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2章 故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啊……啊?”

    “你跟着我有几年了?”

    “呃……”郝特助沉吟片刻,“嗯……七八年?”

    “有女朋友了么?”

    “啊……啊?”

    这下,他是忽然被雷到了。

    堂堂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冷若冰霜不苟言笑恍若神祗的总裁……居然在问他,有女朋友了么?

    “目……目前还没有……”

    商景墨没说话,只是脸色确实阴沉得厉害。

    郝特助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过了几秒立刻道歉,“对对对对不起商总!是我没女朋友不懂人间事故打扰您和太太了,我,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了!”

    “嗯。”

    商景墨没说原谅,可见被打扰,心里是很不开心。

    “商总……”

    “限你一个月内,找到女朋友。”

    郝特助一脸懵逼,“???”

    男人冷箭一样的眼神立刻扫过来,“不找?”

    “找找找!立马就找!”只是,尼玛,一个月,工作又这么忙,怎么找啊商总!tut

    只见,高高在上的男人一边坐在白色的床上,一边不紧不慢拿起笔记本,

    “希望你尽快找到,以后不要做这种打扰他人的缺德事。”

    嘤嘤嘤。

    总裁说他缺德……

    “你知道这次爆炸案是谁策划了的吗?”

    “啊??”忽如起来的思维跳跃差点没让郝特助反应过来,“哦哦,是的……嗯,您估测得没错。”

    果然是商伟。

    商景墨脸一沉,黑亮的眼睛里,让人根本琢磨不透,

    “还有什么消息么。”

    “策划这件事的主谋已经绳之以法,但是这一切都只是东欧背后那些势力的冰山一角……”

    “威胁,依然存在。”

    “他们的下一步活动是什么。”商景墨似乎早有预料。

    郝特助顿了顿,

    过了几秒,郑重的说,

    “可能是商太太。”

    “咔——”

    好端端的玻璃杯,直接在男人手里,就这么捏碎了。以至于郝特助站在那都愣了好一会,盯着面色阴沉的商景墨不敢出声。

    是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

    而商景墨那根不能触碰的底线,很明显,就是苏荷。

    寂静持续了几秒,郝特助才窃窃的说,“商总……您看现在……”

    “加派保护太太的人手。”

    “这……”

    郝特助的声音显然有点迟疑,“这……大部分人手已经在暗中保护太太了,如果再加派,您自己这边……”

    “你按我吩咐做。”

    商景墨根本没有耐心听他说,只是声线冰冷的打断了他。

    郝特助欲言又止。可是,总裁已经做好的决定,是从来不可以更改的。“好……”他迟疑的应了一声,最后,离开了病房。

    ……

    苏荷离开病房,纯粹就是为了躲避郝特助尴尬的目光,

    不过既然已经出来了,她也不介意顺路去帮商景墨买一点今天晚上要吃的东西。

    医院附近有一家味道不错的中餐馆,苏荷仔仔细细给他搭配了一些饭菜,打包好就准备重新往楼上走了。

    一个拐角,她骤然看见一个她完全始料未及的身影——

    映入视线的男孩——或者说是男人,穿着深蓝色的衬衫上衣,看起来有点旧,但还是洗的干净。

    岁月没有让他变得成熟,或者光鲜,有那么一刹那,苏荷差点没有认出他来。

    是秦声啊。

    她的初恋男友。

    秦声此时正穿着一身西装不知在和哪个女人纠缠,他脸上的表情很难看,五官因为愤怒,有些狰狞,扭曲,充满着恨意,

    “郑莉莉,你还要骗我骗到什么时候?!如果我今天不是亲眼看到,你是不是又要骗我你他妈每天晚上夜不归宿都在加班?!”

    苏荷站在那里,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秦声,郑莉莉,

    这两个人,已经好久没有从她的世界出现过了,

    人和人的缘分都是有限的,长大以后,各自去了不同的地区,不同的阶级,慢慢就失去了联系,

    这些年,不要说见面,就连这两个人的名字,苏荷都已经好久没有听见了,

    若不是当年捉奸在床的狼狈还有一次次的侮辱,把她第一次试图敞开接受温暖的心扉抽打抽烂伤得太深,她也不会,时至今日,还记得这两个人的名字。

    苏荷看到除了郑莉莉和秦声以外,旁边还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五十岁老男人。

    满脸横肉,头发还明显的因为纵欲过度而秃顶。

    反观郑莉莉,

    变化不大,但是皮肤几年一下子因为浓妆艳抹老化了好多,

    她明明穿的是这个世界最纯洁高尚的白衣天使衣服,

    可是披在她身上,却一点都掩盖不了她身上的风尘之气。

    “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我也没什么郝隐瞒的了,”相比秦声的憔悴,郑莉莉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小三,

    “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了,希望你不要再来纠缠我!”

