,

    所以,当她十八岁的时候,智商情商已经不可能像这个“新任”市长千金那么可怜可悲。

    商景墨揽着苏荷的腰,睥睨着每一个人,

    “你们想验身我女人有没有偷东西?可以,但是如果你们看了以后她衣服里什么都没有——就把眼珠子挖掉,谁来看,嗯?”

    眼珠子挖掉。

    苏荷觉得现在的商景墨已经魔怔了。

    他真的就不怕明天头版头条整个上流社会把他黑得不像话吗?

    果然,心虚的民众一下子好像抓住了什么反驳的机会,拼命说道,

    “凭什么她偷东西,我们例行检查却要我们挖?商景墨,现在是法治社会,你别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无法无天了!!”

    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挺正派的老头。

    商景墨看着他,冷笑,

    “你没听见我老婆刚才说没证据就指控算诽谤?”

    “假如她什么都没拿,你这双眼睛却宣扬自己看到了,这种废物眼睛留着有什么用?”

    站在一旁的林轻羽看着他们,不敢出声。

    她很少,准确说是从来,没有看过商景墨愤怒的样子。

    哪怕曾经一起留学的时候,彼此还都是特别年少的时期,他也永远是沉稳没有情绪的。

    可是今天,

    他却为了一个女人,动怒到这个地步。

    林轻羽下意识退了一步,一种渺茫近乎不真实的感觉在她胸腔里膨胀。

    有点难受,但她还是尴尬的走过去,

    “景墨……这件事应该有什么误会,不然我就说项链不要了吧,让他们不用找了?”

    女人纤细而柔弱的模样,看起来温柔而高雅。

    苏荷站在她旁边,虽然一点也不逊色,但就是看起来比她稚嫩了很多。

    如果林轻羽是稳重端庄的兰花,那么苏荷就是盛开怒放的红色玫瑰,艳丽夺目,娇艳欲滴。

    苏荷知道这是她做的让步,但是,让林轻羽真正难堪的是商景墨根本不打算让步,

    “你说项链不要了,让他们停止寻找,然后心里背地里都觉得我老婆是偷你项链的人?”

    商景墨冷漠的看着她,抱着苏荷,丝毫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我……”

    林轻羽百口莫辩。

    她大概是没反应过来,商景墨会用这种语气根她说话,

    更没想过,是因为一个女人。

    她有那么一秒觉得好不真实。

    “我……只是想赶紧解决问题而已……如果你觉得不需要,那我就什么都不说。”

    苏荷耐心的听她说完,却没表什么态。

    果然,商景墨精明的很。他一眼就能看清事实本质——

    就算林轻羽真的说了,大家也只会觉得她落落大方不计较而已,而根本不能给苏荷讨回公道。

    如果她真的想帮苏荷,干脆就说项链没丢,一直在手包里。

    只不过这样,她就成了那个闹剧。

    清高的林轻羽捏紧拳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她当然不可能让自己变成闹剧,反正,这整个宴会厅的人也不会有谁敢站出来翻她的手包,

    她默默的退到一边,再也不说一个字。

    商景墨也没再看她一眼,而是一直揽着苏荷,

    “所以,你看吗?”男人说着,盯着刚才那个挑事的男人,

    继而凉沁的目光又落在一旁气的冒泡的高璇,轻蔑至极,

    “还是说,你?”

    高璇怒,“商景墨,你别欺人太甚!”

    “到底是谁欺人太甚?”

    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就这样夹着淡淡的邪气从安静的能听见掉下一根针的宴会厅里传来,

    男人穿着酒红色的西装,高挑,笔挺,身高逼近一米九,整个人是国际男模的长相,贵公子的气质,眉眼精致的连女人都要比不过,更要命的,是他微微泛暗红阴柔的眼眶,还有全身上下那股亦正亦邪的气质。

    陆则。

    苏荷看到他,整个人都愣了一秒,

    他怎么来了?

    她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女人被商景墨抱在怀里,看到他的第一眼,内心就莫名充满了愧疚,

    只见陆则迈着他的大长腿,不紧不慢的就越过人群朝她方向走来。

    他脸色不善,跟在他旁边的李娟同样面色也不好。

    两个人气场强大,绽出来的冷意让人下意识的想退缩,

    李娟走过来,心疼的看着苏荷,道,

    “歌儿,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赶紧就让则哥过来了。”

    原来,李娟一看苗头不对,立马就去“搬救兵”了。

    她也不知道商景墨会突然出现,以她能力能找到的最大的靠山,就是陆则。

    因为他不仅仅是天王巨星,同样也是社会上很多人都揣测尊敬的神秘富豪。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来历,但是,没有人敢对他不尊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