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1章 你是不是不爱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苏荷就是故意躲避商景墨的肢体接触,

    她可知道,这个男人,为了驱逐追求者,可不羞于用各种手段的,

    她敢保证,她一坐过去,他绝对当着林轻羽的面对着她就是一顿动手动脚。

    索性,林轻羽也不是太没有脑子的人,

    刚才商景墨把话说到那个份上,她自然已经没有了再留下来的脸面,

    再加上苏荷现在也已经回来了,她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就更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苏小姐,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顾景墨吧。”

    “啊?这么快就回去了吗?”苏荷还有点意外,“不准备一起吃晚餐了吗?”

    林轻羽哪里有胆子跟他们一起吃晚餐,摇了摇头,匆匆说了声再见,离开了病房。

    苏荷挑了挑眉,也没挽留她,

    等到门关上,女人一边转身一边说,“她刚才怎么那副表情,跟被欺负似的,你是不是……”

    苏荷说着转过身来,一抬头,发现商景墨现在的脸色却实在有些阴沉。

    “……”

    苏荷,“你干嘛……那么看着我?”

    病房里瞬间只剩下男人和女人,空气里安静的有点怵。

    苏荷走到他床边,弯腰,俯身准备把果盘都收拾起来的一瞬,男人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她抬头困惑的看着他。

    “你不吃醋?”

    “什么?”苏荷一时没反应过来。

    商景墨看她这个态度,眉眼危险的迷了起来,像打量猎物一样打量着她。

    “你干什么……松开我的手,你现在身体没好不能乱动,忘了?”

    商景墨不语,只是觉得她今天对林轻羽的态度已经好到有些诡异,

    要是换作平时,追求他的女人上门,她早就要炸毛了,

    现在居然一点都不生气,甚至要给她洗水果,邀请她一起吃晚饭。

    不可思议。

    为什么不可思议?

    难道是因为刚才见了赫然?

    呵。

    商景墨松开了她的手,

    这还是她第一次说松手他就松开的,惊讶之余,内心还有点空落落的。

    苏荷愣了一秒,随即很快就拿着果盘准备撤开,

    谁知男人的声音却在这时候响起,

    “前段时间还在我昏迷的时候亲我说爱我,今天一看到赫然,就激动的不能自持了?”

    “你说什么?”

    苏荷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

    “你说什么……一看到赫然激动不能自持?”

    “难道不是?”

    男人凉凉的眸看着她,看得她心里发慌。

    “我哪里有?”

    苏荷酒端着果盘站在那,没有走开,也没有退缩,

    “你哪只眼睛看到了?”

    “那我和别的女人共处一室,你就一点脾气都没有?”

    虽然说,病房也算是半个公共区域。但是他住的是高级病房,护士和医生都不敢贸然打扰,

    也就是说,跟五星级酒店客房差不多。

    她刚才自从看到林轻羽开始然后目送她离开,全程都是笑眯眯的,就没有一点不爽。

    她这个反应,让商景墨很不爽。

    苏荷觉得莫名其妙,但脸上还是一片认真,“共处一室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我还怕她强了你?”

    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男人脸色更难看了。

    彻底黑了下来。

    “苏、荷。”

    像是从喉咙深处逼出来的两个字,带着怒意,攻击性,还有一股阴暗。

    苏荷瞬间吓的像瘪了气的气球,

    每次他这么一喊她名字,她就吓的恨不得跳到树上去,以前上大学,只要他这么喊她名字,就要不就是罚站,要不就是让她出丑,要么就是扬言要给她挂科。

    苏荷一下子学乖了,“不不不——商叫兽,你不要激动的!”

    女孩一下丢开了果盘,一本正经的坐在他旁边跟他解释,

    “不是我不吃醋,只是现在我是女主人,而且我事业还比她红火,我跟她计较个什么劲儿啊?”

    商景墨冷冷一笑,“不计较,哪怕她明知道你男人已婚还贴上来告白?”

    “啊??”

    苏荷没忍住啊了一声,

    告白?

    林小姐刚才趁她不在跟商景墨告白了?

    这是她没有想到的,“这……”苏荷皱眉,低下头,喃喃自语,“这说明,她是真的很爱你啊!”

    商景墨,“……”

    “你再说一遍?”

