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0章 林轻羽告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脸一下子就红了,“腾”的用力甩开他的手,转身快步就朝门外走去。

    她一时间心乱如麻,明明两个人已经亲密过很多次,可是现在偷偷吻他被发现,还是会感到尴尬。

    ……

    护士和医生没过多久就来了。

    给男人做了一个全身的检查,苏荷在外面等待。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尽头忽然走出来一个女人。

    苏荷看到这个女人第一反应有些意外,站直身体,神色平淡的突吐出三个字,

    “林小姐。”

    “苏小姐……”林轻羽来时行色匆匆大概是从什么地方刚赶过来,“我刚从片场回来,听说上城机场前段时间爆炸,你们也在?商先生……现在没事吧?”

    这一场恐怖袭击轰动全国。死伤人数成百上千,现在整个上城都处于全城戒严的状态。

    苏荷不知为何这个女人总是要在这样他们感情出现波折的时刻出现,心有不满,却不能表现,

    “没有什么大问题,有劳林小姐担心了。”

    “那我……能进去看看吗?”

    这话说出口,林轻羽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的试探。

    苏荷淡淡的看着她清冷的脸,面不改色,

    “您请进吧。”

    “谢谢。”

    林轻羽没顾那么多,直接绕过她抬脚就进去了。

    苏荷顺着她的背影往后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下意识朝远离病房的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一身白色的长大褂就在这时挡住了她。

    苏荷有些茫然的抬头,

    赫然清俊平静的脸俯视着她,站在距离她身前十厘米的地方,对上她的视线,

    “有空一起喝一杯咖啡吗?”

    苏荷当然知道他不至于闲到就只是请她喝咖啡,

    “好,我先回病房拿件外套。”

    “嗯,我在一楼等你。”

    ……

    苏荷重新回病房里拿了件外套就出去了,进门的时候,她看到林轻羽和商景墨只有两个人在病房里一男一女。

    虽然病床上的男人现在哪怕已经清醒,但是男人没表现得多热情。

    林轻羽看她进来拿大衣,完全没有意识无心的开口,

    “苏小姐……现在是要和赫先生一起出门吗?”

    这话一出,苏荷就觉得坐在床上的男人脸色立刻就暗了暗。

    赫然以前追过苏荷,当着商景墨的面。

    现在,他们却要单独出去?

    男人的脸色不大好看,但声音还是很平和,

    “最近上城不安全,如果你一定要出去,记得带上保镖。”

    这话说得隐晦,但其中意思已经很明显——就是你可以跟他出去,但绝对不可以单独出去。

    商先生的控制欲真是强到变态了,

    “知道了。”

    苏荷淡淡一说,就披上了深色的大衣朝外走去。

    ……

    咖啡厅。

    赫然和苏荷面对面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一个双人座位上。

    三年不见,眼前的女人,已经比曾经记忆中的女孩多了几分成熟。几分娇艳,几分可爱。

    她现在是那种成年男人都抗拒不了的介于少女和女人之间的气质,像朵初放的玫瑰,娇艳欲滴,让人想要攀折。

    但是,赫然却清楚的知道,这多玫瑰,盛开不是为了自己。

    “你想要跟我说什么?”苏荷的语气很平静。

    “没什么,”他慢慢道,“我只是过来和你喝咖啡。”

    苏荷尴尬的笑了笑。

    “好久不见。”

    过了很久,赫然突然对她说出这样一句话。

    苏荷有点失神,然后“嗯”了一声,“是啊,很久没见了。”

    ………………

    另一边,医院病房。

    苏荷走后没多久,只有两个人的病房,男人的脸色立马冷冰冰的沉了下来,算不上阴沉,但也绝对没有刚才平和,

    “你到底想要什么?”

    “什么……?”

    林轻羽有一些懵,

    “你是聪明的女人,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黑的发亮的眼睛不容直视的注视着她,林轻羽的心立马开始咚咚的跳,手指也紧紧的掐成一团,

    “我……”

    “我……”

    ………………

    她想要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是一想到这个男人,她就过来了。

    她也知道,自从见了商景墨之后,他的外形,他的气度,包括他的性格……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是她最理想最喜欢的。

    无数次,她也曾劝自己,不管再怎么样,那也是个已婚的男人。她不应该去破坏。

    可是爱情里的女人永远都这么疯狂,

    就因为爱,所以很多原本不该出现的念头,竟然慢慢的就出现了。

    比如,代替苏荷,比如,接近商景墨,

    甚至,不惜加以陷害。

    ……

    “我……不要什么,”

    林轻羽说着,有些自嘲。

    “大概……就是爱上你了吧。”

    我不图什么,大概就是爱上你了吧。

    不巧,还爱好多年了。

    这句话说出来,空气中的气氛有很微妙的沉寂。

    林轻羽觉得大概是疯了才会去跟一个已婚男人告白,虽他的优秀值得任何一个女人去告白,但是他毕竟是有家庭的人。

    所有,对有妇之夫抱有不安分念想的女人,基本都动过做小三的念头。

    “所以?”

