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5章 误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苏荷以为自己要粉身碎骨的时候——

    一个急刹车——

    出租车被包围了。

    ……

    上城警察局。

    虽然是冬天,但是警察局里面有充足的暖气,

    但是即便有暖气并且裹着大衣,屋内坐在受审室的女人还是脸色一片苍白。

    匆忙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

    接着,就是警察局局长恭敬的声音,

    “商先生。”

    商景墨现在商并没有好,只能最基本的下床走动而已,

    医生给的建议是不能离开医院,但是今晚出了这样的事,他不可能不过来。

    男人的脸色异常冰寒,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人?”

    “在,在里面。”

    苏荷坐在一盏白炽灯下的小圆凳上裹着大衣瑟瑟发抖,

    虽然,警察同志们对她的态度都非常好,甚至还倒了一杯热水在她面前,但她一口都没有动。

    “景墨!”

    看到走进来长身玉立的男人,苏荷一下子没忍住朝他抬头望去。眼睛水汪汪。

    商景墨低头看她一眼,

    一言不发,走过去揽过她的肩膀,似乎要给她安全感,

    “司机在哪?”紧绷的声音,问向审讯员。

    “这……”

    “这件事,商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会秉公处理,不会轻饶他。”

    “我问你司机在哪。”

    男人的语气是分毫不让的,显然,他不想秉公处理。

    差点要带走他女人的人,他却要秉公处理?

    一旁他带来的律师,看他在警局里居然是这个态度,赶紧低声附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商总……您先冷静一下,这件事还是交给警察解决的好,因为现在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个司机跟商伟没有关系。”

    言外之意,

    就是商景墨给警察局直接的间接的施加的压力,

    商伟也可以做到。

    他要跟整个警察局和商伟硬碰硬,绝对拿不到什么好处,

    甚至还会吃大亏。

    可是男人并不会善罢甘休,他手掌里能感觉到纤细的女人还在颤抖,怒气就更甚,

    “呵,法治社会的市中心居然还能让人贩子猖行,你们这个警察局差不多也该完了。”

    商景墨说话,实在是没什么好气,

    确实,出租车这种东西,应该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

    幸亏苏荷机智,如果当初她在车上表现出一点纰漏,恐怕她现在生死未卜。

    ……

    半个小时后。

    做完笔录,口供,苏荷就可以离开了。

    全程,商景墨没有对她说一句话,态度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冷漠。

    即便就是离开的时候,苏荷都是小心翼翼屁颠屁颠跟在他后面,看他冷峻的对身边的律师吩咐,

    “至于那个司机,入狱后怎么做,你应该知道。”

    律师沉默不发,跟商景墨对视了一眼,大概是默认了。

    苏荷感觉到商景墨身上弥漫出来的杀气,更不敢出声,默默跟着。

    ……

    黑色迈巴赫内。

    车内温度很高,可女人还是没能从刚才的紧张和后怕中脱离出来,浑身发冷。

    她一开始在一边端端正正的坐着,但是后来,实在是抖得厉害,

    瞟了一眼身边的男人,也没有抱她的意思,

    小女人内心顿时觉得好委屈,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厚脸皮像牛皮糖一样整个人小心而又依赖的依偎在男人怀里,

    苏荷抬头看了一眼,发现男人除了俊美的下颌弧线有些紧绷,其他完全没有推开她的意思,

    嘤,那她就这么靠着吧。

    司机在前面开车,也不知道看没看到车后面上演的这一幕,一言不发。

    气氛有点冷。

    苏荷感觉到这个男人大概是真的生气了,小嘴巴嘟嘟,拽了拽商景墨衣袖,

    不理她。

    苏荷感觉小心心受伤,过了一会,又拽。

    “拽拽。”

    男人瞟她一眼,眼神冰冷。

    哇!

    女人瞬间心都快碎了,一下子坐直身体,方才上车前男人披在她身上的大衣也掉了下去,

    “商景墨,你怎么这个样子,人家刚刚经历了危险,你怎么一句安慰也没有?还这么凶?”

    女人说着,胸腔里的委屈越来越浓重,

    “既然你不想理我,为什么还要接我回去,你让我在警察局里一直呆着好了。”女人说着,赌气的坐直身体看着车前方,还抗议似的把大衣也脱了直接扔在车内地上。

    “冻死我,冻死我好了!也不抱我,我要下车!!”