    苏荷,“不了不了,”

    女人立马回神,“唉,其实我没想那么多,我就是觉得不会有什么事的嘛,而且我充分信任你啊。”

    她承认,林轻羽来探病,她心里还是有点不爽的。

    不然,她也不会在看到她以后就走了。

    说好听点,是给他们一点空间,但是说难听了,就是落荒而逃。

    不过这个情绪出来没多久,就被她克服了。尤其是在和赫然一起喝咖啡的时候,赫然说她这些年变了好多,变漂亮了,也变成熟了。

    她想了想,自己完全没必要怕她嘛。所以回来的时候,表现得就大方多了。

    苏荷把自己以上的真实想法说完,就抿着嘴唇坐在商景墨床边,委屈巴巴的说,

    “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走下去嘛,以后未来还有那么长,小四小五肯定都要趴上来的,想努力做个合格的商太太,我总要用有格调的手段驱逐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吧。”

    “除了这些,我什么都没想啊……”

    苏荷说完,也不敢看男人的眼睛,默默的站起来准备朝洗手间走去,

    谁知她步子还没有走出多远,整个人就猛然朝床上拉去——

    苏荷立马惊慌,“你,你干什么?!”

    男人不容分说,只是强势的把她继续朝他的方向拽过去——

    她本能开始挣扎,“你你,你放开我。”

    “又怎么?”商景墨俊美的脸看不清喜怒。

    “你放开我……”苏荷嗫嚅。

    他低沉淡笑,带着几分邪魅,

    “上次偷亲我不是还亲的很开心?现在给你个机会让你光明正大的亲,怎么还不要了?”

    提起这一茬,苏荷估计能尴尬一辈子,

    “谁要和你亲?你放开我,真不知道你们男人怎么想的,人都快废了脑子里想的还是……”

    她还在说,还没说完,只见商景墨竟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你干嘛?”她顿时有些懵了,

    “人都快废了?”商景墨唇角笑意愈发深了,

    “你别动!”苏荷立马道,“冷,冷静,你别动……医生说你伤口不能动!”

    她可了解商景墨了,说来就来,看似冷静,疯狂起来其实比谁都疯狂,

    “你不吻我,我就来吻你。”

    苏荷服了,“商景墨,你收敛一下你自己!你想伤口全部发炎烂掉是不是?”

    全世界都在为他这个伤担心,只有他自己就跟个没事人似的。

    “那你自己来吻我。”

    苏荷最后拗不过,总不能眼睁睁真的看着他乱来,只能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

    他躺在枕头上,整个人悠闲又慵懒。她有些僵硬的轻轻把头俯下去,

    黑色丝滑的头发立马垂了下来,她伸手捋到另一边——

    唇唇相接的时候,男人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苏荷可以看到他浓密的睫毛,只觉得脸被温热的大手托住,

    男人手指摸着她的脸,然后把她隔着他们的头发顺到脑后。

    这个吻很深,绝不如当日她偷偷亲他时那样浅尝辄止。

    在商景墨的带领下,苏荷也投入忘我的和他吻着,

    只是这样的姿势,弯着腰,没过多久她就酸了。

    “呜……”

    苏荷觉得不舒服,她下意识的坐了下去,半撑着身体伏在他胸口,

    他顺势一把搂住她的腰。温柔爱抚,

    “咳——”

    一个声音吓得苏荷整个人差点魂都飞了,

    商景墨感觉到身上的女人整个一僵,然后浑身的血“唰”得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

    “商,商总,对,对不起,真的特别对不起……咳……我不是故意的,我先出去,您和商太太好了再叫我——”

    郝特助觉得自己也真是脑抽了才会没敲门就进来。

    他竟然真的带上门就走了出去,

    “砰”的一声门响,苏荷再也没有了接吻的兴致。

    “商景墨!”她恼火的喊着他的名字,“都怪你!”

    都怪你!

    居然这么丢脸!让她就像一个连他生病都欲求不满,还主动上去热吻的女人……

    “又怪我?”男人低沉的笑了,“不是你要来吻我的?”

    “你说什么??!”他居然耍赖??

    女人气得想跺脚,憋了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最后直接大喊,“我不理你了!”

    她说完就转身一脸恼火的朝门外走了,

    开门的时候,刚好看到在走廊里靠着墙壁等待的郝特助,

    两个人双眼对视一秒,苏荷的脸瞬间又红了起来。

    “咳——不好意思啊,”郝特助自己也年纪一把,三十多了,竟然还没谈过正经恋爱,现在脸也是红的不得了,“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您们……这就结束了?”

    苏荷一下子脸更红。唰唰给他翻了两个白眼,

    郝特助瞬间更慌,“对,对不起……商太太,我不是那个意思!!”窝草,什么叫这就结束了??他在心里恨不得要剖腹自尽。

    苏荷懒得理他,快步就朝楼下走了。

    黑色西装革履的男人这下感觉到自己闯了弥天大祸,像根霜打的茄子,在门口徘徊了很久,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朝病房里走去。

    果然,一进门,就看见总裁看自己的眼神已经有点不善。

    “商,商总,对不起……”

    商景墨懒得理他,只是面无表情的打量了黑衣笔挺的男人一眼,道,

    “郝特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