    她说着,漂亮的眼睛里,只是厌恶,

    秦声的眼神瞬间灰败下来,

    “纠缠?你和他在一起,你是真的爱他吗?他比你大多少岁?他能给你什么,让你这么着迷!!”

    “钱。”

    终于,最绝情的话,还是从郑莉莉的口中吐出了,

    “他能给我钱,”

    “能动不动带我去商场刷十几万买包包,每个月过节都有礼物,给我买跑车——你,一个奋斗三年了月薪也只有六千块的男屌丝能吗?!”

    前所未有的愤懑和屈辱填充在秦声的胸腔。

    苏荷本来想走,可是不知不觉,看戏就看到了现在。

    多么熟悉呵。

    现在的郑莉莉有多无情,当年的秦声就有多无情。

    现在的秦声有多伤痛,当年的苏荷就有多绝望。

    过了很久,

    苏荷听到,昔日那个骄傲,意气风发的少年,近乎哽咽的对郑莉莉说,

    “我对你不好吗?”

    “这些年,你一直一直,哪怕一次,都没有爱过我吗?”

    “没有!”

    郑莉莉的回答,毫不犹豫。

    只见一米八五的大男人上前一步。

    “哪怕我吃了三个月馒头,在圣诞节那天送了你一个包的那次,也没有吗?”

    郑莉莉纤细的眉梢颤了颤,沉默。

    秦声眼眶泛红,继续向前,

    “哪怕那次夏天暴雨,我背你走过两条街,为了不沾湿你新买的鞋子,也没有吗?”

    苏荷看到,郑莉莉的肩膀颤抖起来。

    “哪怕……”

    “够了!!”

    终于,郑莉莉仿佛听不下去了。

    “你不要说了!!”

    “你给我的一切我都不想要!!你配不上我,秦声!!你这个low货,屌丝,你配不上任何人!你一无所有,凭什么找女朋友!连苏荷都不要你了,你也配不上她!!!”

    一颗眼泪,终于从男人剑眉星目的眼角掉了出来。

    苏荷了解秦声。

    虽然有时候,他很渣。但他也很大男子主义,

    男人有泪不轻弹,

    如果他今天掉泪,说明,这三年,他是真的爱着郑莉莉的。

    苏荷忽然就不想看了,

    转过身的一瞬,听见男人沙哑的嗓音,

    “我可不可以……再抱抱你?……”

    秦声现在,根本眼睛里只有郑莉莉。没有把那个秃头老怪看在眼里,更不可能看得到苏荷。

    “臭小子,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终于,秃头老怪怒了,肥猪手一手拉过郑莉莉年轻的腰肢,一边恶心的捏着她对秦声说,

    “你是聋子还是傻子!雪莉说你一无所有,不配谈恋爱,说的还是轻了!”

    “像你们这种什么都没有的人有什么资格找女朋友?乞丐一样邋遢,干脆别活在这世上祸害人了!看着你们这样的废物就恶心!屌丝,穷逼!”

    大厅里还是有不少人,来来往往,都在看这个笑话。

    看穷小子被抛弃,看被抛弃者被辱骂,

    他们都很冷漠,不分辨错对,只要戏好看就好了。

    终于,一颗眼泪,再也忍不住,从秦声的眼睛里掉了出来。

    “你说是不是?就这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莉莉,你说他去死了算了对不对??”

    郑莉莉现在脸色惨白,纠结了好久,还是吐出了一个“是。”

    苏荷看得心寒。

    不知道什么时候,招来了旁边一个人。

    “你,过来一下。”

    同样只是看戏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跟秦声看起来差不多大,但是穿着一身西装,

    被苏荷叫了,起初还是被她的美貌一怔,

    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招人喜欢,小伙子很热心就过去了,

    “怎么了?”

    苏荷不说话,从手包里拿出一沓不知道多少,但是一看就是几千的人民币,

    苏荷语气平淡,用眼神指了指秦声,对他说,

    “这个男生,以前是我的同学。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女人,我现在有点看不下去,你……”

    ……

    要彻底击碎一个男人的尊严有多简单?

    秦声站在原地,手快要掐出血。

    因为爱,不能破口大骂,据理力争,

    因为爱,所以只能卑躬屈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人毕恭毕敬朝秦声走了过来,

    弯腰,鞠躬,九十度的标准,俨然就是下人的姿态,把原本穷酸的少年一下子衬得竟然有了几分公子哥气势!

    “秦少,走吧,”

    “秦董事长早就说了,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女人。当初给了她一千万,她立马就同意分手了。秦董事长看您为了她连继承权都不要了,不舍得您伤心,所以一直没有告诉您真相,现在您看到了。”

    “您还是乖乖和她分手,回去继承您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吧。董事长会很高兴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