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章 折腾透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于一个普通男人而言,女朋友跟追求者暧昧不清,本来就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

    更何况,商景墨本来就是个骄傲外加超级霸道的男人。

    苏荷觉得自己这次骨头都快要散架了,疲惫的透支以后,她心里只有浓浓的悲哀,

    叫兽为什么就不让自己说完呢?

    抱着这样的念头,苏荷沉沉睡去。

    可不知道即便就是她睡了,身上的男人,也完全没有停歇……

    ……

    第二天。

    苏荷发烧了。

    昏昏沉沉就觉得脑袋很痛,

    女孩想要起床然而根本起不来,枕头边手机的闹钟一直在响,她也没有力气关掉。

    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商景墨,一边穿衣服,一边看着床上赖床的女人,

    “起来。”

    苏荷全然没听见,翻了个身继续睡。

    男人眸沉了沉,

    下一秒,二话不说,直接把她被子掀开——

    这一触摸他才感觉到她身体有多烫!

    商景墨万年没有情绪的脸很快浮出交集,

    拨出电话,声音也紧绷到极致,通知医生,

    “给你十分钟,来银滩。”

    十分钟后。

    医生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连滚带爬,真的十分钟就到了银滩。

    拿着一系列的器材,几乎慌成狗。

    “商,商总……”

    “发烧,给她检查。”

    “是……”

    商景墨说完,就走到一旁抽烟。

    一阵吞云吐雾,男人的心里都是烦闷。

    昨天商伟忽然空降给他紧急会议,也就唯一一次放了苏荷鸽子。她就这么快跟别人搞上了?

    这女人就这么缺心眼?

    现在还像受害者一样昏迷!

    狠狠的掐灭烟,眸子里的神色很复杂。

    过了一会,卧室门打开,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医生扶了扶金丝眼睛,声音里有掩饰不去的尴尬,

    “商总……苏小姐情况不是很好。”

    商景墨脸色一冷,“怎么?”

    “高烧三十九度八,外加被人粗暴性-侵犯,体力透支,暂时昏迷不醒。”

    “我这边只能暂时给她开一些退烧药,差不多四个小时后八个小时内能醒过来。”

    医生语气很认真,但是商景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面对这样恐怖的男人,出于医德,医生还是鼓起勇气善意提醒,

    “只不过这段时间,最好都不要让苏小姐接触性-生活了……如果实在不行,也要……嗯,温和一些。”

    商景墨抿唇,没有说话,下巴线条绷得紧紧的。

    医生低头,回想起床上那位的“伤势”,

    啧啧,说到底是年轻的没有怎么碰过女人的男人……苏小姐那一身,简直没法看。

    ……

    医生走后,商景墨重新回到了卧室,

    床上的女人睡的很沉,脸色苍白的快要跟床单一个色度,

    眉皱着,下巴尖细。

    比一年前没有特别大的变化,但是,说不上哪里,还是有改变的。

    “然哥……”

    呢喃的声音,两个音节一出来,整个房间的温度就降至冰点!

    商景墨走过去,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然哥……你听我解释?”

    解释?

    呵,发烧了还想着他呢。

    “然哥……对不起,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她眉头越皱越紧,甚至仿佛随时都要哭泣,

    生气?

    她是在为自己不告而别而愧疚?

    商景墨现在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阴郁来形容,转身就要走,

    谁知道关门之前,却听床上的女孩说,

    “然哥……对不起……”

    “我不能接受你的追求……因为我已经跟商景墨结婚了……”

    商景墨站在门口,身体微微一僵,在听到那句“我已经跟商景墨结婚了“的时候,阴沉的脸色,总算是有了一点缓和。

    ………………

    苏荷这次发烧,来势汹汹,退烧也快。

    到傍晚的时候,差不多如医生所说,就没什么事了。但她依然感到浑身酸痛,

    该死的——

    该死的商景墨。

    女孩骂着从床上坐起来,床发出吱嘎的声音,门直接被打开——

    苏荷看到洞开的门吓了一跳,“商老师?”

    抱紧自己看向门外,只见男人身长如玉的站着,

    “醒了?”

    “呃……嗯。”

    “粥马上熬好,你吃一点。”

    “……哦。”

    苏荷有点云里雾里。

    怎么一觉醒来,商老师脾气好了不少?

    难不成……真的是,应了那句话?

    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得到了释放,全身坏脾气也没有了?

    女孩想着,没过多久,男人居然真的拿着一碗熬好的粥进来。

    苏荷喝了,

    喝完后,商景墨面无表情地递给她一张餐巾纸。

    “国外一年,身体素质还是没任何长进。”

    苏荷,“……”

    女孩白皙的脸蛋一红,知道他指的是床上的事,扔了餐巾纸,道,

    “那也不是我的问题,”

    “换成寻常一个女人来试试,马拉松冠军都不一定受的了好么?”

    商景墨那变态的体力,一般人哪里吃得消。

    男人没再多费口舌,“明天有经济学课,你记得下课来我办公室。我有事,先回公司。”

    说完,转身就走。

    苏荷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出神,也有些不知所措。

    经济学课……

    纸包不住火,她和商景墨的事,在学校里,还能瞒多久呢?

    ……

    第二天,放学后。

    除了浑身酸痛,高烧的后遗症已经淡化的差不多,

    苏荷无所事事在银滩楼下的花园里闲逛,男人最近似乎很忙,除了课堂上的匆匆一瞥,下课后公事公办在办公室里吩咐了她一些事务,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总而言之,就是,他对她的态度很冷漠!

    这让苏荷有点郁闷,身为妻子,她已经对不起了商景墨,身为伙伴,她其后又对不起了赫然哥,

    赫然哥那边只能以后慢慢解释,可是商景墨……

    苏荷想着,最后还是按捺不住,给他打电话,

    “喂,商老师?”电话通了。

    “有事?”

    “哦,没什么事,”苏荷说,抿唇,“你今晚有没有空?我想和你一起吃晚饭。”

    苏荷一有事想跟他说就约吃晚饭,男人早就发现了这个规律,

    商景墨坐在办公室,看了一眼手表,道,

    “半个小时后,我叫司机来接你。”

    “好,谢谢。”

    本来想加上“老师”这两个字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

    ……

    苏荷小小的准备了一下。

    打扮了一下自己,又画了很淡的妆。

    半个小时后司机来了,车子直接开到景遇大厦,

    吃饭的地方,就约在景遇附近商圈的一家高级西餐厅。

    苏荷进门的时候,商景墨就坐在窗边,

    虽然不是包间,但是私密性好,足够两个人谈话。

    苏荷走过去,坐下来,和商景墨进行了几番简单的交谈。

    她有些忐忑,但终于还是开口,

    “老师,”

    女孩漂亮的脸蛋上几许认真,脊背挺得笔直,

    “上次的事,我很惭愧。虽然,我的本意只是帮忙,顺便跟赫然说明我已婚的状况……但其中也有很多因素,是我自己考虑不周。”

    “但是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和他做什么出格的事,而且我那天也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对你的名誉也绝对没有影响!”

    女孩说着,脸上是绝对不可能撒谎的认真。

    商景墨就坐在对面,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折叠着餐巾,

    眉眼是冰雪雕刻一般的淡漠,似乎在等待她把话说完,

    “不过不管怎样……”

    苏荷道,“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了,老师!”

    “嗯。”

    刚知道的时候,确实有不爽,但自从昨天她高烧无意识的坦白,倒是让他心情不再那么糟糕。

    不过这一口一个老师喊的,却是让他不是那么舒爽。

    “苏荷,”

    商景墨看着她,开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