    司机,“……”

    真难以想象……

    天后商太太……居然有这样的一面。还真是……嗯,挺特别的。

    苏荷拿出了自己最不屑的撒娇武器,可是男人似乎并不为所动,

    女孩很快就气的咬牙切齿,她大衣里面只穿了一件很薄的黑色长裙,寒冬腊月,开着暖气,她也觉得自己快要冻死了。

    要不是司机是个男的,她恨不得现在把自己浑身上下都扒光。她就不信商景墨不心疼。

    想到这里,苏荷两只小手立马就去解自己身上的衣领,

    前面的司机无意间看到女人正在做的事情,瞬间脸色吓得煞白煞白。

    他看了一眼苏荷,又下意识看了一眼后面的商景墨……

    乖乖!

    总裁现在这个表情,恨不得要吃人了!

    妈呀,商太太,您要闹也别这么闹啊,司机第一次这么恨自己是个男人,恨不得立刻原地消失。

    果然,男人一下子声音冷如冰霜,

    “你再脱试试。”

    警告,冷漠,恶劣的语气。凶得就像个陌生人。

    苏荷有那么一秒都惊呆了。

    记忆中,商景墨从来都没有这么凶过。

    甚至,就连以前两个人还没在一起,他在课堂上惩罚她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凶。

    苏荷一下子委屈的眼泪要掉,

    而眼泪也是真的不争气的掉出来了,

    她今晚本来就吓得厉害,现在被男人凶,就更加叛逆的解扣子起来,

    “你管我干什么,你不是不想管我,你不是嫌我烦……”

    “唔!!”

    男人温热结实的身体压下来的一瞬,苏荷眼睛瞪得溜圆!

    “砰——”

    一个毫不怜香惜玉的力道,女人瞬间被男人用力的抵在身后的车门上,

    苏荷后背撞到门,痛得眉毛整个纠起来——

    商景墨带着滔天的怒火强吻她,

    她意识到前座还有人,拼命就开始挣扎,而男人完全不给她机会,两只手都被他用力的钳制住了,

    苏荷从来没有这么慌过。

    “唔……你……放……”

    安静的密闭空间,甚至都能听到接吻时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苏荷的心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可是男人,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

    她被他吻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忽然,她感到温热的大手一下子拽上她的拉链,

    “不要!”苏荷惊恐的呼喊。

    男人粗喘着气息,双目深谙,

    “不是要脱光?嗯?”

    苏荷怕了,她觉得这样的商景墨真的像来自地狱的恶魔,

    “我承认,我错了,我不脱了……”

    “你说不脱就不脱?”

    显然,男人已经被煽风点火了,

    今天不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他根本就没有心。

    苏荷慌得颤抖更厉害,“不,不要……这里还有别人。”

    “下车。”

    这两个字,

    很明显,是对前面开车的司机说的。

    苏荷越来越怕了起来,只见司机愣了一秒,反应过来后很快就说了个“好的,商总”。

    然后,还“认真负责”的帮他们把车停在了路边,

    然后就夹着尾巴逃一样的离开了。

    苏荷看着黑暗中司机远去的背影,绝望心情无以复加。

    女人靠着车门,黑暗之下面色惨白。

    密闭的空间,因为男人强大的气场,让她开始觉得逼仄,呼吸困难,

    商景墨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表现过阴暗戾气的一面,

    因此,当他表现出来,她格外不习惯。

    男人眯着眼看着她,

    看了几秒,修长的手指掐着她的下巴,

    “你告诉我,”

    他掐着她精致的下巴,仿佛那是个多么好玩的食物似的,反复仔细危险的揉着,

    “你拿着我的机密文件,去找商伟谈什么,嗯?”

    “我……”

    苏荷一下子慌了。

    她看着男人,从来没有觉得眼前的男人,这么陌生。

    百口莫辩……

    他终究……还是知道了么?

    “我……”

    苏荷紧张,“我……没有……”

    “没有什么?”

    男人没放过她,相反,声音越来越冷,

    “你想说,你没有背叛我?”

    “我没有!”

    苏荷瞬间委屈,

    “我没有把文件给他!我带回来了,不信你看!”

    苏荷说着,然后从手包里把原封不动的文件袋拿了出来。

    商景墨看了一眼,脸上讽刺意味更深,

    “带回来?”

    “你怎么证明,他没看过?”

    苏荷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女孩美丽脸蛋上的表情,近乎呆滞。

    他这是……

    在怀疑她吗?

    一种心寒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

    她为了转移商伟的注意,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谈判,可他却怀疑?

    这就是他给的爱?

    苏荷看了他很久,忽然,垂下眸去,

    她不知道此时此刻是一种怎样的欲哭无泪,

    失望,委屈,冤枉,

    也失去了辩解表达的欲望,只是淡淡道,

    “如果你这样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