    男人听到这句话,脸上表情平静的可怕。

    这种平静让林轻羽有点手忙脚乱,然而男人接下来的话更加是冷漠无情。

    “你是想让我怎么回复你?接受?”

    “我知道那不可能——”

    “那你说这句话的意义是什么?”

    “你不是没有脑子的女人,你应该知道有些事做了有意义,有些事做了没意义,甚至还会招致祸患,”

    商景墨难得对不感兴趣的人还愿意浪费这么多口舌,但是,他说这些话简直比漠然的漠视还要伤人,

    “之前有些事,我当不知道,是因为觉得你最起码还能把握好分寸。”

    “但是自从上次项链的事情发生以后……”

    “我有时候会后悔,我对你,是不是太仁慈了?让你对我有什么误会?”

    林轻羽原本清冷的脸,在听到这样的语气后,彻底惊了,

    女人苍白的脸上表情近乎呆滞,

    接下来,胸腔里被一种史无前例的委屈和伤害填满,

    声音里带了几分哽咽,“你为什么要这么说?”甚至连眼泪都快要夺眶而出,林轻羽的一往情深,难道在这个男人眼里看起来就那么不值钱吗?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

    “你不是说我不是没有脑子的女人吗?你不是说我挺聪明的吗?像你这样的男人不是就应该和漂亮的聪明的女人在一起么?为什么会喜欢她那样天真无脑的女人?”

    “她到底有什么好的!”

    天真无脑。

    商景墨在听到她用这四个字形容苏荷的时候,哪怕就连最后一点耐心都没有了,

    男人的脸色风雨欲来,纯粹是出于绅士风度才没有直接把她赶出去,

    “我的女人怎么样,还轮不到别人来评价。她不是软弱的需要别人无时不刻保护的女人,她也从来不会主动找我求助,更不会去害别人——”

    “不像某些人,总是脑子里装满自以为是的小聪明——”

    不像某些人,总是脑子里装满自以为是的小聪明。

    林轻羽脸上这下连最后的血色都褪去。

    这个某些人……

    说的是她吗?

    难道他已经察觉到了上次偷项链的事情,不是高璇陷害苏荷,真正要陷害苏荷的人,是她?

    难道商景墨早就知道一切,而当他让保洁人员拿着那条根本不是林轻羽的项链给林轻羽辨认的时候,她没有否认,所以商景墨上次才饶过他了么?

    原来……

    他什么都知道?

    更绝情的话语还没说出,就听见门口“咚咚”敲门。

    苏荷回来了。

    她手里拎着一袋水果,平静如水的敲了敲房门,

    门外,苏荷明显感觉到屋内一下子安静下去,然后就是林轻羽说,

    “谁啊?”

    “是我。”

    “苏小姐,你回来了——”

    女人道,然后立马跑过来亲自给她开门。

    商景墨一眼看见门后她手里拎着两大袋东西,原本就清冷的俊颜一下子狠狠沉了下去,

    “不是说外面不安全?还到处乱跑?”

    苏荷抿唇不言,感受到他的严厉,尤其是在林轻羽面前这么严厉,她心里多少肯定还是有些不是滋味,顿时很委屈,

    “我哪里有乱跑,就是楼下医院礼宾部的水果,明明是你有客人,我才买水果要招待的。现在还反过头来说我。”

    苏荷讲完,林轻羽的脸果然刹那间就惨白惨白。

    “客人”、还有她一辈子都不敢想象自己敢对商景墨用的小女人娇嗔的语气,

    在她印象里,商景墨永远是理智的,没有情绪的,

    可是苏荷在他面前,居然可以这样娇宠。

    她会怕他,会觉得委屈,但也会肆无忌惮地跟他撒娇。

    他在她面前,也是个有七情六欲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那个理智的没有一丝温度的男人……

    也会在床上像发了狠一样拼命的一次又一次要着她……

    林轻羽就觉得嫉妒的要发疯。

    谁知道,她这么撒娇,商景墨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拍了拍自己床旁边的空余位置,

    “过来。”

    苏荷扁着嘴,看了一眼他修长好看的手,又看了一旁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林轻羽,不好意思过去,灵机一动,赶紧抱着水果溜到一边,

    “林小姐喜欢吃什么啊?我去给你们洗。”

    就在这时,苏荷甜美的嗓音响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